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七彩人生>>今日谈
今日谈

媒婆日记续编(5)

2016年10月21日
来源:王刚作者:王刚编辑:周路明点击数:26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作者 王 刚 原黑龙江爱辉县张地营子公社大新屯上海知青


媒婆日记32]
    当我进入大厅,三木已经等在餐桌旁了。

    三木边上多了一把轮椅,椅子上的这位老人一定是老佐藤了!看得出三木正在向老佐藤介绍着我。

    “叔叔您早!”怎么一个男声一个女声?

    原来一个是我向老佐藤请安,一个是淀川向我请安。

    “怎么你今天不去上班了?”我问淀川。她轻声回答我:“叔叔,我是湖川。姐姐已经上班去了。”

    一模一样的长相、一模一样的装束、一模一样的声音、一模一样的神态!没想到上帝造人居然还能这么造?

    三木将我正式介绍给了他的父亲——老佐藤。

    只见老佐藤歪躺在轮椅上,左手勾勾着,嘴歪舌头也歪,说话“呜噜、呜噜”的舌头总也捋不直,还直淌哈喇子。一条腿抻着另一条腿弯着。但眼神依然坚定!  

    看得出从我进入大厅,他老人家一直在注意着我。我相信三木早已向他汇报过了。

    湖川帮我盛了一碗粥,纯子为我端来了荷包蛋,三木已经将臭腐乳和咸菜、酱瓜等放在了我的面前。

    我这个人喜欢快人快语,既然已经想好了,我就要将昨天夜里想好的二个项目和盘托出。

    三木不仅听说过中国饺子,而且还见过和品尝过,他认为饺子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美食!以前一直以为我只是电机教官,没想到我还会包饺子?!

    当我提出要成立日本大新屯饺子餐饮株式会社,他是一百个赞成!而且听说要申请过来的小刚老弟也是来自中国大新屯,而且还是医学教授?三木突然对“大新屯”肃然起敬!

    我趁机提出小刚老弟来日本,一是包饺子,二是要攻克老佐藤的中风偏瘫!

    这一点三木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

    三木在琢磨,“大新屯”这三个字在中国肯定是一个了不起的专有名词,首先二位来自中国大新屯的教官都会包饺子,其次一位来自工科而另一位来自医科。这个“大新屯”肯定是一所中国著名的综合性大学。

    就势我又提出第三个项目,即我要开始为佐藤家族改造电源。

    三木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了!

    怎么自己不好意思开口的都让教官给说了?

    这可是自己梦寐以求的愿望!改造电源就意味着我只要投入一小笔钱,就可以永久免费用电了?这可为我节省了一大笔无法回避的开支!

    他没想到的还在后面,当我帮他实现了绿色发电后,不仅仅节约了开支,国家还重重奖励了他一把!

    因为他由一个用电大户变成了一个省电大户、发电大户而且是清洁能源发电大户。

[媒婆日记33]
    当天夜里,三木和我都失眠了。

    三木和我做着不一样的梦。

    自从老佐藤中风之后,佐藤家族事业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了三木的身上。三木明白,单靠两个女儿和儿子是无法担当佐藤家族的复兴事业的。

    没想到今天淀川的教官一下子提出了三个三木连想都不敢想的振奋人心的项目?这意味着佐藤家族的餐饮业会更上一层楼,家大业大后他很清楚每月要支付多少电费?还有就是老佐藤要是能站起来了,自己身上的担子一下子可以轻去许多!

    他心里对教官没有很多奢求,三个项目能实现一个已经是烧高香了。

    我失眠的原因不在我,对于包饺子和绿色能源我是充满自信!唯一有点担心的就是今天一不小心将小刚老弟推上了风口浪尖?

    我跟小刚老弟已经将近四十年没有见面了。他包饺子的技术无可置疑!可能否让老佐藤站起来我的心里真的有点七上八下。

    一周后我接到了小刚阔别四十年的来信一下子打消了我的顾虑!

    自从八十年代初小刚从黑龙江回到上海后不久,他就进入了肿瘤研究所,在攻克肿瘤的同时捎带着将中风后遗症给攻克了。

    不仅在上海成功治愈了许多中风后遗症的病人,到欧洲后还重复了他的成功,为一位意大利老太太治愈了中风后遗症,在意大利首都罗马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实际上直到今天,欧美以及日本等发达国家还没有完全攻克中风后遗症。

    我通过小珍转给小刚的信写了六张纸,他回给我了十二张。

    首先他全力支持我的振兴计划!另外他开始筹备包饺子以及治疗中风后遗症所需要的所有日本没有的食材、调料、药品和医疗器械。

    我坚信!任何困难对大新屯的“狍子”来说都会无坚不摧。

[媒婆日记34]
    说干就干。当天我就答复三木留在佐藤家族了。

    三木已经着手动用他的所有关系在筹备大新屯饺子餐饮株式会社了。

    我仔细计算了佐藤家族的所有用电量并开出了一张采购清单并且已经开始清理山坡。每到周末,淀川和木下都会来帮我。

    我还收到了从上海寄来的韭菜和香葱种子,在后院里找出最好的一块地将种子撒了下去。

    实际上三木在当地还是很有影响力的,方圆十公里的人都会到这儿来吃饭。餐饮业与其它行业不同,它是专门为各个阶层的人服务的,包括政府官员、三教九流。

    餐桌又是各路信息的交汇点。

    只要你在端盘子、擦桌子、摆筷子、斟酒倒茶的瞬间稍加留意,许多信息就会自然流入你的耳朵。

    纯子非常善于察言观色和信息沟通。

    一个女人拥有美貌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要知书达理,善解人意。

    在日本女人的地位很低,很多场合都没有发言权。但到了一定年龄的女人,尤其是做了长辈的女人,她说话就会有一定的份量。

    她有许多愿意为她鞍前马后的“干儿子”,一半是冲着她,另一半是冲着两位貌美如花的女儿。

    自从我提出要为小刚老弟办理技术移民的申请,她的一位在警署工作的干儿子最近出现在餐馆的次数多了起来,经常传递一些信息和文书。

    两位美女跑堂时不时地忙里偷闲为他斟斟酒夹夹菜,他的浑身骨头都会酥痒起来,跑得更加来劲了。

    我看到当地工商、税务、防疫、卫生等部门来人都与三木、纯子、淀川、湖川等很熟很熟,三木只管敬酒、签字,其它填表盖章等都由纯子代劳了。

[媒婆日记35]
    考虑到受日光照射的时间,我在朝阳面的山坡尽量朝上一点画出了一块大大的长方形,三木开车我们一起去采购硅晶板,在朝阳坡上铺了大大一面山,在阳光照射下格外扎眼。

    同时我利用了山洞,将一些设备直接安装在山洞里。

    在所有房顶周围我安装上了我的专利发明产品:螺旋风叶。

    由于我的两位徒弟周末都会来帮我,所以发电项目进行的很顺利。

    纯子在精心照料着我撒下去的那些韭菜和小香葱种子,因为土好加上水源充足,韭菜长得很快,很喜人!

    一天我割了一大把韭菜,洗净晾干排齐后,一刀一刀切不重复。锅里放点油再打上2个生鸡蛋,拌匀了也就将韭菜的断端给封闭上了,最后才加盐。

    我向纯子要了一块黑毛猪五花肉,去皮后切细片然后切成细丝再切成肉末,再排排刀。在肉馅里掺些水,放少许油,加葱、姜、酒和一点鲜酱油顺势搅匀。再放进去一些整个的虾仁。

    韭菜单拌,肉馅单拌,然后合在一起,不用尝,闻闻味道就知道咸淡了。然后放进冷冻室。

    我开始和面,记住!自己和面的话加点盐,和好后上面盖块湿毛巾醒一会儿。

    厨房里有现成的擀面杖,我自己拌馅、自己擀皮、自己捏,一会儿就捏出了不少饺子,纯子就在边上仔细看仔细记。

    接下来拍大蒜头,记住让小刚从中国带个捣蒜泥的缸来,放些醋和鲜酱油。

    我亲自煮饺子,三开后装好盘别忘了晃晃盘子?别让饺子粘上!

    所有程序做完我也饿了。

    三木惊奇地看着我就像看变戏法一样,一大盘圆鼓鼓、热腾腾的韭菜虾仁馅饺子端到了他的面前。

    日本没有韭菜,而且我用的是正宗山东技艺,手擀皮、手捏饺、蘸蒜泥。

    别说日本人了,就是中国人见了也会跳起来。

    淀川和湖川回来了,这时我已在下第二锅了,她俩见到饺子很是吃惊!

    一口咬下去,汁水烫到了上腭粘膜。

    我又给他们每人端上一碗饺子汤并且告诉他们,在中国叫:原汤化原食。

    欢呼声中,零售价定好了——3元/个。

[媒婆日记36]
    从此,白天我和三木上山安装太阳能,三木帮我打下手。晚上我就教女眷们包饺子,还有两个壮小伙子学擀皮。

    佐藤家族的女眷们非常聪明,很快就掌握了包饺子的技巧,纯子包出来的饺子和我包的饺子放到一起几乎看不出两样?

    转眼三个月要过去了。

    我的太阳能和风能都已经接通了,由于电压的关系,我们只需要将我们清洁电源发的电卖给国家,然后继续使用国家电网输给我们的电。这一进一出我们还赚了。但从发展眼光看,我们还要扩大发电容量。

    我在威虎厅里安装了一台固定脚踏车、一台跑步机和一台手摇轮机,不管谁有兴趣都可以上去玩而且免费。

    他们一边玩一边就为威虎厅发电了。

    没想到以后玩得最多的竟然是老佐藤?

    随着老佐藤的康复治疗进程,这三台机器竟然变成了他老人家的康复理疗设备?

    “大新屯饺子餐饮株式会社”已经正式批下来了。

    小刚的签证也拿到了,三天后他将直接飞抵神户机场。

    他在上海已经将一些治疗中风后遗症的关键设备以及药品提前托运过来了。

    每到晚上,三木端坐威虎厅,看着那不花钱的电灯,吃着3元钱一个的饺子,心里那是高兴啊!

    不过他没有忘记每月6日雷打不动地将教官的双倍工资直接通过银行转到中国弟妹的手里。

    同时每月还给我一笔不小数字的“零花钱”,我觉得给的太多了,他轻轻拍拍我的手,“不多,不多,这是应该的!”

    小刚老弟到了,我和三木一起去机场接的他。

    纯子早已将我隔壁的房间给腾了出来。

    为了“二叔”的到来,小姐妹俩早就在暗中使劲了,那个妈妈的干儿子小警官被她俩调教得“屁颠屁颠”的,隔三差五就会越过干妈直接向她俩报告。

    最开心的实际是湖川!叔叔是姐姐的教官,二叔肯定是我的教官,因为从专业上早就明确了。

[媒婆日记37]
    小刚到的当天晚上,三木又在威虎厅热热闹闹地欢庆一番,这次是让二女湖川拜师了。

    当晚破例的是湖川将老佐藤也用轮椅推了出来,因为老佐藤迫不及待地要亲眼看看将要为自己治疗的大新屯医生。

    与我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三木是大摆饺子宴,看到一盘盘正宗的山东饺子端了出来,连小刚老弟也被震惊了!

    吃饱了,喝足了。

    阔别三十多年的大新屯兄弟在异国他乡团聚,别说有多高兴了!

    我房间的灯整整亮了一夜,老哥俩盘腿坐在榻榻米上彻夜长谈……

    第二天一早,我就带着小刚上山了。

    我们这次带上了手电,小刚建议带上二个火把,进洞后点亮火把,只要空气稀薄火把就会熄灭。

    小刚告诉我有几个山洞里的黄色温泉应该是硫磺泉,我们闻到的臭鸡蛋味其实是硫化氢。而其它山洞里的气泡冷泉和我们五大连池的泉水应该是同样性质,也可以治病,尤其是皮肤病。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年德青姐的皮肤病就是在五大连池泡的这种泉水治好的。

    硫磺泉水对慢性妇科病、慢性肠胃炎、风湿性关节炎、肩周炎、肌肉劳损、神经衰弱、心血管硬化等有积极的作用;还可以增强机体免疫功能,使皮肤更加细嫩光滑。

    我告诉小刚,就在我们这个深院里还有一个硫磺泉,每天“咕嘟咕嘟”翻腾着,多少年下来了,没人理会。

    “哥,给我三天时间,让我仔细考察考察,三天后我给你一个整体方案。”

    小刚开始对佐藤家族的水源、土壤、餐饮、食谱、果树、作坊、酒窖以及老佐藤的病情、家族史、这个区域的流行病学,还有我搞起来的太阳能、风能以及运动能发电进行了仔细研究,他对我的这些发明尤其是低速电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媒婆日记38]
    晚饭时小刚老弟就在观察所有食客的面色、身形以及动作。

    第二天早上,他开出了一张长长的清单请我翻译后交给三木。其中包括饮用水成分化验、土壤成分化验、家族疾病谱、区域流行病学调查等等。

    早饭后他就带着听诊器、血压计、血糖仪等对老佐藤进行了详细检查,尽管语言不通但很多报告他能看懂。

    老佐藤中风至今已有半年时间,小刚说中风只要在一年内抓紧治疗都没有问题。当务之急是先带他去老佐藤的私人诊所,先与私人医生商量一个西医的治疗方案。

    在诊所,小刚开出的拉丁药方医生一看就明白了。

    其实这个药很便宜而且全世界都在用,是250毫克的针剂,只是用的方式不同、剂量不同,结果也就大相径庭。
当年在中国、日本和意大利都是肌肉注射一次二支。

    而小刚要用四支到七支而且是静脉点滴,一天一次。小刚跟我说这是他在中国搞过的一次科研,实际上这个药进入体内后50%随着尿液排出了,而能够通过血脑屏障进入脑细胞的只有25%。

    这位日本医生很敬业,他去找来一本厚厚的日本药典,查到后他说可以开处方。

    好就好在湖川是护士!

    每天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执行医嘱,帮爷爷打吊瓶,然后看着。

    小刚从中国带来了一台脑电波治疗仪、一台高电位治疗仪和两台6导联的电子针灸仪。

    还有一台“体外反搏仪”因为大流量泵很笨重不好托运,我是在日本采购的。这是一台人工造潮机,每个人体内的血液有限,只有5000-6000毫升。体外反搏在你的上肢、下肢各绑上四个气囊带,臀部绑一个,腹部绑一个,一共十个气囊带。按照心跳频率供气排气,血液就像潮水一样向脑部以及心脏等器官“冲浪”。

    小刚对我说,除了“高压氧舱”搬不过来,其它有效设备基本都带过来了。

    同时还带来了一支长白山的“野山参”和一盒93版的“安宫牛黄丸”,小刚告诉我只有93版之前的里面含的才是真牛黄和真麝香。

    怪不得给老佐藤一用下去后眼睛铮亮?

[媒婆日记39]
    给老佐藤的治疗方案是:早上吊针,上午针灸加理疗,下午推拿加理疗。

    仅仅针灸就分了好几种:有头皮针、体针、耳针、电针和穴位注射。

    西药中小刚还从中国带来一种最新研制的从芹菜籽里提取的特效药。

    康复设备都是精选过的,在“冲浪”的同时配合吸氧。

    从医学理论上讲,神经细胞是没有再生能力的,即死一个少一个。但在已经坏死的脑细胞周围有一个“灰带”,这里还有不少活着的脑细胞。只要血液能到,它就可以带来脑细胞最需要的氧气、氮气和营养物质。

    小刚告诉我像这样的治疗别说中国没有,世界都没有。从医学角度来讲,这些治疗方法和手段跨度很大,需要有明白人将它们串联起来。

    就老佐藤的病情估计一个月就会见到明显疗效,但先别说。

    湖川是奇迹的直接见证者。

    治疗到第三周,湖川在为爷爷扎针时突然发现老佐藤的手会动了?一星期后脚也跟着动了?

    小刚第一天就将从中国带来的针灸挂图挂到了墙上,边针灸边教湖川经络和穴位,如何进针、如何捻针、如何提针、如何出针以及推拿的指法、揉法、推法、拿法、滚法和一些特殊技巧,包括穴位注射等等。

    治疗到第四周,湖川一根银针刚刚扎进爷爷的“足三里”穴位,爷爷的腿竟然自己抬了起来,把她吓一跳!

    小刚告诉我,老佐藤脑子里的神经就像我的电路一样“短路”了,两边的铜丝都像鸡爪那样张开着,我们的工作就是要让两边搭上,然后再将它们拧在一起。

    从此小刚加强了对老佐藤的肢体康复训练,从被动肢体训练到主动肢体训练。

    第五周开始,小刚就让他下地了,和湖川搀扶着让他行走。

    这时他已经开始说话了,但只有他的家人能够听懂。

    老佐藤的私人医生怎么也不相信!一定要跑过来看看。

    他过来时正看见小刚和湖川在扶着老佐藤练步,老佐藤还对着他眨了眨眼,他惊呆了?!

    生活有时就是这么简单: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第八周小刚就将老佐藤放到我研制的“跑步发电机”上了,看到老佐藤双臂架着两边栏杆艰难踱步,我愣住了!原来我的跑步机还能这么用?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邹农 刘惠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