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七彩人生>>博览汇
博览汇

永远的爱

2014年11月06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刘树新编辑:楼曙光点击数:441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知青博物馆经过八年的筹备,已经到了布展阶段,许多知青艺术家向我建议,在展览的内容中应该有画作,用多种艺术形式来丰富知青这段历史,这样,展览就好看多了!上海张刚老师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到处去请知青画家为知青馆帮忙,就是这样,我认识了北京知青画家呼建华大哥。

  2009年8月,山西大寨组织了一次知青活动。呼大哥是这次活动画展的主持者,活动结束后,我们俩一块回到北京,呼大哥让我一定到他家去住。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呼大嫂,原来她是黑龙江兵团25团的姑娘!

  初到大哥家,宽敞的房子,整洁明亮,透着温馨与舒适。家中两位老人是大嫂的父母,长期住在大哥家中养老。大嫂名叫王秀丽,高高的个儿,瓜子脸,两只大眼睛总是带着和蔼可亲的眼神,说起话来带着微笑,她身材很好,就是稍显得瘦。她初次见我特别热情:"别看咱们第一次见面,可不显得生疏,因为你大哥闲着就讲你的故事,去年你大哥为知青馆画的那张《烈火英灵》大型国画,把他累的腰疼病都犯了,没办法我把地板擦干净,他就爬在地板上画了一个多月。你大哥还说呢,这要是为了卖画,他早就不画了,因为画的是知青烈士,要捐给知青博物馆,不能耽误了树新开馆呀!他画那画真是带着感情去拼命创作的。你呼大哥在画的旁边还写了一段话'纪念这十四位知青战友,为了扑灭即将越过边界的荒火,他们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当时他们只有十七、八岁,我们活着的人应当永远铭记着他们。'这幅画完成后,还在中国军事博物馆展览过,大伙都说画得好,很多美术馆要收藏。可你大哥说,这画一定要放在树新的知青馆永远展出,才最有意义!"大嫂说话十分儒雅朴实,哎呀,我想起来了!秀丽大嫂原来是兵团二十五团的中学老师。到了吃晚饭时,大嫂把我领到了一家饭店,要了一大桌子菜,我说就咱们仨人吃,要这么多菜,吃不完啊!呼大哥说:"按咱北大荒的规矩,剩点儿不要紧,可以表达我们俩口子对家乡人的盛情。"晚上大嫂说要到亲戚家住,让我和呼大哥好好唠唠!

  我和呼大哥住在一张床上,从大寨参加活动回来,本来有些疲倦了,可不知为什么没有一点困意。呼大哥特别关心知青馆的情况,尤其是开馆后还没有运行经费,让他也跟着发愁。我俩唠着,我突然问大哥,知青与本地姑娘在兵团结婚成亲的大多数都解体了,您是怎么把大嫂带回北京的?大哥听了我的话,没吱声,我又说了一遍,呼大哥过了好一会从床上坐了起来,半天才说:"老弟呀,要说这个,话可就长啦!"

  1968年,呼大哥从北京下乡到沈阳军区黑龙江兵团25团,由于他吃苦耐劳,什么脏活、苦活、累活都干在前面,他度过了"咬的受不了"、"冻的受不了"、"累得受不了"、"想家受不了"四大难关!成了连队里的生产骨干,就是当地老军垦对他都十分认可!加之他学生时代就酷爱画画,字也写的漂亮,还会乐器,他就主动为连队办板报,组织文艺宣传队,很快就成了连队的"大忙人"。那时正处于战备的紧张形势,团里医院缺一名X光透视医生,要在知青中选拔,呼大哥一下就被选中了!老连长知道了,急了眼,小呼子将来要接我的班儿,怎么团里说调走就调走了?我去找团长去!

  呼大哥从兵团医院总部培训班毕业回来后,在医院里,他拼命的钻研技术,对患者服务态度很好。他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这份工作,因为战友们还在战天斗地。没过几年,呼大哥在25团周边医院中就有了名气,一次一个职工拍片子,呼大哥确诊这个患者器官上有占位,就告诉家属,结果哈医大诊断果然如此。还有一次呼大哥又把诊断的结果告诉了家属,可哈医大诊断的结果是否定的!呼大哥没有着急,他带着病人的片子找到了哈医大的老教授,结果,呼大哥的诊断是正确的,就是这样一个个的诊断,呼大哥成了整个兵团的名医。

  一天一位团领导到医院找呼大哥,他不是来看病的,是给呼大哥介绍对象的,说这个姑娘是团里中学老师,人长得漂亮,工作干的出色,呼大哥对团领导的好意没法拒绝。领导又说,这个姑娘根红苗正,他爸是抗美援朝的、58年的老军垦。就这样,在领导的安排下,两人见了面。可能是老天的安排,呼大哥第一次见王秀丽,就觉得这姑娘不错,他还没把自己"同意"的信儿捎过去,对方很快就反馈消息说"同意"。没过多久两人了结婚,一年之后漂亮的女儿降生了!

  呼大哥天天忙着为团里的父老乡亲看病,秀丽大嫂废寝忘食为团里孩子们的成长操劳着。小女儿长得健康、可爱,她会坐起来啦!她会站起来啦!她会迈步啦!她会叫爸爸妈妈啦!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天天都有欢声笑语!秀丽姑娘自打有了这个家,脸上总挂着笑,人好像比过去更漂亮了。呼大哥自从有了这个媳妇与女儿,又有了岳父岳母二位老人的关爱,心里被幸福塞的满满。

  知青开始返城了,呼大哥两口子一批批的送战友们上车回家。这些同学战友与呼大哥亲如兄弟姐妹,甚至胜过这种感情关系,因为他们是生命中终身难忘的伙伴,因为那是他们在艰辛的十年里,在那不堪回首的十年里结下的实实在在的友谊!

  呼大哥送走了同学战友,可他没有走,他对秀丽说:"我也想回北京,因为那里有我的父母亲人,那里有我的'发小',那里有我的的童年、少年,但是我不知想了多少遍,就是离不开你和孩子,舍不得离开这个家,舍不得离开岳父岳母二老……放心吧!秀丽,我决不能把在艰苦日子里爱我的人和自己的孩子扔下的!"

  一天深夜,呼大哥发现,妻子秀丽坐在自己和孩子身边发愣,他问秀丽咋不睡觉呢?秀丽说:"我想了好多天啦,你还是一定要回北京的,因为这么多年你老是在拼命超时的在透视机前工作,身体都弄坏了,腰病又那么重,长期留在这寒冷的北大荒是不行的,将来弄不好是要倒下的!还有咱们女儿,她应该也是北京人,应该受到北京的教育呀!人家都回去了,北京的父母二老更是挂念你啊!"呼大哥对秀丽说:"你别犯傻,我是铁了心不走的,我不会把你和孩子扔下的!"

  第二天深夜,第三天深夜……秀丽又坐起来发愣了!就这样呼大哥在秀丽不懈的坚持下,才决定带着女儿回北京。不过他和秀丽约定,如果回京八年还不能把秀丽调过去,他还要回北大荒,与秀丽白头偕老!

  秀丽把呼大哥和女儿送回北京!待返程的列车即将开动时,在北京站站台上,呼大哥与秀丽紧紧的抱在一起,俩人满脸都是泪水……这是1979年的冬天,那一天让呼大哥与秀丽永生难忘!

  回到北京的呼大哥,一切都要从零开始,没下乡的人们大多都有十多年的工龄,返城的同学战友经过艰难的努力,大部分也都有了着落。他不知跑了多少腿,求了多少人,费尽周折,被分配到北京燕京书画院当杂工。

  在北大荒他是名医,团里的父老乡亲爱戴他,关心他,而回到北京的呼大哥就好像社会上多余的人。他白天干着繁重的体力劳动,腰病犯了,也不敢吭声,用一个宽宽的大皮带扎着那疼得直冒汗的腰,咬紧牙关时刻坚持着!如果没有在北大荒艰苦的磨炼,没有坚强的意志,这活是一天也干不了的!他白天拼命干活,晚上还要帮着妈妈照顾女儿,女儿天天哭着找妈妈,每逢这时,呼大哥就更加挂念在北大荒的秀丽,为此经常背着妈妈与孩子流泪。呼大哥有时也后悔过,不回来该多好!每逢这时他总能听到秀丽的声音:"你回北京肯定会有发展的,女儿是北京人了,她应该受到北京的教育。"这声音给了呼大哥无穷的力量,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通过拼搏改变当前的窘境,一定通过拼搏让秀丽早日来到北京。

  白天,他认真工作,很快得到了领导的好评,得知他在兵团是医生,自小就有画画的功底,就将他的工作逐步向画画专业靠近。他拜老画家为师,又报考函授艺术大学,认真研习书画艺术,就这样他越来越受领导和老画家们喜欢与认可。晚上,他哄睡女儿后开始了第二项工作,就是给党中央与北京市委市政府领导写信。他给华国锋、邓小平同志、北京市的林乎加书记写信反映自己的实际困难,恳求领导批示给予照顾,把妻子秀丽调进北京。因为老母亲身体多病,已经不能帮他照顾孩子,他太难了!可不知为什么发出去的信,一个也没有回音!

  呼大哥在报纸上得知,国务院换了新总理,他马上就给赵紫阳同志写信,这次发信只有几天,北京市人事局就来了电话,叫他去!赵紫阳的批示是"请北京市人事局给予帮助解决"可北京人事局强调:"像呼建华这样的情况太多了,无法照顾",就这样国务院总理的"给予帮助解决"也没有落到实处。

  北大荒兵团战友相聚了!他们说"你不是铁了心不回北京吗?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多想了,这年头能回来就是烧高香了,谁还管老婆孩子啊!你还把孩子带回来干什么呀,将来再找不就麻烦了吗?你还要把北大荒的老婆折腾回来,您问问,别说您呐,谁也没那'章程',过一段再找一个,不就结了吗?"呼大哥听着战友们的肺腑之言,什么话也没有,眼泪不住的流着……战友们看着他都停住了话语,一个战友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大声嚷嚷着:"前些日子,一个北京人与外地的亲戚对换过户口,不信你到公安局打听打听。"旁边的知青说:"你净扯淡,谁家有亲戚能跟北大荒的呼大嫂换户口哇!"

  战友聚会散了,第二天呼大哥到市公安局去咨询,结果还真有这样的政策,可市公安局的同志告诉他,这样的对换非常少,除非是把北京户口换给你的人,你能帮他在外地就业,这还有可能。呼大哥得知这个信息,如同又有了新的奋斗方向。

  他请了假,坐上火车,回到了北大荒,他和秀丽一块去找团领导,团领导对呼大哥的想法非常敬佩,他说:"小呼,你回北京了还一心要把老婆弄回去,你真够爷们,我答应你,如果你真把王老师弄回北京,她的工作就由那人顶班!"

  呼大哥回到北京,一到晚上就写起"对换户口"的寻人启事。星期天,他就骑着自行车到处贴"启示",每天行程都要达150多里。他把整个北京城规划出自己贴"启示"的路线图,一条一条,一片一片,并有计划的每三、四根电线杆贴一张,春、夏、秋、冬从不间断,一坚持就是四年,行程超过二万五千里。他到处贴启示的事儿,传遍了知青战友和书画院的全体职工,第二故乡北大荒的父老乡亲都为之感动。无论怎样艰辛他从没动摇,他就一门心思的想要把妻子弄回北京。

  四年过去了,"启示"贴遍了北京城,可一点动静也没有,呼大哥流出了绝望的眼泪。这是1983年底的严冬,呼大哥一辈子都忘不了那绝望的日子。

  就在这时,燕山石化橡胶厂的一位职工,在自己家门口发现了呼大哥贴的"启示",把它揭下后拿回了家。这个职工是北京户口,可家里老婆孩子等四口人没有北京户口,生活困难,他在石家庄公安局有亲属,他想如果这四个人能解决城镇户口,再调到石家庄工作,这是天大的好事呀!但他又想,这能是真的吗?是不是一个骗局啊!即使真的,人家要换一个人的户口,我一家五口人又怎么能换成呢?经过一段思想斗争,他还是拨通了呼大哥画院的电话。

  呼大哥和这位工人见面后,为了取得信任,他把这位工人领到了画院领导那里,单位领导讲述了呼大哥的为人、工作表现和为妻子回北京四年如一日所付出的艰辛,这位工人感动了!接着呼大哥又领着这位工人登上火车回到第二故乡北大荒25团。团领导又向这位工人讲述了呼大哥在兵团十多年的工作业绩,王秀丽老师和她的前辈们的经历,这位工人对呼大哥有了信任感。可这件事也难倒了老团长,因为对换的人不是老师是工人,还有那四个非城镇户口的家属要转为城镇户口,兵团农场可没那个权力,这要到地方政府去办,更让人难办的是,这个工人即使对换了,家属的户口问题解决了,他还是要调走,去石家庄……老团长在呼大哥和那个工人面前没有暴漏出一丁点的为难,他告诉呼大哥,你领他回去吧,这边的事由我去地方政府给你跑,你放心吧!我不仅是你的老领导,更是你的乡亲,也是你的父兄长辈,说着老团长留下了眼泪,激动的说:"你和秀丽是北大荒值得骄傲的好孩子,我是看着你们成长起来的!你们太难了……"

  呼大哥从北大荒回来一个月时间后,各种手续就全部办完了,工人一家高兴的回到了石家庄,王秀丽老师把户口也落到了北京市,呼大哥单位领导为了解决秀丽的工作,把它安排在燕京书画院办的业余美术职业学校当了老师,负责学生的管理工作。

  呼大哥把故事讲到这里,他哭了,我也哭了!

  秀丽也是北京人了,全家人终于团圆了,可接踵而来的是没有住房,他们最可怜的时候,一个月搬了五次家……要改变自己的生活状况,就要拼搏,还好的是有知青那十多年的磨炼垫底,呼大哥与秀丽还是一路挺了过来!

  呼大哥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成了较有名气的画家,出了画集,办了个人画展,女儿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金融单位工作,她也有了自己幸福的小家,自己的孩子,呼大哥当上了外公,秀丽大嫂上着班,呵护着这个幸福的家。2007年呼大哥与秀丽把北大荒的二位老人接到北京和他们一起生活,让他们安度幸福的晚年。

  呼大哥的故事讲完了!我好长时间没说一句话,屋子里静悄悄的,我被呼大哥和秀丽大嫂高尚的人品,被他们实实在在的爱情而感动,他们是我心中无比敬仰的人。

  时间过得真快,2010年四月,我到北京出差,打电话想去呼大哥家串门看望他们,呼大哥回电话说,你不要来了,我马上去看你!大哥来了,他瘦了很多,人也憔悴,他告诉我一个惊人的噩耗:"你嫂子秀丽得了肺癌,已经是晚期,医生说只有半年时间啦……",此时呼大哥和我都已眼含泪水……我十分惦念秀丽嫂子,很想去看望她,呼大哥说:"你嫂子知道你挂念她,她很瘦,她不让你看到她那个样子,怕你看了心里不好受!"跟呼大哥经常电话联系,得知秀丽嫂子和呼大哥出国旅游去了!秀丽嫂子病情稳定了!半年过去了,一年、二年、三年、四年、四年半,我真为嫂子庆幸。人们说这种病三年稳定了,就可以痊愈啦!可让人心痛的短信告诉我,她永远的走啦!秀丽嫂子得病活了四年半,这也是个奇迹,在这个奇迹中饱含着呼大哥对她永远的爱。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邹农 刘惠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