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七彩人生>>回忆篇
回忆篇

九道沟打麦子

2019年09月09日
来源:本站作者:陈培竹编辑:林云普点击数:92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96989月间,我们下乡来到桦树排子生产队已有3个月左右的时间了,也是临近麦收的时节了,队里的麦子一片黄澄澄的,麦穗饱满,迎风一吹来回的摆头,显得沉甸甸的。很显然今年的收成不错,我们迎来了下乡以后第一个麦收。

由于当年中苏关系紧张,为了战备的需要,在瑷珲县委的统一部署下,罕达汽公社组织东边的四个大队,长胜、永胜、老公司、桦树排子在大山深处的九道沟地方,联合开荒种粮,作为战备物资的需要。队里已经有人去看过,九道沟的麦子也已成熟,四个大队要组织力量到九道沟收麦子。当时各大队还没有象样的收割机械,只能依靠人力用芟刀收割。四个大队在一起干活,是给本大队长脸的时候,各个队都选派善使芟刀割麦的高手,都是精兵强将啊。我们队打头刀的是本队第一高手、大个子的才才,还有秋里、李财、秋兰等好劳力,好像是老陶大叔带的队,然后又抽了一些刚下乡的上海知青以及陶大叔的儿子秋季、马大哥儿子春季等人一起捆麦子,我本人也有幸跟随同去。 

九道沟确实荒凉,我们住的是一个临时搭建的窝棚,四面透风,那也是原来开荒时搭建的。队里安排一个老乡做饭,匆匆安顿好,第二天就上麦地了。按照各个大队分配的地亩数,不同地块同时开镰,据说当时还有专人每天进行进度统计。

我们的才才不愧是割麦子的高手,大芟刀一轮就是一丈来宽,刷刷几下,就领头走了。老陶大叔把我们几个知青叫到一起,拿了捆麦子示范了一下捆麦子的要领,安排我们一个人跟一个刀手,就开干了。我们知青虽然是初次干这个农活感到很新鲜,但是也暗下决心豁出命来干,决不能给我们桦树排子丢脸。

捆麦子也是个技术活,麦个子的大小,捆麦子所用的麦杆多少,捆起来即结实又能快,还是很有讲究的。还没有捆几个麦个子,我们就浑身冒汗了,大太阳下汗流浃背,外衣内衣全部都湿透了,两条手臂胳膊上都是一条条的血印子,那都是麦芒拉的,有的甚至还淌血。好不容易到了地头刚想歇歇,又看见打头的才才已出去好远了,下一趟又开始了,只能咬咬牙再赶上去。

那几天黑河的天气还是很热的,中午时候焦阳似火,太阳晒得热辣辣的,又加上汗流的多,带去的水壶早就见底了。实在渴的要命,一到地头见到小水沟里有积水的,就想凑上去用嘴吸,但一吸弄的满嘴都是泥和草。后来老乡教我们用一根麦秆在小沟里吸水那还很管用。一边吸着麦秆,一边还能看到小水沟里面游荡的小虫,那谁还能管这些。一天下来浑身精骨酸痛,走到窝棚只想倒头就睡,有时睡了一个时辰,才知道还没有吃饭呢。队里老乡好像没有什么,照样有说有笑的开玩笑,许多还要收拾芟刀准备明天的工作。老乡教我们在这个节骨眼上一定要坚持,过了这个关就好了。是啊,几天下来我们觉得好多了,虽然汗仍出的很多,脸晒得黝黑的,但好像人长高了,身上的肌肉也长结实了,每天收工回来我们也能和老乡们一起说笑了。

十多天以后,我们胜利地完成了九道沟收麦子的工作,打道回队了。望着一个个高高的麦垛,这是我们的劳动果实啊,是我们下乡插队以来第一次较大的考验,我们终于挺过来了。这也是我自己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作者系原罕达汽公社桦树排子上海知青)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邹农 刘惠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