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人物专访 >> 详细
人物专访

后知青时代报道六:重访滕长根

2014年09月06日
来源:本 站 作者:何永根编辑:周培兴点击数:2054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去年九月初,我在上海知青网吉林频道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好人张谈兴老师》,详细地介绍了回沪知青张谈兴老师,帮助留汪清上海知青滕长根脱贫的故事,在知青网上得到了广大知青的热议,许多网友在评论里表达了自己对张谈兴老师义举的由衷钦佩,和对滕长根热切关注。由此,我自己也有了想去探望滕长根的想法。

  由于张老师在珲春买了房子,所以每年夏天,两口子都会回到珲春来避暑。去年,在张谈兴老师回上海之前,我和他商定,今年一定和张老师一起去汪清看看滕长根。想知道这一年滕长根的生活是不是好起来了,是不是住进了新楼房,老两口身体好不好,子女生活还过得去吗?

  张谈兴和滕长根同在汪清县双和公社五站一队插队落户,同去的还有林一平。张谈兴和林一平都先后招工离开了集体户,而滕长根身材矮小,只有1米六十左右,1949年出生的滕长根,只有小学四年级的文化程度,是以社会青年的名义下乡的。人特别懦弱内向,种种原因,经常受到别人的欺负。长根在集体户,老乡们非常同情他,他是第三个被提名招工的。由于长根左眼几近失眀,几次招工体检都不合格,再以后老乡们招工时候就不再提推荐他了。

  1975年汪清复兴农场招工,要求低,长根才被录取,工资22元。可惜好景不长,1979年农村大包干,农场长期亏损,农场解散了。长根分到一间破烂不堪的土坯房子和1.3晌地,又当起了农民。从此,再享受不到农场职工的一切待遇。长根家只有一间半破烂不堪的小屋,破房子临山坡,如果山洪暴发,随时随地都有屋塌人亡的危险。窗户和门框上,有的玻璃碎了,就在上面贴着塑料布,窗和门都关不严,如果下雨,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屋子的后窗贴着后山坡,弄不好,下大雨,随时随地雨水会进入屋子里。如果山洪暴发,随时都有屋毁人亡的可能。房间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家里没有自来水,用水要到100多米远的山坡上去打,冬天路滑,打水实在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房间里只有一个15瓦的电灯泡。在那里,没有电视信号,也没有手机,电话,更没有网络。就像生活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孤岛一样。

  长根天性软弱,性格木衲,经常受到一些老乡的欺负,有一次家里的玉米地被别人的牛吃了一大片,老乡就是不赔,有一次家里的羊,被邻居的狗咬死了5只,事情也不了了之了,别人乱砍盗伐,偷林场的木头没有事,而长根去砍柴,却被派出所关了几天,说是要罚款。

  集体户的张谈兴和林一平,得知滕长根这些情况后,先后多次给延边州政府,延边日报社,上海老知青李洁思副州长写信反映情况,甚至给上海市政府写信,热切希望能够彻底帮助滕长根摆脱生活的困境。

  张老师对州政府提出了三点要求:一解决长根家的住房问题;二解决儿子的工作问题;三解决长根退休养老问题。县政府尽了极大努力,解决了长根的退休金问题。第二年长根打电话高兴地告诉张老师,退休工资解决了,刚开始只有几百元钱,到2013年已经涨到1060元了。

  回到上海后,张老师把情况告诉给集体户其他户友,大家都非常同情长根的遭遇,决心先解决长根的住房问题。

  大家让长根去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长根回复说,有一个旧房子两大间,前后还有园子,在部落的屯子里,有电话,电视信号,有自来水,只要7000元钱。张老师说,上海的集体户户友们帮助解决5000元,长根自己想办法解决2000元。张老师拿了3000元钱,集体户的户友们凑了2000元钱,并把钱马上寄过了长根。想不到长根老婆生大病住院,把钱花完了。这个计划暂时落空了。

  2007年,张老师又去长根家,与长根的女儿商量,想办法在汪清县城买一套房子。大家看中了一个平房,离长根女儿家只有200米远。

  张老师刚回到上海,长根女儿来电话说,房子需要1.2万元。张老师当场就表示,上海拿9000元,让长根自己解决3000元。张谈兴自己拿了6000元,集体户的户友们又凑了3000元,其中周光辉和房苗根各拿了1000元,林一平,陆震兴,杨玲玲等人也都出了钱。不到20天,长根高兴地来电话,说是房子买成功了,40平方,还带仓库。

  2008年张老师亲自去看了这个房子,很满意。2009年,汪清县政府有棚户区改造计划,长根买的房子正好也要拆。拆一还一,但是最小的是48平方,剩余的8平方还需要交1万多元,张老师和爱人商量,得到了爱人的支持后,又给长根寄去了一万元。

  2012年长根又打电话告诉张老师,交新房子钥匙时候,告诉说48平方的房子没有了,剩下的是54平方的了。而且是三楼,还要交楼层差价,总共还要交1.8万元。、长根想放弃楼房。张老师认真地做了长根的思想工作,同时又毫不犹豫的寄去了一万元。7月份放暑假,张老师去长根的新房子(毛坯房)看了,并录了像,拍了照,准备向集体户的户友们作个交代。

  今年7月份新房子开始装修,张老师问长根还有什么困难,长根说什么也不要张老师的钱了。长根的女儿说:“爸爸妈妈在农村苦了一辈子,这一次,一定让他们享受到现代人的生活,让他们用上自来水,淋浴器,和煤气!”

  2008年冬天,长根告诉张老师,有好政策,原来的农场家属,只要一次性交1.8万元,到55周岁,就能够发养老金,长根因为没有钱又想放弃。张老师听说了,马上动员长根,不要放弃,同时寄去了一万元,让长根自己想办法解决8000元。长根卖牛卖羊,凑齐了8000元钱。

  2011年春节前,长根打电话给张老师,说老伴一下子得到了全年的退休工资5000元。高兴坏了!长根老伴抢过电话,说:“我们家多亏了张老弟啊!不知道怎么谢谢你啊!”现在长根的老伴养老金每个月涨到600多元了。长根全家人对张老师特别感谢,孙女亲切地喊张老师“爷爷!”这些善举,爱人张丽华特别支持。

  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滕长根现在的生活到底怎么样了?作为文章的作者,一个时刻在关注留延边上海知青生活状况的我,热切想看看我们的兄弟滕长根的近况。

  2014年9月5号,我和张谈兴夫妇,还有留珲知青许忠国,一行四人,坐珲春—汪清的早班客车,踏上了探望滕长根的路程。在去汪清的路上,收到了林一平发来的短信,林律师在短信中热情洋溢地说:“代问长根兄一家好!愿长根兄早日迁居县城,没有比投靠女儿更可靠安心了!你们旅途辛苦!”经过两个小时90公里风尘仆仆的车程,于上午九点钟到达汪清县城。

  大客车又经过了一个多小时90公里的车程,在将近11点到达了汪清县复兴农场二队滕长根的住地。滕长根在道口等了我们整整一个多小时。

  眼前的这个人,还是上海人吗?还有1%上海人的元素吗?黑黑的脸,粗糙的皮肤,弯弯的腰,长满老茧的双手,穿着退了色的衣服,开口就是东北话,活脱脱一个东北老农民的形像啊。我握着他的手问他,上海话还会不会说了?他勉强用磕磕巴巴的上海话说,差不多已经忘记了!是啊,近40年来,长期生活在东北老乡中间,脱离了上海话的语言环境,谁还能够记得住家乡话啊?这能够怪他吗?我们给他家带去了一袋白面,一桶豆油和猪肉,张谈兴夫妇还特意给他买了好吃的回族月饼。

  到达滕长根的家,看到他的老伴,花白的头发,步履蹒跚,行动极为不便。滕说,老伴昨天刚出院,脑梗已经10多年了,小脑委缩,后遗症特别多,现在年年住院,单今年就住了两次院,虽然有新农合医保,但是自己也花费了好几千元了,即使不住院,每个月买药钱也需要好几百元钱。两口子因为张谈兴老师的帮助,现在每个月退休工资有了2000元左右,现在都花在了老伴吃药打针上了。

  现在的住所,是因为去年八月份山洪暴发前,滕夫妇住了38年的破房子随时随地都有屋塌人亡的危险,所以在农场领导强行要求下,才重新在农场二队租了一个小房子,月租50元钱。我问他,汪清县城买的新房子,已经交钥匙一年半了,为什么还没有住进去呢?滕说,到现在还没有装修完,我问他为什么呢?他说,还是缺钱,去年准备了几千元钱,准备装修,可是,儿子已经37岁了,在延吉开出租车,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对象,去年张罗结婚,老两口商量儿子结婚是头等大事情,所以又把准备装修的钱给了儿子结婚用。听到滕这么说,张谈兴又毫不犹豫地给了滕长根1100元,说:“新房子木匠的活差不多完成了,现在还留下粉刷墙壁挂大白了,这些钱应该够了,墙壁粉刷好了,铺上地板,马上就可以住了!”

  在我的要求下,我们步行3华里,来到与滕长根夫妇相伴了38年的破房子,具体我也不想再描述了,请大家看看我拍摄的照片吧。


                                   长根吃水的井离住房100多米



                                           长根耕耘了38年的田地
 
     回汪清县城的车上,我向滕长根了解一些具体情况,滕对我说,下乡45年了,自己只回去过三次,其中一次结婚,一次是父亲去世,离最后一次回上海,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对上海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由于父亲再婚,后妈和那些同父异母的妹妹对自己不好,所以一点感情都没有。45年前,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5个子女中,长根选择了下乡,45年过去了,自己有家却不能回,因为上海的家根本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处了。后母和那些妹妹们,坚决反对滕全家把户口迁到上海去,就是怕长根来抢房子,损害他们的既得利益。张谈兴去长根家许多次,做家人的工作,那些姐妹对谈兴就像看到仇人一样,眼睛里都冒着凶光,那一种冷漠让人感到害怕。就是因为种种原因,长根儿子的户口到现在还没有迁到上海去,可惜了谈兴的煞费苦心。刚开始张老师打电话她们还能够接,以后就不接电话了,有几次滕长根打电话到上海家,那些妹妹说:你是谁啊?电话打错了!长根伤心地说:这些亲人还是我的亲人吗?她们怎么那么冷漠啊?我真的很害怕她们!就是因为我穷没有能耐,我过得不好呗!大家瞧不起我啊!

  回到汪清县城已经12:30了,长根对我说,现在自己家里迫切需要解决的大问题有两个,一个是工龄问题,知青工龄应该从1969年算,而自己退休时候工龄却从到农场工作的1975年才开始算的,这样退休工资就少不少。另一个问题是,老伴长年有病,经常住院,虽然参加新农合,但是医药费报销不了多少钱,如果是低保户,就能够报销多一些,可是两口子有微薄的工资,够不上享受低保待遇,这个困难是一个实际问题。但愿通过这一篇文章能够引起有关部门注意,帮助他脱离生活的困境。

  我们一行四人又来到滕长根的新楼,房子在三楼,54平方,一卧一客一厨一卫,挺好的,由于缺装修的资金,装修全部都是自己的姑爷凑空干的,由于水平差一点,墙砖贴的不平整,木匠活也勉强说得过去,我们问他,什么时候才能搬过来啊?长根说,今年秋天一定努力,好好地享受一下现代生活。


                                长根夫妇生活了38年的墙裂炕塌的破房子


                             还没有装修完成的新房子


                                新房子的大门口

   回到珲春的家,我想了许多,我想:文化大革命期间,上海一共插队到全国各地的知青有180万名,到延边1.8万人,到汪清1000多人,现在还留在汪清度晚年的只有十几个人了,目前估计留在延边的上海老知青顶多100人左右,这些人,已经完全融到当地人中间去了。这些年,当地政府没有,也不可能出台一些征对老知青的优惠政策,也没有一个专门管理上海知青的部门,当地政府把上海知青等同于当地人一样对待,同时与我们同龄的领导现在都已经退休了,现在的年轻领导年龄只有40-50岁左右,对当时这一段历史,根本就不甚了解,不会对老知青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也不会把老知青的生活放到工作的议事日程上去,去经常关心他们,我看都不应该去怪这些领导,知青上山下乡,本来就是一段特殊的历史嘛。我在想,这些老知青,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回到自己亲爱的故乡—上海,现在还生活得好吗?滕长根只是其中的个案,生活那么不如意,他的一辈子,是多么的苦,多么的难啊?这样结果都是怎么造成的呀?

  有的时候,我想想自己,拿着国家事业编制的工资,住着宽敞明亮的楼房,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再想想滕长根,真的有一点负罪感,感觉有一点对不起他一样。

  亲爱的留延边的知青兄弟姐妹们,望你们多保重啊!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4/10/28 11:27:20 评论:看了何老师的文章后,心里是酸酸的,很耐人寻味,希望社会,州政府及汪清县政府,能够解决部分留延知青的实际生活问题,毕竟现在象长根那样的贫困知青为数不多,但靠象张谈兴老师及知青的资助,不能彻底解决根本问题的。要靠当地政府来帮助他们脱离贫困。 汪清上海知青
  • 2014/9/27 15:40:53 评论:政府应该管啊,现在上海不是有回沪投靠的政策吗?让滕长根办理一下手续就可以每月补贴100,他爱人也可以享受的,加上节日费,每人有2000多一年。补贴一下也好。也不需要出什么义工,每个社区都可以办理。只是需要上海亲属支持,先办理居住证,再申请投靠,就可以了。 内蒙知青青城
  • 2014/9/27 15:40:02 评论:评论:谢谢何老师对咱们集体户同学长根兄的关心,亲自前去复兴探望,还要谢谢同行的,我不相识的知青朋友。谢谢汪清的领导同志,对咱们长根兄的关心与照顾。知青运动过去了,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知青退休了淡出了社会。退休养老的难题摆上了眼前与日后,好在一生不畏难的长根,硬着头皮也要闯过去。好在安家汪清女儿跟前,对中国的老人来讲,再也没有比较女儿更亲近可靠,更孝顺了。2007年5月,上海农工商超市集团总裁杨德新先生曾表示愿意安排长根夫妇来南方。鉴于企业行为与政府行为的不同,集体户同学讨论后决定采纳在汪清女儿家附近安排长根养老的方案,该方案的实施成功,张谈新老师付出很多很多。一晃七八年过去了,眼看着长根的养老汪清计划要实现了。谢谢所有关心过长根的人们。愿好人一生平安。祝长根早日乔迁新居。再次谢谢何老师的采访与报道。
  • 2014/9/18 11:22:39 评论:当年知青被迫担当起减轻国家困难的责任,离开城市、远离亲人,被政府送到偏僻、贫瘠的边疆农村,将人生最宝贵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国家。如今,政府有钱了,国家富裕了,上海市政府应该担起历史责任,多做雪里送炭的善事,为那些曾经的上海儿女,如今进入晚年还贫困潦倒的上海老知青解除后顾之忧。作为知青的习近平如果知道知青的晚年生活是这样凄凉,相信也会掬一把同情泪的。————一个在延边珲春插过队的知青
  • 2014/9/16 21:36:35 评论: 作为小辈我没有经历过上山下乡,但读了何老师的这篇文章使我想到了...... 在这个利益为上的社会,我们看到了张谈兴伯父一家这样的好人!我想这不单单是怜悯之心使然,更多的应该是共苦而流露出的真情!目前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人情味”正被某种恐惧心理所冲淡,这需要社会体系的不断完善来修复。如果此篇文章能让同样下过乡的习某某、王某某所关注,相信此辈伯伯、叔叔、阿姨们将后顾无忧! “人情味”是人的本性,相信永远不会泯灭!(家峰)
  • 2014/9/15 20:20:57 评论:吉林频道每天都有文章发表,真正能震撼人心的少之又少,在那些歌舞升平的欢乐场景中,有多少人能想到还有如此可怜的知青兄弟,生活在此等环境中?恳请我们的有身份地位的知青头头,学一点张谈心夫妇的善心,真正做点实事,帮帮滕长根。
  • 2014/9/9 12:40:35 评论:同在一个县城插队,同样是一个知青,为什么一个是天,一个是地?!天不管,地不灵。感谢谈兴夫妇、何兄,您们在经济、物资、精神上已经做到了力所能及了。有多多少少知青的命运像长根一样,“阿的江”能帮上忙,谁能求助到他?我谢他一辈子! 一个下乡在邻县的上海知青
  • 2014/9/8 23:29:02 评论:永根大哥饱含深情的记述,使我们得以深层次的了解了滕长根,他饱受贫寒的原因主要是由于插队来到了汪清,其次是机遇、性格等原因。幸亏有张谈兴老师,一次一次伸出援助的手帮他渡过困境闯过难关。否则滕长根一定会更苦更难。 永根大哥说“想想滕长根,真的有一点负罪感”,我认为大可不必。人的一生都会经历坎坷,有的人走出来了,有的却身陷贫困而不能自拔,其中有社会因素,也有个人原因。一直听儿子学香港电影的一句台词“性格定命运”,也许就是这个道理。长根过于懦弱内向的性格使他的人生道路充满了荆棘而无力劈斩,要改变性格确实很难,但是哪怕稍微做些调整,长根的生活应该会比现在好。我很同情长根,但他如果不认识张谈兴老师怎么办?所以我更佩服那些靠努力奋斗,挣扎着走出困境的插兄妹们。 我们一代已经进入老年,想挣扎已无力了。希望长根在大家的关心、政府的帮助下走出困境,无忧无虑的生活在美好的晚年中。
  • 2014/9/7 14:44:52 评论:在大部分知青都在享受退休生活,安度晚年之际,在花好月园的中秋佳节,再次拜读了老何的新 作,真是五味杂陈,咸慨万千,长根之苦,苦在于市场经济在大潮冲击下,有的人成了弄潮儿,有的人则被冲垮了,再也难以站起来,而可怜的长根则属于后者。
  • 2014/9/6 16:38:39 评论:作为一个关注留延上海老知青的我,今天又一次在吉林频道里看到了何永根老师震撼人心的文章。近二三年来,我每每通过他的一篇又一篇的系列报道文章,了解了许多尚留延留珲的上海老知青的生活状况。何老师的文章虽朴实无华,却让我心灵上一次又一次受到了冲击!感谢何老师,感谢周培兴主编,是他们让我们真真切切地了解了留延知青的悲欢离合的人生故事,许多文章读来催人泪下!滕长根的彻底脱贫,老有所居老有所养,安渡晚年,要靠知青朋友的呼吁帮助,但归根结底要靠社会,要靠当地政府!一个也下乡汪清的上海老知青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