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021/11/28 13:22:19 星期日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知青岁月

知青岁月

    现役军人记忆中的兵团(七)

    2013年01月01日

    来源: 作者:谭祖培 编辑:林嗣丰 点击数:745

    太平湖的天时地利

        太平湖的鱼、鹿

        太平湖系大型水库,太平湖农场因此得名。67团成立后,太平湖隶属67团一营管理。太平湖编为67团三连,主要任务是负责水库的管理、维护,养鱼护鱼。

    我第一次到太平湖是刚到67团不几天。田副团长对张政委说,谭参谋长和那主任刚来,我去打点鱼,回来撮一顿,为他们两位洗尘。因为已到任的军人首长都没有见过太平湖打鱼是什么样子,就都要去,于是就要了两辆车一同去了。

    到太平湖后,田副团长让开闸放水,打点鱼。那闸门下面有个消波池,长30米,宽15米左右,当水灌满后就产生溢流。溢流水层很浅,大一点的鱼跑不掉,就在溢流池里转。约放水20 多分钟后,田副团长亲手撒网(与现在电视里看的一样)

    第一网下去,打到一条鲤鱼,大约两斤左右。田副团说再等等。又过了十来分钟,第二网打上来4条,可能一共有十多斤。田副团长说够了,下令关闸。

    我们走后,池里未打尽的鱼由三连自己处理。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打鱼的,大开眼界。

    太平湖养的鱼,主要是鲤鱼、草鱼、鲢鱼。鱼苗靠外购引进。鲫鱼是自然生长的,杂鱼很少。

    先说鱼苗。太平湖属高寒地区,育不了鱼苗,每年都要到长江下游地区购买引进。

    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第一是选育苗基地。那时农村还都是人民公社,你得拉关系才联系得到;你就是联系到了,对方提出的条件也很苛刻,你要不满足他,事情就办不成。

    二是运输问题。几千公里长途,鱼苗运输得用火车。那个火车又不愿意运,里面装鱼的水箱得自己解决,符合铁路的要求才行。火车皮也很难请到。即使请到了,他只给发到齐市,到站后还得用汽车转运回来。火车汽车一路都得有我们的人护送,没有懂技术和有经验的人不行。所以搞鱼苗是很费事的。

    好在我们有一个技术员,又很负责,知青学习很快,所以搞鱼苗也没出过大问题。

    19765月,在齐市汽车往回运鱼苗途中发生车祸,我们一个护运鱼苗的上海的女知青邵留娣身负重伤,付出了血的代价。

    再说养护。鱼苗要按水面积适量投放,科学养护才行。好在我们的技术人员还行,没有出过大问题。鱼苗投放后,得经常有懂行的人进行检查,有问题及时采取措施解决。好在太平湖的水质好,无污染,问题不大。

    难的是护渔。一到夏季七八月份,鲫鱼长成了,附近的公社社员就成群结队地到湖里偷鱼。鲫鱼倒是长大了,可放养的鱼也长到与鲫鱼差不多大,一起被偷走了,可不可惜!?

    白天,我们的护渔人员还看得住,发现偷鱼的就把他撵走。于是,偷鱼的就晚上来。有时候几百人来偷,一群一群的,你撵走这一群,那一群又来了。晚上又看不见,你撵这一群,原来撵走的那一群又回来了。整夜猫捉老鼠,来回奔波。

    有一年的一天晚上,三连长报告,说今晚偷鱼的有四五百人。有的还拿棍棒,简直是抢,太凶了,请求团里派人支援。我也没有请示团首长,就派了一台车,拉上警卫排去支援,特别交代不准开枪。

    警卫排都是兵团战士,有一定的战斗力,但护渔又不是打仗,把偷鱼的人赶跑就行了。

        警卫排的战士们来到湖边一看,自己这点人根本不行,于是就沿湖边一边撵,一边对空开枪。偷鱼的人一听湖边到处枪响,四处逃散。有一些胆大的,还在那里继续偷。三连的护渔人员继续撵,他就往湖里跳。我们撵他的是一个上海知青,见偷鱼人水性不太好,就跳下去救他。那个偷鱼的以为是要抓他,就在水里拼命地打救他的知青。我们救他的知青一看不好,就放弃救他,自己游到岸上就走了。那个偷鱼的本来水性就不好,经这一番折腾,就被淹死了。

    第二天得到消息,公社那边有一些人,说他们的人被我们给淹死了,要到团里请愿。下午,有十几个人来到团里又哭又闹。团里安排他们住下,好吃好喝招待。同时打电话,请县里、公社里、队里来人研究怎么处理。几经请人家也不来。我们只好由保卫股洪副股长、医生和我,去现场验尸取证。否则就更扯不清了。

    过了几天,甘南县公安局来人调查,由我们的洪副股长和我们的医生,陪着他们到现场查看验尸,结果双方核对无异。接着,县、公社、大队的人到了,经协商,我们同意按农场因公死亡职工的抚恤标准给予一次性补助到位,就此了结,对方不再纠缠。

    对方也明白,你偷人家的鱼淹死,本来就没有理,能得到这样处理已不错了。于是,五方达成协议,并在协议上签了字。

        对于我们救人的知青对死者死因的作用,双方有分歧。我们说是救人,公安局说无人证物证;死者家属说是我们的人推的,也无人证物证,无法认定。双方决定另案处理。

        又过了几天,县公安局来人,要将我们的知青带到县里拘留审查。因为司法权在县,我们也没有办法,只好让他们把人带走。可这一去就被关了一年多,既定不了案,也不放人。久拖不决。

    后来听说,案子反映到了上海市领导层。在中央一次会议上,上海市的领导人向中央某领导人报送了一份反映这个案子的材料,提出无任何证据把保卫国家财产的知识青年长期关押,而偷国家财产的人到没事,还有法没有?

    这位中央领导人当即批示:“有证据有罪就定罪判决,无证据无罪立即放人。”批给黑龙江省处理。

    没过几天,人就放回来了,连里像对待功臣一样的迎接他。补发了他的全部工资,安排回上海修养了一段时间,这位知青就回来上班了。

    太平湖打鱼在严冬,方法与电视里吉林黑龙江打鱼一样。最头疼的是打出来的鱼的处理。

    一到打鱼的时候,齐市、哈尔滨的一些关系户,就开车来拉鱼,车排出几公里。给谁不给谁,给多给少,谁也得罪不起,弄得团里领导天天躲猫猫。具体负责分鱼的人,只好大家都给点,还一再说对不起。

    团里自己产的鱼,自己吃不着,群众意见很大。后来,我们就将打上来的鱼分散藏起来,只放一部分在大坝前,让拉鱼的人看。说今年收成不好,大家都少拉点吧,实在对不起。

    一般每年能产十多万斤鱼,最多的一年,产过二十多万斤。在拉鱼的人走后,我们再将藏起的鱼分给各单位。搞得好的年头,每个职工家属大人小孩能分到三四斤鱼。知青们的那一份分到食堂,人均要分得多一些。

    另外,还要给兄弟团55团和50团一些,特殊关系单位也要给。等到春节前,鱼分没了,也就消停了。

    再说太平湖的鹿。

    一营12连,是一个人工养鹿的连队,养了几百只梅花鹿。

    鹿浑身是宝,公鹿产鹿茸,鹿茸出口很值钱。母鹿产仔,有鹿胎,鹿胎加工成鹿胎膏,还有其他的副产品。

    养鹿有技术员,实行圈养和人工放牧相结合。放牧的都是知青,经过培训,他们可以把鹿调教得乖乖听话。一个小旗一把哨,领着鹿群牧场转。

    鹿最好的饲料是柞树叶,团里没有,就到内蒙阿荣旗去购买,拉回来喂。连里有割鹿茸和加工鹿茸的设备和专用工具,且操作人员技术熟练。

    67团的鹿茸全部运到广交会包销出口。鹿胎膏和其他的产品售给医药公司,供不应求,销路从来不是问题。效益好,12连每年盈利一二十万元,是67团唯一一个年年盈利的连队。

    太平湖的草甸、草场

    周边农民常与农场因边界草甸的利用发生纠纷。

    太平湖的上游有一条小河,是太平湖的水源河。河的北面是一营8连,南面是甘南县宝山公社的几个生产队。湖面部分,除偷鱼问题外,无其他纠纷。上游小河到8连一带就很狭窄了,最窄的地段只有一米多。小河两边的草甸子有1000多亩的样子,北多南少,南面生产队的马就跑到北面8连的草甸子吃草。由于是散放,没人放牧,于是马就跑到8连的地里吃庄稼。8连离草甸子比较远,养的马到不了那里。为了阻止对方马的祸害,8连就开了两台拖拉机,准备将自己这一边的草甸子当荒地开了种庄稼。作业开始不久,被对面公社社员发现了,他们就组织了一些社员来阻挡,双方发生冲突,8连人就撤了。

    这种争草场争资源的纠纷在嫩江地区很多,冲突不断。富裕还发生过大规模的械斗,造成人员伤亡。

    197610月,也就是粉碎“四人帮”后不久,嫩江地区在齐齐哈尔市的湖滨宾馆召开了解决这种纠纷的工作会议。我去参加了会议,嫩江农场管理局参加会议的是侯副局长。会议通报了区内各地最近因争草场争资源发生的冲突事件,其中包括我们与甘南县宝山公社发生的冲突。为避免发生冲突,会议要求有关的地区和单位一律维持现状。如发生纠纷冲突,主要领导要立即赶赴现场阻止平息,维持现状就是大原则。

    会议结束不久,甘南县通知我们到宝山公社,研究当时双方贯彻地区会议精神,搞个临时协议,以便当事双方遵守。我和8连的领导去的,对方有公社和有关生产队的领导。在县领导的主持下,传达了地区会议精神后,当事双方经过协商,为避免再次发生冲突,在维持现状的大原则下,搞了个临时协议。甘南县为说明问题,当场画了一张纠纷位置示意图。

    协议主要内容是:河的南边草场,为公社有关生产队的放牧区;北面小沟以西草场,为双方共同放牧区,双方都要实行人工放牧,不得散养,不得祸害地里的农作物。在问题未解决以前,北面的有关单位不得对共同放牧的草场进行开垦。南北有关单位在协议上签了字,我和宝山公社的领导也在协议上签了字,此协议正式生效。

    对于签协议这件事,后来有人说是“丧权辱国”,还反映到田副团长那里。

    我把情况向田副团长作了汇报后,说:“协议符合地区会议精神,那个示意图是一个纠纷位置示意图,又不是双方的边界图。为防止误会,我还在协议上加了一句‘本协议与双方的边界无关。’什么‘丧权辱国?’胡扯!”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发布我的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zhiqingne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