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悠悠岁月半世情 >> 详细
悠悠岁月半世情

扎根心田的朝鲜族文化

2020年05月08日
来源:悠悠岁月半世情作者:朱大方编辑:周培兴点击数:91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中国朝鲜族是中华民族五十六枝花朵中的一朵奇葩。延边是全国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地,也是全国唯一的一个朝鲜族自治州,是中国朝鲜族文化的摇篮。

  五十年前,在学校动员上山下乡的选择去向时,我们就是随着《延边人民热爱毛主席》的旋律,奔向了现在被我们视为第二故乡的延边大地。

  来到延边的第一个夜晚,延吉县委、县人民政府就在龙井镇海兰江剧场给我们知识青年进行了一场慰问演出。一场“农家乐”舞蹈,一曲金凤浩的《延边人民热爱毛主席》和《红太阳照边疆》,朝鲜族的歌舞把来自黄浦江畔的上海小青年的心神都灌醉了,一周来的旅途疲劳顿时烟消云散。

  我在延边工作、生活了二十七年,长期的耳濡目染、环境熏陶,朝鲜族人民的善良淳朴、勤劳勇敢、能歌善舞、豪放豁达、幽默乐观、崇尚教育、追求创新、文明礼仪的文化心理和优秀的文化素质,深深地融进了我的心田。我们接受和吸收朝鲜族文化,就是从学语言和学唱歌开始的。

  我们生产队地处边远,深山沟里清一色的朝鲜族小村庄,社员们汉语水平不高,我们知青和贫下中农之间的思想、生活交流全靠磕磕巴巴的口语加手势混合式进行。语言是我们接受再教育的第一关,一开始为便于记忆,就拿小本子用汉字记下来,有时发现汉字对照没有合适的发音或发音并不准,就用汉语拼音来记录。


  1971年,朱大方(左)在集体户门前


  在学朝鲜语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些稀奇的情况,就是朝鲜语和上海话有些词汇发音很接近,甚至雷同。比如“街道”、“长江”、“讲用材料”、“医生”,“进销差价”等,“快点、快点”的朝鲜语在口语里有一种叫“哦设、哦设”,上海话的乡土俚语里常发音的一种也是“奥少、奥少”,很相近的。这样,我就对于朝鲜语有了一种很亲近的感觉,冥冥之中感觉就像和朝鲜族在几百年前是一家似的。

  我自小喜欢唱歌,来到了歌舞之乡,更是如鱼得水。出于对旋律优美的朝鲜族歌曲的喜好,我在地里干活时就跟着社员唱。生产队晚上开会及到大队里参加民兵和共青团活动是学新歌、学语言的好机会,可以见缝插针地学。队里开起会来就是马拉松,经常拖到晚上十一点多,白天干活累了,晚上困得不行,拿着看不懂的《延边日报》(朝文版)请下放干部朴明淑老师教我认朝鲜文字。从标题开始,从“红太阳”“毛主席”“贫下中农”“阶级斗争”“大批判”“人民公社”等常用语开始,逐步逐步我已能听、看、说、写朝鲜族语言文字了。从那以后,我的小本子和唱歌本上都记满了朝鲜族文字。

  学会了朝鲜文字,又促进了我掌握朝鲜语准确发音的加快,也极大地提高了我接受和融入朝鲜族文化的兴趣和水平。同时,又为我以后参加工作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在长期的延边工作中,尤其是在农村供销社系统工作的日子里,我以熟练的朝鲜语言文字,拉近了与广大朝鲜族干部职工之间的距离,组织了许多相关的业务活动,编写和配译了一些工作业务资料。比如我在延吉县供销社基层业务科工作时,就为县供销社举办了几期农村供销社基层店组长、分销店经理的业务培训班,针对班上朝鲜族同志多的特点,就用朝鲜文编写了业务知识资料,并在考试卷上可以用朝鲜语答卷,得到了朝鲜族同志的好评和欢迎。在通讯员工作中,我在《延边日报》社一些朝鲜族编辑同志的指导帮助下,在《延边日报》(朝文版)上发表了不少朝鲜语的文章,后来也在延边人民广播电台、延边电视台等新闻机构的朝鲜语节目中进行过报道。

  1990年,我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民族团结杯”朝鲜语演讲比赛上荣获特别鼓励奖。1991年,被州人民政府表彰为全州朝鲜语文工作模范个人,并在1993年被表彰为民委工作系统“民族团结杯”竞赛活动先进个人。正得益于此,1996年我才能以韩国语翻译的身份被上海市人事局以特殊人才引入(当时正值上海大举改革开放之时,韩国企业大批涌入上海,而朝鲜语属于小语种,大学里朝鲜语系刚刚在酝酿办班,翻译人员奇缺)。当我以这种身份回到了出生地上海,从此,当“金不换”的上海户口终于物归原主了。

  延边广沃的山水哺育了我们的成长,延边的文化同样熏陶了我们知青的心田,使这些个年轻的心萌育出延边,更萌育出朝鲜族文化的心理特征和文化印象。当我回到了故乡上海后,由于相同的生活经历和文化心理,我发觉,从延边回沪的上海知青聚在一起时特别开心,语言中时不时地会冒出朝鲜族语言,喝酒、唱歌、跳舞更是缺不了的元素,不少人还会特地带来自己学做的朝鲜族辣白菜。豪放、豁达、幽默、风趣、活泼、畅怀、尽兴充实了每一次的聚会场景和活动氛围,大家在回忆和感怀中留恋着朝鲜族同胞对我们的深情厚谊,咀嚼着朝鲜族文化留给我们的青春记忆。


   1974年在延边财贸学校文艺宣传队



1974年在延边财贸学校,朱大方(前排左一)与演员排练间隙休息

  由于我朝鲜语较好,回来前又是在自治州民族事务委员会工作,加上个人爱好,较擅长唱歌、跳舞,因此在诸多的知青活动中也是活跃分子。在我参加的上海延边知青活动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在我们的业余合唱队学唱许多歌曲时,每当学唱到朝鲜族歌曲,我们的情绪就特别高涨,声音也特别宏亮。连指挥老师也惊讶,每次联欢会上进行文艺节目,一到唱延边朝鲜族歌曲时,全场就兴起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所有人会激动起来,站起来一起呼应、一起跟唱、一起摆舞,甚至串起手来搭肩膀接龙,然后满场地转。在痛痛快快的欢乐中,我们找到了当年的感觉,找到了延边文化的特有印象,找回了青春的自己。在回家的地铁车厢里,在交头接耳的议论里,每个人都觉得这次的聚会和联欢真值得、真好!

  这就是我们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留给我们的深刻记忆,是魂牵梦绕的朝鲜族文化深深扎根在我们心田里的永远的精神果实!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