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五十周年特辑 >> 详细
五十周年特辑

南溪拾忆

2020年03月12日
来源:本 站作者:刘建初编辑:周培兴点击数:241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五十一年前我曾下乡在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延吉县(今龙井市)烟集公社南溪大队的一个小山村。
  依稀还记得五十年前山村的模样,因为地处长白山余脉的丘陵地带,小村背靠南溪山,依傍在烟集河畔,这里树绿,水清;开门见山,山路弯弯;早有小鸟啁啾,晚有山雾缭绕。虽然远离城市的喧嚣,缺乏城市里的物质文明,可生活在那儿依然贫困的人们却也一代代地繁衍了下来。村庄里家家户户都是具有朝鲜族特色低矮的白墙草房,平凡而低调、错落有致的散落在这穷乡僻壤的村里。炊烟袅袅的天空,鸡鸣狗欢人来人往,懒散的黄牛三三两两的趴在村落一角咀嚼反刍,那些小屁孩们沓着鼻涕满地跑,调皮胆大一些的经常跟在我们这些身穿草黄色短大衣的知青身后用朝鲜族语叫着:上海知青小娃子一样。
  村东边地势平缓的地方是水田地,一到春夏水稻田里禾苗茁壮成长,绿油油的稻田里蛙鸣悠扬。
  过了水稻田就满是袒露河卵石的烟集河滩,过了烟集河便是延吉至依兰沟、苇子沟,乃至更远的汪清、图们、珲春的国防公路,这也是我们去往延吉,乃至回上海外出的唯一通道。从村子里去公路上乘车必须过河。那时河滩上没有桥涵,过河必须一步一块的借助裸露在河面上的石头,从这块石头跳到那块石头上,把石头跳完了也就过了烟集河。
  生产队用被挪用的安置费给我们在村西头盖了一幢土坯墙红瓦带玻璃窗的宿舍,这在当时的村山里可是有模有样的,如鹤立鸡群般格外醒目。
  弯弯曲曲的南溪就顺着村庄的南缘,在集体户的门前由西向东流入烟集河后再流淌入下游的延吉市那长长的布尔哈通河直到汇入海兰江、图们江,可谓源远流长。朝南的地势比较开阔,可以看见公路上尘土飞扬的汽车,天气好时甚至还能眺望到如金字塔形帽儿上尖尖的峰顶和田野里无尽的阡陌,我已记不清曾多少次站在这里迎接日出和观赏落霞。
  南溪因发源于南溪深山而得名,南溪的两旁依山的一面半山坡是我们村的苹果梨园,园里种植有苹果梨、沙果、香水梨和杏、李、樱桃等水果树木,这苹果梨可是闻名遐迩的延边特产,当年苹果梨可是村子(生产队)的集体经济收入来源。每年延边进入春季后,大地上吹着微微的春风,你看那一夜之间各生产队的果木园内苹果梨树花绽放了,真有‘忽得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诗情画意,星星片片的洁白点缀着青山,让烟集河畔的山川大地充满了勃勃生机,只有这时才让我感到春天真正的来啦。曾记得那几天平时生产队里那些手脚麻利娴熟的阿滋玛妮、小媳妇们都被调到果园里去给苹果梨花授粉了,她们把田野里的笑声也带到了果园内。你看那果园内苹果梨树的花丛中到处都是她们晃动的身影和笑声,很容易让人想起当时公社里上映过的朝鲜电影‘鲜花盛开的村庄’。
  南溪山是出延吉市后北面的第一座突兀的山,虽然海拔并不算太高,可看上去倒也巍峨、挺拔、俊秀,山上植被郁郁葱葱,生长着马尾松、赤松、黄花松、柞树、桦树等针阔叶林,每当几场春雨过后的春天,向阳坡上山花烂漫,间或崖畔上还开着一簇簇,一蓬蓬的金达莱,迎风玉立娇艳欲滴,开的那么绚丽、那么执着、那么热烈奔放如云蒸霞蔚。崖畔上的金达莱、坡上的山花、山顶上郁郁苍苍青松,远处连绵的青山在和煦氤氲然然的阳光照耀下相互映衬着,展示着生机勃勃,延边大自然的美好。
  南溪的后山间纵横行交错着大大小小的沟壑,山间里绿意盎然,这里水丰草茂,莺飞草长,长满了各色树木和灌木丛,山岙里还有大片的萋萋芳草地
  那时刚出学校,充满充满幻想的我曾在某年水银如泄的中秋之夜爬上后山坡上的巨石上望月,那晚一轮明月悬在空中,照亮了山坡上的一草一木。
  2015年春天,一个云淡风轻日子我曾在妻子陪同下又一次回到小山村。我们兴致勃勃的重登山坡上的苹果梨园,举目眺望并俯瞰着这方土地,五味杂陈的沉思于遐想,那尘封的岁月、犹新的记忆。经过半世纪的变迁,我们曾经生活过的气息已经荡然无存。村庄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中的那条土路已经修建成平坦的水泥路,低矮的茅草房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整齐的带有院落和彩钢板覆盖着的红砖大瓦房,很多人家门前停放着自备车,那些故人都已不存在了,只有渐渐模糊的形象还留在我脑海里,毕竟已经过去五十多年往事了。
  没了大柳树,没了铁匠铺,没了牛群,没了水稻田,没了那无边的青纱帐,一条新建的高速公路自西向东横贯在南溪山对面的山岗上。宁静的小山村变得十分陌生,高高的南溪山依然窥视着村庄的日新月异,唯有那条南溪慢慢悠悠还带着潺潺流水声流淌,承载着历史的变迁和我们曾经的气息流向远方,流过了五十多年的时光.....我只能蹲在南溪边掬起一捧清凉的溪水洗过了我淡淡的乡愁。
  今又逢三月总不期然地叩响我虚掩着的记忆大门,那时的日月星辰;那时的汗水;那时的泪痕;那时的酸甜苦辣;那时的苦乐年华。有时候我会觉得所经历的事情,不管是苦是甜,好像已经从生活里消失殆尽,不复存在。其实不然,生活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是永不会消失的。它只会在岁月的浸润中,更深地埋进我的心里,成为我人生的底蕴。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会突然无比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就像玩穿越进入了时光隧道,回到了五十多年前的那个小山村,这个曾经留有我和其他知青生活记忆和气息的地方,又怎能不让我魂牵梦绕呢?我怀念着那时候那里的一切。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