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022/1/29 11:34:55 星期六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诗歌

小说诗歌

    我年轻时多次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2014年03月01日

    来源: 作者:毛林叶 编辑: 点击数:507

      我年轻时多次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索契冬奥会期间,一天早晨听广播,收音机里正在广播俄罗斯索契电视媒体采访习近平总书记的新闻。
    从新闻中可知道总书记非常熟悉俄国文学。比如他说,“我年轻时多次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小说”。  
    听到这里,我感到好亲切。我们这一代人,从国家领导人到普通老百姓都深深地印有那个时代的烙印,即年轻时,有几乎相同的经历:文革和上山下乡,甚至连文学爱好都差不多。  
    我们这一代人,熟悉俄罗斯和苏联文学,爱唱《喀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等,都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为革命青年的《圣经》,都会背诵保尔关于生命的名言:“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当他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解放全人类而斗争。人应当赶紧的充分的生活,因为意外的疾病和悲惨的事故随时都可能结束他的生命。”   
    当然我们也为保尔与冬妮娅那有始无终的爱情而惋惜。也因此,我们暗暗批评自己内心的小资产阶级情调。当然我们也没料到,半个世纪后,小调情调变成了一种热爱生活的浪漫情调。  
    我们年轻时,中苏关系处在蜜月期。现在的上海展览馆,当年叫中苏友好大厦,它有一个高高的尖塔,上有一个熠熠闪光的红五星。这是一座上世纪五十年代,由苏联帮助设计建造、仿克里姆林宫样式的大厦。记得建成开馆,第一次是苏联农业机械展览,少年的我跟随大人去参观,大门前巨大的喷水池,水花飞舞的得就像是无数熣灿的水晶灯。当年的盛大场景至今记忆犹新。  
    当年初中开设外语课,开英语的少,教俄语的多。我就是学俄语的,初高中共学六年。俄语中有个卷舌音“P”,我们初学时老发不好,化了不少时间去练习。  
    大约是学俄语的缘故,在阅读翻译小说时,我总觉得,读苏俄小说比读欧美小说更顺畅。  
    俄国十九世纪的文学成就相当高。从普希金到高尔基,世界级的大师比比皆是。当年在学校里功课繁重,苏俄小说是零零星星地读的,其时最吸引我的是普希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和契诃夫等。我虽然没有到过俄罗斯,但屠格涅夫笔下的白桦林、契诃夫笔下的大草原,还有苏联作家萧洛霍夫笔下的顿河……俄罗斯的旖旎风光是如此醉人!  
    后来,有幸在一所师范院校进修,有时间按老师的指点,多少有点系统地读了些俄罗斯文学作品,如莱蒙托夫的诗,陀斯妥耶夫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人的小说。大概是因为俄罗斯地处高纬度,气候寒冷的缘故,俄罗斯文学有时显得有些忧郁,但很美。因为美都是有点忧郁的。  
    现在,苏联是解体了,但俄罗斯还在。我们这一代年轻时读过的俄罗斯,唱过的俄罗斯,这些都成了老年的我们此生解不开的俄罗斯情结。知青聚会,我们常唱《三套车》、《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还有《小路》、《灯光》……   
    其实,这些,只是都是我们对己逝的青春岁月的怀念。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发布我的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zhiqingne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