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七彩人生>>博览汇
博览汇

现代社会里的原始村落翁丁村

2015年02月19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孙向荣 图/文编辑:哈荑点击数:88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2013年11月,笔者在沧源县政府研究室主任肖国祥和云南东风农场宣传科长刁晓明的陪同下考察了云南沧源县勐角乡的翁丁村。"翁丁"佤语意为云雾缭绕的地方。翁丁村距沧源县城西北33公里,藏匿在中缅边境的佤山深处。据担任过勐角乡党委书记的肖国祥介绍,翁丁村有400余年历史,现有100多户人家,500多人,均为佤族。近年来翁丁村被开发为一处以原生态村落为特色的旅游景点,是云南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单位。

  经考察笔者认为翁丁村有以下几个特点:一、该村的民居完整的保留了云南西南部地区竹木草顶结构的杆栏式建筑。二、完好的保留了原生态村落的总体布局和历史风貌。三、虽该村已开发为旅游景点,但没有过度的商业化气息,依然保持着朴质无华的气质及具有亲和力的氛围。四、该村的大部分村民依然生活在其中,延续着阿佤人传统的生活习俗和原始宗教信仰。五、该村至今仍保持着人与自然、建筑与环境和谐统一的生态系统。

  传统的阿佤寨在村中央的广场上均竖有寨桩。庄严肃穆的寨桩既是凝聚全寨村民精神力量的标志,也是至高权威的象征,"它像一面旗帜,在灾难和战争发生时起引导和保佑村民的作用"。笔者看到,矗立在翁丁村广场中心最高的那杆寨桩是用龙竹制成的幡杆,顶部有几圈竹篾做的避邪饰物,篾圈下有条尺余长的木船,代表一帆风顺;木船下有一条木鱼,表示年年有余,村寨风调雨顺。杆脚下有个鹅卵石代表寨心。幡杆旁是棵用斧头砍凿成的木塔桩,粗犷的桩上刻有条状、三角、正方和圆形等图案,代表草木和天地山川。每逢节庆日,村民要在竹杆上悬挂白色的布幡。这时村民带着食物前来供奉寨桩,围着寨桩载歌载舞,喜庆一年的丰收,乞求来年吉祥如意、五谷丰登。以寨桩为中心的广场是村民进行宗教仪式的场所,也是村民集会的欢庆之地。寨桩是阿佤村落的心脏和传统建筑文化的体现,凝聚着阿佤人的信仰和追求。

  杆栏式建筑的特点是底层架空,以木板或竹排做墙体围护及楼板,具有良好的通风透气,散热和防潮功能;因建筑自重轻及契合牢固的榫卯竹木结构使房屋具有良好的稳定性和抗震能力;杆栏式建筑就地取材,施工方便,成本低廉,适应亚热带的山地和坝区,因而广泛流行于气候湿热多雨的云南西南部和东南亚一带,成为这些地区特有的建筑形式和地域风情。

  翁丁村至今完好地保持着传统杆栏式建筑的结构和历史风貌。这种杆栏式建筑底层关养牲畜、堆放杂物;架空的二层住人,屋前有一竹巴晒台,用来晒谷子,茶叶、衣物等。建筑材料为竹子(竹竿、竹藤、竹片、竹蔑等)、草(茅草、稻草等)、木料(柱子、木板、椽子等)。木柱的顶端留有树叉,用以托梁,横梁上再托上一些细竹子,覆以茅草,筑成架空的竹楼。以家庭为单位的竹楼依山旁溪而建,每户农舍前都有用竹篱或木桩围起的庭院,院内栽有鲜花、果树和凤竹。

  阿佤人建筑室内的空间布局遵循本民族的传统习俗和礼仪。住宅设有主门、客门和鬼门。主门是家人日常进出的门。客门设于楼侧,供客人进出。鬼门与主门相对,逢做鬼才用,平时不从此门出入。室内设有主火塘、客火塘和鬼火塘。主火塘是主人家做饭、烤火、睡觉、日常生活中所用的火塘。鬼火塘要做大鬼或家里死人时才启用。客火塘供客人烤火,客人留宿只在客火塘边。阿佤人把自家剽的牛头骷髅陈列在邻主门一边的墙上,以示自己的富有;把自己猎到的兽头骷髅陈列到邻鬼门一边的墙上,以示鬼魂保佑。佤族室内陈设简陋,无桌椅,竹席木板当床;没有被褥,用棉毯或麻布单做被盖,枕木头和衣而睡。

  阿佤山佤族的房屋和版纳地区傣族的竹楼在建筑材料、结构和造型上十分相似,只是工艺原始,表现手法粗犷,更贴近山地的自然环境;在室内空间布局和陈设上更体现了佤族的礼仪和习俗。

  陪同考察的肖主任对我说,为保持翁丁村原生态的历史风貌,沧源县政府规定在翁丁村内不准新建瓦房,县政府给每户村民每年发放房屋维护费250元,这对每年一个壮劳力2500元收入的贫困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补助。另外沧源县充分利用了中央和云南省政府的扶贫政策,本着中央和地方政府出一部分,农户出一点的精神,在全县新建了20个幸福工程点,以改善深度贫困村寨村民的居住条件。翁丁村附近新建的翁丁镇是其中之一。翁丁村的部分村民迁出景区安置到翁丁镇,既改善了村民的住房条件,又减少了人口密度对景区的压力,扩大了景区的接待容量。

  笔者看到在翁丁村附近的山坳里,新建的佤族村寨仍保持着竹木结构和杆栏式建筑风格;不同的是新建住宅红色的彩钢板屋顶特别醒目。经统一规划和设计的新建村寨环境优美,井然有序,配套设施齐全,成为大山深处又一道亮丽的风景。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演奏着人类和大自然和谐的旋律;建筑是一首哲理诗,谱写了人类走出洞穴,走向睿智,走向文明的光辉乐章。建筑是人类文明的空间艺术,创造了不同地区独特的空间形式。建筑是一座城市,一个乡村的面孔,是一个地区历史风貌的象征。在当今城镇化建设的进程中,笔者见到不少地区在项目的开发中失落了本民族本地区的历史文化传统,丢失了民族特色和地域特征。随着大规模的旧区改造和景区开发,许多原始村落和传承历史文脉的建筑在成片地消失,例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石库门、西双版纳的傣家竹楼和景洪市澜沧江南岸的改造。尽管一些地区改造后的面目换热一新,但这些贴着"现代化"标签的建筑失去了原有的历史风貌,留下的只是失落了民族之魂,空有"时尚"外表的躯壳。这种为最求"时尚"和眼前的局部利益摒弃历史文化传统的开发改造与其说是建设,还不如说是对不可再生的民族历史文化资源和自然资源的极大浪费和破坏。这些失去了原有历史风貌和地域特征的建筑和景观丧失了旅游审美和传承历史文化的价值。

  如今,全球经济的一体化带动了世界范围内各地区、各民族文化的交融,追逐物质利益和享乐成为商品经济的一种人文精神。全球化的文化现象会使人们忽略地区差异和民族特性,漠视本民族传统文化存在的意义。马克思说:"越是民族的东西,就越是世界的东西"。民族传统和地域特征是建筑文化的灵魂。

  虽经数百年的变迁,翁丁村依然保持了它独有的民族传统和地域特征,它是一个存活在现代社会里的"原始村落"。如何在多元的世界民族文化中保持特有的气质和魅力,翁丁村给出了有益的启示。

  图片说明:

  1、遥看藏匿在阿佤山深处的原始村落翁丁村
   
  2、翁丁村完好的保留了原始村落的总体布局和历史风貌
   
  3、翁丁村完好的保留了竹木草顶结构的传统杆栏式建筑
   
  4、延续着阿佤人传统生活习俗和信仰的翁丁村和寨子中央的寨桩(左)
   
  5、以击木鼓方式欢迎宾客的佤族妇女
   
  6、纺织的佤族妇女
   
  7、翁丁村的佤族儿童
   
  8、高原的阳光和大山赋予阿佤人健康的肤色和豪放的性格
   
  9、抽旱烟的阿佤老人
   
  10、靓丽的阿佤女子和美丽的民族服饰
   
  11、云南沧源县葫芦镇幸福工程
      右:阿佤的图腾葫芦和位于新建村寨广场中心的寨桩
      左下:翁丁村边上新建的阿佤村寨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邹农 刘惠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