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七彩人生>>今日谈
今日谈

媒婆日记续编(8)

2016年11月01日
来源:王刚作者:王刚编辑:周路明点击数:37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作者 王 刚 原黑龙江爱辉县张地营子公社大新屯上海知青



[媒婆日记51]
    小刚说品牌战略不是拍脑袋创建的而是需要深度挖掘的,要动脑筋去挖地三尺,挖到后还要不断提升和提炼。

    他一到日本后就开出了一系列的化验单,包括各种水质、土壤、饮用水等等。从流行病学调查看,这个地区的心血管病和癌症的发病率远远低于其它地区。

    因为这儿很久以前是火山活动区,当火山活动时将地心深处的一些微量元素带到了地表,所以在我们的饮用水和土壤里发现“硒元素”含量较高。

    从地球生物物理分布学角度看,一个地区的慢性病的发病率与水和土壤里含的微量元素密切相关。“硒元素”恰恰是可以预防心血管病和癌症的。

    小刚进一步地将我们的“樱花血柑”、“佐藤SAKA”、“佐藤豆腐”还有佐藤家后院饲养场的鸡蛋都拿去化验了。果然都含有大量的“硒元素”!

    哈哈!在中国就可以贴“蓝帽子”标签了,蓝帽子就是保健食品的标志。

    接下来就要提升和提炼啦!

    只要喂鸡吃当地饲料和喝当地的水生出来的鸡蛋就是“富硒鸡蛋”,可以预防高血压、动脉硬化和冠心病、各种癌症。可以天花乱坠但一定要严肃认真!

    要使日本人相信很容易,弄个铁丝筐将这些鸡蛋放进后院的硫磺泉里浸泡20分钟,出来就是墨擦乌黑了!



                             这便是世界闻名的日本箱根大涌谷“长寿黑玉子”。

    据说,每吃一个“黑玉子”,就能多活7年。在大涌谷半山腰,有个专门出售“黑玉子”的小木屋,一纸袋6个,500日元(100日元约合7.5元人民币)。游人到此,大多要停下来,买上一袋黑鸡蛋趁热吃。

    咱们比它还多了一层意思,咱是“长寿富硒黑玉子”。他们是瘫在床上的长寿,咱们可是活蹦乱跳的长寿!



                     在门口吆喝卖蛋的历史重任非小宁波莫属(大新屯又有一位要技术移民了)。

    一.首先这小子长得就像小日本再穿上武大郎的衣裳。

    二.年轻会把式,没事可以在门口耍耍猴拳。

    三.35712(米烧西倒来)发音标准,能吆喝。“别家的黑玉子吃一个多活七年,咱的黑玉子吃一个多活十年。”这小子吆喝累了就吃一个,吆喝累了又吃一个,你说他要多活多少年呀?

    四.这小子老摆摊会算账,150日元/个,买五送一,买十送二。

    但他有个毛病——骨头轻,遇到漂亮女孩子,买一送二还要亲自送货上门。

[媒婆日记52]
    第一炮打响后,小宁波的摊位上一下子增加了许多包装精美的“富硒”产品(这就是小刚的销售和研发双轨同步进行策略中的CI设计)。新上架的产品有“富硒樱花血柑”、 “富硒樱花饮料”、“富硒佐藤SAKA”、“富硒佐藤干豆腐”、“富硒佐藤香槟”、 “富硒盐水黑鸭”、还有五颜六色的“富硒佐藤绢豆腐系列”、“富硒卤肉系列”、“富硒糟卤系列”……

    品种一多就会招揽客人,路过的车辆一看五颜六色都会停下来,只要停下来我统计过了,98%的人会买我们的美食,2%是上厕所(其中50%上男厕所,50%上女厕所)。

    一看车子停得多了,淀川和湖川都会赶过去帮“三叔”。这小子看到美女两眼铮亮,也跟天天吃硒元素有关。

    他每天下班都是被人给架回来的,不是累的而是醉的,你想他一边吆喝一边吃喝能不醉吗?

    三木没有继承老佐藤喝酒酿汤的习惯,“三叔”却继承下了这个光荣传统,而且边喝边吃,边吃边想。那天晚上他跟小刚提意见,他卖的东西里面有酒有肉有菜但没有主食,他要吃酒酿饼。嗨!这小子还真会享受?

    转念一想,他说的对啊!酒酿饼?这可是妈妈的味道!佐藤家族的味道!

    粉红色的发面饼里既有佐藤酒酿的浓郁又有樱花血柑的清香。

    功劳要记在小宁波的身上!

    让小宁波过来还有一层意思。他的口味实际上与老佐藤的口味是一模一样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老佐藤的祖籍就在宁波附近。这些我是从佐藤家族的酒酿和糟卤中悟出来的。

    酒酿、糟卤、臭豆腐、臭腐乳、臭冬瓜、霉千张等小宁波的妈妈都会做。

[媒婆日记53]
    所有食品保鲜是第一位的!

    我和小刚的心思马上转到了食品的加工、包装、储存和运输上面。

    一.可以用上臭氧;二.一定要抽真空;三.要保持全程冷链;四.去库存。

    随着全球气候变暖,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日益增多。我们对酒酿作坊和酒窖的温度进行了重新测量,温度控制得更加严格,我们又在酒窖装上了中央空调,自动控温、自动调节。

    看着淀川和松下成双成对,二叔不仅有些着急,他不是着急淀川而是着急湖川。虽说她俩是姐姐和妹妹,但她倆是同一天出生的。

    一天二叔找到湖川问她有没有“意中人”?湖川虽有些不好意思,但在二叔——自己的教官面前很坦然,她看上了那个妈妈的干儿子——“屁颠警官”了?“屁颠警官”也隔三差五跑得越来越勤了,小眼直勾勾地盯着湖川。东北话叫“王八瞅绿豆——对眼儿”。

    “屁颠警官”很像大新屯的一个知青——刘同科。端正、眉眼清秀,直率,没什么歪心眼儿。

    二叔教湖川:既然看好了就不要犹豫,要想勾住男人的心必先勾住男人的胃!我先教会你几道菜。

    一看“屁颠警官”的身材就知道他属于“食肉动物”。但食肉动物分三类:身材匀称的像你大叔那样的一般喜爱牛肉,像我这样肚大脖子粗的多喜爱猪肉,像你三叔那样既有肚子又有山羊胡子的既喜欢猪肉也喜欢羊肉。

    你一定要掌握做红烧肉的诀窍!五花肉、少许油、葱姜酒、别放水!小火炖、红酱油、加酒酿、放冰糖、粘稠收。红烧黑毛猪这道菜最勾人了,越接近发工资你越要烧这道菜。你一定要超过饭店,让他无法有外心!

    这种人往往阴虚湿气重,喜欢重口味。第二道菜的跨度要大,烧鸡!烧鸡可以。当年你三叔从上海回到黑河第一顿我在黑河饭店请他吃的就是烧鸡,把那小子给吃噎住了。吃烧鸡现在不扯腿了,那是土匪吃法。你三叔猴精,他知道在鸡肩胛骨下方有一块“活肉”,那是最好吃的,你在灌下一壶冰镇“佐藤香槟”之后,用手撕下这块“活肉”填在他的嘴里,保管他连奖金卡也交了出来。

    第三道干烧茄子。将茄子切成滚刀块,半勺油冒烟后下大蒜头,煸香后下茄子,盖上锅盖,中火,加点盐,千万别放水!茄子熟了,即刻装盘。别看这道菜油光光的但它刮油,要趁热吃!

    对这种小子千万别惯坏了,严控三菜一汤。每次菜谱不要重样。

    内热的人不喜欢喝汤,喜欢冷饮。

    二叔已经给他准备好了一大碗酒酿宁波园子,已经放在冰箱里了。这个甜品是可以夺魂的,在端给他之前你问他藏私房钱了吗?他会乖乖交出来。

[媒婆日记54]
    老佐藤几乎每天霸占着那几个健身器,因为就在威虎厅大门边上,进进出出的人他都能看得见,并且可以随时随地打打招呼聊聊天。每每看到淀川和木下他都要问他们什么时候结婚?看来老人家是有点等不急了,三木也觉得他们的婚礼应该提上议事日程了。

    我也觉得已经水到渠成了,我又是他们的“媒婆”,更要好好操心一下。于是我找到小刚和鸿章一起讨论如何协助三木操办婚礼。

    小刚认为要别出心裁,鸿章认为要热热闹闹。七嘴八舌却勾画出了一幅婚礼彩图。

    还记得第一天我上山在半山腰见到过一个山洞,洞前面是一大片平整开阔的

    草坪,就像有人修剪过一样。草坪上有两只四条腿的梅花鹿吗?

    这个平坡的上方就是那面大大的日本硅板太阳旗,旗子正上方公公正正地刻着两个大字——サトー。 旗子两边是两扇“风铃”迎风摇曳,发出“丁零当啷”的响声。瀑布冲击“风铃”产生的雾气在山涧里慢慢散开,在阳光照射下形成了七色彩虹,正好镶嵌在国旗和サトー的正上方。

    我们将这个宽大的山洞改造成了他俩的“洞房”。洞口布置上鲜花拱门,红色地毯一直铺到日本国旗正下方的婚礼主席台,主席台的背景也是大大的鲜花布置,所有鲜花统一为绿色康乃馨和白色玫瑰衬托。

    开阔草坪下面可以并排摆放五十张桌子,一次性可以安排500位宾客。

    每张桌子铺以绿色镶边的白色桌布,中间置一花瓶,花瓶里插满绿色康乃馨和白玫瑰。

    整个场面绿白相间的色彩烘托出了女公主的清纯、高贵和典雅。

    她二叔和三叔带领一大批小喽啰每人捧着两盆红艳艳的“圣诞花”向山坡爬去,他俩将一盆盆圣诞花填进了山坡上那面日本太阳旗的圆窟窿中。

    顿时,在惨白的太阳上增添了一抹重重的晚霞。

    剩余的圣诞花排放在主席台前和红色地毯两边,显得分外妖娆。

    没想到这次为淀川的精心设计引来了无数新婚伉俪。

    从此在这块草地上不断演绎着五彩缤纷的隆重婚礼。

[媒婆日记55]
    他俩在山坡上忙碌着,我就骑上自行车去镇上采购主席台背后的那块大大的背景白布。

    在下坡拐弯时不小心和迎面过来的小卡车撞上了,当时就感觉左小腿肿了起来。卡车司机立即将我送到附近一家比较大一点的医院里,拍片一看骨折了。

    接下来被推到X光机下面透视、复位、上石膏、推进病房一气呵成。

    就在我上石膏期间,走廊上吵吵嚷嚷地又送来一位病人,他比我更高级,是摩托车撞大卡车,骨盆粉碎性骨折。

    我的病床是1440,刚刚住下后,护士就来为我将左腿垫高,量量体温、血压等嘱咐几句就离开了。

    不一会儿那个骨盆粉碎性骨折的病人被推到我边上的病床1441。

    我一看这张脸怎么这么熟悉?

    原来是石原!狗日的,你也有今天?

    他也认出我来了,无力地向我摆摆手。

    几位医生和护士过来将他用牵引架吊了起来,因为是骨盆骨折,刚拍完片子,需要内、外科会诊后才能手术。

    他像上刑一样,就像我当年在大新屯杀猪前那个猪被绑在横杆上的姿势。

    小刚和鸿章听到消息后就和三木一起赶了过来。淀川和湖川因为要应付饭店里的客人,晚些过来。

    小刚在来之前到厨房里去盛了一大盆连骨头带汤,还有两大块五花咸猪肉、干烧茄子加一大盆米饭、两大瓶樱花血柑饮料。他告诉我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骨胶质和维生素C。

    无意间我看见了石原看到我狼吞虎咽的凄凉眼神!他咽了咽唾沫又将头转了过去。

    我轻轻告诉小刚这就是石原。

    小刚轻轻走了过去,仔细打量着他。

    惨白的脸色、紫色的嘴唇、哆哆嗦嗦的双手、指甲都发青了,而且两侧鼻翼开始呼扇起来。
这不是骨折的症状啊?

    小刚对我说:“哥:你现在就问他,那辆自行车是不是他偷的?”

    “你快问呀!我没时间跟你解释,这小子快不行了,不会超过今夜十二点。”

    不可能呀!他骨折我也骨折,只是他粉碎了我没粉碎。

    我还是听从小刚的建议去问石原了。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邹农 刘惠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