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联谊网讯
联谊网讯

三十八年恋

安徽郎溪十字铺茶场知青回娘家纪实
2013年07月28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栾云兰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398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一.聚会盛况

  由场领导陪同,逛茶山,看望老职工

  农历:辛卯年,季春,萧日;公历:2011年5月2号——这是十字铺茶场和原六连所有下放知青的一个特殊的日子。这天将载入这些知青的史册,成为历史,封存在每个人的心里。

  历经了几个月的四方艰辛筹措,终于尘埃落定,人们从四面八方赶赴同一目的地:安徽郎溪十字铺茶场——六连。

  上海方面:清晨出发,车轮飞驰,期待已久,回归似箭!

  因为在这之前有过几次小聚,大家已显得非常融洽。车厢内,有人带来了早点分给大家,周安平则带来了许多的水果和矿泉水让大家共享,俞雯萍利用路上的时间,带来了导游用的扩音器,领着大家练合唱。一派有好祥和的气象!心中揣着一份憧憬,怀里抱着一种期待,梦牵魂绕的那一方山水——六连,还依旧吗,怎样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一份想象。

  上午十点左右,当我们的车快要驶入安徽十字铺时,大家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张开双臂,齐声高呼:“啊……十字铺,我们来啦……!”欢呼声随着车轮转动,飘荡在空旷的大地上,喜悦的心情洒满了整个车厢!

  不一会,那边传来消息:芜湖,马鞍山的人马已率先到达。电话回应:半小时后,我们紧随其后,会师在望。

  由于我们请的是上海司机,路况不熟,错过了开往十字铺的道,径直开向了宣城方向!哎哟,我的妈哎,得从宣城往返一个来回!沮丧,叹息,跺脚都没用,重新来过。一小时后,终于看到了十字铺的标记。这时,焦急的二饺子打来电话:“小兰,你们到哪了”,回“不得了啦”,曰:“怎么了”,回:“我们又开到广德去啦”。焦急的二饺子在电话里大声的嚷道:“啊,什么!谁开的车啊”,回:“周安平啊。哈哈哈……”

  车厢内一阵哄堂大笑!跟他开了个小玩笑。

  走错了一步之差,未能预期到达,路上已耽误了太久,心中非常的焦急和对不起大家!二饺子电话指挥:让我们的车径直开往下榻处——十字铺的“岁宫宾馆”。

  在那,率先到达的战友们,翘首以盼,引颈相望!等待的时间觉得太长太长。车上的人,绷紧的神经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上。车门打开,急急走下,面面相视:一张张久违了的脸,太陌生,太陌生!相持了半天才缓过神来,噢……原来是你啊!你怎么变成这样啦……!一声声,大声的呼唤着,激动的蹦跳着,紧紧拥抱,喜至而泣!激动的场面让大家忘记了时间,什么都顾不上!

  二.探连观感

  宾馆四楼包房,我们全体人员草草用完午餐,由场领导陪同,急急地要去连队,探望曾经留下我们汗水的那一方山水,曾经与我们朝夕相处的老乡。当车快要到连队时,我们全体人员下车步行而至。

  茶山依旧,茶树上爆满了新芽,嫩幼幼的一层,空旷的茶山一望无际,让人感到无比的舒畅!

  路口,已有几位老职工等候在那。一番寒暄后,我们被引了进去。人是物非,映入眼帘的情景让我们非常的惊讶!不见了当年生气勃勃的足迹,没有了人们的喧哗。昔日的篮球场和还算不错的路,早已不在眼球底下。当年用于生活用水的河塘,早已干枯。杂草丛生,已高过半墙。我们过去住过的知青屋,早已分隔给了个人,因长年无人居住,进门都难觅方向。破旧的房屋,因长年失修而摇摇欲坠,能走的路都坑坑洼洼。屋顶未见炊烟升,屋内未闻锅碗瓢勺饭菜香,真是感叹,凄凉!

  当年干活最棒的留守老职工刘德香,拄着拐棍,颤悠悠地向我们述说着她怎样躲过死神,与病魔抗争才活到今天的故事。一间还算不错的屋子里,我们见到了躺在病榻上的孙兰英,模样未见大变,但已多年不能下床。唯独小刁(刁松年,原二排我的班长),还算硬朗,一眼认出了我,握着我的手拉起了家常:女儿都在外打工,生活都还有保障,欲接他们去养老,因生活上的差异,不愿移居他乡。老伴已白了头,二老双双携手共守家园,相伴日久天长。,

  说不出是喜还是悲,道不出心中是否还有那份梦牵魂绕的向往,能有点用的都远走他乡,留下的不是老弱就是病秧。不见了喜悦,没有了激情,留在心中的只有满眼的迷茫!

  临离开之际:只见孙建华手托一株硕大的春笋,喜盈盈的走了过来,顿感有种寓意,多少让人觉得,似乎有了一丝春的希望,一年后,这里将改朝换主,归属权为投资拥有方。也许这才是六连较好的去向。

  再见了,六连!别了,我们的第二故乡!

  三.盛情宴会

  傍晚时分,我们从六连返回。紧接着,全体人员召开了一个联谊茶话会。

  会场上,场领导的一番宏伟规划,多少打动了人们的一些复杂的心情,还是有了一种期待中的希望。倒是知青们的发言,全都是一个意向,不管今后怎样,这里永远是我们的第二故乡。三年,五年……,只要有机会,我们都会常来常往。最后,全体人员在一曲《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的歌声中结束了茶话会。

  晚上,场部设宴为我们接风,准备了丰盛的菜肴款待我们。大家一起共进晚餐,热闹非凡,喜气洋洋!及平和王志远带来了法国红酒,考建华从美国带来了巧克力,让大家一起共享。所有的人都高举酒杯,杯杯碰得铮铮响!声声祝福,情深意长。杯杯满斟,醉入心肠!三四十年后的相逢,有多少说不完的话,有多少不了的情结,在此时此刻都毫无掩饰的释放!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美女仍是男士们追逐的对象!

  最大的亮点要数俞雯萍,她那晚的风光一点都不逊色于大腕明星的繁忙,争着和她留影的一个接着一个,瞧,王志远搂着她留下了一张靓照,满心舒畅!美女今晚也毫不吝啬,非常豁达地一一接纳。几乎每位男士的身旁,都留下了她的俏模样!

  任家生更为突出,右手一靓妹,左手一美女,乐得他满脸都放着灿烂的光芒。朱世玉有点保守,很腼腆,左躲右藏也未能逃过一劫,硬是被小三子拉着留下了一张生平第一次与异性的照相。

  每个人都在寻找着那份遥远的情结,都要留住这美好的时光!多少年的情结得以释放,多少年的爱与恨得以补偿,人们不再顾忌,不再彷徨,失去的已太多,耽误的已太长!借着酒意,趁此机会体验一下失去的那份惆怅……

  四.初恋情感

  人生有三种情:亲情,友情和爱情。亲情是伟大的,任何回报都显不够。友情是高尚的,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而爱情是最自私的,最自私的爱情又是最刻骨铭心的!有时她是祸水,有时她又是一种动力!

  在那个没有颜色的年代,枯燥无味的农场生活,少年少女们在一起,怎么可能“安分守己”。尽管连领导一再强调,重申:不准谈恋爱,不能谈恋爱!但私下里,少年少女们的异性火花碰撞得吱溜溜响,几乎人人都有份。尤为突出的要数俞雯萍和徐光强这一对。

  俞雯萍:美丽,漂亮。是男孩子们追逐的目标。可她偏偏看上了性格内向,不善言讲的徐光强。这让一帮小伙子们羡慕不已,自叹不如。两人你来我往,搞得热火朝天。触犯了连规,自然不得消停。没完没了地做工作,隔三差五地被找谈心,以至于被强调、重申:如果再这样下去要处分,甚至于要停发工资!尽管如此,可他们依然我行我素,不管不顾,爱得死去活来。直到真的停发了工资!哎,找谁惹谁了,那个年代……?!

  正当人们庆幸这是一对最牛的恋人时,却是风转轮回,好景不长。随着徐的工作调动,很快,美女移情别恋!人们诧异,困惑,不解,茫然!这是爱吗?怎么会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

  正如赵本三小品里的一句台词那样:“初恋根本不懂爱!”天真幼稚的少女那时需要的是精神上的寄托,和生活上的依靠。空虚让她无法承受,与其说是移情别恋,倒不如说是急需找一个“空缺”。自然,她最终没能成为徐的新娘,却做了别人的妻子。不成熟的她就这样草草的把自己嫁了出去。显然,日后她为此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悲哀!

  徐光强失恋,痛苦,绝望,从此一蹶不振!本来就不善言语的他,变得更加内向,连走路都耷拉着脑袋,从此,很少再和别人拉家常。

  这次三十多年后的聚会,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他,我电话邀了他几次。他吞吞吐吐没能给我个准话。终究还是初恋情人的一个电话,他抛弃顾虑而前来了。

  五.难忘今宵

  当天晚餐后,宾馆四楼会议厅,全体知青大联欢,还有一些连领导和编外人士也参加。

  各路神仙各显身手,一开始,大家都僵持着,不愿打头炮。无奈,我只得先献丑了,给大家先来了一段高雅的古典芭蕾舞《沂蒙颂》。虽不专业,但由于本人从小喜欢舞蹈,所以也跳得颇有点模样,还算是像模像样地引来了阵阵掌声。

  紧接着,陈爱世的拉丁舞上场,她是有备而来,身穿鲜红的舞蹈服,非常张扬,性感,奔放的一段拉丁舞,使得整个会场的气氛一下子高潮起了!引得王志远忍不住走下舞池与她摆起了舞蹈造型。嚓,留下了一张靓照。随之,考建华的一段欢快的广场舞,让喜欢舞蹈的人跟着一起跳了起来。

  号称“江福子”的吴江福,一段单口相声引得满堂喝彩!王志远喝多了,让他表演个节目,他带着酒意,半闭着眼,扯着嗓门在那喊了半天,也不知道唱了些什么。让大家一阵大笑。胡小平倒是没喝多,跟着后面煞有介事的捣鼓了一段不知什么歌。随后,鲍家珍的京剧,俞雯萍的沪剧,周安平的经典老歌《三套车》,周宝鸣和俞雯萍的男女声二重唱《敖包相会》,崔军等人的男生合唱,都一一亮嗓。使整个晚会跌宕起伏,笑声不断。

  吃了,喝了,玩了,乐了,唱了,跳了,尽情了,尽兴了!可谓也疯够了。全场在一段友好的交谊舞中结束了整个晚会!此时已是半夜。

  六.离别情深

  5月3号上午,全体知青回宴答谢场领导和原六连老职工。午宴完毕,已是中午12点,原准备兵分几路各自返回,可是,大家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应芜湖方邀请:全体人马一起进军芜湖,再玩个痛快!

  芜湖,我曾在那工作生活了有八,九年之多。现在已是今非昔比,时隔多年,当刮目相看,旧貌已荡然无存,呈现在面前的是一派崭新的气象!芜湖的朋友们陪着我们浏览了该城主要的闹市:九鸷广场,镜湖公园,都可与大都市媲美。

  晚上,孙宜生抽空与我们一顿友好、热情、高兴的晚餐后,由孙宜生动用了他的特权,一辆大巴载着我们全体知青观赏了芜湖最繁华的闹市夜景,参观了“玛利亚圣母”教堂。胡小平为此大献殷勤,仰卧在地为大家照相留影。随后,一家颇有名气的豪华歌厅,孙宜生为我们包下了一间大包房,共欢至午夜……

  5月4号上午,我们结束了这次聚会的全部日程,所有的人都各自返回,我们上海方面定于10点起程返沪。

  因昨晚睡得较晚,有的人还未起床。我早餐用毕。胡小平因有事,家人派专车接他先走一步,徐光强顺路搭他的车一起走。见他们要走,大家一起围了过来,这时,他向我走来,先是交了他的费用,然后轻轻地跟我说:“替我跟俞雯萍说一声,打个招呼”。“哦,哦,好的,好的”。我连连点头应声道。王金宝在边上插了一句“哎,你自己去说一下”,见他没动,又鼓励了一句:“自己上去讲一下嘛”,“对,对,你自己去”。大家都一起附和着说道,他想了想,转身上了楼。

  不一会功夫,他下来了,默默地跟大伙一一告别,已是不能说话。考建华走过去与他拥抱告别,一下子,感情的闸门再也无法控制,哇……,失声痛哭!全都被触动!全都在抹泪!王金宝抱着他,两人哭成了一团!

  是因为被爱情遗忘的感情?是因为寻找初恋的心酸?是因为悔不当初?还是因为痛恨今生?!……酸甜苦辣,错综复杂,百感交集……!人生啊,就是这样,五味俱全!

  汪开琴和孙建华早早地就赶了过来,忙前忙后地招呼着。只见汪开琴脖子伸得老长,用嘶哑的声音费力地安排着。一会,她要我们等等,她去去就来。孙建华更为严重,只见口型在懦动,不闻其声传耳膜,已发不出一点声音!吴德敏更是鞍前马后不停地奔波着。几天的聚会折腾都已累得不行。

  正准备启程,汪开琴匆匆地拎着两大包热呼呼的点心送了过来,说是中午路上吃。大家心中一暖,无言以对,全部收下,就是最好的表示!

  刚想准备上车,一转身,看见小黑子站在不远处在抹泪!一阵心紧,随之眼眶一热,紧走几步跑了过去,握了握小黑子的手,觉得还不够,又轻轻地抱了抱,低语道:“小黑子,好好的,好好的,我们会想你的”。憨憨的小黑子没有华丽的语言,只是边摸着泪,边不住地点着头。

  声声道别,声声嘱咐,车子发动,车轮飞转。

  走了,真走了!再见,来日再相会!

  仍然是路况不熟,我们的车在市区兜了一大圈,才走上了高速的道。当车快要上高速时,隔着车窗,远远地看到,风尘中,孤单单站立一倩影!小鲍!……鲍家珍!她的身旁停着一辆摩托车,很显然,驱车到这,为的就是要跟我们道一声别。再一次眼模糊!已感动的热泪盈眶!

  司机缓缓停车,急忙忙跳下,一个个紧紧的长时间的拥抱!千言万语,万语千言!此刻只会说一句话:“多保重,常联系!”事后得知,她在这等了一小时之多!

  车轮飞驰,心情凝重,思绪万千,久久回味!再见了芜湖!别了,我亲爱的战友!……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12)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4-05-21 16:08:48 评论:真情实敢啊
  • 2014-04-21 14:57:11 评论:小小说读完,感慨十分,浓烈的回乡探访札记、写的让人耐读、赞佩你、有着这深的写作基础。
  • 2014-01-21 19:54:51 评论:xiaolan侬好!你写的文章怎么总是让人掉眼泪,可能是我老了.
  • 2013-09-12 18:07:19 评论: 全文似绘声绘色的写真,令读者如身临其境。读到分别时的真情相拥、潸然泪下,忍不住也动容了。。。
  • 2013-09-05 18:24:47 评论:xiaolan你好!今天的黄山已经不是昔日的黄山了,过去的一切只有回忆了
  • 2013-08-17 22:40:34 评论:看后非常感动,知青情谊深似海啊
  • 2013-08-13 21:45:09 评论: 小兰你好:看了这篇文章后,感慨万千。写得太感人了我都流泪了!这也是只有这种经历的人才能写出这么感人的文章!!!
  • 2013-08-09 18:34:14 评论:我们是同龄人,相同的境遇,相同的情感!我看此文时,几次热泪盈眶。啊!一代人啊,划时代的一代人。正史上有雷锋精神,大庆精神,为什么就没有知青精神?
  • 2013-08-03 10:44:51 评论:写的很好写出了 我们得心里话
  • 2013-08-01 13:41:13 评论:小兰是“言必行”,说话间已将一篇由衷的感情化作文字,登上“上海知青”,描述了40年再相聚的情怀和激动,希望转载在我们的网站上。
  • 2013-07-30 10:30:33 评论:小兰,拜读博文我热泪盈眶,好文章!好文采! 我们在《南腊河岁月》首发式上匆匆见过一面,你记不得我,我记得你!读了你的文章我对你的印象更深了。你把几十年的知青情在一次重返知青路的活动中浓缩在一篇博文里,读来感动! 水利二团韬英
  • 2013-07-29 16:08:26 评论:认认真真看了小兰姐的“三十八年恋”,非常生动,回乡的情景完整呈现。连孙建华临走捧着一株竹笋,都能联想到六连的明天。读到分手时的动情处不由泪湿眼眶。。。我只能说,写的太好了! 再能说的就是,喜欢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楼曙光 黄建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