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部落 >> 知青博物馆
知青博物馆

一不小心,走进了一段尘封40年的历史之中

在历史长河中浮现的知青名册
2010年11月06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JTP编辑:HT点击数:7584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一不小心,走进了一段尘封40年的历史之中……

  《博客日报》博主:JTP发表时间:2010-10-1907:13:51

  http://spjjsh.bokerb.com/?do=blog&event=view&uid=5808&ids=121203

  日前,友人在不经意间提及,有一份"澜沧县上海知识青年插队落户花名册",由于是1969年的文本,那么,可以说,也已经尘封40年了。

  我对于历史有一种特殊的兴趣,更何况是我们自身走过的历史。又听说,这份名册是有人从待销毁的故纸堆里抢出来的,就更有了一种"一睹芳容"的冲动。我想,在当年的一千多名同行者中,一定也会有与我同样感兴趣的人。於是,化了一整天的时间,将它制成了一份电子表格。

  既然是历史的复原,那就一定要"整旧如旧",对其中的文字、包括每一个标点符号,尽量不作改动;除非是一部分在当时属流行的"简化字",而今天却是无法在电脑上重现的字。

  我猜想,将这份长达22页的表格刻写在蜡纸(现在的年轻人,多半已不知"蜡纸"为何物了吧?)上的人,应该是一位至少年长于我辈十岁以上的"老先生"了,因为,表格中用到了一部分繁体字(如"馬"之类),而我们在当时的签名,一般是不用繁体字的(也不会用)--呜乎,果真如此的话,此位先生今天还健在吗?唯愿其长寿,与我们一起来见证这一段历史。

  40年前的机关办事员,一般都还是敬业的。因此,全篇记录下的一千多人的信息,错讹之处倒也并不多见,并无"不忍卒读"的感觉--尽管当时的那个时代,是离乱的。整个录入的过程,还是愉快的。

  有些字,显然是杜撰的,如"上妃下馬"、"左重右复"这样的字,就费了我好半天的猜测(愿高人有以教我)。我想,前者可能是"鶯",而后者大概是"馥"(是两位女生的名字)。

  最有其时代特征的是,当时的"公社-大队-小队"(即如今的"乡镇-村-村民小组")的命名,竟是如此地令人忍俊不禁:诸如"向阳公社红旗大队"、"东风公社险峰大队"、"立新公社东风大队"、"卫东公社向东大队"等等,今天看来,这不就是一份绝妙的绕口令吗?由此,也能看出当时人们的思想,被禁锢到了何种程度!至于从"第一小队"到"第十二小队"的排名,那就更成其为天书了--我在长途电话里"采访"了一位曾任县志办主任的长者,对方竟也已对此莫辨一二了。

  此名册仅仅是一份简单的名录,不过,其"备注"栏的少许几条文字,行文中却隐藏着一股来自那个时代的寒意。诸如"69年×月自行逃回上海"、"骗取小队××元"之类。少数知青,是在行李都没打开,且弃之于不顾的情况下,就"逃"走的。在这里,我可要说一句良心话:当地的自然环境,也还不错,还不至于如此地避走之唯恐不及吧?

  (这里,且"插播"一条10月16日的新闻--

  澜沧县所属的云南省普洱市,荣获"2010年度最佳休闲小城"(另外还有浙江诸暨等四个小城)的称号

  视频: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E2MDQzNjky.html

  文字:http://news.yninfo.com/yn/dzxw/201010/t20101018_1606458.htm)

  或许,正如有人曾"教育"过我们的那种说法:"贫下中农都这么过的,为什么你们就不能过了呢?",这种说法不错。不过,设想将一群稚气未脱、年仅十几岁的学生仔,一下子从上海这样的都市,投放到国土的另一端(特别是,说好了的:得去过一辈子,就此扎根了--而且还是在农村自食其力;再说,依当时的交通条件,从"扎根地"回一次上海,比今天去一次国外还难呐),这样的壮举,今天的家长们,也能接受吗?

  友人对我说,今天看到这份表格,未免还有些感慨--其中的一些同道,已成了隔世之人。我们没做过准确的统计,不过,印象之中,好像也已不下于百分之五了。最早的一位,就是在1969年当年的8月里,不慎溺水而亡的。除了病故者外,因车祸等逝去的,也时有所闻。

  我觉得,我的这些文字录入,也不纯属游戏之举。说得好听一点,这也是在"抢救历史"吧?因为在40年后的今天,即如我们这些亲历者的子弟一辈,对于这些陈谷子烂芝麻,也已经丝毫不感兴趣了。

  我见过当地文革后重修的县志,其第一稿中,对于1969年3月里整个县城曾锣鼓喧天地迎来的这千余名"毛主席派来的红卫兵小将"们,竟然未置一词呢。二稿、三稿中,也只是一笔而带过(只是寥寥一句)。曾经的一出正剧,就此倏然飘去!历史,这位"小姑娘",就是这样地易于被人们所打扮。大而言之,整个国家,岂又不是如此?我相信,我们的历史教材中所记录者,很多史料也未必就是假的--但是,难道我们就不能对这些"真实的"史料,进行编纂、取舍,乃至"略过"吗?所谓"历史",常常也正是在这样的春秋笔法里,被后人所误读的。

  我想,我们今天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莫过于将这些"真实存在"过的史实,记录下来。尽我所能,哪怕只是点点滴滴!

  说到这里,想起早年曾看到过上世纪50年代杂文名家严秀(曾彦修)的一篇大作,说到他儿时在园子里用细棍子拨弄蜗牛时的感觉。於今,当我看到这一份迟到了40年,并且在当年我们也多半无缘得见、却又是与我等直接有关的名册,登时,便有了"终于找到这根细棍子了"的感觉。

  总之,这是一份难得的珍贵史料--至少对于我们这些亲历者而言。

  欢迎当年的同道们来信索取这一份"澜沧县1969年上海知识青年插队落户花名册"(Excel电子表格及原件照片)。

  有意者请发送电邮到[email protected]

  --因为名册中涉及少量个人隐私,所以也不希望被"局外人"所看到,为此,请来信者写明本人当年所在的公社、大队、小队及姓名,对此,请予谅解,别无他意耳。

  附记:当年我任教时,曾不厌其烦地对当地学生的这样一种行文格式,进行过纠正,如"69.8.12日"之类,总有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在此份名册中竟也"老友重逢"了呢,岂不快哉!
勐朗坝
 
 
营盘、发展河、勐朗坝
 
澜沧1969上海知青名册之第1页
 
澜沧1969上海知青名册之第4页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2)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3-11-05 11:39:47 评论:难得的史料能保留下来,此人必有史官之智。
  • 2010-11-07 09:18:14 评论:“上妃下马”,那位长者确实有些文化底蕴的。上妃下马,大概意思是说男女青年一种情感。上妃--形容骑在马上的女人,下马--女人下马时由她的白马王子抱下马。在那个年代,长者看出了我们男女知青之间的一种情感。但他不能明说,只能用“上妃下马”来形容。长者不简单。佩服!!!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刘琪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