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云南频道 >> 风流人物 >> 详细
风流人物

星儿,星儿

2016年09月05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修晓林编辑:哈荑点击数:704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美好的追求顽强的生命

  忽闻陆星儿去世,心中真是一惊,又一惊。早就知道她患了重症,住院期间,市领导专程到病房探视,并给以特别照顾。她在家休养时,王安忆、宗福先拎着鱼翅鸡汤,小心翼翼一路防泼洒,到她的浦东居所看望。那浓浓的原汁美味,饱含了多少好友情深似海的挂记和思念!

  陆星儿患病时,我曾与她通话,说起病情,她平静又洒脱,“没什么的,养养会好的”,好似只是感冒初愈的口气。在病魔缠身又不得知手术是否彻底成功的情况下,星儿特别愿意说她最开心的事情。有一次,她问陈村住在哪里。那时的陈村住在淮海路雁荡路口。陈村回答:“我住在妇女用品商店旁边。”星儿记住了。没料到陈村又补充一句:“男人都是妇女的生活用品。”星儿一愣,随之开怀大笑,并说陈村“十三点”。她对我说这件事时,又一次在电话里哈哈大笑,并说她很喜欢陈村观察人生直率和透彻的眼光。星儿又对我说:“什么时候,你再找那位朋友帮我算一卦?”此事缘起于多年以前,她闻知一位友人对周易抱有兴趣,并略知一二卜卦的方法,于人生的两难境地中,求得一种预知未来生活的感应和启示。彼此信任的好友,偶尔拨弄一下“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的蓍草,体味博大精深的《易经》文化,尝浅却不辄止,也是一种很好的心灵慰藉。我心想,星儿一定是碰到了祸与福、进与退、取与舍、分与合的难题。那天,遇巧友人手头没有专业工具,就去路边的烟杂店买了一盒火柴。将一根根白色的小棒在桌面上静静地摆开,游戏式的“占筮”就开始了。出三成一爻,六爻成一卦。气氛是肃穆的,心情是激荡的。星儿默默地听友人解说着卦辞。坐在一旁的我,虽然不知道她深藏不露的难处,但是我能体察到她内心的矛盾,甚而是挣扎之中的心灵抽痛。一事当先,该作何种抉择?她,真的是很难,很难。末了,星儿轻叹一口气,说:“我知道了。”在体验了中国古代神秘文化焕发出的恍惚窈冥的象征色彩后,我心中明白,眼前的这位坚强的女性,决意要扼住命运咽喉的意志是不会改变的。她所走过的风雨之路,知青岁月,校园苦读,写作生涯,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她在费心选择和四处寄托之后的自主断然决定。犹疑间,似乎是“人算不如天算”,但对星儿来说,到终了,总是“天算不如人算”,当然,她更加相信的是人算天算合二为一,有个最好的结果。星儿去世,看来是天不留人。陈村说她是上海作家中最勤勉又最低调的一位,这么好的人竟然走得这么早,我们无比悲痛!2003年11月在作协大院“中英作家列车在线”的自助晚宴上,我见到星儿,她站在王小鹰和王周生的后面,只让我看到她的一个眯眯笑的脸庞。她一点都不声张,但心中却又像有说不完的话,给人一种想了又想的感动。当时我以为她手术后就没事了,又一次向她约稿。她仍是一笑,让我充满了期待。如今想了,交往这么多年的朋友竟未有一次合作的机会,成了我心中永远的憾。

  星儿患病期间,曾有《彩云追月》一文发表。她说自己一旦脱离尘世烦扰,行走于绿地鲜花间,听鸟语,观彩云,就会觉得多久追求的神话般的世界就在自己身边。星儿喟叹道:“平时真是忙昏了头了。”今晚,彩云飘逝,月光不见,只有镶嵌在深蓝色夜空的星星依旧闪亮。从此,每当我看到顽强地闪射着白金般光芒的星星,就会在心中念叨:星儿,星儿……

  陆星儿(1949—2004):曾是北大荒建设兵团知青。历任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编剧、《海上文坛》执行副主编、上海作协专业作家。1974年开始发表作品,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留给世纪的吻》《精神科医生》等,中短篇小说集《天生是个女人》《在同一片屋顶下》等,散文集《女人的出头之日》《生是真实的》等,生命自传《用力呼吸》以及长篇电视连续剧《我儿我女》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公正 哈荑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