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七彩人生>>回忆篇
回忆篇

我的知青轶事:下乡第一天

2021年08月11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栾云兰编辑:楼曙光点击数:69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一. 离家远行

  70年代初,正值文革期间,文化大革命依旧锣鼓喧天,上山下山运动席卷全国,广播电台,高音喇叭整天播送着最高指示和中央最新文件,满大街贴满了宣传鼓动的大幅标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到边疆去,到农村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一场史无前例的上山下山运动主宰着一代人的命运!

  街道里,马路上人来车往,一辆辆装满知青的大卡车,敲锣打鼓的将一批批热血青年送往祖国的各地农村,边疆,军垦农场。

  特殊的年代里,有着特殊的氛围,每个人都被这种氛围笼罩着,没有自愿与不自愿,都只有一个模式,毫无选择,一切听从国家和组织的安排,那个年代主宰着一切!

  工人阶级领导一切,造反派成了领军人物,工宣队进驻了学校,教课老师被挤到了一边,校长更无说话的权力,除了挨批,整天就是反复的写着检查,学校已失去了她正真意义上的含义。

  71年初,我是初中应届生,四年的中学岁月,没有从到课堂里学到书本上的知识,进出学校不用带书包与课本,更无须考试与结业,老师上课也大都不开口讲话,生怕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便引来灭顶之灾!于是,整整一堂课,老师在黑板上写满了上课的内容,写了擦,擦了再写,不管下面的同学在干啥,直至下课铃声响起,他如释重负走出教室。

  17岁的我,初中算是刚毕业,和所有的当代青年一样,被整个大氛围所影响,和感染着,有着远大的理想和抱负,要报效祖国和响应党的号召,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理想,到边疆去,到农村去,做一个有志青年!

  由于从小对军人的向往和崇拜,很想成为一名女兵,但军队有着种种的限制,不是想去就能去的。兵团也该有着军人的风气吧,于是,报名去了安徽生产建设兵团的军垦农场。

  为了鼓励上山下乡运动,政策允许父亲从厂里预支了钱款,用于下乡的儿女所必须的生活用品。那个年代,父母是无奈的,母亲很担心还未成年的我,边抹着泪默默的为我准备着行装。从吃的,穿的,用的等等......我还要求妈妈为我做了一套当时很时尚的双排扣的军装。一切的一切只要能想到的,都带上了,父母担心儿女一人远离家乡,有诸多的不便,恨不能为儿女带上一个家,哎,可怜天下父母心!


下乡前一天去相馆留影

  临行的那天晚上,家里送走了一批批来告别的邻里乡亲,不太大的简陋的家,总算安静下来了。我洗漱完毕准备上阁楼睡觉,被妈妈叫住了:"今晚你就睡底下吧,让你爸和你弟弟去睡。"啊,我心中一热,眼泪在眼眶里忍住没掉下来!母女彼此心是相通的,不用明讲,尽在不言中!

  夜,关了灯,我和妈妈各自睡一头,闭着眼睛,可一点也睡不着,黑暗中,妈妈时不时的在叹息,用手轻轻的在抚摸着我的腿,感觉着妈妈在悄悄的流着泪......白天的远大理想和抱负,在此时都荡然无存!心里难受死啦,莫名的泪水涌眶而出,顺着眼角滚到了枕巾上。

  不知什么时候,妈妈已早早起了床,父亲买来了丰盛的早点,大饼油条,还有我爱吃的生煎馒头等等.....一应俱全!可是,此时的我没有一点胃口,半口都咽不下,妈妈不停的催促说,吃吧,多吃点,为了安妈妈的心,我强忍着装着高兴的样子硬噻了几口,不一会,邻居阿姨大妈来了,我的同学和儿时的小姐妹,全都早早的等候在家门口,准备为我送行的一大帮人,浩浩荡荡簇拥着我上路了。

  那时交通工具不便,一般全是步行去发车点,在离开家的不远的转弯处,远远的看到一人孤零零站在那等候的小弟!他太小了!才7岁,妈妈不让他送,要他在家呆着,可他为了怕妈妈要留他在家,早饭也不吃就早早的在外面等着,红红的眼睛看着我,"姐,我也去!"我心好疼,一把抓住他的手说,"走,一起去!"

  1971年10月16日,终身难忘的日子!我将从这天开始迈开人生的第一步!

  未成年的我,一切都在懵懂之中,从未出过家门,更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安徽在哪里,兵团是什么样,和部队相似吗?那里的人是个什么样子的,和我们一样吗?一切的一切都充满了陌生和孤单,觉得自己去的好像是另一个世界,从此和家人上海隔绝了,真如远在天涯,不知何时能归!

  上海爱国中学,是我们的发车点,校内,接送知青的车辆早已停在了那,学校里早已挤满了来相送的父老乡亲和亲朋好友!虽然有规定,每家来相送的人数不得超额,但负责看门的学生干部,看着一身戎装的我,还是非常理解的为我开了绿灯,让随同我一起来的人都让进了校。校内,人群熙熙攘攘,但全然没有大声喧哗的躁动,情绪都非常的压抑,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说不出的感受,家人在低低的交谈着嘱咐着,静静的等候......

  7.30分,汽车鸣笛一动,开车了。"哇....!"全车的学生同时放声大哭!涌向窗口,伸出了脑袋,寻找着车下的亲人。车下所有的人都齐刷刷的申长了脖子挥着手朝着汽车开走的方向跟着奔跑!一边大声的呼唤着自家孩子的名字:"当心点哦,好好的,写信回来啊,多保重,再会!......"这一刻这一刻,永远定格在了脑海里,终身难忘!

  汽车开出了校门,驶出了上海......,

  车厢内,学生们依旧伤心落泪,低低的抽搐着,没人说话,没人劝慰,只是默默地,默默地......

  望着窗外渐渐远去的城市,我在心里祈祷着:"再见了,我的故乡!别了,美丽的黄浦江畔!"


金卫民的妈妈来连队探望

  二.初到连队

  安徽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十六团,座落在皖南地区的宣城和郎溪县的交界处,十字铺,是以种茶为主军垦农场,它的前身是"宣郎广"农场。

  载着知青的汽车一路颠簸,中午时分便到达了团部(十字铺)很快就由原先安排好了的人员名单,被分配到了各自的去处,我们一行七人(三男四女)一起分配到了一营六连,在营部吃完午饭后,等待着来接我们的人。

  一位老职工和一位当地女青年,赶着一辆牛车来到了我们面前,装上了我们七人的行李,便向目的地出发了。

  我们七人都来自各自的学校与区域,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彼此间没有生疏感,一下子就很友好便熟悉了起来。

  从营部到连队有三四里地,没有其它的交通工具,只能步行。牛车驮着行李,我们跟着后面行走在山路上,要说是山其实也不是山,它是一个邱林地带,一个坡连着一个坡。感觉一直是在上上下下。坐了一天的车,这会走在大片的茶园和田野里,虽步行走出了汗,但微风一吹,让人感到非常的舒畅,忍不住的大声说道,啊,这里的空气真新鲜!

  空旷的茶园和满山坡的小松树,还有那沟沟坎坎里的野花,从未出过家门和一直生活在城里的我们,被眼前的茶山和田野景色所吸引,一切都觉得那么的新鲜好奇,不住的向来接我们的人问这问那,早晨在学校与家人的挥泪告别,和大声的呼唤,好似生死离别的情景,这会儿全烟消云散!马上鼓足了精神,以全新的面貌,昂首挺胸去迎接那新的生活!


74年上调芜湖纺织厂,任车间团总支副书记

  "老师傅,还有多远,还要走多久啊?"初出校门的我们仍然用着上海时称呼,对来接我们的人大声的问道,毕竟走了大半天的山路,真是有点累了。

  "哈哈,快了,再翻过这座山就到了。"来人乐呵呵说道,我们几个相互一阵对视,高兴的加快了步伐,大步的登上了小山坡,站在了山坡上,"呶,下面就是。"老职工挥手一指。

  我们站在高高的山坡上,放眼望去,一片隐落在树木下的茅草房呈现在眼前.....远远的看到了村口聚集了许多人,"那是我们连的人,知道你们上海知青来啦,是来欢迎迎接你们的。"赶牛车的老职工告诉我们。

  这是一个小连队,人不多,总共加起来才几十号人,村口有两棵高高的大树颇有气势,由于是兵团集体制,所以各方都管理的井井有条,虽然都是茅草屋,但统一规划建造的整齐有序,各处也打扫的干干净净。

  空旷的村口大路上,整齐的左右站着两排人,中间留有一个通道,我们要从这个通道走进连队的,这是连里为我们举办的一个欢迎仪式,当我们从村口走进来的时候,两排男女老少,高矮不齐,打着光脚,卷着裤腿的老职工们,都齐齐刷刷的拍着双手,嘴里还不停个高呼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一个个笑嘻嘻的好奇的打量着我们一行七人。

  简单的仪式,朴实的语言,好奇的目光,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受到的如此朴实无华,却又非常真挚的礼仪待遇!当我走过通道的那一煞那,多少感到了有点别扭和不自在,说不清为什么,只感觉身子不由自主的微微颤了颤,连忙信步通过了欢迎的人群。

  稚嫩的我,离开了家,来到了这片茶山上,这里是一个新的起点,日后的岁月里,会和我结下永远抹不去的情和缘。

  作者简介;栾云兰,上海知青,1971年10月下放到安徽生产建设兵团,74年上调芜湖纺织厂,84年商调回沪。


返城后在上海知青家合影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邹农 刘惠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