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022/1/29 12:22:49 星期六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诗歌

小说诗歌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2013年06月30日

    来源: 作者:毛林叶 编辑: 点击数:575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据气象台说,眼下,申城还在梅雨中。
    我打着折叠伞,走在淅淅沥沥的梅雨中,觉得梅雨端是个诗意话题,虽然入梅以来,我已涂鸦了好几篇关于梅雨的帖子。但今天行走在雨中的申城,觉得还能涂上几个字。
    眼前虽然也是楼宇如密林,但毕竟是城乡接合部,纵横交错有多条无法填平的水道;眼前虽然也是车多如过江之鲫,但你总还是能在高楼的背后,水流的两旁,发现一个僻静之处,可供人凭栏眺望。
    撑着小雨伞,路过一条河,站在石桥上,见小河两岸杨柳依依,绿草萋萋,景物隐隐绰绰地笼罩在烟雨之中。我忽而想到宋代词人贺方回的词句:“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因为眼前的景象就像是贺词的意境。
    我觉得,写梅雨的名句,除了赵师秀的《有约》之外,就是贺方回“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这三句了。贺方回也因此得了个“贺梅子”的绰号。
    贺方回笔下的雨景正是典型的江南梅雨景象。贺方回名铸,方回是他的字。宋代山阴人,后迁居苏州醋坊桥。他在姑苏盘门南一个叫横塘的地方有小筑一座,并常往来于这两地之间。所以说诗人笔下那烟雨氤氲的景色,就是典型的江南梅雨景色,迷迷濛濛的雨中,隐隐约约的景物,有种朦朦胧胧的忧愁的美。这是江南烟雨美的底色。
    为什么说朦朦胧胧的忧愁的美是江南烟雨美的底色呢?因为贺铸的这三句本就是借江南梅雨天的景色来形容愁绪的。
    贺铸词是这样写的: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年华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青玉案》)
    你看词的结尾是一组自问自答的句子:“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宋代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中说,有以山喻愁的,如杜少陵之“端忧如山来”,有以水喻愁的,如李后主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当然也以海喻愁的,如秦少游的“落红万点愁如海”,而贺铸在《青玉案》中,连用烟草、风絮、梅雨这三个雨季的典型景物言愁之多,是为独创,尤为新奇,兴中有比,意味深长。现代修辞学把一连串的比喻称作“博喻”。
    后人称“梅子黄时雨”是咏梅雨的绝唱。寇准将此句点化成他的诗句:“杜鹃啼处血成花,梅子黄时雨成雾”。
    我想,只要有河流,有风絮,有烟雨,那么即令在繁华的都市,你仍能欣赏到贺铸笔下那“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的朦胧雨色。这就是贺铸千年不衰的艺术魅力。难怪人们要叫他——贺梅子。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发布我的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zhiqingne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