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研究 >> 文学
文学

主体视角下农场知青生存状况的集体记忆

2015年10月31日
来源:朱盛镭作者: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834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我喜欢躺着读书。《知青回眸引龙河》(沈国明主编,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2015年8月)这本书份量重(800千字,650页,精装),读着读着,手举不动了,我只好起身坐着阅读,渐渐读得恍惚入神,一会儿穿越时空,意识流般地鸟瞰“马赛克”状“引龙河畔岁月激情”的斑斓图卷;一会儿幻境顿消,出神入定地去追踪捕捉上百个飘零的“个体生命”记忆碎片,俯身去聆听和品味这些芸芸众生的诉说或“潜台词”。

  《知青回眸引龙河》(以下简称《引龙河》)类似一份关于“文革”时期农场知青生存状况的调查文本,它以引龙河农场三分场为样本,通过139位作者、235篇文章和大量图片,勾画当年知青生存的大框架,激活和还原了知青群体的“集体记忆”。集体记忆需要的不仅是场,也需要景;不仅需要故事,还需要有人来讲故事。正是这样,《引龙河》的编辑策划充分考虑知青群体作为集体记忆主体的主动性,更调动了知青个体在群体记忆过程中的参与性。因此,比较其他知青史料(书籍)而言,它不但具有重要史料价值,而且在撰写和编辑方面还具有许多的创新和特色:

  ——从主体视角出发。从以往社会样本调查情况看,学者倾向于从宏观视角或第三者视角分析,对于微观层面调查对象的主体视角未能给予重视。如果知青主体仅以一种观望的姿态来观赏集体记忆无情感地传递时,这种集体记忆就是虚位的、毫无意义的。《引龙河》的主要的特点是从农场知青主体的视角出发,通过回忆和记忆激活,鼓励处于社会底层的当年农场知青出来述说自己的经历和往事,进而将知青记忆中刻骨铭心的故事进行复活或再演绎。

  ——全面表现知青“生态圈”。《引龙河》寛视野全景式的扫描,表现了引龙河畔知青群体原生态的“丛林生存”。它涵盖知青“生态圈”的自然地貌、经济地理、耕地与生产资料、人口分布、组织构架、生产与劳动、经济收入与往来、日作息与年作息方式、文化与习俗、事件与事故、劳动和交通工具、劳作方式和工种、疾病与死亡等,还包括不少趣闻,如“熊瞎子”“逃票”“打狼”“杀猪”“炸鱼”“920”……,等等,是一部记录知青群体“生产—生活—生存” 的“社会生活史”样本。通过复原知青的生存环境与生活劳动状态,填补和回答了知青研究中的史料细节的空缺和疑惑。

  ——采集“个人生命史”样本。《引龙河》有点类似文字记录的口述史料,它是对“文革”时期农场知青“个人生命史样本”的采集。它从受访者“生命史”的角度,通过对个人生命史样本的采集,再现和重构了个人记忆与集体感情、社群认同之间的关系。历史的存在基于知青的记忆,而口述历史的作用就是保存知青记忆中有血有肉的故事,并将其置于当时的社会历史背景中,审视知青个人命运与社会结构、社会变迁的关系。还通过文末的作者介绍,对农场知青“后时代”的生存与发展状况做了跟踪。

  ——过滤“情绪化”水分。《引龙河》较少有关“无悔”“有悔”的无谓纷争。它去除频率“最高”和“最低”的“嘈杂声”,过滤了较多“情绪化”水分,仅留下了事实、事件和数据的“固体物”。尽管议论较少,但它以近似“白描”的叙述手法获取了知青情结的“最大公约数”。因此,《引龙河》能够成功出版,在一定意义上也说明它是在现有大环境下推出知青研究成果的一种机智和策略表现。

  ——呈现“知青”与“知青运动”的关联。《引龙河》虽然主要记录“文革”时期农场知青的“社会生活史”,但知青群体不可能生存于社会“真空”,只有通过“社会生活史”与“政治运动史”两者交叉、渗透和互动,才能共同支撑起知青集体记忆的整体面相。《引龙河》并没有回避矛盾,它不动声色地中嵌入特殊时代的一些事实、符号与数据(例如二战遗迹、劳改农场遗址、神秘大院、二劳改、可教子女、被审查、听敌台、关小号、游斗揪批、一打三反、忆苦思甜……)以及字里行间的夹叙夹议(例如“难道真的要在这片黑土地上无休无止地折腾下去吗?”“几千万年轻人的青春竟被这样荒废”),一定程度上暴露了“文革”时期知青正常“社会生活史”中的非正常现象,也无意中预示了那种试图将“知青”与“知青运动”及“文革运动”进行完全切割的努力,可能是一种割不断,理还乱的无用之功。

  总之,《引龙河》这本书策划精心,编辑精到,装帧精美,编排新颖,内容丰富,文字流畅,信息量大,史料感强。它和谐主旋律,亲近知青群体,贴近现代社会文化,可读性较强,据说首次出版3000册,很快销售一空,并修订再版。当然,它也有点不足。正如学界所知,口述史料的问题与价值同样大;集体记忆往往具有高度选择性。因此,一方面要“用记录抵抗遗忘”,另一方面通过遗忘来实现对过去选择性集体记忆也需要有一个不断建构过程,其中包含增减、润色、再选择和完善,需要众多个体思想的参与、碰撞、协商和沟通。同时,对于读者与研究者来说,在应用集体记忆史料的过程中,需要对其进行甄别、筛选、提炼;而对于编者来说,可能需要在本书的前言或后记中对此给予必要的说明。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楼曙光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