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018-06-22 20:51:58 星期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知青岁月

知青岁月

    四十四年前的珍贵照片

    2012年11月23日

    来源: 作者:林嗣丰 编辑:暮耕牛 点击数:1374

    四十四年后的聚会意味无穷,聚会上的实物、照片展中有许多珍贵的物品与照片,张焕龙保存的四十四年前我们赴边疆时的集体乘车证与车票,当年使用过的师、团、连三级饭票,返城时的病退证明和通知书、回程一路的车票;田培玲等人的军装、军棉衣,用下乡通知书购买的线毯;在农场时用过的镰刀、搓衣板、缝麻袋针,获得的五好战士奖状,记录特殊时代特情的同一对夫妻的两份结婚证。等等等等的一切,无不具有一定的文物性质的价值。

    今天我要说的是记录四十四年我们离开上海那一刻拍的几张照片。1968年的夏天,文革已经进行了两年了,我们这些本应于1966年毕业的学生也因此而耽搁了两年的或升学或工作的时间。于是,在瑞金剧场召开了毕业动员会,由黑龙江农场来做赴边疆参加组建兵团、参与屯垦戍边任务的动员工作。由于从小就想当一名战士的愿望,由于那个时代所受的教育,由于那个时期形成的狂热,还由于我们学校的许多同学两年来共同生活所结下的友情,我和另外的16位同学一起决定响应号召,奔赴边疆,投入那“神圣”的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中去。要知道,那时大规模的“上山下乡”运动并未开始,奔赴边疆的举动并非是一种“强迫”,而是一种责任,一种现在的年青人所无法理解的责任。

    1968819日的早晨,我们这些刚刚于前一天参加完 “八·一八”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纪念活动的青年学生,换上了崭新的军装,告别家人,告别家乡,告别城市,义无反顾地北上奔赴边疆了。

    我们先到“五四中学”外操场集中,随后登上卡车驶向北火车站,而送行的亲属、同学则自行赶去。前两年北火车站曾是青年学生奔赴北京、奔赴各地“串联”的的出发地,而今天却是红旗招展,人头攒动,口号声声。许多和我们一样穿着崭新军装的青年人正与家人同学亲切地聊着,但大家的心头都有一种欲安慰对方而无法说出口的酸楚。为了纪念此时的情景,有人提议拍个集体照,于是我们就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师跃进”农场的大旗下,拍下了那张具有历史意义的照片。我们17位将赴边疆的同学大多站在第一排,中间是专程来给我们送行的学校团委书记郁老师,后面是送行的同学们,前面就是由我制画、我们每一个同学都绣过的毛主席画像。(这幅画像我一直保存了四十四年,这次也公开展览了)照片上,我们都笑得很甜,可以想见我们当时志在四方、报效国家的雄心。

    与此同时,另一个学校的同学也在火车的另一边紧挨铁轨边,同样留下了纪念这一时刻的照片。红旗、毛主席语录、军装、坚毅的目光,无不记录着那个时代的特点,那个时代青年人的意志与信念。

    随后我们登上了北去的火车,我们有的向送行的亲人、同学招手,有的则紧紧握住他们的手久久不放。这时,火车一声长鸣,车轮开始滚动,刚才尚是欢声笑语的车站在短暂的窒息般的寂静后,突然响起了号啕大哭声。刚才圧在心底的离开家乡的种种酸楚之情,一下子全都暴发出来了,我们知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再也不是上海人了,也不再是城里人。我们的身份既不是学生,更不是红卫兵,而是一个新的名字――军垦战士。但当时我们也不知道,今后伴随我们一生的却是另一个名称――知青!

    四十四年过去了,我们吃过了许多常人没有吃的苦,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打击,也获得了常人无法得到的财富。我们用血汗为共和国最艰难的时期撑起了一片蓝天,我们用牺牲为共和国的复兴做出了前人与后人所没有能够做出的努力,而且至今没有人为我们的这些努力给予正式的充分的肯定。但我们无怨无悔,因为历史不会忘记我们,共和国最终也无法忘记我们。我们手里的照片,我们保留的物品,将在共和国的史册上永远写两个红色的大字――知青!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发布我的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zhiqingne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