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七彩人生>>博览汇
博览汇

鄂族的康巴汉子

2015年03月16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杨洪邨编辑:楼曙光点击数:849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鄂族青年杜贵良带着妻子,今年春节之前,开着车从逊克县来到北京,看望在中央民族大学工作、生活多年的吴雅芝夫妇,然后又到天津看望亲戚莫代有一家,准备春节就在这二地过。在那里呆了二天,他突然对妻子说:我产生一个年前到上海去看看上海知青——我的好朋友的想法。妻子和亲戚都劝他:你去年底还在北京住院看病,身体不太好,现在就不要再到处奔波了。杜贵良很固执,他说:我定下的事,谁劝也没有用。第二天,他把车留在天津,带着妻子乘高铁直奔上海。



  几个小时前接到杜贵良夫妇来上海的消息,知青们立刻行动起来。有的为他俩寻找和预定旅馆;有的在策划接待安排;有的在安排车辆;甚至还想到让他趁这个机会,到医院检查一下身体。总之,在他们到来之前一切都安排妥当。第一天,曹玉娥、滕洪波夫妇在原国棉十七厂改建的1921时尚餐厅接待他们,23位知青参加作陪;第二天,5位知青陪他们到新华医院检查身体,中午,杨洪邨、孙玲珍夫妇在家里接待他们,7位知青参加作陪;晚上,蔡维才在一心斋饭店接待他们,10多位知青参加作陪;第三天,董文武夫妇在新闸路顺风大酒店接待他们,18位知青参加作陪;第四天,陈安明、陆发奎夫妇在二医大圣乐大酒店接待他们,18位知青参加作陪;第五天一早,滕洪波开车,孙耀芳、卞国秋一起护送杜贵良夫妇到扬州上海知青寿丽荣、莫占武家,有寿丽荣、莫占武招待他们。在那里住了一个晚上,然后乘坐飞机回天津、北京过年。这几天,知青们天天像过年似的,大家把杜贵良当做我们的鄂伦春兄弟,称他是“鄂族的康巴汉子”。为什么呢?这其中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事情还的从2013年鄂伦春民族下乡定居六十周年庆典活动说起,为了参加这一庆典活动,原在逊克县新鄂乡插队的上海知青们都行动起来,他们募捐了10多万元,准备为第二故乡做点实事;制定了10多项活动计划,准备到那里去实施。其中有一项就是参加鄂族青年杜贵良在他的作业点——大山里的南地营子,举办欢迎上海知青回第二故乡--新鄂的活动。我作为这次回访活动策划人之一,原想有二、三十人参加就差不多了,对于杜贵良来说,接待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没有想到这次回访活动知青们的积极性特别高,报名参加的人数,大大超过我们的想象,竟一下子达到八十多人。经过商量,大家让我在电话里和远在千里之外的杜贵良联系,当我把这一情况告诉他时,电话那头的杜贵良一下子闷住了,半晌才和我说了句:杨老师!你是我的老师,又是远方来的贵客,我原准备请些当地的艺人到大山里进行演出,给你们助助兴;打些狍子、野猪等野味,摆几桌让你们尝尝鲜。来二、三十人,接待,我二话不说,保准你们满意。可是八十多人?……超出了我原来的设想。杜贵良的一席实在话,使我为难起来:知青们要求参加鄂伦春民族下乡定居六十周年庆典活动的积极性,我没有办法打消;回第二故乡回味当年大家在鄂乡的生活,进大山,尝野味,这是我们策划时的初衷。当时,我只好将心中的难处告诉了杜贵良:你假如只招待了我们二、三十人,其余四、五十人怎么办?现在的杜贵良已不是我想象中三十多年前当学生时的情形了,他想了一下,立刻回答我:杨老师!你交代的事,我一定办好,请您放心!他的这句话,犹如一块压在我心头的大石落了下来。通话后,我赶忙把这一喜讯告诉我的同伴们。











  2013年8月,我们80多人来到逊克县新鄂乡,准备参加鄂伦春民族下乡定居六十周年庆典活动,由于当时黑龙江发特大洪水,老天还经常下着大雨。庆典活动推迟了;进山的路,泥泞不堪,连55型胶轮拖拉机都无法进山,鄂族青年杜贵良在他的作业点——大山里的南地营子,举办欢迎上海知青回第二故乡--新鄂的活动也无法正常进行了。这时杜贵良和我们组织这次活动的策划者商量,为了如期完成达到我们的初衷设想,他准备了三辆吉普小轿车和二辆大巴车,在不下雨时,把我们80多人载上,沿着进山的路,往大山里进发,他用自己新买的吉普小轿车在最前面探路,什么时候路不能走了我们才返回,让大家一定看看鄂乡的青山绿水;山里不能搞欢迎活动,他准备在自己家中举行,盛宴款待知青们。后来在我们的活动中,商量的事都如期得到了进行,五辆车组成的车队在泥泞的路上经过了原军马场一连、沾河大水湾子、三条小河沟……,来到了二山之间的大山沟。真美丽啊!右边那是清清的沾河水,远处是小兴安岭的一片郁郁葱葱的大森林,大山沟里还有一大片一大片的湿地和搭头墩子,上面长满野生的都柿(蓝莓)。同时他还安排我们乘车,经过沾河大桥,到附近新建的逊克农场总部参观,体验在深山都市里的风情,这是我们下乡时没有见过的,也是无法想象的。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杜贵良还在年前冬天上山打猎,打到了不少猎物,放在深井中冷藏,等待着我们;他们夫妇俩还把家中所有人都发动起来,在自己家中摆十多桌,盛宴款待我们,让大家回味知青时在鄂乡的生活,品尝山里的狍子、野猪、黑瞎子、鹿、猴头菇、老山芹、山菠菜、柳蒿芽等野味,特别使一起来的知青家属大开眼见,大饱口福。一致称赞:鄂伦春人实在、豪爽、热情、好客,我们不虚此行。





  2014年曹玉娥、滕洪波、韩志东、陈昌娥四人驾车从上海到逊克县新鄂乡自助游,在那里受到杜贵良夫妇的热情接待;同年董文武夫妇回第二故乡探望,也同样受到他们亲人般的接待。回上海后对我说:杜贵良是我们的鄂伦春兄弟,“鄂族的康巴汉子”。他来上海时,我们一定要隆重地好好招待他。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邹农 刘惠明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