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研究 >> 艺术
艺术

陈逸飞:大雅大俗是艺术的最高境界

2015年04月30日
来源:作者:陈逸飞编辑:点击数:714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浔阳遗韵》

 

陈逸飞的事业很红火,绘画、服饰、家居、传媒、电影等等方面都有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他的模特公司在今年下半年得了两个国际大奖;他办的杂志《青年视觉》成了时尚前沿;他导演的《理发师》刚刚开机。借他在北京开发布会之机,记者采访了他,这时距离他的飞往上海的末班航班只有不到两个小时了,陈逸飞气定神闲地接受了采访,把航班改成第二天最早的一班。他是一个外表和言行遵循中庸之道的人,在待人接物中显得温和而有分寸,并且做事认真。也许从访谈中我们可以感觉到成功人士所遵循的某些规则。


 

《丽人行》

我做事情的三项原则:喜欢做、有能力做以及对社会有用

 

《霞飞路上》

记者:你的事业涉猎颇广,最近更是双喜盈门,模特得了大奖,电影也开机了,是不是感觉很顺畅?


 

《多梦时节》

陈逸飞:要筹划一部片子,是很辛苦的。我想第一要找到本子的小说,然后要有投资方的认可投资,然后要找到好的演员,又要有好的制片队伍。这部电影我们顺顺当当开机了。

 

 

 

《山地风》

我常跟朋友说,我做事有三条原则,第一是喜欢,不喜欢的事不愿意做。第二我想有没有条件去做。这里面包括我自己的概念、资金、人力能不能去做。第三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也就是我做的事是不是朋友需要的,对这个社会是不是有益。

 

《春风又绿江南》

我常跟朋友说,我做事有三条原则,第一是喜欢,不喜欢的事不愿意做。第二我想有没有条件去做。这里面包括我自己的概念、资金、人力能不能去做。第三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也就是我做的事是不是朋友需要的,对这个社会是不是有益。


 


 

《红影》

农业经济社会或许希望艺术家天天关在画室里面,重复着自己的创作,而现代艺术则是对绘画记载功能的冲击。同时,造型艺术中对美的感觉实际上在其他载体当中得到了更大的发展。当人类有了照相机,有了电影,特别是大众最喜欢的电视,再加上我们现在的多媒体,实际上艺术家应该运用这些载体来表达自己对美的感觉。我觉得这是我做事的理念。

 

 

《恋歌》

记者:你拍的电影都有上海的背景,你个人偏爱一些什么样的故事呢?

 

《上海滩》

陈逸飞:我拍过三部电影,最早是《海上旧梦》,今天来看有很多的遗憾。因为有《海上旧梦》,我才有后面的《人约黄昏》。《人约黄昏》也得了很多国际的奖,我说这个意思并不代表沾沾自喜,起码这给我今天拍电影带来一种自信,我还能去拍电影。

 

 

上海旧梦之一--黄金岁月

我拍了《逃亡上海》,讲述犹太人逃亡上海的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所以在拍这个片子的同时,我一直想再拍一部故事片,实际上也是对自己前面拍片一种弥补遗憾的迫切需要。在这个过程中,我对文学作品的选择,包括对剧本的改编,花了很多的功夫。当我一看到《理发师》,我突然感觉可以把它拍成一部好电影。

 

 

人体

其实,拍哪里并不重要,但作为艺术家拍自己熟悉的东西是最有意思的,也可以说是最有把握的东西,我并没有刻意。上海所有我看到的东西,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熟悉它是因为它伴随着我自己走过来的人生道路。但我是从北京出国的,对于北京的文化也有着自己独特的感情。最近我在北京装潢了一座很漂亮的楼,将来就叫“逸飞视觉”。

 

 

记者: 你个人作为导演来讲,在这几年拍电影中获得了什么样的进步?我记得最初你会把关于镜头的设想画下来,然后跟摄影师商量。

 

长笛手

陈逸飞:我现在还是这样做,天天在脑子里过电影镜头,当大家讨论本子的时候,我有时候会记文字,有时候会凭这种感觉在旁边画很多的插图。最近我要抽出时间画一本场景的分镜头的插图。我就要离开北京,这两天我会很专心地将自己关起来,把前面要拍的东西比较完整地画出来。

 

 

西厢待月

开始的几部片子被人称为画家电影。《理发师》我不希望被人家称之为画家电影了,当然画家电影没有什么不好,我想也是很有特点的一种。但这部片子投资这么大,故事的起伏又是那么抓人,在讲述故事方面,在画面的处理方面,会有它的特点。我们这部片子可以做到陌生感,我一直用“陌生感”三个字。也就是说,我们用非常独特的视角,诠释这么一个大社会背景下的一个人的爱情故事,同时在画面的视觉影像上动用各种手段达到好的表现。


 

 

记者:作为一个非专业的导演,在运用电影这么一个工具来反映你心中所思,你觉得是不是能够用得得心应手?或者你是怎么样来学习的?

 

 

占领总统府

陈逸飞:对我来讲一个是学习,但是另一方面我也拍过几部片子了,知道基本的电影的操作感觉。作为艺术家最重要的还是感觉,一个导演实际上反映的是统筹的能力,这里面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的见解和品位,知道自己想拍成什么样的一部片子。然后我想有这么多的专业人才、摄影、美工、编剧的合作,实际上电影归根到底是一个集体的作品。

 

 

 

踱步

 

我常说一句话,“抬起你的右腿”,也就是开步走,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在过程中间得到调整,实际上这个调整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另一方面,在电影史上有太多太多的画家做电影,而且做得非常之成功。我们熟悉的电影,如俄罗斯电影,当时的苏联电影学院的导演系经常到美术学院附中去招高材生,所以在俄罗斯电影中的影像是非常好的。当我们今天再来看《伊万的童年》或者《海之歌》的时候,会深深地被它的视觉效果感染,这两部戏的导演都是画家出身。日本的黑泽明,包括现在美国的现代电影里边,甚至有现代派的画家在拍电影。我想这些东西并不是所谓的隔行如隔山,实际上还是在大的视觉范围里边。

 

 

黄河颂

记者:你个人比较喜欢的电影和导演是什么样的风格?


 

年轻的大提琴手

陈逸飞:太多了。最近我又浏览了所有大家推荐的片子和我熟悉的一些经典的片子甚至一些很冷的片子,我也看了所谓的第五代或者最近的一些重要的片子,真的有我非常值得学习的地方。我觉得也有很多空间。

 

 

 

二重奏

所以,我想这部片子,朋友们会喜欢它的,起码朋友会议论它的。简单的一句话,这个电影能够大雅大俗。大雅大俗是一切艺术的最高境界,所以我们不能做成一个孤芳自赏的作品,应该使更多的观众去关心它、走进电影院。视觉产业不是饭后余兴的事,它可以提升国力

 

 

玉堂春暖

记者:跟视觉有关的领域,你是否都有信心涉猎一下?

 

冬日的黄昏

陈逸飞:我觉得这是应该的,特别是今天的发展,我又回到这句话上来,这不是政治的俗话。中国经济还要朝更高的层次发展,从方方面面来说,都要更加去重视视觉设计,它会给国民经济带来更大的附加值。我觉得这一点,我想会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能够共同营造一个很好的视觉产业的氛围的,一定是这样的。

 

 

四重奏

记者:我很想知道,你怎么来分配自己的时间? 你用多少时间来画画?


 

陈逸飞:这是阶段性的,我这两天可能画到半夜两三点钟,要交东西,或者要展览了。但是我去拍电影,我可能要集中一段时间,这是一个统筹的问题,自己对自己的安排。另一方面你想想看,陈逸飞的名字后面没有画家两个字,我干嘛一定是画家呢?而且画家的概念是什么?含义是什么?难道我做这些事不是画家的分内事吗?现在问题的毛病在这儿,什么样的概念规范一个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我明天碰到你,你去做书籍出版了,我一定也不觉得有什么惊奇。今天你做记者,过两年你做网络的头儿我也没什么吃惊和怀疑,我觉得也是在拿笔杆子,或者你是在做这一类的工作,我觉得没有什么。我在美术前面加一个“大”字,视觉前面加一个“大”字就是这个道理,实际上把它更社会化,更宽广了。

 

 

 

 

 

罂粟花

记者: 你个人比较喜欢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的?

 

父与子

 

 

陈逸飞:一个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且很努力达到终极点,讲人权,讲个性,讲人的价值。

 

 

蓝色的运河

记者:你觉得在你的事业里面是不是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感觉?

 

花样年华(一)

陈逸飞:我觉得应该可以这样说,我很幸运,所以我今天也很感慨。我的事业得益于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需求以及朋友的帮助。


 

花样年华(二)

记者:你有一句口头禅,“性格决定命运”,你能不能总结自己的性格?什么样的性格能通向好的命运?


 

花样年华(三)

陈逸飞:我觉得起码我很热爱生活。我的艺术作品大家一般会觉得比较温馨,这不是刻意的。我觉得一个人一直拥有童心,对好多事情很好奇,一定会流露出来,在电影里面、作品里面都有体现,性格决定命运,也是大的艺术作品的一个大的走向。热爱生活,也包括热爱朋友,热爱所有你觉得美好的东西,很多人为什么生活老那么窝囊,老是怀才不遇,老觉得人家欠他的,为什么你不想一想,你能不能帮人家做点事,能不能把生活装扮得更美丽一点?

 

 

 

 

 

 

《过年》

 

《过年》

陈逸飞:腾飞在大视觉时代

视觉艺术家陈逸飞先生从自身的经历经验艺术积累出发,在上海图书馆讲座中心作了新时代“大视觉”之起步及前景展望的精彩演讲。他数年来的旅外见识及对于欧洲国家艺术设计行业的了解,为其演讲的观点提供了生动的论证。

 

 

高原藏人

视觉艺术不是仅指平面的美术作品。作为从事美术的工作者,我们有种责任,即如何使我们在造型艺术中对美的悟性通过各种手段和载体把城市变得更加美好,这是“大视觉”的涵义。
将要举行的世博会会使我们重视城市的多样性,要有总体的规划。怎样保护好旧建筑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无言的行走

在一个城市,创意、设计人才的数量的多少,体现了城市的先进度。而要提高全民的美学水平,最好从小学生中学生抓起。”视觉产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新的兴奋点。我的艺术生涯是从描绘美好的事物开始的,我相信,获得视觉的享受,其实是人们与生俱来的本能。对视觉享受的渴望,已经日益转化成对生活质量的追求,视觉产业,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新的兴奋点

 

 

西藏贵妇

蔡元培在二十年代就提倡“德、智、体、美”作为国民的素质和追求。谈到这个“美”字,他还提出一个口号:“以美育代宗教”。今天回过头来看,将近一个世纪过去了,对于现在的社会,这还是一句非常响亮的口号。作为从事美的工作者,我想我们有这种责任,把自己在艺术中对美的感悟和创造,通过各种手段和载体,作用于社会,使人们的生活更美好,使中国的经济更具竞争力,使我们的民族更有尊严感。这便是我的“大视觉”理念所追求的理想和目标。

 

 

微曛

视觉并非饭后余兴的事。也许有人会说:我们现在还处在发展时期,哪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搞什么视觉美?等我们有了钱再谈视觉吧。其实视觉恰恰是一个商机无限的产业,一个没有钱可以生钱的产业!我们不必谈过多的理论,只想举几个例子来作解释。比如意大利,它没有什么石油资源,也没有像我们那么多的自然资源,但它能在世界的工业强国中有自己的地位,就靠它以设计为核心的视觉产业。

 

 

颓废的美 (一)

它有华丽的服装,经典舒适的皮鞋、箱包,有法拉利——世界上最棒的跑车,这些其实都是视觉产业发展造就的产物。它在国民经济中有关视觉产业和设计的含量占相当的比重;还有我们的邻国日本,虽说只是个弹丸之地,却有着发达的视觉产业,设计系统四通八达,二战以后,它加入了WTO,后来又有奥运会举办国的条件,当时的日本曾经提出了“设计强国”的口号,今日的经济成果,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一口号几十年努力的结果。

 

 

颓废的美 (二)

现在的中国,在视觉设计方面应该进入一个“补课时代”。我们的很多产品,在技术含量和品质上,并不逊于任何其他国家的产品,但为什么就是竞争不过人家?中国是一个世界工厂,但其中却不得不加一个定语:是廉价劳动力的加工厂。在世界著名品牌中,不乏在中国加工生产的,但有多少是属于中国的品牌呢?这里,设计起着一种至关重要的作用。现在离产品以结实、耐用为准的计划经济时代已经越来越远,视觉产业在全球经济一体化、技术迅速普及的时代,越来越举足轻重,站在全球的视野看市场,视觉设计直接影响和决定了中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它能直接产生利润,肯定会在国民经济产值上创造出无法估量的价值。

 

 

静谧

我们有了那么多的新建筑,数量和风格上多得让人眼花缭乱,但当这些建筑无序地汇集在一个城市里时,城市中真正需要留给外界很具特点的视觉记忆符号却给淹没了,城市的个性也就被抹杀了。如果让到过那里的人们在很多年后重提某个城市或某幢建筑时仍是津津乐道,这才是最高境界。高楼是只要有钱就可以盖的,但更了不起的是保留城市的文化品格,让城市建筑文化得以延续和发扬,一个具体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好新旧建筑之间的关系。对旧建筑的保护,有时恰恰会给这座城市带来无限的生机。很多旧建筑的确丧失了合理的功能性,但也并不仅仅拆这一条路,在旧建筑的改造上,国外已有很多成功的经验。比如伦敦泰晤士河南岸的TATE MODERN,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现代美术馆之一,它就是在废旧的河岸电厂基础上改建的,曾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新千年“十大最佳设计”。

 

 

圣山

一个有品质感的家,在细节上一定是非常讲究和一丝不苟的;而细节,也是评价一个城市视觉形象的重要指标。
现代的家,越来越强调功能区域的分工,卧室和书房、客厅一定是分得很开的;同样,一个人性化、文明度高的城市也应有明确的功能区域的划分,也就是所谓都市圈的概念。

 

 

颓废的美 (四)

汾阳路音乐学院一带,曾经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之一,沿着街道,一直走到普希金像一带,感觉这里充满文化氛围,不染一点商业的嘈杂,但现在那一带已被一个个小店占据,像许多其他类似的地方一样,商业设施无孔不入,不为城市留一丝空隙。

 

 

颓废的美 (五)

商业设施对城市而言是至关重要的成分之一,但是它在什么地方、什么条件、什么程度上存在,是很需要讨论的。国外的许多大城市在区域功能上是有着严格界定的,在有些住宅区绝对不能出现广告,绝对不能有商业设施。有一个典型的例子: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纽约时报》上有一场争论。在公园大道上,一个最重要的、也是号称最贵的住宅区,当时有人要在那里开间雪茄烟的店面,那么允许不允许在那里开这家店,结果在《纽约时报》上掀起了大篇幅的争论,争论的结果是不让它开。因为这条avenue大道上的规划中就不允许有商业店面和广告存在,而是在横马路上(street)可以有商业的措施。这绝不是小题大作,而是很严密的城市管理和规划——事先做出规则,任何人都不能去打破。

 

 

 

颓废的美 (六)

城市的视觉形象,是我们每个置身其中的人都必须时时面对的,是一个强迫你去接受的视觉作品。一个糟糕的视觉环境无疑是给我们和下一代建造了一所不好的学校。如果任凭视觉垃圾充斥我们的视野,那么就个人而言,我们本该有的审美敏感度将会钝化,就国家而言,我们整个民族的审美趣味将会造成致命的缺陷,从而丧失尊严!


 

颓废的美( 七)

从视觉文化的角度来说,今天不是一个出大师的时代,我们处于一个集体补课的时代。无论是视觉产业的发展还是视觉形象的提升,我们不但需要大量专业的人才,更需要包括决策者和民众在内的全民意识和水准所构成的巨大基础和推动力。

 

 

颓废的美 (八)

 

艺术评论家、学术活动策划人等诸多社会力量构成的严密的设计系统,将设计变为产品,并推向社会大众,保证设计产业的良好运行。在我们的城市之中,几乎没有真正的所谓设计系统的建立,也就是说,没有一个有序而科学的流程,让许多设计人才的有趣构想转变成大众生活的一部分。


 

颓废的美 (九)

历史上有一位美国总统夫人,曾经提出“国家美化运动”的口号,这很了不起。全民对视觉有了美化要求,这个国家的视觉文化又怎能不好?在国外生活时,让我很有感触的是美术馆中,小朋友、学生是主要的观众。他们每人都拿着一本小本子,认真地跟随着一位老师或博物馆的讲解员。在讲述中,他们都很热闹,有的认真做记录、有的举手提问。我想如果在今天的上海美术馆、上海博物馆、甚至好的画廊能多出现这样的情景,那我们就会看到一种希望。这就是全民美育教育、全民美术素质提高非常重要的起点。
视觉改造中国人,并不过分,它不但改造中国人的气质和文化品格,也会改造中国人的经济地位。

 

《浔阳遗韵》

 

陈逸飞的事业很红火,绘画、服饰、家居、传媒、电影等等方面都有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他的模特公司在今年下半年得了两个国际大奖;他办的杂志《青年视觉》成了时尚前沿;他导演的《理发师》刚刚开机。借他在北京开发布会之机,记者采访了他,这时距离他的飞往上海的末班航班只有不到两个小时了,陈逸飞气定神闲地接受了采访,把航班改成第二天最早的一班。他是一个外表和言行遵循中庸之道的人,在待人接物中显得温和而有分寸,并且做事认真。也许从访谈中我们可以感觉到成功人士所遵循的某些规则。


 

《丽人行》

我做事情的三项原则:喜欢做、有能力做以及对社会有用

 

《霞飞路上》

记者:你的事业涉猎颇广,最近更是双喜盈门,模特得了大奖,电影也开机了,是不是感觉很顺畅?


 

《多梦时节》

陈逸飞:要筹划一部片子,是很辛苦的。我想第一要找到本子的小说,然后要有投资方的认可投资,然后要找到好的演员,又要有好的制片队伍。这部电影我们顺顺当当开机了。

 

 

 

《山地风》

我常跟朋友说,我做事有三条原则,第一是喜欢,不喜欢的事不愿意做。第二我想有没有条件去做。这里面包括我自己的概念、资金、人力能不能去做。第三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也就是我做的事是不是朋友需要的,对这个社会是不是有益。

 

《春风又绿江南》

我常跟朋友说,我做事有三条原则,第一是喜欢,不喜欢的事不愿意做。第二我想有没有条件去做。这里面包括我自己的概念、资金、人力能不能去做。第三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也就是我做的事是不是朋友需要的,对这个社会是不是有益。


 


 

《红影》

农业经济社会或许希望艺术家天天关在画室里面,重复着自己的创作,而现代艺术则是对绘画记载功能的冲击。同时,造型艺术中对美的感觉实际上在其他载体当中得到了更大的发展。当人类有了照相机,有了电影,特别是大众最喜欢的电视,再加上我们现在的多媒体,实际上艺术家应该运用这些载体来表达自己对美的感觉。我觉得这是我做事的理念。

 

 

《恋歌》

记者:你拍的电影都有上海的背景,你个人偏爱一些什么样的故事呢?

 

《上海滩》

陈逸飞:我拍过三部电影,最早是《海上旧梦》,今天来看有很多的遗憾。因为有《海上旧梦》,我才有后面的《人约黄昏》。《人约黄昏》也得了很多国际的奖,我说这个意思并不代表沾沾自喜,起码这给我今天拍电影带来一种自信,我还能去拍电影。

 

 

上海旧梦之一--黄金岁月

我拍了《逃亡上海》,讲述犹太人逃亡上海的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所以在拍这个片子的同时,我一直想再拍一部故事片,实际上也是对自己前面拍片一种弥补遗憾的迫切需要。在这个过程中,我对文学作品的选择,包括对剧本的改编,花了很多的功夫。当我一看到《理发师》,我突然感觉可以把它拍成一部好电影。

 

 

人体

其实,拍哪里并不重要,但作为艺术家拍自己熟悉的东西是最有意思的,也可以说是最有把握的东西,我并没有刻意。上海所有我看到的东西,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熟悉它是因为它伴随着我自己走过来的人生道路。但我是从北京出国的,对于北京的文化也有着自己独特的感情。最近我在北京装潢了一座很漂亮的楼,将来就叫“逸飞视觉”。

 

 

记者: 你个人作为导演来讲,在这几年拍电影中获得了什么样的进步?我记得最初你会把关于镜头的设想画下来,然后跟摄影师商量。

 

长笛手

陈逸飞:我现在还是这样做,天天在脑子里过电影镜头,当大家讨论本子的时候,我有时候会记文字,有时候会凭这种感觉在旁边画很多的插图。最近我要抽出时间画一本场景的分镜头的插图。我就要离开北京,这两天我会很专心地将自己关起来,把前面要拍的东西比较完整地画出来。

 

 

西厢待月

开始的几部片子被人称为画家电影。《理发师》我不希望被人家称之为画家电影了,当然画家电影没有什么不好,我想也是很有特点的一种。但这部片子投资这么大,故事的起伏又是那么抓人,在讲述故事方面,在画面的处理方面,会有它的特点。我们这部片子可以做到陌生感,我一直用“陌生感”三个字。也就是说,我们用非常独特的视角,诠释这么一个大社会背景下的一个人的爱情故事,同时在画面的视觉影像上动用各种手段达到好的表现。


 

 

记者:作为一个非专业的导演,在运用电影这么一个工具来反映你心中所思,你觉得是不是能够用得得心应手?或者你是怎么样来学习的?

 

 

占领总统府

陈逸飞:对我来讲一个是学习,但是另一方面我也拍过几部片子了,知道基本的电影的操作感觉。作为艺术家最重要的还是感觉,一个导演实际上反映的是统筹的能力,这里面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的见解和品位,知道自己想拍成什么样的一部片子。然后我想有这么多的专业人才、摄影、美工、编剧的合作,实际上电影归根到底是一个集体的作品。

 

 

 

踱步

 

我常说一句话,“抬起你的右腿”,也就是开步走,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在过程中间得到调整,实际上这个调整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另一方面,在电影史上有太多太多的画家做电影,而且做得非常之成功。我们熟悉的电影,如俄罗斯电影,当时的苏联电影学院的导演系经常到美术学院附中去招高材生,所以在俄罗斯电影中的影像是非常好的。当我们今天再来看《伊万的童年》或者《海之歌》的时候,会深深地被它的视觉效果感染,这两部戏的导演都是画家出身。日本的黑泽明,包括现在美国的现代电影里边,甚至有现代派的画家在拍电影。我想这些东西并不是所谓的隔行如隔山,实际上还是在大的视觉范围里边。

 

 

黄河颂

记者:你个人比较喜欢的电影和导演是什么样的风格?


 

年轻的大提琴手

陈逸飞:太多了。最近我又浏览了所有大家推荐的片子和我熟悉的一些经典的片子甚至一些很冷的片子,我也看了所谓的第五代或者最近的一些重要的片子,真的有我非常值得学习的地方。我觉得也有很多空间。

 

 

 

二重奏

所以,我想这部片子,朋友们会喜欢它的,起码朋友会议论它的。简单的一句话,这个电影能够大雅大俗。大雅大俗是一切艺术的最高境界,所以我们不能做成一个孤芳自赏的作品,应该使更多的观众去关心它、走进电影院。视觉产业不是饭后余兴的事,它可以提升国力

 

 

玉堂春暖

记者:跟视觉有关的领域,你是否都有信心涉猎一下?

 

冬日的黄昏

陈逸飞:我觉得这是应该的,特别是今天的发展,我又回到这句话上来,这不是政治的俗话。中国经济还要朝更高的层次发展,从方方面面来说,都要更加去重视视觉设计,它会给国民经济带来更大的附加值。我觉得这一点,我想会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能够共同营造一个很好的视觉产业的氛围的,一定是这样的。

 

 

四重奏

记者:我很想知道,你怎么来分配自己的时间? 你用多少时间来画画?


 

陈逸飞:这是阶段性的,我这两天可能画到半夜两三点钟,要交东西,或者要展览了。但是我去拍电影,我可能要集中一段时间,这是一个统筹的问题,自己对自己的安排。另一方面你想想看,陈逸飞的名字后面没有画家两个字,我干嘛一定是画家呢?而且画家的概念是什么?含义是什么?难道我做这些事不是画家的分内事吗?现在问题的毛病在这儿,什么样的概念规范一个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我明天碰到你,你去做书籍出版了,我一定也不觉得有什么惊奇。今天你做记者,过两年你做网络的头儿我也没什么吃惊和怀疑,我觉得也是在拿笔杆子,或者你是在做这一类的工作,我觉得没有什么。我在美术前面加一个“大”字,视觉前面加一个“大”字就是这个道理,实际上把它更社会化,更宽广了。

 

 

 

 

 

罂粟花

记者: 你个人比较喜欢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的?

 

父与子

 

 

陈逸飞:一个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且很努力达到终极点,讲人权,讲个性,讲人的价值。

 

 

蓝色的运河

记者:你觉得在你的事业里面是不是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感觉?

 

花样年华(一)

陈逸飞:我觉得应该可以这样说,我很幸运,所以我今天也很感慨。我的事业得益于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需求以及朋友的帮助。


 

花样年华(二)

记者:你有一句口头禅,“性格决定命运”,你能不能总结自己的性格?什么样的性格能通向好的命运?


 

花样年华(三)

陈逸飞:我觉得起码我很热爱生活。我的艺术作品大家一般会觉得比较温馨,这不是刻意的。我觉得一个人一直拥有童心,对好多事情很好奇,一定会流露出来,在电影里面、作品里面都有体现,性格决定命运,也是大的艺术作品的一个大的走向。热爱生活,也包括热爱朋友,热爱所有你觉得美好的东西,很多人为什么生活老那么窝囊,老是怀才不遇,老觉得人家欠他的,为什么你不想一想,你能不能帮人家做点事,能不能把生活装扮得更美丽一点?

 

 

 

 

 

 

《过年》

 

《过年》

陈逸飞:腾飞在大视觉时代

视觉艺术家陈逸飞先生从自身的经历经验艺术积累出发,在上海图书馆讲座中心作了新时代“大视觉”之起步及前景展望的精彩演讲。他数年来的旅外见识及对于欧洲国家艺术设计行业的了解,为其演讲的观点提供了生动的论证。

 

 

高原藏人

视觉艺术不是仅指平面的美术作品。作为从事美术的工作者,我们有种责任,即如何使我们在造型艺术中对美的悟性通过各种手段和载体把城市变得更加美好,这是“大视觉”的涵义。
将要举行的世博会会使我们重视城市的多样性,要有总体的规划。怎样保护好旧建筑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无言的行走

在一个城市,创意、设计人才的数量的多少,体现了城市的先进度。而要提高全民的美学水平,最好从小学生中学生抓起。”视觉产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新的兴奋点。我的艺术生涯是从描绘美好的事物开始的,我相信,获得视觉的享受,其实是人们与生俱来的本能。对视觉享受的渴望,已经日益转化成对生活质量的追求,视觉产业,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新的兴奋点

 

 

西藏贵妇

蔡元培在二十年代就提倡“德、智、体、美”作为国民的素质和追求。谈到这个“美”字,他还提出一个口号:“以美育代宗教”。今天回过头来看,将近一个世纪过去了,对于现在的社会,这还是一句非常响亮的口号。作为从事美的工作者,我想我们有这种责任,把自己在艺术中对美的感悟和创造,通过各种手段和载体,作用于社会,使人们的生活更美好,使中国的经济更具竞争力,使我们的民族更有尊严感。这便是我的“大视觉”理念所追求的理想和目标。

 

 

微曛

视觉并非饭后余兴的事。也许有人会说:我们现在还处在发展时期,哪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搞什么视觉美?等我们有了钱再谈视觉吧。其实视觉恰恰是一个商机无限的产业,一个没有钱可以生钱的产业!我们不必谈过多的理论,只想举几个例子来作解释。比如意大利,它没有什么石油资源,也没有像我们那么多的自然资源,但它能在世界的工业强国中有自己的地位,就靠它以设计为核心的视觉产业。

 

 

颓废的美 (一)

它有华丽的服装,经典舒适的皮鞋、箱包,有法拉利——世界上最棒的跑车,这些其实都是视觉产业发展造就的产物。它在国民经济中有关视觉产业和设计的含量占相当的比重;还有我们的邻国日本,虽说只是个弹丸之地,却有着发达的视觉产业,设计系统四通八达,二战以后,它加入了WTO,后来又有奥运会举办国的条件,当时的日本曾经提出了“设计强国”的口号,今日的经济成果,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一口号几十年努力的结果。

 

 

颓废的美 (二)

现在的中国,在视觉设计方面应该进入一个“补课时代”。我们的很多产品,在技术含量和品质上,并不逊于任何其他国家的产品,但为什么就是竞争不过人家?中国是一个世界工厂,但其中却不得不加一个定语:是廉价劳动力的加工厂。在世界著名品牌中,不乏在中国加工生产的,但有多少是属于中国的品牌呢?这里,设计起着一种至关重要的作用。现在离产品以结实、耐用为准的计划经济时代已经越来越远,视觉产业在全球经济一体化、技术迅速普及的时代,越来越举足轻重,站在全球的视野看市场,视觉设计直接影响和决定了中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它能直接产生利润,肯定会在国民经济产值上创造出无法估量的价值。

 

 

静谧

我们有了那么多的新建筑,数量和风格上多得让人眼花缭乱,但当这些建筑无序地汇集在一个城市里时,城市中真正需要留给外界很具特点的视觉记忆符号却给淹没了,城市的个性也就被抹杀了。如果让到过那里的人们在很多年后重提某个城市或某幢建筑时仍是津津乐道,这才是最高境界。高楼是只要有钱就可以盖的,但更了不起的是保留城市的文化品格,让城市建筑文化得以延续和发扬,一个具体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好新旧建筑之间的关系。对旧建筑的保护,有时恰恰会给这座城市带来无限的生机。很多旧建筑的确丧失了合理的功能性,但也并不仅仅拆这一条路,在旧建筑的改造上,国外已有很多成功的经验。比如伦敦泰晤士河南岸的TATE MODERN,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现代美术馆之一,它就是在废旧的河岸电厂基础上改建的,曾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新千年“十大最佳设计”。

 

 

圣山

一个有品质感的家,在细节上一定是非常讲究和一丝不苟的;而细节,也是评价一个城市视觉形象的重要指标。
现代的家,越来越强调功能区域的分工,卧室和书房、客厅一定是分得很开的;同样,一个人性化、文明度高的城市也应有明确的功能区域的划分,也就是所谓都市圈的概念。

 

 

颓废的美 (四)

汾阳路音乐学院一带,曾经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之一,沿着街道,一直走到普希金像一带,感觉这里充满文化氛围,不染一点商业的嘈杂,但现在那一带已被一个个小店占据,像许多其他类似的地方一样,商业设施无孔不入,不为城市留一丝空隙。

 

 

颓废的美 (五)

商业设施对城市而言是至关重要的成分之一,但是它在什么地方、什么条件、什么程度上存在,是很需要讨论的。国外的许多大城市在区域功能上是有着严格界定的,在有些住宅区绝对不能出现广告,绝对不能有商业设施。有一个典型的例子: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纽约时报》上有一场争论。在公园大道上,一个最重要的、也是号称最贵的住宅区,当时有人要在那里开间雪茄烟的店面,那么允许不允许在那里开这家店,结果在《纽约时报》上掀起了大篇幅的争论,争论的结果是不让它开。因为这条avenue大道上的规划中就不允许有商业店面和广告存在,而是在横马路上(street)可以有商业的措施。这绝不是小题大作,而是很严密的城市管理和规划——事先做出规则,任何人都不能去打破。

 

 

 

颓废的美 (六)

城市的视觉形象,是我们每个置身其中的人都必须时时面对的,是一个强迫你去接受的视觉作品。一个糟糕的视觉环境无疑是给我们和下一代建造了一所不好的学校。如果任凭视觉垃圾充斥我们的视野,那么就个人而言,我们本该有的审美敏感度将会钝化,就国家而言,我们整个民族的审美趣味将会造成致命的缺陷,从而丧失尊严!


 

颓废的美( 七)

从视觉文化的角度来说,今天不是一个出大师的时代,我们处于一个集体补课的时代。无论是视觉产业的发展还是视觉形象的提升,我们不但需要大量专业的人才,更需要包括决策者和民众在内的全民意识和水准所构成的巨大基础和推动力。

 

 

颓废的美 (八)

 

艺术评论家、学术活动策划人等诸多社会力量构成的严密的设计系统,将设计变为产品,并推向社会大众,保证设计产业的良好运行。在我们的城市之中,几乎没有真正的所谓设计系统的建立,也就是说,没有一个有序而科学的流程,让许多设计人才的有趣构想转变成大众生活的一部分。


 

颓废的美 (九)

历史上有一位美国总统夫人,曾经提出“国家美化运动”的口号,这很了不起。全民对视觉有了美化要求,这个国家的视觉文化又怎能不好?在国外生活时,让我很有感触的是美术馆中,小朋友、学生是主要的观众。他们每人都拿着一本小本子,认真地跟随着一位老师或博物馆的讲解员。在讲述中,他们都很热闹,有的认真做记录、有的举手提问。我想如果在今天的上海美术馆、上海博物馆、甚至好的画廊能多出现这样的情景,那我们就会看到一种希望。这就是全民美育教育、全民美术素质提高非常重要的起点。
视觉改造中国人,并不过分,它不但改造中国人的气质和文化品格,也会改造中国人的经济地位。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楼曙光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