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018-06-23 02:54:44 星期六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知青岁月

知青岁月

    战友的泪花

    2014年06月18日

    来源:知青俱乐部 作者:俆小麟 编辑:张春发 点击数:1083

      在这次十五连战友的聚会中,我见到了三十多年来未见的战友,特别是在欢送战友离别的时候,心情非常激动。我写了这首诗来表达当时的心情。

              在欢送战友上大巴车的时刻,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王丽英在失声痛哭,

              何昌宁在不停的哭泣,

              乐兴发在默默的擦着眼泪,

              许多战友强噙着泪花。

              一次又一次的紧握双手,

              互相拍打、互相拥抱,

              梦里想见的你今天又要告别。

              激动的泪花呀,

              是多年的情感,

              是心灵的震撼,

              是真情的流露,

              是喜悦的表达。

              

              在大巴车即将启动的时刻,

              我又看见了,看见了!

              一位七尺北方男儿,

              人们管他叫“老白”。

              他满脸流淌着泪水,

              正在和战友一一告别。

              在场的战友被震撼了,

              男儿的泪水呀,

              本不该轻易抛洒。

              今天啊,你的泪水,

              任它在战友们面前流淌。

              毫不掩饰男儿的柔肠,

              毫不顾忌男人的潇洒。

              男儿真挚的泪水呀,

              饱含着四十年战友们的情和爱。

              那泪水,

              感动了我们大家,

              也永远铭刻在我们的心中。

              

              在大巴车即将离开我们的时刻,

              我又看见了,又看见了!

              战友们隔着大巴车的窗玻璃,

              不停地向车内的战友们挥手告别。

              战友们,再见了,再见了!……

              这时,战友们的眼泪落了下来,

              模糊了双眼。

              我理解那泪花的情感,

              我深知那泪花的故事。

              满载战友的大巴车已离我们而去,

              上海战友们还在原地站着、想着……,

              久久不愿离去。

              朝着大巴车远去的方向

              大家都在默默地祈祷着。

              保重啊,战友们!

              再见了,战友们!

              我们一定会再相逢的!

                       上海战友:俆小麟

                       2012年5月19日


                       战友的歌谣
     

              我有一位北京战友,

              前不久在网上留言。

              记得你的打油诗吗?

              小麟一定忘记了吧?

              我却记了三十多年。

              诗的内容是这样的:

                机关食堂

              食堂好,好食堂,

              外面干净里面脏,

              鸡鸭鹅狗一大帮,

              就是不见鸡蛋汤。

              走进大食堂,

              迎面一盆汤,

              清汤寡水喝不够,

              这个滋味真难受!

              网名北京知青代红,

              这个代红她是谁呢?

              我冥思苦想没答案,

              三十多年已经过去,

              她却能清晰地记住。

              通过多方打听寻找,

              终于找到这位战友,

              她是机关食堂代红。

              感谢你呀我的战友,

              连作者本人已忘记,

              你却一字不漏记住。

              在网上她这样写道,

              诗我记了三十多年,

              它很真实我上心了。

              多么朴实的语言呀,

              她再一次感动了我。

              

              汤、汤、汤,

              汤、汤、汤,

              革命的汤,

              战斗的汤。

              早晨喝汤迎朝阳,

              中午喝汤暖心房,

              晚上喝汤泪汪汪!

              这是一首喝汤歌谣,

              在兵团中流传甚广。

              这首诗原创是谁呢?

              今天可以告诉大家,

              我和机关两位战友。

              原创诗词的内容是:

                                             汤、汤、汤,

                                             汤、汤、汤,

              贴边下底,

              轻捞慢起,

              早晨喝汤迎朝阳,

              中午喝汤暖心房,

              晚上喝汤泪汪汪!

              机关食堂天天喝汤,

              刷锅水里飘点菜叶,

              用汤灌缝胃吐酸水,

              忍无可忍用诗说话。

              我们一边拿着筷子,

              一边敲打着搪瓷碗,

              你一句我一句唱着,

              这诗就这样诞生了。

              机关食堂中午开饭,

              我还多次作过表演。

              贴边下底,

              轻捞慢起。

              多好的喝汤经验啊,

              不知被哪一位战友,

              改写成革命的词句。

              革命的汤,

              战斗的汤。

              成了革命传统之汤。

              为了这两首打油诗,

              我被领导批评一顿。

              说什么你这个干事,

              却干出这种事情来。

              心中有怨无处申辩,

              诗却为我苦中取乐。

              不知啥时传到连队,

              在兵团中广泛流传,

              有关”汤“的传说,

              兵团有不少顺口溜,

              其中一段我能记得:

              “从孙吴到赵光,

              司务长都姓汤,

              个个都是汤司令,

              熊瞎子打锣,

              汤!汤!汤!”

              特殊的历史条件下,

              形成的文化品位呀,

              也能感染那代知青,

              成了战友们的歌谣。

              

                  上海知青:徐小麟

                  2012年12月3日

              (注:我当时是39团政治处宣传干事)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发布我的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zhiqingne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