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知青后代 >> 详细
知青后代

我的女儿我的骄傲

2014年09月27日
来源:本 站 作者:姚 真编辑:周培兴点击数:624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五年前的那个三九,是我一生中最冷的冬天。
 
  那年春节前,因为婆婆病重,我带女儿莹去芜湖看望奶奶。当她看见奶奶奄奄一息的样子,心里很难受,她要喂奶奶吃饭,拿勺子的手却不停地颤抖。晚上回到家,刚吃完饭,她就喷射性地呕吐,我感觉这孩子有问题了,第二天就赶回上海做检查。晴天霹雳,检查结果她是患了脑胶质瘤。医生说因为肿瘤很大,不开刀估计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开刀也不一定能成功。医生知道我是知青,工作在外地,且已退休,收入不高,孩子又是出国多年才回来,经济一定不宽裕。所以,医生让我考虑好是否手术?因为一开刀就是几万,还有很大的后期治疗费用。谁都知道,万一手术不成功,我会人财两空。
 
  莹15岁独自一人从芜湖到上海与外婆生活,由于外婆年事已高,又患有老年痴呆,不但得不到外婆的照顾,还有承担家务,并照顾外婆。对一个15岁的孩子来说,所面临的艰难可想而知。可她就是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学业并顺利参加了工作。为了我和她爸爸有个幸福的晚年生活,为了实现她人生中更远大的目标,毅然在繁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自学法语,又从上海市工商银行考到法国攻读国际银行金融。她一直在努力工作,努力学习,现在却危在旦夕!听了医生的一番话,我的心痛的几乎窒息,我可爱的女儿,我怎么会轻易放手?!莹看出医生和我谈话时有意避开她,也清楚自己患有大病了。走在回家的路上,她突然站住,用坚定的眼光看着我,轻轻地说:“妈妈,如果我真有万一,请你一定要把我所有的器官都捐献出去,你和爸爸一定要好好地生活下去!”听了她的话,我心如刀绞,心在滴血。
 
  因为临近春节,医生说要过完节才能开刀,但必须住院做前期控制治疗。我想,这可怜的孩子有几年没和我们一起过春节了,我不愿意让她在病房里怀着伤感的心情过年,无论如何这个年要让她和我们全家团聚在一起。我要让她过个开开心心的年,她万一真走了,也是个快乐的天使!过年那几天,她天天要到家附近的医院吊水,尽管人很难受,却是天天笑脸面对着我们,说着让我们高兴的话,她不想让我们为她担心,为她忧伤。我和爱人及兄弟妹妹们背着她的时候,都抑制不住地流下悲伤的泪水。
 
  在华山医院开刀的前一天下午,为了第二天的手术,医院派来的理发师要为莹剃头。当她坐在椅子上面对病房雪白的墙,当理发师傅给她肩头围上雪白的披布,站在女儿背后的我心揪紧了,无力地瘫坐在了病床上。这时,莹却回过头,看着我做了个俏皮的笑脸,我也勉强挤出个笑容回她。我看着理发师第一刀下去,一条白花花的头皮露出来,眼泪就抑止不住地淌下来,我真担心莹看见自己的一头秀发没了,只是光溜溜的大脑袋会崩溃。可是,剃完头,她却满面笑容地问我和病房里所有的人,“我是不是剃了光头也很漂亮?”当她进病房卫生间要冲洗头的时候,我真担心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会痛哭。可她马上又退了出来,笑眯眯地和大家打招呼,“对不起,我洗澡时会影响你们方便,有谁需要的话可以现在先用。”大家都强作笑颜地劝她快洗浴,不必顾及他人,而后又都唏嘘不已。
 
  第二天早晨八点莹就要进手术室了。七点半的时候,病房医生让我赶快去门诊大楼拿昨天莹的化验报告。我连奔带跑地去,拿到报告后飞也似地跑回病房,看到床上的莹不在了,爱人和亲友一个不见,我一愣!病房的人异口同声地对我说,她去了。“啊!”我嘶声裂肺地一声,倒在了病床上,痛不欲生地嚎叫着:“为什么不等我一会?为什么不等我一会啊?”病房里的人围着我,安慰我。和莹邻床的病友阿姨噙着泪水说:“你女儿真懂事,真坚强。临走时还关照我,到手术的那天不要害怕,可能她不能送我进手术室了,但要相信华山,相信医生,我们会一样健康地走出医院。”我知道,我女儿就是这样善良懂事的。昨天她还关照爸爸和表兄弟们,在她手术后不清醒的日子里,代她照顾好我,要让我吃好,睡好。可是,我现在没能送她进手术室,如果有个万一……我都没见到她最后一面啊!病房里的人都潸然泪下,我的心碎了!
 
  莹第一次手术后麻药还没过,在重症室观察的时候,因为她的左脑瘤子割掉后,右脑一下子没了依靠塌了下来,又开第二刀,打开了右脑。当时,床位医生说这次情况难说了。悲痛欲绝的我想,我也该跟女儿走了!好在手术很顺利,但莹因为两次打开颅脑,引起感染,手术后就高烧,时苏醒时昏迷了二十四天。二十四天,漫长地如一个世纪!我天天在她耳边呼唤,和她诉说,给她歌唱,传递着妈妈的一颗心!
 
  第三天的时候,教授查房,怎么叫唤莹都没反应,拧捏她也没动静。教授说,家属必须要和她多讲话,要交流,不能让她这么昏睡。于是,我和爱人天天趴在她耳边深情地呼唤她,鼓励她,对她说着病愈后的美好未来。我知道她能听见,能知晓妈妈的爱。手术前,莹和我说过,等病理报告出来,一定要如实告诉她的病情。术后第十天,喂她水怎么也不下咽,嘴抿得紧紧的,我感觉得到她是在抗拒。看着她干裂的嘴唇,急得我不知所措。突然,我想到了对莹的承诺,便伏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对她说:“宝贝,对不起!妈妈忘了告诉你,病理报告出来了,你得的是脑胶质瘤二级,很轻的一种病,医生说只要配合治疗,今后健康是不会有问题的。你是个知道感恩的孩子,我们好好地吃,好好地养,很快就能康复的,这样,才能对得起资助我们的那么多好心人。”说完,我看到她的眼角流出了晶莹的泪水,我知道她听到了!当天喂她稀饭的时候,勺子就能送进嘴里了。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走到病房走廊的尽头,失声地痛哭了一场。
 
  但是过后,她还是没有睁开眼睛,还是没有反应!我就拿MP3来,揷上耳机,放她喜欢听的音乐。听久了,重症护理老师说她会累的,你就和她讲讲话吧。后来,我想起她小时候最爱听我唱歌,母女俩常对着小录音机开演唱会。于是,第一天,我唱《军港之夜》给她听,没反应;第三天,我唱《大海啊,我的故乡》给她听,她还是没有动静;第三天,当我唱《妈妈的吻》时,轻轻地抚摸着她臃肿的脸,唱到“我那可爱的小燕子可回了家门,女儿有个小小心愿,小小心愿,再还妈妈一个吻一个吻……”时,她的眉毛抖了一抖,听见了,她听见了!我马上握住她的手,感觉到她的手指无力地动了动,瞬间,我流下了欣喜的泪水。二十四天,我没很好的合眼,我背着她痛哭,但我坚信,我善良而又坚强的女儿是不会扔下爸爸妈妈的!
 
  后来,她勇敢地熬过了治疗期的一切疼痛。因为高烧得不到控制,必须从腰椎抽出骨髓进行化验,没打麻药,粗大的针头进去,她没吭一声;脑袋积液肿胀,需要皮下抽液,针头直接扎进去,她没动一下。放疗和化疗的痛苦,她从没一声埋怨,一声呻吟!为了方便治疗,我们借租在医院附近的小区里。每天要要从小区出来,穿过马路,走到医院治疗区有十多分钟的路,我怕累着她,想要推轮椅去,她却怕麻烦我,累了我,坚持手牵着我,走去治疗。她诙谐地说:“我现在就要开始锻炼身体了。”
 
  在将近一个月的放疗期间,她时有大小便失禁的事发生,看着我为她辛苦地更衣洗刷,她总是愧疚地说:“妈妈,不好意思了!”有一天晚上,我带她到小区外面散步,晒晒太阳,要给她戴上手术后邻床病友的女儿赠送的假发套,她微笑着说:“不用,我总要面对今后的一切。”走在马路上,我随手把用过的纸巾往垃圾筒一扔,纸却掉在地上,我没在意,莹却转身弯下腰将纸捡起,认真的扔进筒里。我看了好惭愧,但又好激动,我的女儿回来了!
 
  一年后,莹的病情稳定了,征询医生的意见,应该可以让她出去适当活动了。可她天天闷在家里,沉默寡言,精神不振,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无可奈何之下,我悄悄地去找她原来就职的会计事务所的吴总,把莹的情况向他细说,请求他能让莹回去上班。我并不是要她上班挣钱,为的只是让她能有个地方好去,可以和人交流沟通,可以做她力所能及的事,哪怕没有一分钱的报酬。吴总欣然地接受了她,并且很诚恳地说,她随时可以来上班,工资我会考虑的。
 
  可是,我回到家无法向莹开口,因为我知道她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孩子,就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工作能力,她是不会走出家门去上班的。为此,我想必须从我做起!我已是一个近六十岁的人了,找工作很困难,而且要找个不坐班的,可以有时间照顾女儿的事。正巧,弄堂里贴着保险公司招聘的广告,可他们要求年龄是五十五岁以下的才行。我直接找到保险公司的营业区,毛遂自荐。他们看我的形象和状态还可以,答应我留下,但必须通过全国保险营销员的资格考试,拿到保险代理从业人员的资格证书才能上岗。当我走进几十号人的课堂里,年轻的学员们和培训老师用诧异的眼光望着我的时候,我自信地一笑。在七天的授课期间,我每天安排好莹的饮食起居,早出晚归。寒冬腊月,晚上女儿睡觉了,我就披着厚厚的大衣,坐在老屋四面透风的厨房,做一套套卷子到深夜。有天半夜,莹起来上厕所,看我还在认真答题,就劝我别熬夜了,安慰我说:“那么大年纪了,考不出来没关系。”我笑着说:“那不行,老师说了,我考出来了,他要请我吃饭呢。”当莹知道我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兴奋地说:“妈妈最棒!”我哈哈地笑着说:“你才是最棒的!老天都知道,没什么能难倒我们!”
 
  在我的带动和鼓励下,她克服了身患绝症病人的自卑心理。同一天的早晨,她带上帽子,穿着整齐,和我手挽着手的走出家门,我们上班去了,莹又走上社会了。上班的第一天,她得到同仁们热情洋溢的欢迎,他们拥抱,他们欢笑,当他们为她端上一杯热气腾腾地茶水时,她激动地热泪盈眶。
 
  因为手术后遗症,她患上了癫痫,药物治疗后,病情控制的很好。有一天,我小心翼翼地问她,你害怕吗?她说,我怕,但我每天会用开开心心地生活来面对它!为了让自己能充实些,她参加了绘画学习。在班里,她的年龄可以做不少同学的妈妈了。但她认真地学,刻苦地画,经过短短一段时间的学习,已经能画出蛮像样的画了,得到了老师的好评,更重要的是她得到了快乐。有一天,我惆怅地问莹,“人们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的福在哪里呢?”她骄傲地回答:“有你和爸爸,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但病魔无情啊!首次手术四年多后的2013年9月,莹的脑肿瘤扩散了,并且来势凶猛,已经没有手术、放疗和化疗的机会了。莹在外地的长辈和同辈都来到上海,与她做最后的诀别。面对人类科学尚无法解决的难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莹的生命,如同燃烧的蜡烛被一点点的耗尽而束手无策,大家都只好用善意的谎言来安慰她,说为她主刀的教授出国交流去了,等他回国会立即安排给她手术的。她虽无法言语了,可大家从她淡定的眼神中,能够读出对这善意谎言的鉴别,也能读出对结果的无奈!但她仍然用微笑和赞同的目光来慰藉亲人们流泪的心。
 
  在女儿生命垂危之际,我想到了她四年多前的嘱托。我想,那么优秀的女儿,那么年轻健康的器官,如果能捐给他人,就能挽救好几条生命,就能让好几个家庭充满欢笑该多好!于是,我心急如焚地打听器官捐献途径。这时,我的亲人和好友都反对我这样做。他们认为我女儿这34年短短的生命历程已经够艰辛了,对这么苦命的孩子,你怎么还忍心在她身后还要捐献其器官呢?我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回答,我这是帮莹完成她的心愿,女儿有大爱,她要把自己的器官捐献出去,让他人的生命得到延续,得到健康,有什么不好?假如我们的亲人得了重病,需要进行器官移植手术,但就因为没有器官来源,眼见他要失去生命,我们会不会欲哭无泪,五脏俱焚呢?当时女儿的二舅舅说:“我们越是爱莹,就越要把她身体的一部分保存下来,让她的生命在他人身上得到延续,这才是对她最大的爱。”女儿舅舅的一席话,更坚定了我的想法。
 
  2014年1月4日凌晨。莹的生命体征出现恶化,医生竭尽全力抢救。上午10时10分,经华山医院两位专家脑干诱发电位和脑电图检查,确诊莹脑死亡;10时13分,心电图呈现一直线,宣告临床死亡;2分钟后进入器官摘取程序。女儿离开我们了,但她走得很勇敢,很伟大!在上海市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和华山医院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她把生的希望无偿的留给了别人,将生命中最后的也是最珍贵的礼物用爱的方式留存人间。如今,接受女儿器官的病人正在康复,笑容洋溢着他们的脸庞;我女儿犹如凤凰涅槃,以生命的终结换来了另一种的永生!
 
  这,就是我的女儿,我的骄傲!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