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021/11/28 13:33:26 星期日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知青岁月

知青岁月

    哎,病去如抽丝……

    2014年03月02日

    来源: 作者:林嗣丰 编辑:暮耕牛 点击数:722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病来,两片薄薄的酱油肉就可以翻江倒海,折腾得你天昏地暗,疼痛难忍;病去,正同如茧抽丝,八转九廻,反复曲折,请看下面的数据:
      一次彩超,一次内镜手术,两验小血,三回CT,四次静脉验血,五次肌肉注射,N次挂水;最长一次挂水,从中午11点半到第二天中午12点,其中一瓶氧化钾葡萄糖由于疼痛整整挂了12个小时!
      从2月12日发病到27日获得可以不用再天天跑医院治疗的大赦令,整整半个月的时间,多少个夜晚是在医院的里度过的,多少个夜晚又是冒着严寒奔赴医院的。
      最难忘的是那个做内镜手术的夜晚。
      23日下午,原本是去中山医院做个全面检查的。一查不要紧,不是简单的胆囊发炎,而是泥沙形结石已经堵塞了胆总管,引起胆管炎,必须要做内镜手术!原本让第二天来做,好在有熟人相帮,及时联系了内镜中心的医生,决定当天做掉,省得第二天再来。
      深夜的急症间到处是病人,但二楼以上的楼层却空无一人,电梯正非白天般正常运转,要绕行才到内镜中心,妻子和女儿一个拿着吊瓶一个推着我,在寂静无人的楼层中辗转。
      终于到达内镜中心了,躺在手术台上,四周一片寂静。女儿告诫我不要紧张。说心里话,我是最不愿进医院的,闻不得医院里的那种味道。尤其是见不得血,医生给我扎针抽血我是看也不看的。但今天我真的一点都不紧张,许是多年遇到过许多的大事,已能处乱不惊,反正紧张也得做不紧张也得做,不如坦然面对。
      做手术的医生正有另一台手术,我就一个人静静地躺着,脑际中突然跳出一个词――任人宰割。不知什么时候来做,不知怎么样做,不知是什么滋味……什么都不知,唯知是不能用麻药的。
      医生终于来了,共两人。医生我让张嘴咬住一个中间有孔的硬管,随即摆弄起旁边的机器来。不一会儿,医生就拿着粗粗的管状物来了,对我说:没关系的,就是一开始有点难受。争取一次成功!还没等我理解“有点难受”的含义,那根管子一下子就捅进了我的喉咙,胃不由自主地反了起来。哦,这就是“有点难受”。曾听说过做胃镜是如何的难受,这不就是做胃镜嘛――能忍受!毕竟农村锻炼过的,我这块铁曾经这大熔炉锤打过的,这算不了什么!
      管子到胃里了,触撞着胃壁。两个医生不断交流着,手术的进程我清清楚楚。突然肚子一阵抽搐,一阵疼痛。听得医生的对话,管子一定突破胃壁冲向胆管。“看到没有?”“对就是它!”“慢慢来,对,抓住它!”“慢点,慢点,对!对!好!”“不太好拿哦,不容易。”
      手术停顿了一会儿,主持医生对我说:“已经拿掉了50%了。”哦,50%,意味着还有一半要做。最艰难的时候已经坚持下来了,还怕剩余的50%?于是手术继续,依然在管内捣腾,寻找、捕捉、捡捞;肚子依然抽搐、疼痛,还时有反胃,但我依旧能够忍受。
      终于,手术结束,粗管抽出。术后见报告才知,他们已在我肚内安装了一个支架,以便引流胆汁,而且“位置极佳”。术后医生告知,2、3个月再来复症,取走支架。看来2、3个月后还有一次折腾。
      一患解除,一患又起。手术损伤了胰腺,于是要肌肉注射,这一射竟射了五次,而且8小时一次。注射、挂水,23日晚至26日上午,整整60多小时粒米未入,而大多数时间是在中山医院嘈杂的输液室内度过的,几乎没有好好睡过。
      26日上午,中山医院最后一次验血。结论可以略微进些粥汤,可以就近就医。如同接到出狱通知,急忙打车逃离急症室――回家。美美地睡上一觉――这辈子最美的觉了。晚上去近旁的大华医院挂水,第二天午后再去,随后验血。
      半个小时后,妻拿着报告单笑着回来了。阿门,竟然指标一切正常!这是大赦之令!医生开了些药,让回家静养。一切经历半个月的治病过程,终于画上休止符了,终于可以停顿一下,等待2、3个月后的复查。
      哎,病去如抽丝……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发布我的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zhiqingne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