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专题报道 >> 详细
专题报道

伤逝中的欣慰

2014年09月28日
来源:新民晚报作者:姚全兴编辑:周培兴点击数:402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照片: 管莹在法国留学期间
 

   白发人送黑发人

  人间有一大伤心事,那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我这个白发苍苍的人,此刻就在送黑发人——我的外甥女莹莹(管莹)。

  莹莹只有34岁,未出阁的大龄闺女,生得眉清目秀、身姿绰约,特别是善解人意、知书达理,踌躇满志地从法国留学回来准备大展宏图时,哪知道病魔缠身了。虽然经过努力,还是抵挡不了来势汹汹的病魔,于冬天的寒风凛冽时节,撒手人寰。叫我这个看着她长大的舅舅,黯然神伤,徒唤奈何。

  前些日子,我到华山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看望深度昏迷的莹莹,只见口鼻中插着管子的她,双目紧闭,面色苍白。我轻轻叫唤她名字,她居然头动了一下,她听到了,还是无意识的生理反应,我不得而知。但就在这一刹那,她小时候的一幕,突然在我眼前映现出来,令我感慨万千。

  那是莹莹读小学四年级,我去她芜湖的家,笑呵呵地问这个品学兼优、聪明伶俐的女孩子:“你长大了做什么事啊?”她居然出人意外地说:“我要做跨国总裁!”真使我大吃一惊,一个小小的女孩子志向如此远大,可不简单,前途不可限量啊。

  果然,她后来跨进了金融行业,到上海读银行中专后在上海工商银行事后监督中心工作。可是她心心念念还想在金融方面深造,希望将来能有更好的收入为父母在上海养老,过上好日子,毅然决然自学法语,辞职去法国留学读国际金融。早年作为老三届去东北插队落户的父母看她如此坚决,也就大力支持她,让她实现梦想。哪里知道她学成回国,在寻找工作的过程中渐渐病倒了,有气无力,头脑昏昏沉沉,记性越来越差。这可把她父母急坏了,连忙就医。

  让我遗爱人间

  四年多前,第一人民医院脑外科的核磁共振,检查出莹莹的病是复发率最高、死亡率最高的脑胶质瘤!2009年2月,从法国留学回来不久的莹莹住进了华山医院神外科病房。动手术前她父母和我们亲族都诚惶诚恐,如果有三长两短怎么办?钟民教授的手术非常成功,我们看到从莹莹头脑中取下来的一个鸡蛋大小软绵绵的肿瘤。我们以为这东西取掉了,没有大问题了。

  莹莹也觉得自己身体康复了,不仅回到了家,还回到了工作岗位。10个月后她兴冲冲的和妈妈一起去泰国旅游。她上了天,在徐徐升空的降落伞上高呼:“我战胜了死神!”她下了海,在快速气艇上乘风破浪,游泳时兴奋地拍打着浪花欢叫:“我赢了!”这个活泼泼的阳光女孩,不仅对生命充满了信心,而且对世界充满了爱心。

  就在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出脑胶质瘤的时候,医生拿着片子,看着莹莹和她的妈妈,还以为是妈妈得的病。妈妈说这片子是我这个女儿的。医生怀疑的目光看看莹莹,说年纪轻轻的,怎么会得这个病呢?这时候莹莹就觉得事情不对。医生说应该转到华山医院去复诊,这使莹莹感到事情严重了。回家的路上,她突然站住,坚定地看着妈妈,轻轻地说:“妈妈,如果我真有万一,请你把我所有的器官都捐献出去,你和爸爸一定要好好地过下去!”妈妈听懂了女儿的话中之话:“让我遗爱人间吧。”妈妈热泪盈眶,频频点头,说不出话来,把女儿的话牢牢地记在心里。

  事实上莹莹动手术后身体状况大为改善,虽然没有力气,记忆力不好,她还是平时打工星期天学画,让父母不要担心。父母见她身心还可以,希望她慢慢康复,甚至考虑她谈婚论嫁的大事。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3年9月,脑瘤还是复发了。这次来势更加凶猛,呈颅内扩散,已经没有手术、放疗和化疗的机会。而且出现了癫痫症状,隔三差五的口吐白沫,摔倒在地,人事不省。医生诊断后说这是手术后的后遗症,脑中已经大量积水,回天无力了。

  当医生告诉她妈妈莹莹的病已没救治的希望,她妈妈心犹不甘,拿着核磁共振片子四处求医。最后长海医院的专家说,神仙也救不了她了。她妈妈五脏俱焚,但回家后故作轻松地对女儿说:“专家说了,你年轻还可以开一刀,没问题的,关键是要你把身体养好,体质加强了,才能去医院开刀。”莹莹目光炯炯地说:“我会努力的。”有一天,她妈妈从华山医院咨询专家后回家,开门进屋,只见莹莹直挺挺地仰面朝天地躺在客厅里,一杯茶水洒得衣服透湿。她冲过去,强忍着泪水把她弄到床上,哽咽着问她:“你倒在地上有一个半小时,一定掉泪了吧?”她怔怔的看着我,淡定地反问:“哭,有用吗?哭能解决问题吗?我现在只能面对现实。”

  莹莹面对现实,就不气馁。不仅不气馁,而且待人接物还是像往日一样彬彬有礼。有一天,我去看望莹莹,临走时和她打呼,只见神智已不是很清醒的她,慢悠悠地撩开腿上的毛毯,一条腿试着要下床。我急忙问她:“怎么?是要下来送我吗?”她轻轻地“嗯”了一声。我深深的感动了,她妈妈在一旁也感动得直念叨阿弥陀佛。

  就这样,本来一个好端端的姑娘渐渐气若游丝、奄奄一息。重症监护室病床旁边测定脉搏和血压的仪器上,曲折蜿蜒的线条轻微地起伏、抖动,清清楚楚地表明莹莹的生命体征已经危在旦夕了。

  尊重姑娘的心愿

  我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后,和莹莹父母以及我们亲族的商量一个十分重要而且迫在眉睫的问题,这就是要不要尊重莹莹的心愿,无偿捐献她的器官。很快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赞成,一种反对。反对的亲族,包括南京、芜湖方面管家的部分长辈,千里迢迢从美国赶过来的莹莹的小舅,以及苏州的姨夫,理由是姑娘可怜又可悲,何必再死无全尸呢?莹莹的爸爸人高马大、忠厚老实,他疼爱孩子,没日没夜的守在病床边,悲伤得无话可说,觉得双方都有道理,拿不定主意。

  赞成的是莹莹的妈妈、二舅和我等,认为应该尊重姑娘崇高而善良的心愿,让她在生命的最后体现人生的不朽价值。再说莹莹要捐献自己的器官,决非心血来潮,一时的冲动,这是她从小形成的的个性人格和思想感情决定的。懂事的莹莹一向是她妈妈的骄傲,2013年10月20日她妈妈在新民晚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就是《我的女儿,我的骄傲》,许多人读了说太令人感动了。我发觉文章中有一个重要细节漏掉,而这细节足以表明莹莹是怎样一个人,表明她有捐献器官的心愿,不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那是她上次动手术前的一个春节前夕,一天晚上,她其实已经患病,走路都不太稳了,匆匆赶路时忽然看到路边有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太趴在地上,乞求行人施舍。莹莹觉得她年纪这么大了,还这样求助,想也不想就把口袋里仅有的300元全部给老太太,说:“奶奶,天这么冷,快点回家过年吧。”旁边的人看她的眼光有点异样,意思是人家给两元三元已经不错了,你这姑娘可真大方啊。她回家对妈妈说了这事,一向勤俭节约的妈妈也觉得给得太多了,还责怪她说:“我们自己也不富裕,你给她10元20元已经很多了,更何况或许是个骗子呢。”女儿说:“不管老婆婆是不是骗子,天这么冷,我只希望她早点回家去过年。”她妈妈看着女儿坚定而闪光的眼睛,不再说了。这就是她的引以为骄傲的女儿,还用多说什么呢?

  莹莹同情、尊重和爱护老年人一贯如此。她曾和与患老年痴呆症的外婆、我的妈妈住在一起,住房和生活相当艰苦,她不但得不到外婆照顾,还要承担所有家务,却没有什么抱怨。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能够这样孝敬体贴长辈,太不容易了。

  我能有这样一个外甥女,我这个舅舅也引以为骄傲。但就是这样一个好孩子,就要走上不归路了。最后捐献器官的争议有了转机,莹莹的二舅、我的大弟的一席话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他说:“越是舍不得,越是要捐献。因为捐献了,莹莹身上健康的器官才活在世上,我们也有个念想,觉得她还在世上,否则她身上健康的器官火化掉了,多么可惜,而且不符合她善良的心愿。”对呀!最后所有反对的人,都同意捐献了。给人以生的希望,有什么不好?让生命用另一种方式延续下去,得到永恒,不是应该的吗?

  美丽的生命将会延续

  照顾重病女儿心力交瘁的莹莹妈妈想起了女儿的嘱托,那么优秀的女儿,那么年轻健康的器官,如果能捐给别人,就能挽救好几条生命,就能让好几个家庭重享天伦之乐。可是,器官捐献的道路在哪儿啊?去年11月21日,把女儿送进家附近的华山医院北院抢救,茫然无措又心急如焚的母亲就开始了四处打听,她怕时间来不及,女儿将带着遗憾离去。问来问去,一个多星期后,身心疲惫的母亲几乎要放弃,有医生向她提供了一条线索:华山医院肾脏科张明副教授负责器官捐献工作。11月29日,已陷入深昏迷的莹莹转进了华山医院中心ICU。经过评估,莹莹的肝功能正常、肾功能正常,而且胶质瘤只在颅内播散,不会转移到颅外,这就意味着如果能保持下去,莹莹至少可以挽救3条生命。

  我们和红十字会、卫生局、医院领导谈话时,惊讶地知道全上海自愿无偿捐献器官者寥寥无几。捐献器官这么重要的事,看来没有得到社会的共鸣和响应。这和有关方面宣传力度不够有关,另一方面也和传统思想观念根深蒂固有关。而莹莹妈妈主动地通过各方面联系,才好不容易落实这件大事。市红十字会和华山医院领导赞扬她的思想行为很崇高,值得新闻媒体采访报道。她淡然地回答,说不上崇高,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更重要的是为了实现莹莹的心愿。

  2013年12月1日,莹莹父母在会议室里,慎重地签署了《上海市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和《上海市人体器官捐献知情同意书》,如释重负,因为他们历经半个月的波折,终于完成了女儿的心愿。2014年1月4日上午,在手术室里,莹莹的一对肾脏被取了下来,成功移植到两名苦苦等待肾源的尿毒症患者身上。悲伤中的父母感到了无比的欣慰,莹莹美丽的生命将在人间延续。

  人间的大爱,令人肃然起敬。在这过程中,副院长兼院红会办公室主任邵建华教授等非常细致、严谨地向莹莹父母解释即将到来的捐献流程,几度哽咽。当谈到如果能捐献心脏,就可以大大延长往往只有几个月生命的等待心脏移植的患者时,这对父母毫不犹豫地表示:女儿曾经关照,能捐的器官都捐出去,所以,如果心脏是健康的,那一定也要捐出去。特意从中山医院赶来的心外科杨教授向父母解释,移植心脏对热缺血时间要求很高,必须在心脏完全停止工作前取下来,也就是必须在判定脑死亡后尽早进行。“女儿这么年轻,请尽量选择跟女儿年龄相仿的年轻病人,好让女儿的器官发挥更大的作用。”这就是他们的要求,跟他们谈着话的张明副教授终于忍不住,热泪夺眶而下。市红十字会遗体与器官捐献办公室汤兆祥副主任和市卫生计生委医管处胡军主任特意赶来督导全程。

  大爱无疆

  这1个多月,医护人员想尽各种办法维持莹莹的生命。2014年1月4日凌晨,莹莹的生命体征出现了恶化,医生竭力抢救;上午10点10分,经两位神经外科专家脑干诱发电位和脑电图检查,确诊为脑死亡;10点13分,心电图呈现一直线,宣告临床死亡;2分钟后,进入器官切取程序。当这一切完成后,华山医院领导和医护人员和莹莹父母一起,肃立在莹莹身旁,向她致敬,向她告别,为她默默祈福。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