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云南频道 >> 快乐人生 >> 详细
快乐人生

顾渚山春游記

2016年03月03日
来源:博客作者:周公正编辑:哈荑点击数:508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日前,又去了长兴农家乐,这次是住在山沟深处的“东聚山庄”,一条山路直抵尽头,两边是蒼绿的顾渚山峰峦,翠竹掩荫,一幢宾馆式的农家小楼坐落其中。从山间竹林坡地渗出的涧水淌过舍前,流向下方的村舍田园,有点遗憾的是现是枯水季,只是细流淌水听不到流潺声,鹅卵石上飘浮着一些废弃塑袋、枯技殘叶,有点刹风景。但放眼群山还是郁郁蒼蒼,涧沟两边幢幢楼舍隐约竹林绿树丛中,鸡犬之声相闻其间,蛮有山野的的宁静、清爽。

  这次出游是云南勐定农场知青李根生的“南定河”微信群发起的,我们东风的十位驴友在国良的领队下欣然参加,“南定河”群中还有一些黑龙江知青,祖国南北两疆知青人相携游玩,丰富了好些话题,具体活动的操办者是黑龙江知青宝宝、孙先生夫妇,她俩可是热心人,前前后后、忙上忙下,总想把大家安排得妥贴些。这次来客中“资深美女”居多,个个那象是六十开外的人,衣着时尚,谈吐叽叽喳喳,都是她们的时面。反而,我们几个男同胞“土”多啦,不过态度不错,都听着各自的夫人作主吧。

  第一天,中午到山庄,住宿条件不错,不说“星”级嘛,干净、舒适,符合我们“草民游”的标配。午餐是满满的四桌,以菜蔬为主,炒青菜、粉南瓜、葱炒蛋、煸豇豆、清蒸鱼、红烧肉,最对胃口的还是一盆鸡湯,不象我们平时吃的鸡肉松垮垮的,这鸡汤才有儿时吃的味道,所以,我们在席间笑给它取了个“竹林鸡”汤。

  午休后,有勐滿农场的路遥友邀请南定河夫妇和我们两家去游了顾渚山脚的“大唐贡茶院”遗址,前几次来长兴住在另一条山沟的农家乐,听说过这家茶院,只当是忽悠游客宰钱的地方,所以,也没有光顾。这次进了茶院,听了路遥一介绍,才知这是块宝地,唐大历年间,这儿的紫笋茶、金沙泉直送长安皇室,供皇帝享用,所以才有此大唐贡茶院。据史载此地是唯一有案可查的制茶工场。顾渚山上雲雾茫茫,古茶树名闻神州,山顶有金沙泉流下,唐刺史李词在顾渚山下修建贡茶院18间,时工匠千余,役工3万,制茶累月。院侧建清风楼、木瓜堂,并置枕流,息躬、金沙、忘归诸亭。是时,颜真卿、张文规、楊汉公、袁高、杜牧、白居易、皮日休、陆龟蒙、陸羽等文人墨客至此品茶赏景,赋诗题咏,茶圣陸羽才写下《顾渚山記》、《茶经》流传至今。

  贡院之大,一进去才知“遗址”之实,整个建筑群顺山势而建,远眺是恢弘古朴,近看也是座座古色古香,虽都是现在建的楼堂廊亭,但一看就是唐风皇制,大气恢宏,庭院宽阔。每座楼阁都是块石垒基,飞檐翹顶,原木柱梁,原木长廊。中轴线上陸羽阁、吉祥寺给人庄重典雅之感,我特为摄下吉祥寺的两对门联:一、礼精籃曕儏阁僧佛同源,耸清磬品紫笋茶禅一味;二、入山思鸿渐宝剎遗风好茶敬佛,击磬礼文殊丛林演法明月在天。读来茶香禅意,沁人肺腑。我们在路遥的引导下信步游览,仿佛错身千年前的时光,一边感受茶文化的悠远静雅,一边享受游山休闲洗肺的乐趣,别有一番情趣。

  小憩楼亭蒲团,饮着自带的茶水,闲聊起云南知青的经历,我们四人虽各在东风、勐满、勐定三个农场,但都是79年云南知青大返城时才回到了上海,路遥后到杭州金融学院读书,毕业后分在嘉兴银行工作,三十多年来,一直在浙江金融系统工作。退休了,因在长兴有创办的企业,現在是沪浙两地住,长兴这地方生态环境好,操业、休闲、养老倒是“三佳”的新常态生活地。這次,听说我们来长兴玩,特为赶来一聊,虽是初次见面,但一聊有着那么多的共同语言。

  我们又去了寿仁禅寺,因是傍晚,已没有香客,路遥是熟门熟路带我们去看两棵1100年的银杏树。其中一棵周围丛生着九株的“五代同堂”子孙树,堪称奇观。我们五人特为抱贴树身,沾沾仙气。

  隨后,又驱车水库大垻,迎面黛山暮色、晩风凉爽,好不爽心悦目。

  晚餐,我们又一桌同饮,喝着路遥带来的长兴特产米酒,味道醇浓,大家又是唱又是“水、水……”的高呼着,把黑龙江知青也引得“火、火…….”地叫起来。席间有一插曲值得一提,有一黑龙江知青,人称“王大妈”,一位实实在在的热心人,听说还在做着社会志愿者,一上车就给大家发歌单、送熬饼,又自带菜餡包了东北水餃请大家尝新鲜,看她忙得滿头大汗,大家连声说好,她看上去有点“喳唬”、大嗓门,一个草根退休工人却活得如此自在、快乐却是叫人刮目相看。

  晩上,照例是卡拉0k,音响効果不错,国良、佩英、超超、还有初次参加我们活动的渝妹子钱麗等一放歌候,一首接着一首,髙唱浅吟,过过“歌瘾”,有几位“美眉”更是合着音乐节奏、不由自主地舞步轻摇、显摆着款款“小蛮腰”,好不风韵犹在。

  夜深入眠,颇有寒意,还是另付30元开着暖气渐入梦乡。

  第二天清晨,用了早餐,我们十多人踏着竹林间小道,有说有笑地漫步上山,山势平缓,脚下的小径时是旱路时是溪石,踩着地气也不觉得累,竹林沿山坡层层密密,最惬意的是晨气,氤氲漫漫,隨着阳光的微微明亮,竹林的苍翠、碧爽渐渐地更显露出它的挺拔、直插蓝天,这儿的竹林不象我们版纳的凤尾竹一蓬蓬婀娜多姿,整片劲竹根根亭亭秀雅、清麗潇洒。林间女同胞是最活跃了,把着秀竹,摆着各种ps,笑靥盈盈,留下倩影。各人拿出手机,隨拍隨发,实况报道,要饞饞那些沒有来的群友。

  玉帅是第一次一同出来游玩,这位当年的小龙英成了上海媳妇,还是保持着傣家女的率真、温和禀性,她的老公小根子是我一个营的,当时多少小青年羨慕小根子借到景洪找了个州文工团的漂亮龙英,这次聊起才知玉帅原是州检察院工作,好不容易分居了七年才调进上海。現在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外甥,我们真的要好好祝福这个幸福的汉傣之家。

  同游的孙先生是大兴安岭林场知青,后调大庆工作,把大半辈子都献给了黑龙江,现家居平湖、上海两地,初次見面,却是似曾相识,边走边交流着南北两疆的知青生活,是如此令人难忘。叶落归根,快乐当下,看来是所有知青人的共同心愿。

  沿着山路,翻过山顶,说是可以到江苏的宜兴,我们只是不到半山腰就折回了。

  下午,他们八位都去参覌大唐贡茶院,我和根生坐在溪沟边,晒着暖暖的午阳,院场上几位时髦“资深美女”练着走秀。我俩聊起了当年勐定农场的“回城绝食事件”,根生是亲身经历者,他虽沒有参加“绝食”,但37年后谈起此亊,还是那么令人荡气迥腸、嘘许不已。我们今天能如此轻松、自在的晒太阳、望野眼,真的不能忘了那些以命相博争取命运自主的知青战友。

  第二天清晨,我又去走了一回竹林小道,实在太喜爱、留恋这样的山峦、这样的竹林、这样的小道,清气、蓝天、晨阳原来是和我们如此的亲近,应该多来走走。

  中午,吃着可口的回家餐,大家有点不舍地相互敬酒、祝愿,相约再来“农家乐”。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公正 哈荑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