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七彩人生>>回忆篇
回忆篇

太阳沟松树的命运

2017年10月03日
来源:季之浩作者:季之浩编辑:周路明点击数:358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五百年前某个春天的一个清晨,一只飞鸟叼了一颗松子飞到了五百年后我去下乡的那个处于小兴安岭南麓黑龙江西岸的村子西面叫太阳沟的一个山顶的谗岩上,鸟儿也许累了,也许看到了别的吃的,总之,它把从远处叼到那山顶上的松子扔下了。

    受日月之精华,得天地之灵气,雨露滋润,那颗松子在山顶的泥土里发芽冒头渐渐长大,五百年的风风雨雨让那颗小松苗茁壮成长已成大树,在进入那个两山夹一峰,沟壑有流水,有草甸,还有几块不知道哪里来的大石头的叫太阳沟的地方,仰头一望,看到远处山顶上突颚的那颗松树,青翠欲滴,枝叶茂盛,隐隐有华盖之形,你会有一种远离尘世的超脱感,加之夏天凉风习习,真是一个避暑的好去处。



    那个很少有文化传播的年代有时候也会如获至宝的传阅一本书一本杂志甚至几页手抄本,我就悄悄的带去太阳沟,找一块大石坐下,慢慢品味咀嚼,就好比得到一瓶好酒总要回到一个静静的港湾,整治好杯盘,呼朋唤友,细细品尝一样。
山脚下流过的溪水非常清澈非常醇厚,看书累了,掬几口水喝,眺望几眼远处山顶上的那颗松树,似乎令人在那种远离父母远离故乡的黯淡中感到了灵魂的升华。

    我也攀登到过那颗松树的山顶上几次,抚摸着那粗粝的树皮,拥抱那粗壮的树干,抬头近距离的看那树顶,就像置身于一颗大伞下。

    树和人一样,有时候也会碰上不幸,不幸有外来和自身两种,这颗松树的不幸来自外来:三个村民为了用石头,就用自制的炸药炸那座山,也有说他们想要那颗松树的材料派用场的,所以,在炸石头的同时连带那颗松树也炸了,松树轰然倒地被炸得支离破碎的时候该是多么的痛苦多么的凄惨啊!

    从此,我下乡地那个叫新曙光的村子外的西边少了一个景点,让曾经在那里生活过的村民多了一份眷恋一份回忆。
这是我离开下乡地的事情了,后来重返第二故乡和当年的老乡朋友喝酒聊天的时候听说,那炸石头连带把那松树炸掉的三个村民不久就一死二伤,死者是被自己所赶的马车压死的,很离奇,从车上摔下来脑袋被车轮压个正着,当场毙命,伤者一个是在操作电磨磨面的时候手指卷进去了,另一个是在装配农具的时候被铁件敦掉了两个手指(那两个伤者后来都回了关里老家去了)。

    不管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的天意,还是那颗树显灵,我们绝不可以为了一己利益而胡乱破坏环境,破坏自然给予的恩赐。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邹农 刘惠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