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022/1/29 12:21:42 星期六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诗歌

小说诗歌

    我也是安徽老乡(记生活中离不开的安徽老乡)

    2013年12月28日

    来源: 作者:毛林叶 编辑: 点击数:532

    我也是安徽老乡(记生活中离不开的安徽老乡)   
        夏天在小城的摊头上买了件T恤领的薄绒衣,北风起时拿了出来扯,穿穿还不错,于是想再买一件替换。下午骑车到附近一家集贸市场的服装区去转了转。
       服装区一间一间的小店铺,全都挂满了各式男女冬季服饰,但人不多,你稍一慢,店员就赶出来招呼。走了好多铺面,才发现有一家的角落里也挂着这么一件,一问,价格离了谱,就又走了一家,也发现了这么一个样式,正在看,店员就迎上来问:“要那一件?”听口音,很熟。于是问了价,买卖双方在价格上互相来了几个升降,就成交了。
       在试穿的过程中,我问店主:“你是哪儿人?口音很熟啊”。
       “安徽。”他一面说,一面指着镜子让我照。
       “安徽哪儿?不用照,我是穿在里面的。”
       “芜湖。照还是要照的。”店主显得殷勤。
       “哦,不错,大小可以。我们是老乡了,”我笑道说:“我是贵池的。”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在池州生活过八年。
       “贵池也蛮穷的。”店主以很了解的口气说,因为他是芜湖的。
       “当然与芜湖不能比,但比过去强多了,”我说,“前几年我回去,全变了!”
       “你也回去过了?”从他的口气里,明白他知道我是个老知青。我想,他在上海碰到像我这身份的人是经常的事,因为与我年龄相仿的上海老人,当年都被下放到农村去“接受再教育的”。
       就这么几句交谈,店主和我就像“他乡遇故人”一样地热络起来了。
       自从“少小离家老大回”后,我常以徽人自居,因为他乡已成故乡了。
       随着改革开放而来的是择业自主,迁徙自由,到大上海来淘金的安徽老乡真不少,他们分布在上海的各行各业,你若在上海生活,还真廊不开他们。
       记得去年五月的一个早晨,听得窗外摩托响,原来昨天联系好的修脱排油烟机的维修人员来了。
       开门一看,是个二十出头的白净小伙,手提一只小巧的工具箱,一身工装牛仔裤,显得很帅气。
       进了厨房,他问了油烟机的故障,便熟练地打开油烟机,侧耳倾听马达的声音,一副老法师的派头,随后,关上油烟机,用起子拧下网罩罗丝,仔细察看马达,又打开机器听,如是反复几次后,说:“是有些杂音,但目前影响不大。请再观察几天,倘噪音继续增大,请电话联系我。”遂留下了他的手机号。
       听他口音,有点像安徽怀宁方向的。一问,他自报安庆。果然不错。怀宁县隶属安庆市。但上海人一般不知怀宁,说安庆,就知道了。安庆黄梅戏,胡玉美豆瓣酱都是在上海有些名气的土特产。
       我说我是贵池的。咱们可是同饮一江水的小老乡,帅哥笑了。闲话几句后,他又把“倘噪音继续增大,请电话联系我”的话重复一遍,告辞走了。
       现在,在上海,在这类电视机、热水器、寛带,还有今天的油烟机这类生活电器上碰到问题时,总能碰到咱们的安徽老乡来解决问题。现在,包括安徽老乡在内的各地老乡,已是上海的半壁江山了。
       望着帅哥发动摩托绝尘而去,我作如是想。
       今天在市场上又与安徽老乡的一番闲聊,又让我想起了安徽,想起了安徽老乡,于是我写下了《生活中离不开的安徽老乡》,因为我也是安徽老乡。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发布我的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zhiqingne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