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云南频道 >> 风流人物 >> 详细
风流人物

从版纳密林出发的文学追求

——余德庄印象
2016年08月19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修晓林编辑:哈荑点击数:89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出彩人生:沧桑岁月幽默人生

  我在云南边疆橡胶农场时,就知道余德庄的名字,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开始,便在报刊上读到过他的一些反映边疆风情和支边知青生活的作品,印象比较深的有组诗《放歌龙竹山》、散文《创业者的情怀》和小说《无言的界碑》等,《创业者的情怀》被选入了当时云南大学中文系编写的《写作知识教材》,《无言的界碑》则获得了粉碎“四人帮”后首颁的云南文学奖。那时的我,还在盼望写作成功的道路上苦苦跋涉,所以对能够在报刊发表作品的人,都心存羡慕。惜乎虽同在版纳多年,却一直无缘交往。待到1979年我进入上海文艺出版社工作后,又见到余德庄的特色散文集《月亮与火塘》作为本社“散文丛书”之一种出版,还读到上海《青年报》和《新书报》上介绍这部作品和余德庄的相关文字,心头再次对这位在版纳共同生活过知青作家生出钦佩之情。

  首次结识余德庄,是在1984年底由《边疆文学》和云南省农垦总局联合举办的“云南知青作家边疆行”的笔会上。那次笔会长达一个余月,起初因来自各地的知青作家们相互并不都熟悉,彼此难免有些矜持,余德庄那重庆人的爽快和风趣,便成了同行知青间轻松欢乐气氛的滋润剂。中巴车行驶在云南边疆的崇山峻岭中,大家疲倦瞌睡时,车厢里静默无声,只要醒来,余德庄总是开闸说话给大家解闷的第一人。各式川菜的烹调奥秘,重庆“文革”的武斗场面,东风农场知青留下的种种轶闻趣事,还有不知从哪儿听来的各种各样的国际笑话……让我们真正领受了川人的麻辣嘴皮和川语的魅力,几天下来,相互间的陌生感就在他的这种领唱和大家的插科打诨中不知不觉地一扫而光,让这次千里边疆行成为货真价实的欢歌笑语之旅。

  就在这次边疆行期间,我有幸见证了余德庄和我们出版社相关联的一段“赠书佳话”。这天,我们一行顺澜沧江而下,来到被称为西双版纳绿宝石的橄榄坝。蒙主人盛情安排在著名的曼听寨子一户傣族老乡家,享用了一顿风味地道的傣家宴。席间,主人家的女儿——一个约莫有十三四岁名叫依金的小龙英(小姑娘),一边很懂事地忙着给我们添酒挟菜,一边眉飞色舞地讲述着家乡的种种神奇,谈得兴奋了,便转身从屋里拿出一本书,不无骄傲地说道:“这上面都写了我们橄榄坝的哇!”原来这是一本全国通用的小学五年级语文课本。余德庄拿过来细看时,发现小姑娘所指的正是收入他的散文集《月亮与火塘》首篇的《橄榄坝》,而此前他对此竟全然不知!小依金知情后一时惊喜莫名。在大家的的鼓掌喝彩声中,余德庄当场取出随身携带的一本《月亮与火塘》,在扉页郑重地题上“赠给傣家的金孔雀”字样,双手递送到这位傣家小姑娘手里。

  在瑞丽街头,我们出手帮助一位只身出游的女学生摆脱了几个流氓的骚扰,并一直护送她回到昆明。后来余德庄据此写出了中篇小说《陌路相逢》,对那段经历留下了美好的“存照”。

  这次笔会后,我又陆续读到余德庄在《十月》《清明》等刊物上发表的边疆知青题材的中篇小说《红玛瑙》《神秘果》和都市题材的长篇小说《忧魂》等作品,感到格外亲切愉悦。但到九十年代初,忽然听说这位创作势头正好的老兄下海去深圳经商了,不禁有些怅然。后来终于得悉德庄只是受朋友之邀去体验生活,方感释然。不久,作家出版社便推出了他的新作《海噬》,这部被文艺报冠以“动人心魄的商海启示录”的长篇小说,后来被收入中国作协、文化部和国家图书馆合编的《建国六十周年长篇小说500部》。

  2001年12月,中国作协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期间,我抽空去朝内大街166号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看望几位老友。人文社是全国出版社的国家队,是名编荟萃的地方,也是佳作迭出的圣地。多少文坛风雨,这里都是最为敏感的风向标,几多形势沉浮,对多少作家的人生都产生极大的意义,这里的大院、楼梯、走廊、办公室和隐隐传来的说话声,都令人心向往之,让我叹为观止。说是巧合,或是因缘,我在人文社的大门口与余德庄不期而遇。原来他的中篇小说《恍惚》在人文社的《当代》杂志上发表后受到关注,又被选编入《中国当代伦理小说争鸣书系》,是特地来向编辑朋友致谢并聆听意见的。我们和人文社的朋友们愉快地喝茶聊天,兴尽方归。

  余德庄的人生道路并不平坦。他的姨夫是黄埔四期的毕业生,曾任国民党的高级将领,后来去了台湾,尽管他从小学业很好,但在那个“阶级斗争天天讲”的年代,却因此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文革”前夕,十九岁的他和重庆市的两千余名学生一起,自愿报名支边去到西双版纳。他先在东风农场基建大队当工人,后因“笔头来得”,调到农场主编一份名叫《军垦战士》的小报,再后来又成为农场报道组成员,并开始热衷文学创作。1972年,他凭着一篇刚发表即被选入云南省初中语文课本的散文《哨兵的眼睛》,调入云南日报文艺组当编辑,从此在创作上一发不可收,开始在各地的报刊上发表各种体裁的文学作品。1979年他调回重庆,先在市文联的《红岩》杂志当编辑,几年后因创作成绩突出,转为驻会专业作家。他的作品引起了艾芜和冯牧等老一辈作家的关注,两位文学前辈都曾为他的作品写过序评,这即便在当时也是很难得的。1996年,余德庄被增补为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

  2010年,余德庄以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终评委的身份参加了在绍兴举办的颁奖大会,我们得以在那里再次相聚。几天中,我们品茗叙旧,开怀畅谈,还同游了兰亭、沈园、鉴湖和鲁迅故居等名胜,留下极为美好的记忆。

  余德庄一直对人说,他的处女作《月亮与火塘》是在我们文艺社出的,因此很有感情。遗憾的是,后来他在作家社、百花社、四川社、重庆社先后出版了多部作品,却再也没有在我社出过书。不过这并未影响我们两位知青好友、也是编辑和作家之间的诚挚友情。

  2013年,余德庄的长篇新作《豆蔻之痛》终于列入我社的出版选题。这部长篇讲述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一批因受“家庭出身”困挠,意欲远离内地“阶级斗争”气氛日烈的社会环境,矢志支边报国的纯真青年,千里迢迢来到素有“和平绿洲”美誉的西双版纳安家落户,最终却仍未能逃脱席卷而来的“文革”风暴,在荒唐地一而再、再而三地无端获罪,经受各种磨难之后,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不得不含泪再次出走的故事。作品着力表现了在那个“树欲静而风不止”的年代里,人们对自身命运的无从把握,对社会动乱的深重忧虑和自发抵制,对国家安祥、社会和谐的热切向往;深情讴歌了在非正常的社会氛围下,人们心灵深处依然顽强存在着的正义感和同情心,也深切地表达了一代青年对纯真友谊和爱情的执着追求。小说文笔清新,悬念不断,故事起伏迭宕,出人意料,情节环环相扣,诸多细节尤为精彩;郑天玺、香妹、闻莺、奚滟等主要人物的塑造生动传神,个性鲜活;作品通篇以男主人公的视角进行叙述,也大大增强了故事的临场感和真切感。尽管人物命运令人扼腕,情节发展步步惊心,但整部作品却始终保持了健康明朗的基调,给人以一种向上的力量。著名文学评论家张炯以“知青文学的新景观”为题,为这部长篇写了序言。他写道:

  余德庄的这部长篇以《豆蔻之痛》为书名,我认为具有双重含意,它是在那个非常年代,这一群无辜的少男少女所经历的豆蔻之痛,又何尝不是年轻的人民共和国所经历的豆蔻之痛!这个痛是如此沉重,可说是痛彻心扉,痛及我们这个古老民族几近麻木的灵魂!以至数十年过去,人们仍在痛定思痛,追根溯源,务求悲剧不再重演!……余德庄同志的长篇小说新作是一部别开生面,蕴含隽永,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和回味思考的知青题材作品。

  现在余德庄是中国作协全委会名誉委员、重庆市作协荣誉副主席、重庆文学院顾问。在我结识的作家中,他是属于那种似乎年纪越大,精力越充沛,创作势头越好的“岁月奇人”。2008年他在大型文学期刊《大家》上发表了长篇小说《梦中的三叶树》,同年他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出访韩国,十来天的时间里,写下六万余字的《访韩手记》,翌年他又受邀访问台湾,同样在很短的时间里写下六七万字的《访台随笔》,两文发表后均引起各方关注。台湾的知名文学杂志《幼狮》专门约请他写稿。他写下《我的台湾心结》一文,表达他对两岸同胞血浓于水,理应携手同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烈愿望。近两年,余德庄在推出长篇纪实作品《生命的接力如此美丽》的同时,中短篇小说创作也进入新一波“喷发期”,我注意到,单是在《中国作家》上,他就接连发表了题材各异的五部中篇!有的还上了《小说选刊》和《中篇小说选刊》,显示出令人惊讶的创作后劲。他在电话中调侃自己:“老是觉得自己不老,这倒是个问题啊!”又自解说:“人哪有不老的?一年吃一年的饭,随着年龄的增长,精力肯定会走下坡路。生命在于运动,也在于平衡,只有养成好的生活习惯,把握好心态和工作节奏,才能老当益壮,多做点事情哪!”这应是他的健康经验之谈。

  每次见到余德庄,起初都是我说得多一些。依照他的习惯,就是先专注地看着我说,然后就是一如滚滚长江水的滔滔话语,抑扬顿挫,倾泻而来……

  愿德庄兄永远乐呵呵地生活,宝刀不老,佳作迭出!

  由修晓林担任责任编辑的余德庄文学作品:长篇小说《豆蔻之痛》,上海文艺出版社,2014年10月出版,23万字。

  余德庄(1946—):曾到西双版纳东风橡胶农场务农。1971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忧魂》《海噬》《太阳雨》《梦中的三叶树》等,长篇人物传记《世纪情结》《生如春花的灿烂》,中篇小说集《同舟的人》《陌路相逢》,散文集《月亮与火塘》《叩访乔伊斯故乡》等。历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重庆市作协副主席、重庆文学院院长、重庆市政协委员、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小说终评委等。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公正 哈荑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