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知青故事与活动 >> 详细
知青故事与活动

今年重回故乡背后的故事

2014年11月06日
来源:作者:肖俊锋编辑:周培兴点击数:45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今年7月,我们十几个上海老知青结伴一起回到了45年前曾经下乡的地方---吉林省安图县农村。那里尽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也还有让人深为同情和心酸的事情。此行、我们找到的吉景香,就是一个令人唏嘘的例子。

  两年前的2012年9月份,我们也是十几个老知青回延边参加州庆60年活动。期间、我们来到当年下乡的所在地---安图县松江镇,这个地方离长白山景区大门只有92公里。那天吃午饭时,同行的杨金伟告诉我要多一个人。来者是与他原来同一集体户的上海女知青---吉景香。她早年就在当地与老乡结婚成家,生下二男一女计3个孩子后,丈夫便不知去向,于是宣告离婚。眼前的吉景香脸色黝黑、走路时略显驼背,从外表上丝毫看不出有半点上海女性的样子。闲聊中得知她总算每月还有千把块钱的养老金……根据当时的安排,杨金伟等四人第二天要去长白山游玩,(我与另外几个人不去,并在当天下午返回125公里之远的县城)。后来从杨金伟那儿得知:那天早晨吉景香也想随他们四人同去长白山游玩,但被司机婉拒了。原因:一是通知告诉是四人;二是该车连司机只能坐五个人,此刻无法临时变更。杨金伟对我说:吉景香在那里43年了,离长白山这么近都一直没去过,太可怜了……

  这次我们去长白山乘坐的是一辆丰田考斯特中巴车,有二十几个座位,空余座位好几个。我想起了那位是否还在松江镇上生活的吉景香。因为要陪同黄炳祥、孙苇珍夫妇到他俩原下乡的三道公社南道屯去,就要路过松江镇。我与炳祥、苇珍夫妇坐一辆小车先走,待他俩看望过老乡后再返回松江镇与大家会合。

  我们三人早上5点刚过就坐车上路,我马上给在上海的杨金伟打电话。因为太早了,手机传来“已关机”的告示;想打他家的固定电话又不知号码,不得已只好打到杨金伟原同一集体户的一位同学家里问询,谁知“此号不存在”;几经辗转,总算打通了杨金伟夫人的手机,得知吉景香在松江镇家中的电话号。打到吉景香家电话后,她大儿媳妇说她:一早不知上哪儿去了……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了?我欲放弃这想法。同车的黄炳祥、孙苇珍听到吉景香这个名字也回想起来曾与她有过交往,于是催我再设法联系。过了半个多小时,再次打通电话后吉景香总算回来了,我告诉她7点钟到上次我们吃午饭的地方碰头。当我们的车到达时,等候我的朋友老伊说吉景香早来了。我们正纳闷:她人呢?老伊指着不远处蹲在地上双手交叉搭肩的一个女性说:在那儿呢。这一情景让我们三人真是于心不忍。一番寒暄后,吉景香也初步想起40多年前曾几次到过炳祥、苇珍的集体户……我说这次要带她去长白山,她连忙摇手说:“不去、不去了,家里还有事情”。经过黄炳祥、孙苇珍俩人一再劝说、引导,她才吞吞吐吐说出她大儿子三个多月前帮朋友去河里炸鱼时不幸溺水身亡,因未受雇佣,对方仅送来1万元钱后,至今未有下文;女儿至今还未出嫁,一个人在离家250里路外的县城做小生意;小儿子在当地成了家、却因车祸摔断了腿,户口虽在上海,但人到上海后无房居住、无依无靠、更无工作,够不上残疾人标准、更不能享受“低保",不得已只好回来了,她说小儿子很能干,可在上海却无用武之地……

  “同是天涯同龄人”,眼前的吉景香处境,不由让人为之一阵阵心酸与同情。

  在去长白山的途中,车上的老知青对吉景香表现的热情,让她那颗茫然、冷却、伤痛的心多少暂时得到一丝的抚慰,黄炳祥、孙苇珍夫妇还抢先为她支付了去长白山的所有费用……

  在颠簸的车上,看着颇显疲惫、昏昏欲睡的吉景香,联想起她小儿子的现状,我想起去年知青网上忆江南先生的《何处是家》那篇文章中阐述的观点。看来吉景香或是其小儿子能安身立命的家应该选择在其适合生存的地方、才是最合适的……我们也真心希望吉景香早日走出丧失大儿子的阴影,和她的小儿子在当地早日“翻身”、富强起来。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4/11/13 11:10:46 评论:可怜人 一步错 步步错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