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七彩人生>>今日谈
今日谈

童年趣事:抢外婆

2016年06月03日
来源:冬日冰花新浪博客作者:朱怡冰编辑:周路明点击数:42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季家宅新楼    2012年拍摄

    我和表哥抢外婆,抢了六十年才抢赢!

    我出生以后先是雇的奶妈,待两岁以后奶妈回去了,妈妈就我把托给外婆照顾,从此我就生活在崇明岛上的外婆家。

    我小时候的世界里,只有外公外婆,(那时候上海到崇明交通极其不便,崇明岛上有汽车时我已经六七岁了)。再加上父母身边添个妹妹,妈妈很少来看我,所以在一般孩子心里特别重要的“妈妈”,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个名词罢了。我知道自己有爸爸,有个妈妈,可从来没有感觉到爸爸妈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得到的是外公外婆的精心抚育与照顾,我也从来没有羡慕过别的孩子身边有妈妈,因为我有慈祥的外公外婆呀!在妈妈的心目中,孩子交给她自己的妈妈非常放心,可她却忽略了自己和孩子之间感情的培养。

    我的世界中只有外公外婆,我寸步不离外婆,外婆去河边洗衣服、洗菜,我就站在河边看外婆洗衣洗菜。甚至连外婆去倒马桶我也跟在后面,看着外婆刷马桶……

    外婆呢,到哪都带着我:去田里干活带着我,外婆干活,我就在田边和跟着妈妈到田里的小朋友玩;去邻居家串门带着我;清早去镇上买东西,也带着我,夏天路边的农作物或者杂草上有露水,外婆手里拿着一根细竹竿,边走边敲打,植物上的露水掉下了,跟在外婆后面走露水就不会打湿我鞋和裤子......

    那个时候,外婆是我的天,外婆是我的地。我依赖外婆,眼睛里不能看不到外婆,睡午觉醒来,只要看不到外婆就哇哇大哭,我离不开外婆是出了名的。

    我有两个舅舅,两个舅舅家有五个表哥,表哥的祖母是我的外婆,崇明人管祖母叫“亲婆”,管外婆叫“婆啊”。不知什么原因,我的五个表哥叫祖母也叫“婆啊”,和我一样地叫。

    我寄养在外婆家,于是就有了很多的和表哥们相聚在一起的日子。表哥们平时在上海生活,逢年过节才来崇明祖母家,所以在我的眼睛里“婆啊”是我的,我霸占着外婆,容不得表哥们和外婆亲热。这样一来,表哥们开始逗我,和我“抢外婆”了:这个表哥说:“婆啊是我的”。那个表哥说:“婆啊是我们的”。我急得直叫唤:“婆啊是我的,我的......”边喊边抱着外婆不放。越是这样,表哥们越是开心,抢到后来总会拿出他们的杀手锏:“我们姓季,你姓朱,你是朱家人,婆啊是我们的”,并且还会得意地大笑。看着几个表哥围着我和我抢外婆,看着他们得意的样子,我的眼泪噗噗往下掉,我知道我有自己的祖母,但我是外婆带大的,不喜欢到自己祖母家去,我真恨自己为什么不姓季?

    小时候的“抢外婆”后来成了我和表哥们美好的回忆。

    读小学了,我到上海父母身边读书,离开了外公外婆家,但每年的寒暑假我必然回外婆家,感觉在外公外婆身边心里好舒坦,好自在,在上海父母身边就是不自在。

    上海的舅舅舅妈过年也会带着表哥们回崇明老家,基本每年春节我都是和表哥们一起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抢外婆”的游戏也停止了,但每次碰到表哥,他们都会乐此不彼地回忆和我抢外婆的乐趣。“抢外婆”我是输给表哥们的,他们每次回忆时也总还是以胜利者的姿态看着我笑,我无话可说,因为他们是孙子,我是外孙女,抢“外婆”我输定了。

    前天,我的表姐夫过世,我去龙华参加表姐夫的追悼会,表哥们看到我,又讲起小时候和我“抢外婆”的事情,还是这么乐此不彼地回忆着……

    饭桌上,我看着几个表哥说:“舅妈生了几个大帅哥,都是一米八十以上的个子,相貌堂堂,工作有出息,个个在单位里当领导......”。来龙华的地铁上,我在计算:大表哥YEGU今年75虚岁了,二表哥YOUGU该72岁了,三表哥SHENGU7O虚岁了……最小的《我的兵团小哥》如果活着今年也该68岁了。

    和表哥们在一起有一种浓浓的感觉——和亲人在一起,外公外婆在的时候,每年过年我们都是这样围在一个桌子上吃饭的。

    席间一个表哥又笑着提起了小时候和我“抢外婆” 的趣事,我忽然想起:我的外婆——表哥们的祖母,和我一样也是姓朱的。这下我有了充分的理由,说:“婆啊是姓朱的,对吗?”大表哥说:“对呀,婆啊也是姓朱的。”这下轮到我得意了:“婆啊姓朱,和我一个姓,婆啊是我的!”。表哥们一下子回答不上来......这次轮到我得意了,我说:“哈哈......抢了六十年的外婆,今天我才赢了!”

    哎,我真笨,怎么小时候就没有想到外婆也是姓朱的?害得我童年时为“抢外婆”掉了不少眼泪啊。童年趣事:抢外婆

    外公外婆过世多年以后,由于季家的子孙都在上海工作与生活,原来外公外婆的住房没人管理,渐渐衰败。那年清明,我和妈妈去给外公外婆上坟,看到季家宅衰败的景象:当年我们生活过的房间里杂草丛生,有几个房间连门窗都不知哪儿去了......看了心里真不是滋味。

    想想外公一辈子要强,把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培养出息,都送到上海去工作,现在季家宅无人管理,破落的景象令人心酸。我对妈妈说:“外公那时候应该留一个儿子在家”。回到上海以后,心里还难过了很久。
          
    表哥们到底是我外公外婆的亲孙子,他们退休以后提出申请,把季家即将倒毙的房屋在得到有关领导的批准以后,在宅基地上重新建造了一幢楼房,一幢别墅一样漂亮的楼房。

    前天,表哥告诉我:今年他们在这幢楼房上又加高了一层,季家宅又以崭新的面貌重新屹立!
     
    表哥们邀请我们姐妹去看看,我们是一定要去的。

    子孙们重建季家宅,外公外婆在天上看到了一定是骄傲万分!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邹农 刘惠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