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研究 >> 艺术
艺术

我与《南溪语林》

2016年01月31日
来源:《南溪语林》作者:吴绍釚编辑:周培兴点击数:105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散文和诗歌是中国最早出现的文体。散文像棵大树,在先秦时代,它就萌生、成长,直至今天,它已根深叶茂,成长为一棵文学的参天大树。散文在文学上的地位很高。现代文学作家朱自清在《背影》序中说:“中国文学向来大抵以散文学为正宗。”的确,从中国文学发展史来看,散文起着主导作用。散文这种文学形式是滋生各种文学体裁的丰腴土壤。无论是神话传说、笔记、传奇、话本、散曲、小说,都是在散文这块土壤上滋生起来的新型的文学体裁,这些文学体裁都与散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着割不断的关系。凡是读书之人,都受到过散文的熏陶与哺育。

  我之所以喜爱散文,是因为阅读散文使我积淀了喜爱文学的情结。中学、大学时期所读的许多优秀散文名作,至今都铭刻在我的脑海中,难以忘却。《庄子·秋水》、《荀子·劝学》、诸葛亮《出师表》、王羲之的《兰亭集序》、陶渊明的《桃花源记》、郦道元的《三峡》、柳宗元的《小石潭记》、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刘禹锡的《陋室铭》等,都曾滋润了我的学养,陶冶了我的审美情趣、丰富了我的思想。

  我之所以喜爱写散文,是喜爱散文写作可以不受拘束、自由地表达思想和感情。现当代作家冰心在《漫谈散文》中说:“散文是我最欢的文学形式,它短小自由,最能迅速而流畅地表达作者一时兴起的思想和情感。这些散文可以写得痛快淋漓,也可以写得缠绵宛转,意到笔到,一挥而就。”我非常赞同她的见解。

  我之所以喜爱写散文,是喜爱散文写作题材广泛,疆域辽阔,取材方便。只要你有感触,无论是古今中外的人物、事件,自然世界的花草虫鸟,人际关系中的悲欢离合,个人生活的情思、回味、印痕,都可写成散文。在散文创作的过程中,我真切地感受到,散文这种形式真好,它真是无事不可写、无物不可状、无景不可描、无情不可抒。我之所以喜爱写散文,是喜爱在写散文过程中,能抒发我的真情实感,能寄托我的思想、看法,哪怕是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虫一鸟,我都能因物联想,寄托心志,即景即情,兴会所至。我从写作中感受到了自然之美,人情之美,生命之美。

  我之所以喜爱写散文,是喜爱散文笔法的灵活多样、无拘无束。无数先贤名家的散文笔法众多,结构精妙,言辞纯正,随物赋形,尽善尽美,先人的写作经验都为我提供了写作的范本,对人、事、景、物的观察、思考,使我内化,感悟,使我外化为文,为章。

  我专心写散文,与散文结缘的时间并不长,准确来说,在我退休之后。退休,意味着人生又走到了一个关节点。退休前,我一直当老师,除了上课外,兴趣不多,过的基本是书斋生活。退休后,怎样安排自己的时间?过怎样的退休生活?成了我思考的问题。

  过惯了书斋生活的我,雅好甚少。我衡量一下自己,觉得学习散文写作是我最方便、最喜爱的一项工作和生活方式。因为我没有“驴友”们充裕的时间、充沛的体力、充实的财力、充溢的情趣;也没有“麻友们”只争朝夕、挑灯夜战的兴致和精力;更没有“舞迷们”的爱好和情志。我这个大半辈子与书打交道的人认识到,退休后,我何必要改弦易辙,另起炉灶?我还是应该墨守成规,忠实于自己的生活节奏,忠实于自己的书斋生活,忠实于自己的文学爱好,忠实于读书、写作的老行当,以更好地磨砺自己的思想感情和所从事的事业。这是我退休后一条最简洁方便的生活之路。基于这种认识,我觉得学写散文最好,最方便,它能抒发我对客观事物的认识、思想和感情和审美感受。就这样,退休后,我爱上了散文写作,与散文结缘。

  生活为散文写作提供丰富的素材。散文写作离不开对生活的观察与思考。散文写作并不是关在书斋中闭门造车,胡思乱写。古人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这是说要加强自己的经历与阅历,只有那样,体验才会深刻,才能写出好诗好文章。清代王夫之在《夕堂永日绪论·内编》中说:“身之所历,目之所见,是铁门限。”他强调了亲身感受是决定文学创作成败至关重要的因素。《南溪语林》中的文章皆来自于自己对生活的观察与思考,表达了我的情思。

  本书取名为《南溪语林》,是因为在我的故乡江苏宜兴老家六科圩的村旁有一条南溪河,又因我青年时代插队的村子在南溪畔,叫南溪三队,美丽的、充满活力的南溪曾陪伴我五年多生活,南溪情结难以消磨。我觉得,我与南溪有一种特别的缘分。2013年末,我出版了一部反映我青年时代插队生活的自传体抒情散文集《我与南溪》(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后,我的大学学生褚大庆副教授、博士看了这本书,特意给我打电话,他对我说:“老师,你老家的村旁有一条南溪河,你又插队在南溪三队,从书中可看出,你对南溪有深厚的感情,我建议老师干脆取个笔名,叫南溪。”我觉得他的提议很好,欣然接受了他的这个建议。在为这本散文集取名时,就考虑到我的这个笔名因素,所以将书名定为《南溪语林》。

  《南溪语林》共分七辑,共五十四篇文章。第一辑《我与南溪》,共十篇,描写了我对南溪的深刻印象,借以抒发我与南溪的不解情缘。第二辑《情系延边》,共四篇,叙描了我曾在延边生活二十八年半的生活记忆留痕,主要抒发了我对祖国边疆美丽延边的思念之情。第三辑到第七辑的栏目名皆取自于《诗经》中的句子。这是我采纳了老同事祝科先生提的建议。在第三辑《山河表里》中,共十四篇,主要描写了祖国大好河山,抒发了我热爱祖国山河的情志。《西氿赋》、《红叶谷赋》用赋的形式写成。这些文章都得到了“江山之助”,也使我理解了刘勰在《文心雕龙·物色》中所说:“山林皋壤。实文思之奥府”的精妙见解。这些文章都是我“因景因情”写成的文章。第四辑《瞻彼中林》,共十篇,写了十种植物。植物为动物和人类提供果实、提供庇护所、提供人们的生活所需,提供氧气,人类要在环保世界中生活,就要珍爱树木花草。其中《香樟赋》运用骚体赋形式写成的,赞美了香樟的美好品格。这些文章都来自于我的观察和生活积累,蕴含着我的情思。第五辑《载飞载鸣》共六篇,写了几种常见之鸟的习性,歌赞了它们的灵性,如果我没有长期的细致观察和思考,是写不成这些文章的。第六辑《青青子衿》共六篇,主要写我的书斋、退休生活,文中都寄寓了我与书的不舍感情。第七辑《中心是悼》共四篇,是怀人散文。《先父吴其鑑传略》是我为亡父诞辰一百周年写的一篇传略,写了父亲的个性和品格。《父爱深深》是追忆慈父曾经对我的关爱、影响以及我的感恩之情。《杭生之殇》是写我的高中同学许杭生,他曾和我一起插队,这篇回忆性文章,在在他归天之后,我表达对他的思念之情。《晨敏之死》回忆了集体户同学庄晨敏之死和我们集体户同学对她的思念之情,我写此文的目的是希望每一个人都应珍爱自己宝贵的生命。

  退休这几年来,我除了写出《我与南溪》一书外,陆陆续续写了一百几十篇散文,从中挑选了五十四篇组成《南溪语林》一书。其中有三十多篇写于2015年。《七月南溪》、《秋夜打更》、《寒月猫冬》、《山中四季》、《山中之乐》五篇选自《我与南溪》一书。长期以来,我每天在丑寅之时早早起身,利用这段绝无打扰的好时间,在一种虚静的状态下,获得“灵机”,“入乎其内、出乎其外”,写出了这一篇篇散文。这些散文,都是借物、借景、借人、借事,自写情思、自写胸襟,从不同角度来表现客观世界之美和我的内心感情与思想。

  《南溪语林》是我退休后完成的第二部散文集。我知道书中文章水平有限,错误和疏漏在所难免,祈请读者批评指正。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楼曙光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