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云南频道 >> 生活印象 >> 详细
生活印象

茅草房里惹的祸

我当知青那些事之三十五
2015年11月26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诸炳兴编辑:哈荑点击数:121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980年,大批知识青年都已返城。因工作关系,机关里也只有我还留在那里工作。按现在时髦的话叫作“留守知青”吧。

  那年的年中,我们场部机关办公大楼走廊里,来了几个酷似民工妆扮的不速之客,年纪大约都在四---五十岁左右,他们胡子拉碴,蓬头垢面,脸古铜色,衣衫单薄,如同乞丐。那时,我毎天上班总会见到他们,晚上在大楼的右楼梯下,靠墙角缩成一团,席地而睡。白天上班时,他们卷起铺盖,来到领导办公室,乞哀告怜。有时,他们尾随着领导身后,嘴里満口云南景谷话在谪谪诂诂着什么。他们坚决无比地缠绕着领导,有时他们也高喊冤枉,他们似乎有深仇大恨,听说他们原来是我们南联山农场的职工。

  后来听机关老同志给我介绍:他们几个在1956年建场招工时,从云南普洱景谷的山村里被招来农场的。那时,他们一般都是十六、七岁。他们纯属无文化、无知识的山里青年人。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生活在大山里,当然只能“靠山吃山”了。他们靠摘野菜猎杀野兽度日,有时砍柴伐树卖给山外,換点油盐生活品,长年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他们来到农场,干着与他们在家一样的活,这里每月能发工资,有饭吃,有钱拿,按他们祖辈们的生活标准,也许是在天堂了。

  就在他们到农场不久,这帮无知识、无文化的农民青年,闯下了终身不解的大祸!他们被打成了“判国投敌”的“反革命组织”,被判刑入狱,从青年关到了成年,又从成年关到了壮年,甚至于老年……。.

  祸是这样惹出来的:

  1956年,这些山村里的青年人从散漫的山村,汇集到了西双版纳橡胶农场,开始了集体生活,虽然白天强度极限的开荒砍树,但作为他们长期山里生活的青年并无劳累之感。虽然那时队里面没广播,也沒报纸,他们不识字,沒文化,他们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白天上山砍壩、挖穴种树。每天下班天夜,三五成群的男女,他们集在一起,喝酒取闹,逗乐戏歌,虽然沒文化,他们也常常自编一些奇谈怪论,互相争论不休,他们无忧无虑,充满着欢笑与快乐,享受着美好生活。

  这段时间里,他们有人听场部的一个“文化人”说:我们生活的这块大地,是一个圆型的大球。这大球叫“地球”,这球转上来了,就是白天,转下去了,就是黑夜。

  从那时起,这拨“无知青年”们,每天围绕着“文化人”讲的“天文学”,对“地球是圆的”开始争论。

  他们大部分人不信“地球是圆的”。他们说:大地应该是平的,天是个大盖子。但还有人认为“文化人”说的肯定有道理的,但他们始终弄不清,人怎么是在一个“圆球”上生活着。只要空闲下来,总要逐磨地球怎么会是圆的?他们三天两头争论不休,常常争论得脸红耳赤。
      
  那个年代版纳农场职工居住的茅草房

  有一天,他们中有人在山上挖到了一窩竹鼠,于是,有人从傣族寨子里弄来了苞谷酒。下班天黑后,与往常一样“有福同享”,他们聚在一间茅草房里,顾不得洗澡,个个赤膊光脚,吸着大烟筒,一圈古铜色的背脊,团团围着一堆冉冉燃烧的烟火,烤着竹鼠,香味缭绕,味道鲜美。酒过七分,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他们又开始摆龙门阵,用队上的女人说事,他们从女人的脸盆讲到胸前的乳房,又讲到女的臀围,再从肤色讲到身材,他们反反复复地讲述着这些女人背后的故事,寻求着人性渴慕满足和刺激……。他们又开始划拳,“二红喜呀,四季发财,六六子顺呀……”茅草房里烟雾弥漫,不时传出狂笑和吼叫声,活象一帮威虎山的“土匪”。从草房的竹排墙缝透出的光柱里,闪动着开始摇头摆尾的人影……。接着,有人开始想家,他们想要回家,他们甚至想逃回家。从狂笑中逐渐夹入了哭声……。

  这时,有人又开始讲“地球是圆的”了。他听“文化人”说:地球是在不停地转,地球转上来了,我们就是白天,地球转下去了,我们就变黑夜了。“文化人”还说,美帝国主义在我们地球的反面,当我们白天他们就是黑夜了……。听到这里,大家沉默不语,也许他们脑海里有了无限遐想,憧憬着外国的月亮,外国的人,外国的姑娘……。

  突然,有人站了起来,他说如果地球是转的,那我们明天爬到山顶上去,往上跳,等地球转过来了,我们再跳下来,这样也许我们就可以到美国了……。有人还说晚上去跳,晚上地球好象转得快,毎天我们还没睡够就天亮了。还有人说晚上跳好,地球一转,我们下来在美国正好是白天……,大家听得津津乐道,忘记了笑,也忘记了哭,他们全神贯注地幻想着,一切都那么地美妙……。

  夜深了,山沟里起了大雾,山林淹没在雾霭蒙蒙,茅草房里火苗变得暗淡无光,一切都似乎静止不动了,“无知青年”酒足饭饱后,拖着疲惫不堪身子,踉踉跄跄走向各自的茅房……。

  中国有句俗话叫“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在云南西双版纳当知青时,住的茅草房就是“透风“还”“透光”的房,也可叫作“透风光房”。你要做点隐私的事,讲点保密的话,真的要见机而行,要“看看三四”。

  这下“无知青年”真可惹了大祸了!有人把茅草房里传出的话音,连夜向场部“党组织”汇报。党委以“集众策划判国投敌”的严重事件,把这帮人带到场部,分别审问:组织、策划,想逃去美国?确有此事?讲过这些话?“无知青年”连连点头,他们浑身是嘴也讲不清他们“没想逃美国”的证词。

  很快,这帮倒霉的小子被定为“聚众策划”,“判国投敌”,“反革命组织”。他们被戴上手铐,锒镗入狱。
      
  大会正在传达上级指示

  他们一坐牢就近二十年!几个连字都不识的“无知民族青年农民”,一个玩笑,竟被打成“判国投敌”、“反革命组织”!这令人费解的离奇《判决》,也许只有在中国,也只有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时刻不忘阶级斗争”的年代发生。

  实际上,无论城市还是乡村,新区还是老区,自从中共开始大规模夺得政权以来,就不断地遇到局部的,但却是相当激烈的反抗。由于对1957年春夏的国内阶级斗争形势估计得过于严重又采取了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形式,在全国开展了一场群众性的政治运动,致使反右运动被严重扩大化了。

  1978年,这一年是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转折点。中国在这年举行了十一届三中全会,进行了拨乱反正,并且开始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堪称是20世纪中国第三次历史剧变发生的一年。当年11月12日,陈云在东北组作题为《坚持有错必纠的方针》的发言。他指出:完全同意中央把工作重点转到社会主义建设上来的主张。12月18日至22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彻底否定“两个凡是”的方针,重新确立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指导思想,实现了思想路线的拨乱反正;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作出工作重点转移的决策,实现了政治路线的拨乱反正。

  自那时起,云南各农场开始“坚持有错必纠的方针”。审查和解决历史上遗留的一批重大问题和调查、解决、落实农场一些错案、假案、冤案开始了清理历史是非的拨乱反正。
      
  1980年底作者与刀万荣公安机关的《外调介绍信》。

  1980年底,我受景洪县公安局及景洪农场党委的委派,与农场派出所的刀万荣同志一起,对此案进行重新外调,要用党的“实事求是,坚持有错必纠的方针”严肃、认真地落实好这件错案。

  奉公安机关与农场党委的委派,我与刀万荣同志前去景谷文华劳改农场,重新翻阅李玉新等人原始案宗,我们从大量已发霉味的材料中查找。结果,案情确实言而无据,查无事实。很清楚,这是一件对人极不负责的错案!

  为了进一步査清事情真相,我们爬山涉水,翻山越岭近三个多小时,来到他们的原住地,据说他们的祖先,是由蒙化迁移去的蒙化族,这个民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一般人都沒文化。村寨在穷山恶水之中,山上树稀草枯,一片荒芜。他们衣衫破烂,十多岁的女孩都衣不蔽体。我们钻进他们的住房,屋里无窗,黑不溜秋,我们向他们解释这些案子,招来群情振奋的一片骂声,无奈之下,我们代表组织向受冤的家属和亲人们一一道歉致意!

  眼前的一切,真让人心如刀绞,难以忍受。我让他们带家属下山,我用自己的工资,请他们去饭店吃顿团圆饭(那时我们的出差补贴毎天一元銭)。大家喝酒、抽烟、吃肉,他们说不知多少年没这么开心了!也许是太激动了,一会儿他们大哭起来,有人问我,他们的问题能否解决?我坚定地回答:“我们回去给组织汇报,你们的案子是个“错案”!有错必纠,我们要让你们带着家属,统统回到农场,建议农场将过去的工资,全部补发给你们……。”这时,整个食馆沸腾了,他们哭着、吼着,把我身子抬起来,向高空抛去……。

  不到一个月,这帮“无知青年”们牵老带幼,全部回到了农场,农场给他们补发了近二十年的工资,享受了农圽职工的一切待遇,过着与农场职工一样的幸福生活。
      
  1980年作者受公安机关委派,调查冤假错案时穿公安服留念

                                                                   2015年11冄24日于上海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公正 哈荑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