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021/11/28 12:53:07 星期日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知青岁月

知青岁月

    现役军人记忆中的兵团(九)

    2013年01月03日

    来源: 作者:谭祖培 编辑:林嗣丰 点击数:777

    军事——

        训练打靶  兵团战士很露脸

        1971年我到67团时,中苏关系已经缓和,战备工作已不像19691970两年那么重要了,所以军事工作方面的任务不是很重,一般由作训股管就行了。大事还是由我来抓。

    作训股长叫刘惠杰,大大咧咧的,爱吹牛。大家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大吹”。但他责任心很强,工作上还是尽心尽力,军事素质上还行,在武装营的组织、训练、管理上没有出过大问题,我也比较放心。

    刘惠杰爱打枪,枪法上将就,但没有我的枪法好。股里有两支手枪,他用一支,另一支给了我。我将它放在自己家里的箱子里,不愿意拿出来显摆。

    上阿龙山伐木,刘惠杰也去了。有一天,我叫他去林业局办事,他到那里找不到人,就掏出手枪,朝天连续开枪,打了一个弹夹。当地人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有人就说:“这么凶哦,是不是鬼子进村了!”

    情况反映到我这里,我把他叫来,批评了一顿。

    在上山伐木那一节里,提到的直工组牺牲的那个职工子弟,我叫刘惠杰股长设法把他的遗体运回团里去。

    他说:“这事交给我,你就不要管了,保证完成任务。”

    后来有人告诉我,刘股长接受任务后,他在直工组做了一副担架,将死者当伤员,用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由四个人抬上。又找了一个医生,带上救急包,护送去了火车站。因为他是军人,火车站就卖给他卧铺,让他们一行上了火车。上火车后,他将死者安放在卧铺上,让医生一会看看,一会又给死者打针。就这样骗过了列车乘务员,一夜没事。天亮后,火车上的人醒了,乘务员开始查铺,发现人是死的,按铁路的规定,到前一站下车。这时,火车已到了嫩江前面一站,离阿龙山上车已运行了800多公里,距67团只有一百多公里了。下车后,他打电话叫家里派车来,将他们一行接了回去。

    他的小故事很多,就不多讲了。

    67团编一个武装营,与46团不一样。三个营级单位,每个营编一个武装连。又选三个条件好的连,每连编一个武装排,一共编了三个步兵连、九个步兵排。

    步兵每班10人,每排32人,每连130人左右,全营编500余人。装备与46团一样,有步枪、冲锋枪、轻机枪、40火箭筒、60炮,武装营有几挺重机枪,都是现役部队换装下来的苏式武器。

    弹药储备一个半基数。一个基数常备,半个基数用于平时训练打靶,用完补充。

    武装营在农闲时安排训练,内容主要是射击、投弹和武器保养。每年安排打一次靶,过几年每个战士投一枚手榴实弹。由各武装排自己组织实施,作训股指导。60炮火箭筒只实弹打过一次靶,由作训股组织实施。

    武装营训练打靶主要是作训股在抓,我有空也去看看。

        1971年,查哈阳地区555067三个团的武装营,由55团军务股长率领,在渠首诺敏江举行了一次军事演习。在武装泅渡中,55322连天津知青余昕、67团直工组23连哈尔滨知青于长胜,因坚持不卸身上的枪枝、弹药,被卷入激流,不幸溺水身亡……事后,余昕、于长胜两人均被追认为烈士。

        67团多数年份干旱,师里给了三门高射炮,用来搞人工增雨。一旦有了机会,刘股长就带着高射炮,在团里发射催雨弹,进行增雨作业,也有一些效果。

        有一年,刘股长组织60炮和40火箭筒打靶,他来请我去检查。到射击场,那里已是人山人海。因为是头一回,又是农闲季节,大家都想来看看热闹。我看刘股长在靶场的选择,安全警戒,打靶的组织方面还可以,就下令“开始”。结果我们的兵团战士还很露脸,60炮首发就命中目标,全场掌声雷动。总评:60炮射击良好,40 火箭筒优秀。

        党的组织。武装排有党小组,党员少,多的五六个,少的三个,归属生产连支部;武装连不建党支部,由各营党委兼任;武装营不建党委,由团党委兼任。军事、政治工作和后勤保障,由团司、政、后各司其责。

        武装营没有单独的经费来源,需要花的钱不多。也不存在误工问题,工资按上工由连里发。战士没有服装,基本上是民兵。还赶不上现在的民兵,现在的民兵每人还有一套作训服呢。

     

    兵团就是“小社会”

        既不是军队 又不是政府

    兵团的管理体制。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建立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批示》中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由沈阳军区委托黑龙江省革命委员会和省军区领导。1973821日,国务院、中央军委作出决定,将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交由黑龙江省委领导,名称改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兵团领导制度与军队正规部队一样,实行各级党委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67团属兵团五师建制,当然要实行这种领导制度。这种领导制度最大的好处是可以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可兵团既不是军队又不是政府,在类型上属于企业。67团是企业,不是地方政权。无政府,无人大,无政协,但政府、人大、政协的事,党委都得管,党政不分。企业管的事,也按政府的办法管,政企不分。

    团里很多事情办起来名不正来言不顺。我在兵团工作期间,就深感实行军队的领导制度很不适应。

    67团在行业上工农商学兵俱全;人员上三教九流啥都有;既搞企业经营,又当政府管社会。应是政府管的事,政府全不管;企业管的事,离开当地政府也不行。政府要收税,他只管要钱;他在团里设个税务所,人和房子经费全由团里出。

    兵团本来属企业,可还要搞个拘留所,办案抓犯人。办案人员经费政府全不管,一律全由团里出。兵团和师都有军事法院检察院,只管审判现役军人犯,非军人犯罪一律由甘南县法院去审判。

    办学校,办医院,办银行,办商店,社会办的事业全由团里办,团机关业务部门不得不设一大串。所需人员房子经费团里自己出,县里只管来收钱。

    年终一决算,社会事业性经费支出几百万。分开算,经营性部分赔不多,好的年份还能赚,加上社会性支出,不赔那才怪。

    办学校。连里办初小,营里办完小,团里小学中学一起办。房子盖的砖瓦房,座椅板凳还可以。校长老师大部是知青。农忙季节,老师带着学生到连里下地去劳动,中午连队管顿饭。全都是娃娃,不吃好点连里干部心里痛。

    有一年,我的两个孩子在团直学校读小学,跟着老师到13连去劳动。回来,大的男孩对我说:“今天吃肉包子,我吃了四个。”小的女孩对我说:“连里给我们上了技术课。种庄稼很简单,就是种子尿素过磷加酸钙。”

    三年级小孩怎能听得懂。我给她说:“不是尿素过磷加酸钙,是尿素加过磷酸钙,是两种化肥,不是尿素、过磷、酸钙三种东西。” 

    冬天实在冷,取暖跟不上,学校干脆就放假。不用想,那个教育质量会是怎么样?

    办医院。连有赤脚卫生员。营和团部有原农场卫生所,有医生,医助,人不多,处理小病小伤的还行。大一点的伤病员只能送55团医院看,那里处理不了的,只能送齐市的医院。

    1972年,我们开始建医院,设计建筑面积1800多平方米,45张床位。1971年,调来我原部队360团卫生队长邓新华任院长。原来的医生调到医院当医生,再配个好的指导员,又选派部分知青去齐市上海大医院培养。

    医疗设备按55团医院配,检验设备齐全,还购了X光机和一辆救护车。X光机的人员是经大医院培养回来的知青。这样,一般的伤病团医院就可以收治,只有重伤病员才往齐市的大医院送。

    邓新华院长是部队土生土长的外科医生,外科是他的强项,一般手术没问题。团里有了医院,有了伤病员就好办了。

    医院办起不久,很快,周边一带的农民知道了,他们的伤病员也往这里送。你又不能不接受,有时搞得人手和床位很紧张。

    还有,个别农民伤病员没有钱,按部队的传统,没钱也得收治。我们虽然搭了点钱,倒也落个好名声。与周边群众关系搞得好,一旦有什么纠纷,都自动维护我们的权益。值得。

        67团的计划生育工作,邓新华院长抓得很紧,成绩突出。67团先后被评为师计划生育先进单位,并被选为师出席兵团计划生育代表大会的三个代表之一。

        1975年,医院发生一件案子。一个女知青患了妇女病,在医院做X光检查时,那个X光“医生”不老实,他对这个女知青做出了犯罪的行为。女知青又不敢讲。有人反映到张政委那里,张政委立即成立专案组查证,很快破了案,将那个“医生”逮捕法办了。

    办商店。原农场场部有个小商店,连队有个小卖部,卖点日用小百货。67团成立后,群众生活日用品供应就是个大问题,多数得到55团、平阳、拉哈的商店买,很不方便。因此,团里就在团部建了一个大一点的砖瓦房的商店,团机关成立了商业股,专门负责全团的生活物资供应。所需商品升格,从齐市二级站进货,供应到团部和营连。群众需要的生活物资大部分可以就地买,比以前方便了许多。

    那时整个社会物资紧缺。像自行车、手表、缝纫机之类的凭票供应,只能不时地进一点,团里就将进的货用指标分到各单位。僧多粥少,有的单位开大会讨论,发给最需要的。有的按老资格排队,有的干脆抓阄,有时还弄得不愉快,影响团结。

    最难办的是中秋节的月饼,城市供应的没有我们的份。我们知青多,过节要是吃不上月饼可不行。知青们到不会说什么,可你那个商业股也太无能,不仅自己没面子,团里首长也会不满意。

    商业股也有办法。面粉和油没问题,困难的是糖。他也真会拉关系,用食用油去贿赂二级站那些管分配糖的人,并以落实知青政策为由吓唬他。去办事的又是军人,三整两整就把问题解决了。有了糖,拉上面粉和油,去齐市的一家月饼加工厂加工,需要的其它小料,加工厂答应解决。这个难题就这样解决了。

    团里有个储蓄所,赵伟的爱人王淑云就安排在那里工作。人是我们的人,金融业务归县银行。个人储蓄业务很少,主要是为团里存放现金。

    团里还有个税务所。与储蓄所一样,人是我们的人,为县税务局办事。事不多,两三个人。有一天,一个外地人来卖点土货啥的,税务所的人看见,也去为难人家,要收税。结果把人家唬了一顿,哪能收上啥子税。真是!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发布我的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zhiqingne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