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棒厂家伟哥官网电视棒胶原蛋白蹭网卡暖宝宝
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吉林频道 >> 《征文》特辑 >> 详细
《征文》特辑

下乡第一天:汽车过河

2015年02月15日
来源:本 站作者:林一平编辑:周培兴点击数:39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夜幕笼罩延边山区,两辆解放牌卡车一前一后,在五站大队北山悬崖下徐徐拐弯,下了森工公路,翻过一道河堤,行驶于河滩,颠簸不停。

  忽然,车灯前出现一片宽阔水面,惊得我不由地揉了揉惺松睡眼,水!好大一片水,被车灯照亮的湍急河水闯入我眼帘!说时迟,那时快,大卡车一头扎进河水,我心“咯噔”一下,顿时睡意全消。黑幕与急流合伙吞食大卡车,卡车缓缓沉入于水!我脑袋轰地一响,胡思乱想开了,想说什么,又不知能说什么,该说什么。我身子微微前倾,离开座椅靠背,双手紧紧抓住扶手杆,手心开始冒汗。侧过脸,我两眼直盯驾驶室里两位朝鲜族大哥,他俩还在聊天,不动声色。我听不懂朝鲜族话半句,心里着急又害怕。

  水越涨越高,从车门下缝隙涌进驾驶室,我下意识踮起脚尖,水退出去,转眼又漫进,心提到嗓子眼。比较宽阔河滩,河床里乱石更圆滑。大卡车在哗哗的水声中不停颠动,摇晃,车轮在跳动,打滑。车窗外传来车箱上知识青年惊呼声,连续四个多小时乘坐卡车行进于山区,夜幕下寒冷与饥饿难耐。眨眼间,卡车成了水中之舟,怎能不令人恐惧万分。坐火车的劳累使我体力不支,流鼻血渗透棉大衣袖管,眼下入座驾驶室,我自然晓得同学们此刻的感受。

  我扭头看司机,他紧握抖动的方向盘,来回打方向,两眼注视水面,神情严峻,一言不发。顺着他眼光朝车窗外望去,黑乎乎一片天,黑压压一片水,天水相连,漆黑一片,一道道微弱亮光,若隐若现似幽灵,在黑暗中腾挪跳跃,越发让人头皮发麻,心发慌。车在颤抖,心随颤抖,车在飘悠,心随飘悠。水流阵阵撞击车门,声声揪心,唯有发动机还在轰鸣,抵御可怕的哗哗水流声,抵御内心害怕。车窗外所见全是水,不知水有多深,不知何处是岸,我这个江南旱鸭子脑子一片空白,连气都不敢大口喘。

  屏息间,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感觉车头似乎向上微微跷起,一瞬间,伴着发动机咆哮声,大卡车破水而出,勇猛无比冲上岸来。司机脸上掠过一丝轻松的神情。跳出苦海如此利索,心头千斤重石一下子落地,我长长舒一口气,谢天谢地,从地狱边缘重回人间!

  惊魂稍定,实在忍不住,我向专程赶来朝阳川车站接上海知青的生产队代表李官俊先生道出内心恐慌:“刚才汽车怎么掉到水里了?”

  李官俊先生一愣,顺口解释:“没有呀,汽车是过河。”

  “哇,过河?”我自言自语道,举手抹去渗出额头的冷汗,顺便追问一句:“汽车过河怎么不从桥上走?”

  李先生欲语又止,驾驶室里陷于一片沉默。

  我蓦地想起,儿时,手捏玩具小汽车在积木搭起的小桥上来来回回,小嘴巴发出汽车喇叭声声的场景,……。

  还没来得及庆贺从河水里逃过一劫,车灯射出的光柱里人影晃动,心里又紧张起来。原来,五站屯“万人空巷”聚于村头看热闹,上海“阿德里”(朝鲜族语小伙子的意思)是什么模样?

  越过小溪,再翻大堤,伴着发动机吼叫,卡车进了村。大队部前,村里男男女女将卡车围得水泄不通,一张张陌生的脸庞,满耳是新鲜的朝鲜族语,一双双新奇的眼睛,疲惫不堪的上海知青木然以对,还没有从“经风雨,见世面”的惊吓中缓过神来,已经到达“扎根一辈子”的东北农村。

  1969年5月8日晚上9点多,经历卡车摸黑,摸石头过河的险象环生,五站集体户14位上海知青抵达吉林省汪清县五站屯,从上海到延边四天三夜漫漫行程走到目的地,茫然中站在人生的一个拐点。

  来到五站屯的第一天早晨,按江南水乡习惯,我来河边漱洗。攀上河堤,天地广阔。东山高耸入云,西边巍巍四方台,好气派。晨曦之中,白云之下,堤内民居,朝汉相邻,烟筒支支,侧立山墙,炊烟袅袅,鸡犬相闻。堤外河滩,广袤无限。黄牛拉车,木轮铁箍,淌水过河,水陆两栖,轱辘碾石,轮颤车晃,嘎嘎作响,清脆悦耳。远山翠绿,北国春早。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17岁初中生的我大声朗诵起毛泽东诗词。

  昨晚卡车过河的惊险场景,催我专程前来河边察看。放眼望去,一条小河约30米宽,从村前唱着欢快的歌儿,向东山脚下奔去。河滩上架有小桥,五个桥墩伸出水面,托起桥板,桥面高出水面一米多。桥墩形如木凳,入水过膝,由几根碗口粗树杆经铁丝缠绑而成,用石块垒起堆压其根基,防水冲走。桥墩间架起六米长鱼鳞松板,二寸多厚,宽不足一尺,有两块窄得出格,一端宽不足半尺,附有新鲜树皮。木板两端由铁丝捆绑固定于桥墩,邻岸桥墩各有一块桥板搭接岸边。小桥为人们进出五站屯提供便捷。

  我凝视娇俏独木小桥。两堤之内,河水之上,独木成桥,纤细娇小,独自静卧,情牵两岸,流水奏乐,春风和唱。朝族女性,短袄长裙,七彩艳丽,似金达莱,能歌善舞,延边情长。群山向上海知青行注目礼,清清流水轻轻问候:上海阿德里,一路辛苦啦!

  我恍然大悟:汽车怎能从独木桥上过河!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培兴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