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018-10-19 06:55:43 星期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知青岁月

知青岁月

    现役军人记忆中的兵团(十一)

    2013年01月03日

    来源: 作者:谭祖培 编辑:林嗣丰 点击数:2106

    充满朝气的城市青年

       1971年我到67团时,知识青年已到齐。据军务股的资料,全团有3400多名。其中上海2000多名,天津500多名,齐齐哈尔和鸡西400多名,哈尔滨300多名,北京 200多名。他们是1968年、1969年分批分期陆续来到这里的。

    他们的到来,使连队充满了朝气与活力。

        经过磨砺  表现出色

    67团除三连太平湖,十二连鹿场,团直几个加工厂、砖厂和几个小单位外,其他都是农业连队。因此绝大部分知青都是安置在农业连队,前期主要是当农工。虽然组建了500余人的武装营,称兵团战士,实际也是农工。

    农工的工作是很辛苦的。春寒料峭,往往在齐膝深、带冰碴的水田里劳动;夏季烈日炎炎,每天在地里锄草,“早晨两点半,晚上看不见;麦收季节,如遇涝灾,就得起早贪黑地泡在水里割地;隆冬时节,又要搞水利会战,或上山伐木。此外,武装营的兵团战士还要进行军事训练。等等。

    由于气候恶劣、交通闭塞、远离父母等,使这些年方十七八岁的城市知青,经历了他们从未有过的磨砺、锤炼。经过前几年的锻炼,到1971年时,知青们无论身体上还是思想上,都迅速成长、成熟起来。许多人当上了拖拉机和联合收割机手、小学教员、会计出纳、食堂管理员、汽车驾驶员、医生、马车驭手等等职务,成了连队各业的骨干。其中骨干,先后有的被调到团营机关工作,有的被提拔为干部,担任了各级领导职务。

    记得先后担任营团两级领导职务的有:团副政委赵伟(上海)、一营副教导员翁钧祥(上海)、二营副教导员张国芳(女,上海)、黄汝良(上海)、直工组副教导员陈琳娣(女,上海)。连队干部都有知青担任副连长、副指导员。大多数排长也是由知青担任。

    团机关的参谋、干事、助理员,多数也是知青担任。如徐少云(上海)、顾龙(上海)、王永雯(北京)、蔡玉明(上海)、王刚(上海)、麦英明(上海)、林毓利(上海)、徐大威(上海)、李洪及(齐齐哈尔)、张振蕴(上海)、修鹤年(哈尔滨)、张寿山(天津)、周玉泉(天津)、朱国民(上海)、童华隆(上海)、朱秀华(齐齐哈尔)、朱万义(北京)、朱光敏(天津)、杨近华(上海)等等。

    我可以说,在团机关工作的知青表现都很出色。

        知青生活  逐步改善

    据知青们说,1968年来时,睡的都是草房或土房大通铺。南北两铺炕,每炕少则八九人,多则二三十个。有的还是二层床。洗漱、吃饭、学习、开会都在一个屋里。干完活劳累了一天,却又没有可去的洗浴场所。常年不洗澡,身上长虱子。

    吃的方面,主要是大碴粥、窝窝头等粗粮为主。副食常见的是白菜、土豆、豆腐、粉条及咸菜。馒头或大米饭,每天或二三天才有一顿。鸡鸭鱼肉蛋等,除非过节、农忙,很少能尝到。漫长冬季,更缺少新鲜蔬菜……

    我到67团后,到连里看了看,情况有了些改善。宿舍基本建起砖瓦房,已经没有二层铺,有的建起了大食堂。吃的方面没改变。

    有一天,我到一营的一个连队食堂去看看,正好赶上吃午饭。知青吃的是窝窝头,加上一碗大碴粥。

    有个知青对我说:“窝窝头,窝窝头,我一见它就发愁。大碴粥,大碴粥,吃到肚里好难受。”

    我说:你这副对联作的好,对仗合辙押韵都不错,我来给你加横批怎么样?大家说好!

    我说:“暂时困难”。全堂鼓掌四起。

    我看大家高兴,就说:“我也来对你这一副行不?”大家说好!

    我说:“莫发愁,莫发愁,麦收以后吃馒头。忍着点,忍着点,秋收后吃大米粥。”全堂掌声雷动。

    我问哪位给我配横联。还是那个知青,他想了想说:“大有希望。”又是一阵掌声。

    解释一下,为什么那时大家吃窝窝头和大碴粥?

    19691970两年麦收大涝,麦子收不回来,在地里发芽。收回后加工的面粉做的馒头发粘,没法吃。玉米没事,所以才吃窝窝头和大碴粥。1971年气象预报,说当年气候不错,所以才敢说那样的话。后来,这年的收成真的不错,我的话是兑现了的。从1972年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加工玉米碴子和玉米面这两个品种,知青职工家属一律供应面粉和大米。

    我是从战士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当过连长、指导员,深知伙食对战士是何等的重要。后来,经过上下一起努力,到1973年,知青的住房和食堂问题算是解决了。就是澡堂还不行,无那个能力,连团部也解决不了。只能给各单位解决一个大的开水锅炉,多烧一些热水,让知青们晚上擦擦身。

    吃肉问题也解决得相对比较好。一是食堂养点猪,解决部分。二是每年国家给的计划上交任务只有60多头猪,也好完成。以前农场时期是尽量超交,这回我们也不去图那个虚名,完成上交任务后全留下自用。三是调整内部政策,不割“资本主义尾巴”,动员职工多养猪。连里有草籽,还给养猪户解决一些饲料,团里加工厂的麦麸碎米之类也给解决一些。连里的猪,连里有宰杀权,想吃肉就杀,不用请示报告。这样,吃肉的问题也基本解决了。

    吃菜问题。每个单位搞个大一点的菜地,种的菜主要供应知青食堂。夏天能吃上几茬茄子辣椒西红柿,冬天还是土豆白菜萝卜老三样。豆腐管够,再加工一部分粉条。这样,吃菜的问题虽然品种少,但比以前好得多。再种一些向日葵,收些葵花子,也好让大家磕一磕。

    当时兵团东西部都一样,知青食堂常喝汤。

    有一次,我到一师开现场会,那里的人对我讲,他们那里比我们这里还要冷,菜未长成就下霜,只能天天喝些汤。搞得知青说怪话:“从逊克,到赵光,兵团战士爱喝汤。早晨喝汤迎朝阳,中午喝汤暖洋洋,晚上喝汤望月亮。更夫打锣——汤(镗)!汤(镗)!!汤(镗)!!!’。”

    知青文化生活很枯燥。

    主要是听唱样板戏,语录歌,演演电影(顾龙就曾放过电影)。再就是一会右来一会“左”的广播。

    团里搞了个宣传队,给连队跳跳舞,唱唱歌,演演小节目。陈之进( 上海知青)是团宣传队的指导员,周思纯(天津知青 ),是宣传队主力队员。还有上海知青王木匠王震,团部礼堂就是他装修的,他也是个小领导。宣传队有个小乐队,吹吹打打,倒也很受大家的欢迎。

    每年春播完到夏锄这一段时间,团里组织开一次运动会。这件事主要是知青们在搞。你别说,还真行,搞得还很热闹。赵伟的爱人王淑云的手榴弹能投50多米远,这就是在现役部队,也能当冠军。

    知青享受职工待遇

    自知青们来到兵团后,无论是高中毕业生或初中毕业生,他们的工资都一律按原农场农工的标准为32元(后从事驾驶员等技术工种调整为33元)。即使以后提干,无论是哪一级的领导职务,所拿的32元工资依旧不变。1975年普调了一级工资,增加到36元多。

    同时,一开始就享有公费医疗待遇。第二或第三年,又开始享有一年一度的探亲假。其后,凡结婚成家的,每户可分到约35平方米左右建筑面积的新砖房,及每年可发给取暖费等。

    从当时来说,同插队落户的下乡知青相比,我们兵团知青在生活待遇方面较为好一些。就是同城市就业的同龄青年相比,在工资福利方面也相差不多。在那种计划经济体制“大锅饭”的分配制度下,很容易使人们心态保持平衡。

        知青人才辈出

    67团出了不少的知青人物。

    上海知青赵伟。上海打浦中学1966届中毕业生。在67团成立前的1969年,参过塔河至漠河战备公路建设,出席了兵团首届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大会。67团成立后,先任团政治处组织股青年干事、一营副教导员、团党委常委、副政委。67团撤销后,任查哈阳农场团委书记等职。回城后调入哈尔滨市工作,先后任哈尔滨市制锁厂厂长、哈尔滨市制锁公司副经理兼建筑五金厂厂长、哈尔滨建五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并于1992年获得高级经济师职称。

        上海知青、咸氏同胞三姐妹。在周恩来总理迎送斯里兰卡贵宾来沪访问时,她们受到总理接见并与之合影,

        老大咸慕真,上海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曾任农工、团修理厂工人,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因表现突出,同两个妹妹作为知青典型人物,在省内外报刊、电台上得到广泛宣传。她放弃了被推荐回上海上大学的机会,将名额让给了一位身体较差的女知青。

        老二咸慕和,上海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曾任农工、团医院护士。因表现突出,同姐姐妹妹作为知青典型人物,在省内外报刊、电台上得到广播宣传

        老三咸慕群。上海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曾任农工。因表现突出,同咸慕真、咸慕和两个姐姐作为知青典型人物,在省内外报刊、电台上得到广泛宣传。

        上海知青徐大威。上海二十二中学1966届高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197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农工、统计、会计、团供应股助理。67团撤销后,任金边农场计财科会计等职。回城后,在卢湾区打浦街道任办事处科长、副主任。19954月调任卢湾区民政局副局长。此外,他创建上海第一个社区服务中心、第一个社区志愿者协会、开通了上海第一个24小时解决地区市民求助和社区服务热线等,成为上海优秀的民政干部。现退休后仍作为志愿者为市民服务。

        上海知青顾龙。上海向明中学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1975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农工、团宣传股报道员、电影队放映员、宣传股新闻干事。1977年恢复高考,1978年考入黑龙江大学中文系。 1982年毕业后分配回上海工作。1983年调入上海《新民晚报》社工作,历任记者、经济部主任、编委、政法教卫部主任、新闻编辑部主任。该社所办的美国新民国际公司任总经理。1998年获得高级记者职称,并任全国科技记者协会理事、上海科技记者学会副理事长、全国晚报科技记者编辑学会副会长。获上海第八届长江韬奋奖。他撰写的部分新闻作品,曾荣获全国和上海新闻奖。现在的查哈阳知青网就是他和李余康一起主办的。

        上海知青徐少云。上海宜山中学1968届高中生。在67团期间,1972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农工、瓦工、教师、67团政治处教育干事、团团委副书记。67团撤销后,任查哈阳农场干校副校长等职。1979年返沪自学成才。1983年从事律师工作。

        上海知青黄乐琴。上海力进中学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1972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农工、连队文书、团直学校副指导员。现为上海大学文学院中文系副教授。

        上海知青程敏。上海力进中学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197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农工、班长、排长、副指导员、18连指导员。回城后,出任上海新徐汇(集 团)工业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并晋为高级经济师,当选上海市第十一届人大代表。

        上海知青谢永来。上海卢湾中学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197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农工、教师、连队学校校长。回城后,组织待业青年生产自救,在简陋的毛竹棚车间设计、生产出的夹层锅等产品,被评为国家劳动部优质产品和国家优质产品。后任卢湾区劳动服务公司经理。1998"下海"创办"上海永恒工艺礼品有限公司",独树一帜地研制了以立体微缩建筑为主题的"建筑纪念品",并取得7项外观设计专利及实用新型专利。作品不仅荣获第一、第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中国上海艺术节第三届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等多项奖项,而且被作为国家礼品馈赠俄罗斯、新加坡、日本、韩国等20多位外国元首,被原联合国秘书长加利、原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澳门行政长官何厚铧等著名人士收藏。现担任上海永恒工艺礼品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理事、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齐齐哈尔知青朱秀华。齐齐哈尔第六中学1968届初中生。在67团期间,1974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机务工人,2连、团采伐连副连长、一营6连、团工程连副指导员、金边农场妇联干事。67团撤销后,任查哈阳农场服务一队副队长、党支部书记、嫩江农管局干校学员党支部书记、局工会女工部长、组宣兼女工部长、农垦齐齐哈尔分局工会副主席、女职工委员会主任、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残疾人联合会副理事长。1997年晋升高级政工师,所撰写的《浅论工会的维护职能》、《浅论女工干部成长的条件》等获得省、农垦总局政治思想理论研究讨论会"优秀论文",《关于上海等地残疾人工作情况的考察报告》等发表于中国《农林工人》等刊物。先后被农垦总局工会评为"优秀女工干部""三八红旗手""优秀工会宣传干部",被省总工会评为"岗位立功标兵",被全国农林工会评为"先进女职工"。这是67团留在黑龙江农垦系统最优秀的知青干部之一。

        天津知青任振民。天津十九中学1968届初中生。在67团期间,曾任农工、排长。回城后,曾任鸡西市政府办公室秘书、副秘书长、副市长、鸡西市矿务局长和市委常委、七台河市煤矿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现任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黑龙江分公司总经理。此外,曾两次荣获鸡西市"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齐齐哈尔知青李洪及。齐齐哈尔第六中学1966届高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1976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农工、排长、团政治处教育干事。67团撤销后,任金边农场党委秘书、查哈阳农场党委秘书、宣传科副科级干事、嫩江农管局党校理论教研室副主任、党校副校长、嫩江农管局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党委委员和宣传部长、克山农场党委书记、农垦总局党委宣传部部长、农垦总局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等职。此外,曾于1993年获全国总工会优秀工会工作者,及多次获得农垦总局先进工作者等称号,还作为副主编编辑了《北大荒精神》一书,和作为制片人制作了《大荒涅磐》大型电视文献纪录片,该片获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也是67团留在黑龙江农垦系统最优秀的干部之一。

        上海知青张振蕴。上海五爱中学1966届高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197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农工、宣传股干事。1978年考入黑龙江大学哲学系。1982年毕业分配于哈尔滨市财政局,历任科员、副处级纪检员、农业处处长、监察室主任等职。目前担任市财政局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

        哈尔滨知青孟昭春。哈尔滨六十中学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曾任农工、教师。19747月被选送"八一"农垦大学畜牧系深造。19777月毕业分配于省农场总局畜牧处工作。198111 月调入省农垦经济研究所。198254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农垦研究所室副主任、主任、副所长、所长(研究员) ,并兼《农场经济管理》杂志主编,省农场管理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省经济系列高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评审委员会委员。先后获得垦区"八五"期间优秀科技工作者、省社科先进工作者等称号。在刊物上发表各类文章40余篇。其中,《黑龙江省绿色食品发展潜力及对策研究》获省第九次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他也是67团留在黑龙江农垦系统最优秀的干部之一。

        哈尔滨知青修鹤年。哈尔滨市四十中学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1973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农工、团修理厂车工、团司令部通讯股机要通信员、收发员、团采伐指挥部统计兼出纳、通信员、团粮食加工厂副指导员等职,并获得67团通令嘉奖。回城后1976 12月后调入黑龙江省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中共哈尔滨市委组织部、黑龙江进出口商品检验局、黑龙江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等单位工作。先后任政研科长、副处级秘书、宣传处副处长兼精神文明办副主任等职。目前担任黑龙江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内陆港办事处副主任。被选为黑龙江省发展战略研究会副秘书长。此外,曾在省、部级以上刊物发表经济和管理方面的论文10余篇并全部获奖,编写出版著作两部和参加编写年鉴、志书多部,及发表人物通讯等各类体裁文章近百篇。还曾被聘为中共哈尔滨市委党校经贸专业客座教授。

        哈尔滨知青程义为。哈尔滨六十中学1968届初中生。在67团期间,历任农工、二营学校教师,获营先进教师称号。67团撤销后,199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省农场总局交通局统计员、总局经济技术协作公司商贸部副经理、办公室主任、总局渔业公司经理、农垦经济技术协作公司经理、党委副书记、农垦农业生产资料总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等职。省农场总局机关先进工作者、模范工作者、省交通系统优秀统计员等称号,并被农场总局机关党委记功一次。

        天津知青马占奎。天津一中1966届毕业生。在67团期间,197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农工、营直学校教师。被选送天津市教师进修学院深造。之后又考入天津师范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其后先后出版关于法律基础教材课本及书籍,并撰写多篇论文获得全国优秀论文奖。目前担任校法律教研室主任,晋为副教授职称。

        天津知青任绍敏。天津二十四中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1973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农工、排长、副指导员。19759月被选送天津市财经学院深造。19789月毕业分配天津工作,先后任天津市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计划处处长,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天津市分行副行长、总行资金计划部主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天津市分行副行长 (正厅级)。此外,1991年晋升高级经济师。

        天津知青朱光裕。天津市一中1966届高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曾任农工、学校教师。1977年被选送齐齐哈尔市师范学校进修深造。1981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2年返津,调入全国著名重点中学天津市南开中学,先后任教师、教务主任、副校长,并晋为中学高级教师。

        天津知青乔宏起。天津一中1967届高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197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农工、炊事员和营加工厂、修理厂工人、调度。1978年高考被黑龙江大学经济系录取。198210月毕业分配到天津市高级法院任书记员,之后任院政治处副处长、处长。1988年法律专业毕业,12月任天津市高级法院副院长。1993年调任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院长。

        天津知青张强。天津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任农工。回城后进入天津灯塔涂料科研所从事科研工作。2000年晋升为高级化工工程师。

        天津知青张新民。天津一中1966届高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曾任农工、连队学校教师、营直学校校长。197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回城后在天津建设银行工作。其后考入大连财经学院深造。先后任天津市建行津南区支行副行长、西青区支行副行长。

        天津知青周思纯。天津一中1966届初中毕业生,中共党员。在67团期间,曾任农工、67团团宣传队队员,演出过京剧《红灯记》。 1973年回天津进入教师进修学校深造。毕业分配于天津一中任教。1975年调入天津市政府工作,曾任市长秘书。1990年任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1992年任市政府副秘书长。200012月被派驻香港任天津经联企业的董事长、党委书记。

        北京知青江小平。北京二龙路中学1966届初中毕业生。在67团期间,曾任农工、炊事员、连队学校教师、连队团支部副书记。19748月被选送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西欧语系深造(主修法语) 19781月毕业分配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中心工作。19928月晋为副研究员。从事社会科学研究工作二十余年,共发表译文、论文、综述文章及论著提要、简讯等300多篇,合计近200万字。其中,《法国社会科学的发展及其政策》、《借鉴法国对因特网调控与管理的经验:成立因特网统管机构,建立中文化网络》两篇论文,分别获得中国社会科学院第二届(1992 -1994)优秀科研成果奖和2000年中国社会科学院个人优秀信息一等奖。

    67团知青人物太多了,就写到这里。

        缅怀伤亡知青

    19708月,二营15连天津知青张福来,从团部看完马戏表演返回连队的路上,不幸被胶轮拖拉机压死;1971年哈尔滨知青于长胜,在军事演习时不幸牺牲;197211连上海知青×××,因心肌梗塞不幸病故;上海知青陈留娣,因公负重伤。等等。

    据我手头不完全资料统计,1968年至1978年期间,67团牺牲、病故、重伤的知青有20多人。逝者已长眠于67团大地,他们将永远受到农场职工的敬仰和缅怀。

        知青的成熟

    1971年“9·13”事件后,当年10月份,我到23连去传达中央文件。念完文件散会时,被一大群知青围住。一些年龄大一些的知青对我表示,他们对林彪事件很不理解,很难接受。

    他们说,“你来开会前,我们还在祝他永远健康,永远健康的。怎么会这样呢?”他们一再问,这到底是为什么?要我解释。

    我说:“看到你们懂事了,成熟了,会用脑子想问题了,再也不是红卫兵了,我非常高兴。你们要我解释这是为什么?我和你们一样,满脑子都是问号,我去问谁呢!?我在思考,但我相信,历史会给我们回答的,您们相信吗?”

    回答:“相信。”

    大家感到自己受了蒙蔽与欺骗,满含热泪,有的还哭了。

    1976年我到18连蹲点,正赶上发生“天安门事件”,全国声讨,“打到邓小平”,反击“右倾翻案风”。广播里整天哇啦哇啦乱叫,有个知青上去就把广播线给扯了,连说:“放屁!放屁 !!放狗屁!!!”

    他的愤怒我完全理解。他们在为我们国家和自己的前途命运担心哪!我想:当年不光是他们这样,恐怕全国绝大对数人也一样。这就是民心。民心不可违。有他们这一代人成熟起来,什么妖魔鬼怪兴风作浪也长不了。

        我从《查哈阳知青网》看了很多知青朋友的文章。尽管他们受了苦,受了害,受了欺骗,但他们无怨无恨,还是那样的热爱党和我们的祖国,满怀信心地投入建设我们伟大国家。很多人事业有成,很多人成了各级党和政府的骨干力量。这就是我们知青的伟大情怀!有这一代人在,任何人要开倒车都是妄想。

        对于历时二十多年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运动,将数以千万计的城市知识青年下放到农村去和农民争饭吃,搞得四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城市家长不满意、农村农民不满意、国家不满意。它贻误我们国家整整一代人。到兵团的知青仅是这其中的很小的一部分,67团更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对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如何评价,而今是众说纷纭。绝大多数认为应该否定,它只能作为一种负面遗产,对后人加以警示。我赞成。但我认为广大的知识青年的表现是很好的,他们很多感人的事迹是可歌可泣的。历史不会忘记他们!

        人类社会发展历史证明,人类社会总是从农村向城市发展,人口总是由农村向城市流动,从而发展成今天这样星罗棋布的大中小城市,推动着,而且继续推动着整个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发展,才有人类社会今天这样的现代化。不管有天大的理由,将数以千万计的青年以行政命令的方式赶下农村,都是对人类社会文明发展历史趋势的背离。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发布我的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zhiqingne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