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人物专访 >> 详细
人物专访

留珲知青系列报道十五:大山深处的养蜂人

2014年05月13日
来源:本 站作者:何永根编辑:周培兴点击数:200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假如我告诉你,有一对夫妻,男的是上海知青,女的是吉林知青,在长春一汽退休后,没有把户口迁到上海去,也没有在长春安享晚年,而是毅然决然地落户到珲春市马滴达曙光村西北沟(现属春化镇管辖),过起了养蜜蜂,养鸡鸭,种地的平凡农民生活。他们为什么会作出这么个平常人无法理解的选择呢?我想大家一定会非常好奇,我就是带许多好奇和疑问,前去采访他们夫妻俩的。

  这一对夫妻,男的叫顾永才,女的叫吉秀明。

  我踏上珲春去春化的大客车,一路奔波80公里,到春化镇曙光村下车,然后步行6华里,行程四十多分钟,中途经过一个部队的检查站(这里离俄罗斯边境只有10里路),在得到解放军的允许后,才进入西北沟村的土地。

  初春的早晨,村落静静地躺在群山怀抱之中,十几户民居炊烟渺渺升起。大山一片迷蒙,迷蒙之中略带明晰。西北沟里,有轻雾缭绕腾越,飘荡牵扯。阳春四月,山色青翠,远处山谷里,偶尔传来了几声布谷鸟“布谷,布谷”的叫声,使大山显得更加的神秘。万物充满了生机,草绿得发亮,树青得耀眼,偶而也见野花开放,有隐隐的香气扑面而来。溪涧的水不停地流响,泉水明净得可以照见人影儿,潺潺的声响,像鸣奏的天籁,那声音是那么细切入微,和谐动听。

  村路两旁长满了青草,初春的青草,见了雨水就一个劲地疯长,直直地立起。我闻到了泥土和青草淡淡的芳香。人一旦进入这样的风景之中,总会有一种沉醉之感,在这样的风景里观山色,闻鸟鸣,听泉声,心境很容易和自然的景物融为一体,情感依景而生。

  当我踏进顾永才的家门,立刻受到了夫妇俩的热情欢迎。男主人中等身材,长得还很壮实,略显花白的头发比65岁的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女主人长得娇小玲珑,举止文雅,身上透出浓浓的书卷气。两口子可能经常在户外劳作,所以皮肤黑黑的,但是,精神状态特别好。

  我的采访从顾永才下乡开始的。

  顾先生是上海市鞍山中学68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3月份到珲春县马滴达公社曙光大队西北沟生产队插队落户。由于这个地方大山环抱,交通闭塞,连电灯都没有,所以下乡的第二天,就跑了一个女知青。集体户13个人,由于顾先生年龄比他们大一点,所以理所当然的当上了户长。这是一个朝汉族各半的生产队,民风淳朴,乡亲们对知青都很热情。从大城市来的知青,什么都不会干,乡亲们就一点一点教他们。春天没有蔬菜吃,老乡们会给他们送白菜萝卜土豆,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由于第一年知青吃的是商品粮,粮食是够吃的,后来知青们就用粮食和老乡换蔬菜吃。“四人帮”当时搞的极左的那一套,不准老百姓养家畜,生产队就集体养一些鸡鸭猪牛,到过年过节才能分给大家极少量的鸡蛋,猪肉。开春正是“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时刻,年轻人都参加挖山洞,修战壕,累得手都起泡了,下工回来,连路都不想走了。当时知青是在长身体的时候,繁重的体力劳动,连基本的营养都保证不了,浑身上下一点劲都没有。那个时候真的特别想家,想家的时候,大家就抱在一起哭,如果谁晚上做梦,梦里回到了上海,看见了亲人,就会感到这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情。

  集体户知青有一个男高中生叫张风鸣的,第一年冬天从马车上摔下来,骨折了,公社领导批准到上海去治病,集体户有六七个男女知青要求把他送到珲春县城去,其实这些知青想与张风鸣一起回上海。(当时出于战备的需要,上级部门硬性规定知青全部不准回家探亲。)这些人到县城后,被知青办拦住了,只同意张风鸣一个人上车。其他知青们快急疯了,于是有人提出来,步行到图们,然后再想办法回上海去。他们几个人冒着严寒,冒着被野兽袭击的危险,翻山越岭,千辛万苦地到了图们,然后坐火车,一路奔波地回到了上海父母身边。现在我仔细想想,文革时期的领导,工作方法真的那么简单粗暴啊,为什么不好好地做知青们的思想工作呢?为什么不好好的告诉知青,战备的重要性呢?

  顾永才是一个任劳任怨的老实人,只会踏踏实实的干活,许多累活苦活,他都争着去干。到边境线打防护线,到图们江修江坝,与老乡同吃同住,繁重的体力劳动,是一般人受不了的,吃的是高粱米,大酱沾大葱,好一点的时候有白菜土豆吃就不错了;住的是塑料布搭的棚子,四面透风,蚊虫小咬每时每刻在侵袭着人们,让他们睡不好觉。顾先生说,再苦再累的活,我都能够挺过去,因为当时大家都别无选择。

  集体户很团结,有招工名额,都互相推让,先让女同学去。顾先生是户长,走得就更晚了。他在农村劳动了5年,1974年才分配到凉水南大煤矿,1975年又调到汪清县酒厂,1976年又调到汪清县标准件厂。1983年,通过在长春一汽职工医院工作的姐姐,调到长春一汽职工医院后勤部门工作。后来,通过姐姐介绍,与吉林市知青吉秀明认识,恋爱结婚。吉秀明原来在盘石县下乡,后来当了两年老师,再后来到吉林医科大学读书,毕业分配到长春一汽职工医院药房工作。我对顾先生说,你真的好福气啊,夫人学历那么高,那么温文尔雅。顾先生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容。

  1982年他们结婚,1983年聪明伶俐的儿子出生了。儿子在长春长大,1988年儿子的户口迁到了上海爷爷奶奶家,而人一直在长春生活。2000年儿子考到了上海一个大学读计算机专业,毕业后,由于实在是不习惯南方的生活,又回到了长春。2005年,儿子到韩国上大学,边打工边读书,几年后回到长春,现在在一汽的下属部门工作。

  我看,顾先生夫妇人生的历程,算得上很成功了。长春是个省会城市,几百万的入口,城市的规模不大不小,这几年也发展得非常快,如果想回上海,交通特别方便,现在坐高铁12个小时到上海,如果坐飞机,两个半小时就能够回到亲人们的身边。长春的医疗保障也很完善,吃住行,哪个方面都非常好,物质生活应该是不错的。两口子工作都好,有很好的经济来源,退休后两口子工资达到5000多元,而且在长春有宽敞的住房,如果想在长春安度幸福的晚年,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刚退休,两口子还年轻,假如去打工,有的是单位要,每个月几千元的返聘工资,是很容易得到的。可是,为什么会想到珲春西北沟这个交通不方便的地方来生活呢?

  顾先生说,2001年两口子离岗退养,开始了退休的生活。那个时候就萌发了回到珲春来生活的想法。退休后经常做梦,梦里回到了西北沟生产队,回到了集体户,梦见西北沟的青山绿水,梦见乡亲们。2006年和2007年,两次带着夫人到西北沟来探亲访友。夫人也被西北沟的青山绿水迷住了,也开始喜欢这一个美丽的地方了。

  我问顾先生,到底是什么原因,促成你们来这个地方定居的?是人还是地方?再说了,西北沟到现在交通还是不太方便,没有到村里的大客车,闭路电视信号也没有,看电视要架卫星接收器,更谈不上有网络了,与外界联系的唯一方式,只能是电话了。顾先生直言不讳的说,主要还是青山绿水的环境,吸引了我们两口子。现在的西北沟,年轻人都去外国打工,地都荒了,房子都空着,太可惜了。他的朋友告诉他,自己在那里的房子正好空着,如果顾先生能够来住,自己是求之不得的。所以在2008年,顾先生带着夫人义无反顾地回到了曾经插队落户的西北沟,重新当起了农民,过起了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生活。

  顾先生曾经在这里下过乡,一辈子在外面漂泊,但是感情最深的还是珲春,特别留恋这里的青山绿水。顾先生对这里有一定的感情,我可以理解,可是顾夫人能够与顾先生同甘共苦,我就特别佩服了。顾夫人说,这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啊!我想,最重要的还是爱情的力量。如果顾夫人没有与顾先生荣辱与共,同舟共济的感情,顾先生再大的愿望也实现不了的,我真的特别佩服顾夫人!我问顾先生,这样的世外桃源生活,准备过到什么时候,顾先生笑着对我说,如果身体条件允许,在这里过到80岁,再作别的打算。



  顾先生两口子追求的是独有的淡泊和宁静。

  交谈结束了,我迫不及待想想看看他们的家业。走出大瓦房,好家伙!大瓦房的右侧,搭看一个凉棚,里面摆满了农机具,手扶拖拉机,伐木的油锯,破板子的电锯,饲料粉碎机,简直是一个小型的加工厂啊。顾先生说,拖拉机和油锯是冬天到山上去砍柴伙时候用的,电锯是做蜂箱用的,家里养了30多只鸡10多只鸭子,屋后半亩多地收的玉米,正好用粉碎机,加工后喂鸡鸭。大瓦房正面,地面上整整齐齐的摆放了10几个峰箱,成千上万的蜜蜂在飞舞,把从深山老林採回来的花蜜,不辞辛苦地运到了蜂箱里。

  我和顾先生走近蜂箱,蜂群的嗡嗡声,掩盖了我们的谈话声,无数的蜂儿如同顾先生的子民,莹绕着他,老顾从容地取出一个个结满了花蜜的蜂框。那一刻,淡定,自信,气定神闲的表情,一下子使我从中捕捉到一个诗意,这是生命最灵动的画面,是灵魂最淡然的时刻。

  老顾说,这两年他养了20几箱峰,去年由于手受伤了,所以现在只养了10几箱,好的时候,每年能够收1000多斤蜂蜜,去年收了几百斤。顾先生一说到养蜂,语言就多了,他说,这里离大山特别近,蜜蜂采蜜特别方便,由于这里一直保持着原生态,一点污染都没有,所以采的蜂蜜特别受人欢迎,从春天到秋天,都能够采到杂花蜜,7月份,是椴树开花的时候,这时候的椴树蜜是最好的,营养价值特别高。我问他,养蜂收入很可观吧?顾先生笑着说,蜂蜜大部分都送人了,上海的亲人,长春的儿子,每年还有许多知青朋友回来探亲访友,自己都送他们尝一尝,另外,乡里乡亲的,平时免不了麻烦大家,送一点给他们尝尝,也是理所当然的呀。去年有几个知青带了南京的好朋友来玩,尝了顾先生的蜂蜜,连声称赞,说蜂蜜的质量比进口的还好。

  大瓦房的左边,是一个100多平方米的塑料大棚,里面长着各种时鲜蔬菜,由于是深山老林,气候要比珲春市晚一个月左右,所以蔬菜还没有长成。塑料大棚的后面。是一个养鸡场,里面养了20多只土鸡,鸡儿们看见我陌生,吓得鸡飞狗跳的,过一会,感到没有什么危险,又跑回来,争相逐食了。鸡窝里,好几个母鸡在安静地生蛋,没有被外界的干扰所影响。顾先生说,我自己全部喂的是玉米面,根本不喂工业饲料,鸡鸭随时随地的在运动,所以蛋和肉都特别的香,这是城里人吃不到的美食啊。现在每天都能够捡10几个土鸡蛋。白天,养的十几个鸭子都到旁边的小河里,找小鱼小虾吃,每天早上又能够能够捡10几个鸭蛋,所以鸡鸭蛋黄特别的黄亮,咸鸭蛋黄都往外流淌油。现在自己还留了几个大公鸡,想在今年夏天集体户的同学们回来,好好的让大家尝一尝原生态土鸡的味道。至于这些鸡蛋和鸭蛋,除了自己吃以外,大部分也送人了。平时和老乡们在一起生活,免不了会求人的,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送人也是很正常的呀。

  大瓦房前后左右共有一亩多地,房后种了玉米,秋收后都粉碎后当成饲料喂鸡鸭,房前春天种了许多蔬菜,比如茄子,辣椒,黄瓜,豆角,西红柿等等,秋天再种白菜萝卜土豆,解决过冬的蔬菜问题。家里有一个冰箱和一个冰柜,到秋天冻上茄子和豆角,家里还有一个菜窖,冬天存放许多白菜萝卜土豆,一个冬天的蔬菜问题解决了。说实在的,每个月生活费300--500元就够了。



  顾先生的兄弟姐妹和顾夫人的兄弟姐妹,都经常来西北沟玩,刚开始对他们的生活方式不理解,可是来了以后,看到这里的青山绿水与那么好的生存环境,也开始赞不绝口,也经常来玩了。集体户的同学们,三三两两的,几乎每年都有来玩的。顾先生的家就成为了大家的旅游中心了。

  顾先生两口子对我说,这里的生活特别安静,心里面特别纯净,每天什么都不想,种种菜,养养蜜蜂,养养鸡鸭,心里非常开心。特别是到春天,家里做了一个孵小鸡小鸭的暖箱,把20多个鸡蛋和20多个鸭蛋放进去,下面铺上带温水的塑料袋,上面盖上被子,把箱子放在炕上,箱里保持28--30度的温度,每四个小时得把蛋翻一次,晚上也不能睡个安稳觉。小鸡过21天,小鸭过28天,这些小家伙破壳而出,用亮晶晶的小眼睛望着顾先生,小家伙们感到这个新世界是那么的陌生好奇。那一刻,两口子望着这些小生命,幸福的感觉由然而生。他们时刻在关注着这些小家伙们长大,下蛋,然后再孵小鸡小鸭,这是一种幸福,一种快乐!

  顾先生两口子说,现在的生活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牵挂的,每天想的最多的还是在长春工作的儿子,晚上是不是又蹬被了,是不是感冒了,儿子还没有结婚,如果儿子结婚了,就好了,就有人照顾他了。父母的爱,走到哪里,都是在牵挂子女的呀。

  采访结束,我回到家,心里想了很多,我在想,什么是幸福?

  其实生活中的幸福很简单,不是金钱,不是地位,不是权利,而是小小的一些小事。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吃自己想吃的美食,就是幸福;能与自己相爱的人厮守一生,白头到老,就是幸福。幸福就是自食其力,自给自足;幸福就是和平恬静,自得其乐;幸福就是满足,幸福就是知足,幸福就是奉献,享受生命和付出之后的收获!

  顾永才追求的是一种“世外桃源”的生活,其实“世外桃源”是每一个人心中的梦,这里有一切美好的东西,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想望。愿每个人都能够找到自己心中的“世外桃源”。

  珲春,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在这里,每一座山,都有自己的性格,每一条河,都有自己的故事!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6)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4/6/17 18:21:35 评论:世外桃源的生活是我最想要的,所以,那天我慢待你了,我怪顾永才答应你来,不喜欢被人采访,由于他手受伤,我们在长春住了四个月,回来炉灶都冻裂了,要是以往他早把炉灶盘好了,菜也没下来,家里又恨乱,他的手又不方便开车接你,让你辛苦了。我感到乱糟糟的家还没理出个头绪,经你去其糟粕,竟然写出那么好的一篇文章,又得到了那么多知青的关注和祝福,可惜我们那没有网络,能多看看其他知青的事,真是受益匪浅。不过我还是不希望被采访,但是欢迎你在金秋的时候来吃甜玉米。
  • 2014/6/1 11:14:31 评论:兄弟你的文笔越来越精釆,越来越流畅了。有时我真不能理介你在上海有房,有户口,有儿有孫为什么不回来亨受天倫之乐。现在明白了你己经是东北汉子了,骨子己经没有上海元素了,珲春几十年的养育使你乐不思乡了。现在我们年纪大了要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上海的子孫我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想念你的姐姐
  • 2014/5/18 21:06:17 评论:何永根:一个新时代知青文学的勇敢开拓者!随着知青一代人的逐渐老去,80年代及以后出生的年轻人,由于缺乏对于“知青生活”的感同深受,其对于知青文学所表现的生活认同与感受并不像自己的父辈那么强烈。但是,这是一段值得整个民族深思的历史,就象历史上重大题材作品一样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虽然知青作家知名的已经有不少!但是像何永根那样写作特点与手法真的没有!如果张雪珍女士真的要去珲春见何永根的话,那么就象采访沈小平院长那样采访一下何永根!把他的“执着与认真”“无私与善良”“文笔之精华”“传奇的故事”展现给大家!正如他早就说过的:将来有一天,请把他曾经发表过的文章整理成册,放在书架上!留给儿子,留给知青朋友!留给广大读者!一个永远的何永根!永远的知青朋友!珲春上海知青
  • 2014/5/18 8:11:56 评论: 读《大山深处养蜂人》有感 晨念清风竹林翠,潇潇细雨春来归。沉思晚年叹寂寞,珲春青山再“插队”。 有意怜草涉溪水,夕阳西沉赏余辉。乐得深山观美景,养蜂养鸡不思归。
  • 2014/5/17 22:39:10 评论:此类如同桃花源似的生活,是我退休后一直想往的生活,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始终未能成行,可怜的上海人,只能在农家乐过过瘾了。
  • 2014/5/16 14:31:18 评论:上山下乡运动已经过去45周年了,在延边农村插队的岁月早已离我们远去。然而,当我还能阅读到何先生的一篇篇报道有关留守在延边当地的这些上海知青至今仍旧生活在条件艰苦的地区甚至农村时。每次阅读无不心被震憾,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他们是为建设在农村干革命扎根一辈子吗?感觉他们又不像。这是为什么?原来从他们的个案中细细了解到这些知青中除了像顾永才这对城里人退休后放弃城市生活环境却选择了到大山深处重返来到当年下乡插队落户的西北沟安营扎塞。但绝大部分是为生活所迫而过着囊中羞涩,清贫、清苦的日子。 何先生的几篇文章都是写底层知青的文章,这很好。符合广大知青的心愿,毕竟平民知青多,通过文章了解他们的生活,坎坷的人生经历,以抚慰知青们酸涩的心灵,呼吁社会关爱弱者。读他的文章,起笔不仅让人忍俊不禁,勾起当年在农村的往事回忆。犹如解渴。 何先生了解知青,因为他本人也是知青,所以他写知青文章是带着感情写的,善于从知青身边平凡的生活中挖掘写作素材。其实,生命本是无色的,但生活中有太多的阴晴圆缺,如何看待?思维不同,心态不同,由此,不同人的不同心态,何先生在描述知青能把具体可感的生活细节,内心思想,以行文自然用朴素简洁的话言刻画出来,并款款向读者道来,而且何先生的文章语调平和,措辞巧妙,能做到大题小作,举重若轻。我不得不佩服何先生的才思,当然,如果把他们生活中的辛酸和当地百姓一起工作、生活结下的友情及感人事迹的故事再多写一些可能会更增加文章的可读性了。 施以钧2014年5月16日
  • 2014/5/16 11:58:11 评论:何老师;又看到你的杰作【留珲春知青系列报导大山深处的养蜂人】。每次看到你的文章,就又一次对你的敬佩。你不辞辛劳,跋山涉水,不图名,不图利,写出珲春知青真实鲜活的生活故事,实在让我感动不已。从你一次次的故事中,悟出人到晚年什么是幸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能够实现自己的梦就是幸福。珲春是个美丽的地方,让人留恋,让人向往,是能够圆梦的地方。孙月芳
  • 2014/5/16 8:14:11 评论:今天又一次欣赏了何永根老师的文章:留珲知青系列报道十五《大山深处的养蜂人》文章写得太好了!我们这些曾经插队珲春市珲春的上海知青,虽然在延边只生活了几年或者十几年,后来都先后回到了上海安居乐业,可是,大家的心时时刻刻地关注着这一小部分留在第二故乡的知青亲人们,真的非常关心他们生活得怎么样。通过何老师写的十几篇系列报道,使我们了解了许多留珲知青的生活情况,何老师的文章是留珲知青和回沪知青心灵与感情交流连接的桥梁和平台。我感到何老师是一个有责任心,有担当,充满了爱心的社会人,他为了采访到最好的材料,不图名,不图利,爬山涉水,鞍马劳顿,写出了许多充满了激情的好文章,现在这样的人正是新时代需要的。同时我又看到知青网友的评论,同样让我感动不已,许多网友,已经萌发了到留珲知青家去探望的想法,1969年到珲春市插队落户的知青一共有5800名,我们之间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可是,回沪的知青还那么的关心他们,说明珲春上海知青是一家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何老师,谢谢你,希望能够看到你更多的好文章!一个时刻关注知青网的珲春知青。
  • 2014/5/15 18:22:41 评论:又见何老师的佳作,欣喜地拜读了好几遍。刻画的人物,虽然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惊人的壮举,却把平实的人物描写得栩栩如生,有一种亲切、淡雅、宁静的感觉。诺贝尔奖得主莫言之所以获奖,不是他的文学水平有多高,不是他比别人有多强,而是他会讲故事,讲草根的故事,讲百姓的故事。我终于明白,何老师的专访为何能够打动人、感染人,受到大家的追捧,因为他在为我们讲故事,讲我们身边的知青故事。 小毛
  • 2014/5/14 20:33:18 评论:周培兴总编:昨天回来晚,打开吉林频道又看到何永根校长写了一篇大作,这篇美作我拜读了好几遍。何校长以朴实的文笔,精彩的写作手法,反映出我们老知青的后知青时代生活,看到顾永才老师和爱人吉秀明老师二口子生活得很充实,感到很欣慰!何校长的文章把上海和延边知青连在了一起。感到很亲切!周总编我想我如果回延边就和何永根校长一起到顾永才和吉秀明老师家去“探亲”,我带点上海特产去走“亲戚”并烧饭给他们吃,到地里拔拔草啊、搞搞卫生,让顾老师两口子休息休息,别累着!天下知青是一家都是兄弟姐妹,要互相帮助。 张雪珍
  • 2014/5/14 20:33:15 评论:周培兴总编:昨天回来晚,打开吉林频道又看到何永根校长写了一篇大作,这篇美作我拜读了好几遍。何校长以朴实的文笔,精彩的写作手法,反映出我们老知青的后知青时代生活,看到顾永才老师和爱人吉秀明老师二口子生活得很充实,感到很欣慰!何校长的文章把上海和延边知青连在了一起。感到很亲切!周总编我想我如果回延边就和何永根校长一起到顾永才和吉秀明老师家去“探亲”,我带点上海特产去走“亲戚”并烧饭给他们吃,到地里拔拔草啊、搞搞卫生,让顾老师两口子休息休息,别累着!天下知青是一家都是兄弟姐妹,要互相帮助。 张雪珍
  • 2014/5/14 8:30:36 评论:这是何永根老师的又一篇力作:《大山深处的养蜂人》。文章感人,文笔流畅,文字优美!且富有哲理!此文将来是否可作为小学高年级的语文教材!?大山深处的养蜂人对我们知青如何度过晚年也有一定的意义!何永根老师为了采访到养蜂人,不怕路途远,也不辞辛苦,也不计报酬,钦佩!不知道现在在珲春农村还有没有苦难的上海知青?他们才真正值得我们的牵挂!希望何永根先生再找找!因为何先生的最大写作特色是主要描述底层知青生活的知青文学作家!读那些文章非常感人!你就是真正的草根知青苦难文学的创始人!挺您!何永根!珲春上海知青
  • 2014/5/13 22:25:05 评论:永根大哥的文笔是越发的精彩了,跟着你优美的文字来到了春化,我记忆中那遥远的大山、来到了顾先生的家中。随着文章的展开,大山里的宁静和顾先生世外桃源的生活顿时鲜活起来。退休了无牵无挂,他们不追求金钱,不需要享受,他们远离城市喧哗来到了曾经插队的祖国边陲偏远的村庄,为的是找回那曾经插队当农民时的感觉。怎一个情字了得! 说实话未看报道之前,我无法理解顾先生夫妇离开便捷的城市,到生活十分不便、条件简陋的偏远山村生活。看着看着,我渐渐理解了顾先生夫妇的追求,他们希望独有的淡泊和宁静,若分如此这种回归是做不到的,这是他们追求的退休后的幸福生活。我若再回珲春一定带着妻儿去春化看望他们。祝顾永才夫妇幸福安康!(小费)
  • 2014/5/13 10:57:19 评论:何老师,您辛苦了。我仿佛看见您跋山涉水、不辞辛劳地在第二故乡去寻觅、发掘,采访了许多普普通通的上海知青朋友,写出了一篇篇感人肺腑的好文章。而每一篇文章,都能把我们心中的感慨带回到那个年代,我想这是一种苦涩和美好的回忆,是一种乡情和感情的记忆,是一种对过去和未来的追忆。知足者常乐,知足者长寿,认认真真过好每一天就是幸福!愿顾先生夫妇在珲春生活安康、幸福! 阿张
  • 2014/5/13 10:27:54 评论:大山深处的养蜂人,让我感动,前几年就知道我们马滴达有这么一对知青夫妇,从长春回到了马滴达过着让大家羡慕的一种“世外桃源”的生活,好多回珲春省亲的知青都去拜访过他们夫妇,为之感慨感动!有机会回珲春,一定去看看他们。文中说其实“世外桃源”是每一个人心中的梦,这里有一切美好的东西,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想望。愿每个人都能够找到自己心中的“世外桃源”。我赞成!我们都以小为大好!谢谢何永根谢谢周主编!
  • 2014/5/13 9:02:32 评论:一篇值得推荐的报道! 看了何老师的《留珲知青系列报道十五:大山深处的养蜂人》想起了小学时读过的语文课本杨朔的《荔枝蜜》,多可爱的小生灵啊,对人无所求,给人的却是极好的东西。蜜蜂是在酿蜜,又是在酿造生活:不是为自己,而是在为人类酿造最甜的生活。蜜蜂是渺小的,蜜蜂却又多么高尚啊!养蜂人何尝不是呀?深处大山,幸福就是满足,幸福就是知足,幸福就是奉献,享受生命和付出之后的收获! --阳光之兴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