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021/11/28 13:05:14 星期日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知青岁月

知青岁月

    别了,美味佳肴

    2014年03月02日

    来源: 作者:林嗣丰 编辑:暮耕牛 点击数:735

       我属牛,却是食肉类动物,打小就喜欢吃肉。
      记得幼时生病,半夜醒来肚子饿了,爷爷就去厨房给我弄吃的,我一定会在后面提出要求:“阿爷,加一块肉!”爷爷也每每会加上一块,看我美美地吃。于是,从小我就有“肉师傅”的“美称”。
      后来,我就特别期待还会生病,为的在并不算富裕的年代里能够吃上肉。于是也就更盼望能够过年,因为只有此时才有更多的肉吃。爷爷总记得我的爱好,下乡后我每次从北疆去老家看望他老人家,他一定会在饲养的鸡中抓一个最肥的,连夜放在灶火中煨,第二天就香香端上饭桌给我吃,还不让表哥表弟们染指,馋得他们直淌口水。此时,我就会撕下一个鸡腿来给最小的表弟。
      下乡时,最愿听到的是连队里猪的嚎叫声,这就意味着要杀猪了,可以改善生活了。记得那年“五一”节,连队去齐齐哈尔采购来了蒜苗,午饭是大米饭加蒜苗炒肉。我先打了半斤米饭一份蒜苗炒肉,三下五去二便已秋风扫落叶,碗早已见底了。摸了摸已经略已鼓起的肚子,却感觉还没吃饱――其实并非是没有吃饱,而是没有吃够――胃亏肉呀!于是再去食堂,又打了2两米饭外加一份菜――蒜苗炒肉,这才满意而归。
      下乡的生活是艰苦的,但我也那里吃到了不少的肉:猪肉、羊肉、牛肉、马肉、驴肉、小牛犊肉,甚至猫肉。每每回家探亲,路过德州,就买个扒鸡;路过符离集,就买个烧鸡。虽然回家时身上带的钱并不多,但遇到这样的机会总是难以抵挡住美食的诱惑,从不多的积蓄中拿出钱来满足那缺肉的小胃。
      探亲回家,二姐就会拿出平时省下的肉票,给我大补胃中亏下的肉,直到现在我还记得水笋烤肉那油汪汪的香。探亲回农场,临走时她还要为我备上一份肉,让我回去后还能吃上。记得有一次带的是一罐醉肉。知青的习惯是有福同享,那罐醉肉在到达连队的当天就“共产”了,连醉肉的糟露都让一位知青当黄酒喝了。
      这习惯一直保持到我上学后分配在齐齐哈尔车辆厂中学。那年我和同宿舍的上海同乡一起返回齐市,从天津换车后就一直没有座位,车厢里如同沙丁鱼罐头,立足都难。我们就挤在车厢的连接处,动弹不得,更别说去买饭吃了。这一路,我们两个就靠着二姐给我带的一大茶缸的鸡蛋烧肉,度过了这最难挨的时光。
      再后来生活渐渐好起来,尤其是改革开放后,吃的东西就越来越多,但我总爱那肉的滋味――只要是肉,我就爱不释口,虽然我吃得并不多。
      都说“祸从口出”、“病从口入”,我这一辈子爱吃肉,就偏偏倒在这一“口”上。先是被两片薄薄的酱油肉打倒,后又在肚内舒服后不舍得那个肉包子,彻底地躺上手术台,挨上了上半辈子的第一刀,“享用”了这上半辈子积攒下来的所有盐水……
      人生会经受到许多的诱惑,金钱、美女、荣誉、权位,等等。金钱可以要,但要取之有道;美女可以欣赏,但不可怀有不良之意;荣誉也可争取,但不能不择手段;权位也可坐,但不能丧失良知和灵魂,更不能奴颜婢膝。只要你心底坦荡,这一切一切的诱惑都能抵挡,唯有那美味佳肴总是让人丧失警惕,在不知不觉中上了当,惹了祸。
      从两片酱油肉开始到如今天天顿顿白粥相伴,美食诱惑造成的教训,既惨重又痛苦,既苦了自己,还害了多少人为我操心操劳。哎,罪莫大焉!
      别了,美味佳肴。我必须管住我那嘴了,我必须和你们告别了。看看可以,馋馋却不行!至少也必须如外甥女关照的那,先在凉开水中涮过才可有少量的入肚;至少也如二姐所说,事后必须服上“胆宁片”,做及时的补救!
      别了,美味佳肴,别了我曾经的最爱――各种各样的肉啊!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发布我的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zhiqingne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