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研究 >> 后知青
后知青

叫一声知青,真的很沉重!

2015年05月09日
来源:滴水湖的博客作者:余杰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19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一、认清自我,赶紧自拔

 

  知青是什么?这两个字将在时间的推移中逐渐成为词典里的一个老名词,一定会渐渐地被人们遗忘!包括由这两个字引申出来的上山下乡四个字。

 

  如今在一些茶楼饭馆里喝酒聊天的老人们依旧是激情昂扬,甚至还会拳脚相交的一定是曾经的知青;在一些不太知名的舞台上穿着绿军装、跳着“忠字舞”、高喊“青春无悔”的一定是当年的知青;在夜间的大街小巷旁大妈们跳着广场舞的人群中部分是曾经的知青;棋牌室里通宵达旦战斗的人群里有着相当比例的人曾经有着知青的经历;农家乐里喝的醉醺醺的人继续趴在麻将桌上的还是知青……。

 

  当然,也有在书屋里沉思、反思的知青,有自办论坛回忆与谈论上山下乡历史的知青,还有写书出书忙的不亦乐乎的知青等等。也有个别的知青在博客、微博里大谈上山下乡的“伟大意义”、“时代意义”以及丰功伟绩等等。

 

  法国学者潘鸣啸写了一本书《失落的一代》。很快就有知青出来指责:我们怎么是失落的一代呢?我们是为共和国挑起重担的一代,不许贬低我们!更有甚者认为:“那些否定上山下乡的人,尽管论调有所不同,但其根本原因,一是不懂历史,二是怕苦怕累,世界观有问题。”(《浅论上山下乡的时代意义》网易博客·北风)

 

  那么,知青究竟是什么呢?发生在“文革”期间的上山下乡究竟是怎么回事情?看看我们这代人的经历大致可以略知一二:

 

  成长阶段,我们朦朦胧胧地被教导着阶级斗争的存在,新社会的红旗下不是天下太平。有了饿肚子的经历,还是被教育这是暂时的,社会主义是伟大。没有多久,一场罕见的“革命”彻底改变了我们的人生。

 

  青春时期,我们充当了“革命”的马前卒、急先锋。不能读书,大扫“四旧”;学习语录,揪斗老师;戴上袖章,造反有理;无法无天,不可一世;打砸抢烧,践踏人权……。很短命的疯狂,被一句“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所结束。没有了使用的价值,剩下的就是如何被发配了。

 

  就业期间,从城市被驱赶到了遥远的边疆和偏远的乡村。在“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个新名词下,我们人生的轨迹中有了整整十年的乡村生活。一场浩劫,国不将国、民不聊生,领袖们已奄奄一息,窥视者虎视眈眈,争权夺利的硝烟下谁还会顾及到我们这些远离城市的苦难孩子啊。

 

  成年阶段,我们终于靠自身的奋起中和有良知的领导人的默许下,灰头土脸地回到了已经陌生的城市。迎接我们的是冷漠的眼光加上狭小的居室,甚至是无居无室。需要成家立业,需要孝敬父母,需要安居乐业,但是我们走过了一条常人无法理解的艰难之路。有所谓的成功者,更多的是沦为城市里的弱势群体。这就是我们这些人的结局!

 

  对于这一代人的自我认识是时候了!不能清楚地认识到自身的位置,整天在沾沾自喜、自得其乐,今天纪念这个、明天歌颂那个,被人卖了还在为他数钱,这是最为可悲的。就像白桦老师说的:“中国人开始在泥淖中拔自己的麻木的腿脚了,虽然拔得很辛苦!”(白桦:《八十年一梦》2011年10月24日在香港城市大学的演讲)

 

  在无法真正认识自己的时候,就会出现许许多多令人咋舌的奇闻。特别是已经到了晚年的知青们,还是有一些人昏昏沉沉地活着。自以为是,自鸣得意,自我唯大,结果一定是自欺欺人!如此怎么不沉重啊!

  二、先天缺钙、难以自拔

 

  有一位知青朋友在我的博客里留言说道:个别的知青鼓吹阶级理论、斗争学说更加肆无忌惮。真的是“有病的知识老年”啊,当年的“知青”,如今的“痴老”!

 

  从1966年“文革”开始,我们这代人被剥夺了读书学习的权利。文化的缺失可以在后天弥补,但是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一种仇恨的种子是极其可怕的。恰恰我们轮上了!

 

  “文革”前我们在学校里接受的教育更为严峻——

 

  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着我们去解放。支援朝鲜人民、支援越南人民、支援古巴人民、支援阿尔巴尼亚人民、还有亚非拉许多国家呢。在支援中,我们将失去锁链,得到了全人类的解放。何等的气概啊!

 

  帝、修、反亡我之心不死,蒋介石随时准备反攻大陆。那些周边的国家,如日本、南朝鲜、菲律宾、泰国、印度等等跟着美国在我们国家周围形成包围圈,企图让我们回到旧社会。美国的u2型飞机老是来侵犯大陆,台湾已经成为美国第七舰队的港湾,趁着我们遭遇自然灾害,派遣了不少特务来大陆搞破坏等等。

 

  隐藏在国内的阶级敌人人还在心不死,一有时机就会出来搞破坏等等。一切热爱党、热爱毛主席的孩子们一定要提高警惕,保卫红色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

 

  一颗捍卫伟大领袖的火种在不断被点燃,一种对于阶级敌人的仇恨种子到了要爆发的时刻。

 

  这时,伟大领袖一挥手,“文化大革命”爆发了。

 

  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把这种对于敌人的恨提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可以随心所欲地跑到陌生人家里去抄家;在路边可以随意用剪刀把一些人小裤腿剪掉;可以让那些穿了漂亮皮鞋的人勒令起脱下鞋子;对于老师以及那些“当权派”们揪斗……对被斗的人罚跪、搞喷气式、抄家、戴高帽子、挂牌子。一句话:恨!

 

  但是恨什么呢?

 

  理由很简单,这些都是“四旧”,这些人都企图走修正主义的道路,这些人都是反对毛主席的。

 

  恨的之风很快夹杂着大规模的武斗。棍棒、长矛、藤帽直至步枪机关枪加上迫击炮。

 

  在阶级斗争的疾风暴雨中成长的。骨子里残留着那个时代的烙印,时不时地就会在合适的条件、适宜的温度、适当的环境里得到爆发。这不是危言耸听啊。看看当年那个红卫兵薄煕来就可以知道这样的可能确实存在。

 

  斗争的种子换来的是什么呢?对于领袖的愚忠,缺失了自我的思维。自己没有了脑子,就会帮着出卖自己的人数钱。

 

  先天种下的这种仇恨的种子、阶级斗争的种子培育出一种敌对思维,随时会冒出它的果实。可悲的是在曾经当过知青的人中间,依旧在散发着“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理念,在重复着当年的陈词滥调的基础上挥舞着棍子:如“否定上山下乡的人,尽管论调有所不同,但其根本原因,一是不懂历史,二是怕苦怕累,世界观有问题。他们总是过多地考虑个人得失,而不是党和国家的利益放在首位,这种狭隘的思想阻碍了他们正确分析判断问题。要解决此问题,我建议他们补上一课,多看看毛泽东《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等著作,大有必要!”(《浅论上山下乡的时代意义》)

 

  《中国知青史·大潮》的作者刘小萌教授发表在《共识网》上的那篇《不要美化“上山下乡”》一文(2014年3月26日),旗帜鲜明地对于上山下乡作出了否定的结论,在这些人眼里是不是“一是不懂历史,二是怕苦怕累,世界观有问题。”呢?

 

  刊登于《中共党史研究》2013年9期上的郑谦教授写的《“文化大革命”中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五题》(《共识网》2013年11月7 日转载)一文中指出:“如同‘文化大革命’一样,上山下乡的意义正在于它的不成功,这使它成为改革的催化剂。”按照那些不许否定的观点,这些客观公正的论述会不会也是不懂历史和世界观的问题呢?

 

  再早,张化教授写的《试论“文化大革命”中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一文明确指出:“‘文化大革命’中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给我国历史带来了影响深远的不幸后果。”这样的结论难道也是不懂历史、甚至是别有用心了?

 

  诸如《中国知青史》、《失落的一代》等大量的关于知青上山下乡研究的书刊的作者们是不是都存在“狭隘的思想”?是不是都要“补上一课,多看看毛泽东《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等著作,大有必要!”?

 

  刘小萌教授在《不要赞美上山下乡》一文的这段话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些人真实的一面:“在至于那些为文革正名、为上山下乡运动正名的文革受益者们,包括当年知青中的个别风云人物,我也想在这里说上几句:如果文革的那套没有结束,就是全国人民遭殃之时,也就是他们的利益被进一步放大之际。他们的利益所系,他们的人生价值,都是与文化大革命、与毛左联系在一起的。这也是他们迄今仍对毛感恩戴德的原因之一。……我想对他们说的是,人生留给你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如果想得到宽恕的话,最好抓住最后的机会给历史一个交代,至少不要再去唱什么高调,不要再去蛊惑年轻的一代,如果这样下去,就叫错上加错了。”

 

  沉重吗?真的很沉重!说出这些荒唐的话语的人是知青啊,是经历过“文革”期间上山下乡的一些人。面对着至今还活在那个年代的老知青们,我为你们惋惜啊!醒醒吧!


  三、走火入魔、忘记苦难

 

  在这些人眼里,谁要是对当年的上山下乡说声不,那简直是一个天大的问题了:“他们也许否定上山下乡是假,否定我们现有的社会制度才是他们的根本目的。”

 

  上纲上线到了如此高的地步是常人很难理解的。这样的口吻在“文革”期间姚文元之类的文章里常常会看见。

 

  那么,上山下乡究竟是什么呢?知青是什么呢?

 

  在这些人的眼里:“在上世纪那个特殊年代,有许多知青要求上山下乡,这是他们认真学习毛泽东思想,学习雷锋等英雄人物,树立正确的人生观的结果,因为农村比城市艰苦,这是不争的事实。要求到农村去,就意味要吃苦,没有一种精神准备,肯定是不会去的。”(《浅论上山下乡的时代意义》)

 

  果真是这样吗?刘小萌教授希望“至少不要再去唱什么高调,不要再去蛊惑年轻的一代”,看来不是空穴来风的。那时是许多知青要求上山下乡吗?是学习毛泽东思想和雷锋的结果吗?

 

  知青,全称叫知识青年。就是“文革”期间毕业的或者没有毕业的、属于城市户口的初、高中毕业生,被下放到农村与边疆的学生。

 

  “知青”还应该包括“文革”前下放的、支边的、到农垦的知青,例如去新疆的知青。都是在1949年建国以后从城市到农村去的学生。

 

  1968年12月21日毛泽东发出了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收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的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的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

 

  毛泽东的指示改变了整整一代城市青年和数千万城市家庭的命运,造成了中国近代历史上的一个个令人酸楚的名词:知青和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等等。

 

  那时,所有的学生别无选择,只有上山下乡。就像别无选择地参加“文革”一样,这就是当年中国人的现状!

 

  “革命”终于来到自己头上了。两年前还是趾高气扬地揪斗“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的红卫兵们,此时此刻终于感受到了被抛弃的苦楚。

 

  上山下乡,别无选择——

 

  第一,往哪里逃?那时全国都在动员上山下乡。不光是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就连遥远的新疆、西藏的小城市里也在搞上山下乡。这是伟大领袖的“最高指示”,谁敢违抗?!那时绝对不像现在这样可以自由流动的。你要离开城市,有没有全国粮票?吃饭要粮票的,各地有各地的粮票。你没有粮票跑到外地不是去饿死吗。再说,那时住旅馆都要介绍信的,你一个学生摸样的人跑到陌生的地方必定是一个可疑对象。没有任何介绍信,你睡到哪里去?冻死!户籍、粮食一管住,全国所有的人都被牢牢地限制在一个固定的区域,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这就是自1949年以来计划经济的一大功绩,也是执政者曾经引以为自豪的“社会主义”。那时正处在“文革”期间,任何地方的人都是被唤起的革命警惕性人们,阶级斗争的弦绷得紧紧的。你往哪里跑?只好在城里等待命运的安排。

 

  第二,不去不行!那时上山下乡有这样几种情况。一是自觉自愿的,高喊口喊紧跟的是少数。为了表现决心,写血书的也有。十年后,这些积极分子也随着大返城的浪潮回城了,没能坚持下去,一句话:假的!二是无可奈何随大流的,这是大多数。没有办法不去,只好在去的地点上进行选择。首选是上海近郊的农场,只是少数,其次是外地的军垦、农场,生活有保障嘛,剩下的只能到外地农村插队落户了。三是坚决不去的,是少数。怎么办?学校的工宣队和那些老师们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办学习班。一大帮子人跑到你家里,读毛主席语录。弄的你吃不了饭睡不着觉。门口还组织人敲锣打鼓的,吵得你不得安宁。什么时候肯迁户口上山下乡了,学习班就胜利结束了,毛泽东思想取得了又一次伟大胜利了。还有更绝的,孩子不肯上山下乡,就派人到父母的单位里去。有“把柄”的就揪斗,说是破坏上山下乡,没有问题的就教育,轻则扣罚工资,重则可以加上破坏罪名。这样一来,看你还敢不敢对抗。这一套似乎今天还有效,例如动拆迁,你当钉子户,就跑你单位上去“闹”,搞的你灰头土脸的,只好乖乖地就范。唉,真是一脉相承啊!

 

  第三,被迫就范。就像今天一样,老百姓嘴上说的与心里想的不是一回事情。面对高压而来的最高指示,只能坚决拥护。不然就会被当做破坏上山下乡的“反革命”抓起来,专你的政!谁说不明白上山下乡以后将来是怎么回事情。还能不能回来呢?到底去多少年呢?还会不会有读书的机会呢?这样的就范为以后爆发的知青大返城埋下了“种子”。很简单的道理:种豆得豆,种瓜得瓜!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2)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5-07-31 16:20:08 评论:在这个运动中充满了丑恶和罪恶。
  • 2015-05-10 13:19:47 评论:这篇文章好像没完。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楼曙光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