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人物专访 >> 详细
人物专访

后知青时代报道四:走近林一平律师

2014年02月21日
来源:本 站作者:何永根编辑:周培兴点击数:1245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照片:林一平在家中




                                照片:林一平在知识产权园讲座
 

       林一平职业是律师。2012年退休后,返聘在上海农工商超市集团,从事法律顾问工作。每天步履匆匆地拎着包挤公交车,融入在成千上万的上班族大军之中。虽然是一个白领,外表文质彬彬,但从来不会西装革履刻意地打扮自己,所以不会引起别人太多的注意。

  我知道林一平,是在上海知青网吉林频道。拜读了他不少精彩的文章,他的文风清新扑面,故事娓娓道来,看他写的文章,就像在聆听邻居家的发小讲述一个个平凡而又普通的故事。总感觉他是一个头脑清醒,善于观察思考,勤与动笔积累,有自己思想观点的人。

  我认识林一平,是在张谈兴老师去年秋天从珲春的家回沪之后。张老师和林一平是中学同学,同时又在一个集体户生活过,是几十年的挚交。通过张老师的介绍,我与一平进行了联系。

  我熟悉林一平,是在QQ联系之中。我发觉一平特别谦虚低调,他经常会主动与我联系,把自己写的文章发给我,征求我的意见,每当我提出一些不同看法时候,会得到一平真诚地发自内心地感谢。

  林一平原来是上海市新中中学68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春下乡到汪清县双河公社五站大队插队落户,这是一个朝鲜族生产队。他与集体户的同学一起经历过艰苦的农村生产劳动的磨练。每年五月份,东北还是春寒料峭的季节,水田里的冰还没有完全融化,就和大家一起光着脚下水田,冷得钻心痛,修田埂子,插秧,运苗,他样样活干在前头。一平是一个实在人,不会偷懒藏奸,由于自己努力学习,后来大地的下种,铲地,除草,施肥,打农药,收割,打场,辗米等等农活,都学会了。在农村,为了多打粮,多积肥,一平还成为生产队积肥组的成员,与一位富农搭档,挨家挨户上门收集各家厕所,掏大粪。后来还干过养猪场的饲养员和赤脚兽医。由于积极肯干出满勤,得到社员好评,却受到不出勤哥们的不满,而挨打挨骂。

  《临窗的小桌》一文就是描写他在农村时,为了吃饭,读书,看报,书写家信的便利,在集体户自制简陋小桌的故事。在苦难的磨练之中,一平渐渐地成熟起来,他觉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务农生活已经不能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他想起了父亲的教导:“要读书,初中的那一点知识是不够用的。”当时的社会思潮就是“读书无用论”,一平就是这样顶着错误的潮流,自发刻苦地学习文化知识。

  下乡两年半,招工到庙岭水泥厂,不幸的事情接连发生。刚进厂不久,左脚脚趾被烧得滚烫的铁板烫伤,但是他坚持不下火线,重伤不喊痛,坚持在生产第一线劳动。第二年,任球磨机车间班长时,又发生了右脚掉入铰刀的工伤事故,差一点丢了小命。当时为了抢救他,全厂动员,切割开了铰刀,把他抢救了出来。是集体户的同学向上海的父母亲报告了林一平不幸受伤的消息。父母急了,一平没有办法,知道哄不过去了,只得回上海。由于治疗及时,他的命和右脚保住了。

  在水泥厂,受伤后,领导照顾他,让他做宣传工作,担任广播员,每天早上五点钟,厂里的广播喇叭就会准时播音:“庙岭水泥厂广播站,庙岭水泥厂广播站,现在开始播音!”当前的形势,工厂的好人好事,生产的进度,安全第一的知识,通过他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传到工人们的身边。一平那一股认真劲,受到了领导和工人们的好评。有些同事与他开玩笑,模仿他的语气说:“庙岭水泥厂王八蛋,庙岭水泥厂王八蛋,现在开始播音!”气得他揪住其中一个,一顿“狠”打,边打边教训:“你这个小子,是不是欠揍?”

  庙岭矿山危机四伏,职工中流传着:打眼放炮,轱辘马掉道,但是厂里年轻人多,上海人也很多,上海知青最多的时候达到100多人,工作虽然危险点累点,大家和睦相处,也特别开心快乐。

  自从下乡后,他就信以为真,认定自己会扎根农村一辈子,在出工或者收工途中,经常会对着高高的摩天岭,或四方台,默默地背诵:天涯何处无芳草,清山处处埋忠骨。到水泥厂工作时候,以为这是自己一生的归属地。转眼间,上海知青到了结婚成家的年龄段,有的结婚安家在庙岭。1979年知青大返城,林一平离开了东北这片黑土地,奔黄土地的西北而去。

  在大西北,他圆了人生中读大学的梦。在陕西省建筑公司工作期间,他报名参加了英语培训班的学习。当时轰轰烈烈地参加学习的一共有上百人,三个月后,剩下不足10个人,半年后,只剩下4个人了,一平调侃的说:“一个教授带四个研究生,”。后来他又参加了电大学习,完成了两个大专文凭和一个本科文凭。在电大英语课堂里,老师叫他为老师,因为他比老师年龄还大。就是因为通过他不懈的努力,才拿到了英语电大文凭。

  在法律专业班里,给司法局领导留下了较深刻的印象,也考出了全国统考的律师资格证。司法局调他去工作,由于单位不放,没能去成。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历了11年的不懈努力,一平终于在新世纪之际,迎来了他法律专业本科自学考试的全部通过,在即将毕业的那一刻,他揣着本科文凭,让梦想成为现实,饱含着他一路走来的多少艰辛与磨难,欣喜与成功,任何艰难困苦和高昂代价也无法阻挡一个50岁的中年人攀登“学海书涯”的脚步。

  在攻读本科的日子里,在家庭,工作的双重责任中,学业进展的异常艰难,工作单位的变动,调动和公派出国,耽搁了好几年参加自学考试的机会,由于西北地区和上海的考试课程设置不一样,白白的作废了四门考试单科合格证。当时一平是企业管理人员,而他学的是法律专业,被领导认为“专业不对口”,所以学习和考试的费用全部由自己承担,经济与精神压力确实很大。

  一平告诉我“漫长的自学考试过程,让自己知道什么叫磨难,但是更考验了自己的毅力。”11年的本科自学中,他还收获了一张英语大专文凭,律师和企业法律顾问资格证书,令人欣慰。11年的自学考试,他最难忘的是亲友师长对他的鼓励和支持。尤其是他的妻子,家中上有老下有小,事无巨细,全由她承包了。正是大家的关爱和鼓励了他要把所学的法律知识奉献给社会,服务大众。

  电大英语专业毕业后,他有机会调到陕西省建工局海外部工作。1993年公派到非州的博茨瓦纳。在非州的两年半中,他负责建筑材料供应管理工作,做到了相当高的水准,同时学会了驾驶技能,电脑操作技能,英语交流技能,持有中级经济师职称,由于英语和电脑方面的技能,给工作带来诸多方便,在出国工作的同行中,他的能力可谓出类拔萃。

  在博茨瓦纳,他还积极担当志愿者的工作,由于有英语的基础,和当地民众交流较为方便,向当地中国朋友,当地朋友散发中国大使馆提供的《中国友好交流》《人民画报)等杂志和多种宣传资料,赢得了熟人圈里的中国人和当地人的欢迎,为推进中非民间友好积极工作。

  1979年,一平与陕西姑娘结了婚,1980年,有了爱情的结晶,聪明漂亮的儿子出生了。1995年落实政策,儿子户口迁到上海,暂住他姐姐家里。但这不是根本办法啊。于是,1996年回国后,开始改变了自己继续出国的想法。巧的是,上海农工商超市集团招聘负责人看上了他,向他伸出来橄榄枝,那位负责人感叹地说:“一个老知青,这么努力学习,要上进,肯定不会错的。”1997年春他手持调令,开始踏上了漫长的调动之路。

  陕西省建工局的领导爱才,舍不得放一平。他为了办成调动,上海--陕西,如同坐公交车一样,来回了十几次,一边在上海市崇明工作,一边每个月去陕西老单位,请求领导放行。直到1998年春节后,才如愿以偿地调入上海市工作,爱人也提前退休,与一平一起到上海生活。

  调动办成后,一平来到父亲的墓地,向天堂的父亲报告了好消息。1995年父亲逝世时候,他在博茨瓦纳,家里人怕影响他的工作,没有告诉他这个不幸的消息。直到1995年下半年,一次偶然打国际长途电话的机会,从叔叔那里知道了父亲去世的消息,当时他都楞了,连开车的力气都没有了,把钥匙交给了翻译,请他将车开回单位。一路上,他只有沉思,只有对父亲的无限的追思,当他读完了本科自学考试后,开始了撰写一些回忆的文章。

  一平律师对我说,世界上,对自己影响最大的,是亲爱的父母亲。自己小的时候,父亲经常教育孩子们:“小的时候学东西,是在石头上凿个洞,年轻时候学东西,是在木头是凿个洞,到老了学东西,是在水里凿个洞,过后就忘记,”用来比喻年轻时候学习的重要性。父亲爱好书法,毛笔字写得特别漂亮,一平小的时候就在父亲的启发下,努力学习书法。父亲还经常教育孩子们:“长大想当工人,就一定要学好车钳刨,走遍天下都不怕:如果你想象哥哥一样当工程师,就要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父亲经常给子女灌输干一行,爱一行的思想。父亲还说:“不求金玉重重贵,但愿子孙个个贤”。所以现在他对年迈的母亲特别孝顺,每个周末,都会去养老院看望母亲,守候在老人家身边,问寒嘘暖,递茶倒水。

  一平律师特别善于文字的积累,下乡远离父母和兄弟姐妹,由于经常书信来往,从此迷上了写信。1997年回到了上海,工作稳定了,就坚持不断地写日记,写散文,绝大多数的散文都是有感而发,从日记中脱胎出来,经过修改成为习作的。10多年来,他写了220万字的日记,

  在上海工作期间,一平律师开始了写作活动。1999年,要写毕业鉴定,老师对他的毕业鉴定,连声说好,问他是不是可以在《自学考试报》上发表,当时他也没有在意,当他看到自己的文章发表在报纸上时候,十分激动.,马上去报刊亭买了一份报纸,津津有味的欣赏起来。从此,他将写稿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经过努力,他的文章在《新民晚报》,《延边日报》,《上海自学考试报》,《上海知青网》等等报刊和网站发表过。反映延边生活的文章《临窗的小桌》,《延边岁月赐我财富》,《感恩房东阿玛尼》,《上海来的猪倌》,《五站的独木桥》,《愿长根早脱贫》,《为延边庙岭而生》,这些脍炙人口的好文章,大家在知青网一定耳熟能详了。上海知青网吉林频道还专门为林一平开辟了一个专栏《一平文集》。一平律师对我感叹地说:“我这一辈子,东北生活了10年,大西北生活了16年。非州生活了两年半,流浪,漂泊,出差的时间太多了,多得让自己如今不想旅游,回到了上海,结束了长期出差的工作,和长达7年的电大读书及10年多的本科学历自学考试学业,自己的生活总算趋向平稳,下班在家的日子多了,但晚了,失去了陪伴和教育孩子的最佳时机,自己想想,真的对不起儿子和爱人。”

  这两年,他与知青网吉林频道接触的机会多了起来,也经常投稿,网友们遇到渋及法律问题,来电求助,一平律师他会义不容辞地提供法律咨询帮助。有的知青还来电话,请求为孩子找工作,他说,自己能力有限,只能尽力而为,要知道插兄插妹间的帮助从来就是互相的。

  一平特别欣赏韩愈《劝学篇》中的名句:“业精于勤而荒于嬉,行成于思而毁与随”。他说,“同遗忘作斗争的良方是坚持不懈的重复,勤能补拙,唯有追求进取,才能体会到人生的乐趣!”

  63岁的一平律师,在延边生活了10年,在大西北生活了16年,在非州生活了2年半,在上海工作了17年。期间,他写日记220万字,写文章135篇,共22万字!

  这就是林一平,一个普通而又不平凡的老知青,了不起!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3)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4/2/25 12:51:52 评论:感谢何老师又一次为我们写出了后知青时代的系列文章。我知道何老师一生在珲春教育系统工作,退休后仍然留在珲春生活,而林律师这十多年在上海工作,二人从未直接面谈过,知道何老师要写走近林一平律师的文章后,我真为何老师捏一把汗:何老师的文章该从哪入手?如何构思呢?毕竟他们俩只是qq交谈,文章在写人叙事中能立体地全面地写出一个鲜活的林一平吗?今天看了全文,方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何老师全文牢牢把握了一个主旨:表现一个心中有梦想,一生在追梦,不向命运低头,靠持之以恒的刻苦自学,最终成才,彻底改变了自己人生的知青形象!因为主旨明确,全文串连起了林一平方方面面的材料,读后使人对林律师的形象鲜活起来,留下了深刻印象。的确使读者走近了林律师!也使人明白了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的道理,明白了机遇总是垂青准备的人,只要我们心中有梦想,一生去追梦,自强不息,就一定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林一平律师就是一个最生动的知青典型! 原下乡汪清双河公社的上海知青。
  • 2014/2/24 17:44:43 评论:何永根先生的后知青时代报道四《走近林一平律师》发表了!这是何先生又一个反映知青生活的力作,写得非常好,通过林一平的故事,宏扬了主旋律,传递了正能量。林一平是我们知青群里普普通通的一个成员,但是林一平没有白白地度过自己的一生,无论在蹉跎岁月,还是在大西北漂泊,或者在外国工作,他都不向命运屈服,持之以恒地刻苦学习,最后成才,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和命运。读了这一篇文章,让我深深地懂得,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来帮助你,想创造美好的生活,完全要靠自己。林一平没有什么背景,就是靠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林先生有许多值得我们知青朋友学习的地方。知青网吉林频道为我们知青搭建了一个非常好的联络平台,里面有许多优秀的知青作者,比如何永根,林一平,顾 凡,施以鈞等等优秀的知青作者,他们为我们奉献了许许多多的优秀文章,提供了许许多多优秀的精神食粮,在这里,我代表知青朋友表示对他们深深地敬意。另外周培兴主编是一个幕后英雄,为这些作者们提供嫁衣,在这里也向周主编表示深深地敬意! 一个每天在关注吉林频道的老知青。
  • 2014/2/21 20:55:58 评论::苦难不仅是一种考验,更是一种成全。对懦夫来说,它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对坚持的人而言,则更像是“战斗的号角”越过这个高地,你会看见更加明媚的天空,你将拥有更加完美的高度!前方是一片辽阔的原野,你将俯瞰今日种种,并且底气十足地为你当时的努力而骄傲。   胸怀万物者怀天下。如果说智慧是披荆斩棘的利器,那么胸怀就是承载苦难的基石。虽然“狭路相逢勇者胜”,但是“路漫漫其修远兮”,真正能够走到最后并终获成功的,是最能坚持的林一平。 阳光之兴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