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悠悠岁月半世情 >> 详细
悠悠岁月半世情

廉洁如水奉公如蚕

——缅怀我的岳父
2020年06月21日
来源:悠悠岁月半世情作者:徐善桢编辑:周培兴点击数:50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我的一生中给我印象最深、最让我敬重的人当数我的岳父莫属。虽然他因为疾病于1989年驾鹤西去,但他的音容笑貌以及对我的关心,却始终浮现在我的眼前,宛如昨日。

  别人谈恋爱,都是先有女朋友,再认识岳父岳母;对我来说,则正好相反,初次对岳父的了解,却早于与妻子恋爱之前。为了发展丽娟入团,我与百货公司的人事干部老林一起到吉林市,从吉林铁路分局公安分处调阅档案,了解丽娟父亲的历史情况(那时发展入团也要调查家庭三代历史情况的)。详情我已经记不清楚,只记得岳父是1948年参加革命,参加了攻打锦州、解放四平等战役,屡立战功,以后又历任了图们铁路分局公安分局乘警队、刑警队的队长。由于多年辛劳,积劳成疾,患了肝腹水,住院治疗多年。当时给我的印象是:这是一个真正的革命战士,我开始对他产生了由衷的敬意与好感。后来,当丽娟向我表达爱意的时候,我很快就接受了,其中绝对有这方面的潜在因素。

  与丽娟恋爱后,我逐渐了解到,岳父是个非常正直的人,他从不徇私舞弊,为个人谋私利。丽娟上有两个哥哥,大哥于1964年下乡至今户口还在农村;二哥当兵复员后,想求他父亲托人找门路安排个好的工作,他父亲不仅没有答应,反而鼓励他到偏远的黄泥河林场去工作;丽娟与妹妹也都是下乡知青,丽娟是按照国家“三抽一”的政策招工回到了图们;妹妹直到多年后才顶替母亲退休回到图们;小弟当时还小,刚刚上初中。知道了这些情况,我不由得更加佩服岳父,这到也很符合我的个性,但同时我又有了一个新的印象,那就是他很不开面,好像很不好讲话。总之当时的感觉是:既敬佩又畏惧。

  带着这种敬畏的心情,我第一次上门去见二老。其实我已经做好了被轰出门的心理准备,原因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我家庭出身不好,其次是个穷光蛋,再加上我个子矮小,套用现在流行的话说是个三等残废。因此,我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硬着头皮进了家门。出乎意料的是全家人都非常热情,尤其是岳父,更是嘘寒问暖,使我顿时打消了顾虑,如同回到了自己温暖的家一般。我也是个爽快人,也是竹筒子豆子,一股脑把自己的顾虑都讲了出来。岳父诚恳地对我说:“我们不考虑这些,只要你人品好,以后对我闺女好就行。”这句话使我如释重负,与他们的交谈自然也就轻松了许多。

  事后丽娟才告诉我,事前她已经把我的情况都毫无保留地向家人作了介绍,而且岳父早已托铁路公安分局的朋友对我作了了解,搜集了各方面对我的反映。为此,她们还特地开了家庭会议,起初岳母还对我的个子矮小有顾虑,但听了大家的意见,也打消了顾虑,最后是全票通过,当然岳父的意见是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的。

  既然接纳了我,他们全家对我都非常热情,岳父岳母都把我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他们告诉我:“这里就是你的家,不要有任何顾虑,你就把我们当成自己的父母看待。”他们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由于岳父多年患病,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好,然而一旦家里有好吃的,一定不会落下我。岳父是个性情中人,性格豪爽,一则是在家闲不住,二则是为了改善生活,养病期间,病情稍有好转,他就到山沟、到乡间田野、到河沟里抓鱼、抓蛤蟆、抓蝲蛄,每次都是满载而归,自然免不了电话通知我,我也是有请必到。爷俩烫上一壶酒,对酒小酌。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们有着唠不完的磕、拉不完的家常,从足球、篮球到国家大事再到国际新闻。我突然发觉我们爷俩很对脾气,有许多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见解。我们岂止是翁婿关系?简直是莫逆之交的挚友。不知不觉,我逐渐从对他的敬佩与畏惧变成了敬重与亲切。

  与岳父相处时间长了,我对老人家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酒过三巡,老人家的话匣子打开了,就收不住了。他每每谈到在解放战争中,尤其是在解放锦州的战役中,战友们前赴后继冒着枪林弹雨攻城的场景,提到那些牺牲的战友们的时候,会情不自禁陷入深深的沉思。他很少提到自己。但是我却从岳母的口中得知,岳父正是在那次战役中负了伤,同时也立了功。家里有不少军功章,但是他从不示人。我提出要看看军功章,岳父说那是成千上万先烈换来的,军功章最应该给战争中牺牲的战友们。立了功,却不自居,岳父在我的脑海中的形象越来越高大,真是我名副其实的“泰山大人”!

  喝酒的时候我有意识地提及还在农村的哥哥、妹妹们,岳父告诉我,1964年,他就积极动员老大到农村插队落户,老二当兵复员回来,也是他动员老二不要留在城市,到最艰苦的黄泥河林业局工作,还有我的小姨子也在农村插队。聊起这些儿女们在农村的表现,说起乡亲们对他们的高度评价,尤其是谈到老大在农村表现优异,曾经当过多年会计,此后又被队里推选为生产队长。他曾经有多次招工回城的机会,但是由于生产队乡亲们的挽留,他最终还是留在了农村。话题到此,老爷子是眉飞色舞,但是我也能看出老爷子对儿女们的关心与牵挂。每当此时我都会小心翼翼地提出:我是插过队的人,农村再好,比起城市来,生活条件还是艰苦的,何况他们也一直盼着能回到父母身边。老人家身体不好,应该有儿女回到老人身边照顾。每当此时,岳父都会正颜厉色阻止我继续说下去。他说我们都是党员,都要听党的话,为国家着想,我老孙一辈子都不会去求人,为自己谋利益。想让我去托人走后门,想都别想!一番义正辞严的话语使我语塞,由此我见识到了一个廉洁如水,来不得半点污染的真正的共产党员。他的形象无形之中感染着我,也影响着我今后的工作生活。

  我与岳父有着共同的爱好,那就是喜欢体育。身体好的时候,他经常参加铁路系统业余篮球比赛。患病之后他仍然是个出名的体育迷,即使住院期间,只要听说有体育比赛,只要他还能从病床上爬得起来,他都会偷偷溜出医院,出现在体育场的观众席上,当然旁边也经常会有我的身影。看到他健谈的样子,谁都不会相信这是一个患有严重疾病的人,。我曾经不相信岳父患有严重的疾病。这么一个爱好体育的人,这么一个乐观的人,年纪也不大,五十多岁的人怎么就疾病缠身了呢?岳母告诉我:他这是累的。岳父担任了多年的刑警队长和乘警队长,经常早出晚归,有时刚回到家,还没有喘口气,一接到电话,立即撂下碗筷,匆匆而去。经常是饱一顿饿一顿。多年积劳成疾,疾病自然就找到了他,致使他身患肝腹水住进了图们铁路医院。在岳父养病期间,组织上安排他到无锡疗养,岳父曾经从我父亲给我写信的信封中见过我父亲写的毛笔字,啧啧称道不已,多次提到有时间到我们家去看看,拜访一下老学究的哥哥。这次机会来了,可是岳父在疗养期间,心里还是牵挂着工作,疗养期满,他立即返回了图们,立即精神抖擞地投入了工作。工作时间大家又看到了一张一丝不苟、严肃认真的面容,业余时间大家又看到了那张爱开玩笑、天天乐呵呵的笑脸。我们都在为他的康复感到由衷的高兴。我们大家都再三关照他要他注意身体,千万不能再蛮干了。他总是笑呵呵地回答:“放心,身体好着呢!还有那么多工作等着我,我要把耽误的时间补回来。”他还是那样的早出晚归,还是那样精神抖擞。

  不料,1989年端午节前夕,突然从吉林市传来岳父病逝的噩耗,这真是晴天霹雳。他是高高兴兴地去参加吉林铁路局铁路公安处立功授奖大会去的,当晚他领到奖状格外兴奋,这是他病愈后的第一次立功。第二天清早,他与吉林武警学校的校长一起准备到市场上去买点过端午节的食品,没有想到还没有走出宾馆大门,便倒地不起,脸上还洋溢着笑容,让武警校长还误以为他是在开玩笑(这全源于他平时爱与人没大没小地开玩笑的缘故)。岳父走了,没有遗憾、没有痛苦,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如果他天上有知,他可以看到在图们火车站,有那么多人排着长长的队伍列队为他接站,又有那么多人为他送灵,他应该可以含笑九泉了。

  从岳父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个奉公如蚕,一身正气的共产党的基层干部的光辉形象。只是我失去了一个我最敬重的长辈、一个视如莫逆之交的挚友。我只能望天长叹。悲哉!惜哉!痛哉!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