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018-06-23 02:54:18 星期六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聆听大师之音

    2014年04月30日

    来源: 作者:林嗣丰 编辑:暮耕牛 点击数:1024

      有幸走进位于华山路的马蓝花剧场,有幸坐在仅有400个座位的剧场中聆听大师们朗读大师的作品,聆听大师之音。
      有幸,是应作品的创作者――文坛巨擘杜宣的女儿未柔的邀请,来参加上海市戏剧家协会、上海鲁迅纪念馆和《文学报》社联合举办的“纪念杜宣诞辰100周年作品朗读会”,能够一睹诸如焦晃、曹蕾、楼际成、孙渝峰、俞洛生等一众文坛大师的朗诵艺术。
      我与未柔女士是同一车皮拉到黑土地又分到同一连队的兵团战友,除共有的“知青”名号外,还有一个共同的帽子――“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只不过这帽子她是下乡前就戴上了的,我是三个月后才戴上的;还在于她人父母远比我父母的名声要高得多,自然背负的十字架要远比我沉重――她是写血书才得以到兵团的,而且到兵团后又有种种传闻围绕着。个中滋味只有亲临者才能体会,我也是父亲突遭迫害致死后,才有了共同的感受。好在连队的老职工和知青们终究是善良的,虽然政治前途已被扼杀,但生活尚算平静,也未遭到歧视,而且也得到许多善良者从精神到物质的安抚。第一年的春节,未柔便被哈尔滨知青老薛接到哈尔滨家中过年,并把更为凄苦的未柔在吉林插队的哥哥也接了去。这在那样的岁月里,这种情义是多么的珍贵。
      朗诵会于下午两点半开始,我一点半就到了,而未柔早已在剧场门口等候了。她将那页精巧的请柬递给我,并嘱咐我快进去占座,请柬是不附座位号的。我急忙进入剧场,幸而来得早,剧场内人还不多,我便在四排中间找了个座位坐下,还受市文联同志委托,替他们占了三个座――真是平等得很,官民一律。
      坐定以后,我便往舞台看去。舞台左侧悬挂着杜老巨大的画像:手把一个陪伴他终生的烟斗,背景还是陪伴他终生的一排书架;画像下是一藤椅,椅旁是一小茶几,几上一茶杯,账本书籍,让人想见大师晚年休憩品洺阅读的景象。舞台右侧是一大横轴,上书:纪念杜宣诞辰100周年作品朗读会;轴下一书桌、一书架,书桌上一台灯一笔架,还有大师的最爱:数枚烟斗,让人恍惚感到大师刚刚离去。
      我拿出组委会编辑的朗读会上朗读的《杜宣作品选》细细读来,翻到《蜗居常伴读书灯》一文,一段文字跳入我的眼睑:“10年浩劫前,我住在长乐路常熟路口上的一幢三层楼房中,我的书斋就在三楼。南窗日丽,四壁皆书,我就‘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那楼房我是熟悉的,记得那年从北疆返沪探亲,曾去过那个小楼――长乐路常熟路口的一条弄堂底――去看望未柔。但那日远没有“日丽”的感受,也不知还有三楼,更不可能见到“四壁皆书”的情景。只记得那天好像是个阴天,楼下那个房间一片阴暗,看到的人影只是一片晃动的剪影。这在那个阴风四起的年代也只能如此了。我也没能见到未柔的父母,没有享受到其他战友的荣兴:老盛(同连队的上海知青)见到过她的母亲――叶露茜,虽然她正在灾难中;老薛到上海去未柔家玩,还吃到了她母亲煮的点心。
      真的惭愧,我一生读过鲁迅,读到矛盾,读过巴金,读过许多左联作家的作品,然而我曾经离杜老是那么的近,却一直未能读过这位左联老战士的作品!今天正是补上这一课的好机会。
      《由“老马渡”想起的》写出了杜老对故乡对父母的一片深情,《巨赞法师因缘录》表现了对一位佛法人士坎坷一生的感叹,《重方茅崎》则叙述与日本友好人士武田泰淳、竹内好的友情。集中还有叙写与周谷城、戴望舒情义的《送别周谷老》和《忆望舒》,真真切切的叙述中,充满了真挚情义;有缅怀周总理的《刻骨铭心的教诲》,娓娓道来的小事里,满是崇敬之情;也有为自己的剧作写的后记《<杜宣剧作选>后记》,就剧作《难忘的岁月》的遭遇,着力批判了左的思潮的荒唐!
      集子中最催人泪下的便是杜老回忆爱妻叶露茜的那篇《芳草梦》。那是写于叶露茜逝世后的第二年冬天――1992年12月1日。这对文坛伉俪相识于战火纷飞的1943年,相同的志向,相同的命运,使他们携手走过了坎坷而又壮丽的半个世纪。在文中我读到这样的一段:“戏剧学院开揭批大会了。许多被迫害的老干部上台控诉造反派的罪行。会后你回家,我问你,上台去说了一些什么?你却摇摇头说:‘没有。’你看见我睁着眼睛似乎不理解的样子,接着你慢慢地说:‘不知怎么的,开会时,我感到心里很难过,我看到那些被批判的,不都是我们的学生吗,‘文革’以前他们不都是很好吗,怎么忽然变成这么凶恶的造反派?我的心情很复杂,说不清楚,所以我没有上台去控诉。’”读到这里,我也不由的产生如杜老接下来所述那样感受:这是多么宽厚和博大的胸怀啊!我也不由的流下眼泪,为那场灭绝人性的浩劫中遭受灾难的人们――大如杜老夫妇小如我父亲,为包括自己在内曾经积极参与运动的无知少年!
      集子也收集了杜老的一些诗,其中就有他写于1976年初春的那首《庐山雪夜》。在诗的序中杜老写到:“为避张春桥等再次迫害,于三月十五日,偕未柔、未卓乘船回九江。”杜老的记述恐有笔误。1976年我与未柔已同在齐齐哈尔师范学校读书,她晚我一年入学。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虽然获得连队知青和老职工的认同而被推荐上学,但只能去中专,这已经是万幸了。齐齐哈尔师范学校的老师们还是非常尽职的,同学间也比较和睦,对我们没有另眼相看。入学后我就进入了团委,担任宣传委员,我的另一位上海同学虽然父亲被打为右派,但也进入了学生会文艺部。未柔来后不久也成为了学校文艺骨干,常常上台演出,很有名气的。
      即便如此,我们也不敢超假的。北方寒假长,但也只有一个多月,那年春节是在一月底,故怎么也不可能于三月中旬尚能不返校的,以我们当时的身份和觉悟是断然不会的。
      1976年是令人难忘的一年,一月八日,敬爱的周总理去世,那时我正是农村分校宣讲毛泽东新发表的两首诗词。8日早晨,我们尚未起床,就在有线广播中听到了哀乐,得知了周总理去世的消息,匆匆赶回学校后,曾出了一个专版,记得我还写过一首七律来祭奠:“元旦后,余与同窗学友在齐齐哈尔市郊农村分校劳动,惊闻周总理逝世,顿觉心肝欲摧。几日来茶饭不香,写小诗以抒心迹。天崩地裂暗千嶂,心碎肝摧痛万方。袅袅英魂飞玉宇,殷殷碧血化金刚。三声炮震浦江怒,一遍雷惊赤县昂。壮志环球同凉热,云端高路起苍黄。”不久我们就放寒假回上海探亲了。未柔一定是在此时陪同杜老去庐山的。不管怎样,那时正处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正是“冰封桃蕊春犹睡,云绕松林路未开”之时,人人都存“安得玉峰浮夜雪,好教归雁渡悬崖”之心。杜老的诗正表达了正义民众的心愿!
      读杜老的作品,让我听到了在现今繁杂的生活中久未听到的宏音,感受到了一种令人振奋的向上的力量。无论是如涓涓细流般娓娓道来的散文,还是如湍急奔腾样充满激情的诗作,都让人耳目一新,真正的相见恨晚。
      此次朗读会还让我有幸看到艺术大师们的表演。曹蕾老师的委婉,如同在和你面对面的叙谈;俞洛生老师的深沉,恰似水流过深潭,让人感受不到水之深度。孙渝峰老师的稳重,恰如其分地表达出《杜宣剧作选》后记所具有的那种凝重之情;娄际成老师轻重缓急相融的叙述,更表现出《忆望舒》中杜老对老友命运的感叹和对其性情的理解的情感。
      当然还有焦晃老师朗读的《芳草梦》。在焦晃老师几度含泪哽咽中,我们体会到了一代巨匠深厚的功力――他已将自己与作品、与作者融为一体,完全沉浸到作品中,自然地为作者叙述心中含泪的追念!
      遗憾的是,原本要出席朗读会的著名演员秦怡因会务冲突未能前来,让我们失去了聆听一位艺坛大师的声音。好在组委会请来了上海儿艺台柱蔡金萍来救场,让我们一睹这位青年演员的风采,听到了具有青春激情的《庐山雪夜》和《京沪车中口占》两首诗作。儿艺另一位著名演员刘安古则朗读了杜老的另四首诗:《黄昏》《月夜》《浪子》和《十四――十六岁时诗作(二首)》,让我们感受杜老早年的才干。当然还有金话筒获得者、同是知青的陆澄充满深情朗读的《刻骨铭心的教诲》。
      朗读会还安排了两位特殊的表演者――杜老的女婿戈治均和周谷城的孙子周洛华,他们分别朗读了《巨赞法师因缘录》和《差别周谷老》,这也许是恰如其分的安排吧。
      拿着大师的作品集,我走出了马蓝花剧场,耳旁仍不断响起各位艺术大师朗读声的余音。对面的上海戏剧学院不时有三三两两的学生走出,我想,他们一定会知道曾经在中国的戏剧事业中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杜宣大师,也一定知道诸如秦怡、焦晃、曹蕾、俞洛生、娄际成等大师的名号,也许还会听过他们的传世之音。我也相信从他们的中间一定会走出新的大师,传呼新的大师之音。
      愿大师之音永恒!


     朗读会作品专集和请柬



     杜宣生平展

     
    年轻时的叶露茜 

     
    杜宣和他的儿孙们(左二为未柔)


     
    朗读会会场布置



    朗读会主持人 


    著名配音演员曹蕾朗读散文《由“老马渡”想起的》

     
    杜老女婿戈治均朗读散文《巨赞法师因缘录》 

     
    著名表演艺术家焦晃朗读散文《芳草梦》 

     
    青年演员狄菲菲朗读散文《蜗居常伴读书灯》 

     
    儿艺著名演员刘安生朗读诗歌《黄昏》等 

     
    儿艺台柱蔡金萍朗读诗歌《庐山雪夜》和《京沪车中口占》 

     
    著名演员俞洛生朗读散文《重方茅崎》 

     
    周谷城孙子周洛华朗读散文《送别周谷老》 

     
    著名译制片导演、配音演员孙渝峰朗读散文《<杜宣剧作选>后记》 



     
    著名表演艺术家娄际成朗读散文《忆望舒》 

     
    金话筒获得者、著名播音员陆澄朗读散文《刻骨铭心的教诲》

     
    演员谢幕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发布我的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zhiqingne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