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云南频道 >> 南疆岁月 >> 详细
南疆岁月

一茎一叶系情怀—版纳种植金鸡纳

2017年03月12日
来源:微信群作者:建编辑:哈荑点击数:442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白丁组织征集老照片,因其慧眼,方得以重新了解金鸡纳,重习那记忆深处的脉动...

  金鸡纳霜——青蒿素,人类抗御疟疾的两种植物提取物;前者拉开了征服疟疾的帷幕,后者改写了人类治疟的历史。

  金鸡纳为茜草科灌木植物,又名奎宁。主产地印尼爪哇岛,原产地故乡则为美洲。其树皮提取的奎宁生物碱研磨成粉,称作"金鸡纳霜",是治疟良药。金鸡纳源起1639年,经西班牙驻秘鲁总督伯爵夫人服用药到病除后将其引入欧洲而风靡世界。为纪念伯爵夫人,瑞典植物学家以其名字命名该树为金鸡纳。1693年,法国传教士以金鸡纳霜为敲门砖,治愈了清康熙的疟疾被奉为"圣药"。20世纪70年代初,面临疟疾的"内忧外患",抗美援越备战亟需金鸡纳。在周总理的指示下,金鸡纳栽培工作迅速展开。适逢其会,我们在1970年5月24日响应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号召奔向了祖国需要的地方——云南省农垦总局景洪分局勐养农场关坪分场七队(原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三团四营七连)。


  青春的热血曾在此飘洒

  七连草房包卓安供照,王沪光修正

  关坪七连阿金供照于七连群


  1970年6月,关坪七队—十队承担了勐养农场首批试验培育金鸡纳的任务。场部领导选派了老大学生陈明越技术员(时任云南省农垦总局组织部长、农垦分局局长)专门负责管理此项工作。

  金鸡纳适宜生长在海拔900米,年均温度13.5℃—21℃的终年无霜冬暖夏凉的环境。其地理纬度恰与关坪大垭口一带背倚山峦,荫蔽湿润的亚热带雨林气候相符。

  金鸡纳种子价格不菲堪比软黄金。为便于管理,连队成立贺元光为首的苗圃班,业务直属场部陈技术员指导。栽种要点1.择苗圃搭荫棚。选择七连依山傍水的阳坡地搭建以树干为支点、山藤为扎绳、粽叶为顶棚的可拆卸遮荫苗圃棚;2.整地苗床生土复营养浮土——经筛选的深山腐殖土,黑油细腻,一层复一层,如此反复;3.播种准备催芽浸润。按高锰酸钾、波尔多液、温水比例调配,逐日喷洒,昼夜观察。保持湿润,直至3-4天隆起抽芽即可播种。4.胚芽破土播种7天后,呈现丝丝绿色,露出尖尖嫩角。5.温度湿度——温和光照,促进根系发达;手捏土不湿手的保湿状态。浇上多种化学试剂调配的药液,保持酸性的栽植土壤利于生长。5.虫害防治,田间管理。除草松土补种齐全;6.移植定值苗高10~12厘米进行移植,起苗带土护根。第3年雨季定值,种植时将根系伸展、分层加力压实;注意旱季浇灌,雨季排水,冬季防风防寒。

  育苗班长上海知青贺元光,1970年5月24日第一次告别父母,远离上海。
  不做檐屋之小雀,要做鸿鹄展翅飞!

  贺元光与龚刚告别上海前留影于浦江畔


  同一天近千名知青坐着同一辆绿皮车的邹金英、沙萍超挥手向送行的亲人们告别。摄于上海北站
  阿金供照于七连群
\
  阿沙与阿金合影于站台。稚嫩的脸庞稚气未脱,经岁月洗礼而日臻成熟。
  阿金供照于七连群


  发黄的旧照,犹如长卷,轻轻地翻阅
  摄于关坪七连左起1,沙萍超,2马伟琴,3邹金英,4石玲娣
  阿金供照于七连微信群


  苦中作乐。前排左起1,马伟琴,2杨慧芬,后排左起1陆爱勤,2沙萍超,3邹金英
  关坪七连阿金供照于七连群


  戴着墨镜的凤彩——时尚
  凤彩供照于七连微信群。同时她也是关坪七连的群主,尽职效力。为征集老照片谋划,号召群体晒出往日旧照,重拾青春的美好。


  多少次,贺元光深更半夜起身提着马灯到苗圃地观察。悉心呵护,密切关注记录幼芽发育的生长态势。犹如进行一场科学实验,颇具"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气概担当!
  照者贺元光——昵称阿六头。供照:孙来云


  金鸡纳娇嫩,喜吮晨光薄暮的柔和。当太阳升起,盖上顶棚,避遮烈日。反之,揭开顶盖,惬意映照。而当大雨骤下,我们顶风冒雨疾步奔向苗圃地。在贺元光、王沪光的指挥下,大家肩扛传递,急速给苗床盖上粽叶编制的遮阳棚,避免对金鸡纳苗的重创。
  被淋得落汤鸡的我们,在雨中面面相觑,发出会心的微笑。
  排排行行苗圃地。


  1971年6月王国华流连在搭建出来可拆卸的遮荫苗圃棚前。拍摄者:陈兴兴沪光供照


  王杏芳精心育苗。辛勤抚育金鸡纳,驱虫病害护苗床。拍摄者:刘继泰


  王沪光,为小苗苗洒水。辛勤浇灌育新芽,洒向苗圃皆是爱。拍摄者:陈兴兴


  严云芳精心育苗。亲手栽种悦美滋,笑颜鸡納相辉映。甘建文供照


  周小美挑水浇灌。娇弱肩膀挑重担,惟看幼苗迎风立。周小美供照于七连群


    1971年6月与朝夕相伴的金鸡纳合个影。喜看亲手培植的金鸡纳:绽放的叶片,青葱欲滴。舒展着臂膀,惹人喜爱。前:谭建中 后:孙来云。


  绿叶佛面相映红,尽心尽力育苗忙。
  青春作伴金鸡纳,化作春泥更护花。
  邹金英供照


  沙萍超在苗圃地精心育苗。头戴斗笠,除草养护,笑看绿叶,心随叶动。
  沙萍超供照于七连群


  当年谭建中写于照片背面的字句—你看,这就是咱亲手培育的金鸡纳,长得多茂盛,怎不令人喜悦万分呢!摄于赴广阔天地一周年1971年6月。


  喜悦之情,萦绕于心。


  苗儿青青,报之春晖。三个月后,当幼苗绿油一片初长成,我们轻铲出带着泥土芬芳的小棵幼苗,移植到新苗床。为给金鸡纳有个遮风挡雨的好去处,邓家祥排长带领王沪光等男知青头顶烈日,翻山越岭,砍伐枝条,新编粽叶,沿着苗圃搭建一个个苗圃雨蓬。我们的育苗队伍也逐步扩大。由苗圃班扩展到了一个排。

  幼苗成长期虫害易侵扰。当叶苗萎靡遭蔫患白斑,陈技术员亲临指挥,带领大家分析病情,研究对策。发现是虫害惹的祸,即刻对症下药,调试配方,使病情得到控制。得病后的树苗,免疫力降低,我们就循序渐进式地施以养料。边干边摸索,乐此不疲。终于自行研制成偏方,使金鸡纳重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机,欣然露出满是青翠欲滴的喜色。

  苗圃班长贺元光

  当青春,遇上了金鸡纳,这情感,如初恋。这眷恋,融入了苗圃地。洒汗水,苗芽儿在成长,伴随着,青春的节律,日久长,爱,悄悄地播撒了…

  幼苗成长期虫害易侵扰。当叶苗萎靡遭蔫患白斑,陈技术员亲临指挥,带领大家分析病情,研究对策。发现是虫害惹的祸,即刻对症下药,调试配方,使病情得到控制。得病后的树苗,免疫力降低,我们就循序渐进式地施以养料。边干边摸索,乐此不疲。终于自行研制成偏方,使金鸡纳重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机,欣然露出满是青翠欲滴的喜色。

  寒来暑往,栉风沐雨。1972年6月,嫩绿的茎叶泛起渐深的纹理;当金鸡纳亭亭玉立长成有80公分高度时,标志着它可上山独立远行了。全连队在未开垦的处女地上开挖梯田,将金鸡纳小树移栽上山,以充沛阳光雨露茁壮成长。

  黄秀英和陈世民各自带领二排和一排奋战山间,完成梯田开垦,深挖80mm方洞,喝着盐巴汤,干着苦力活。尤其黄秀英、胡银珠、徐爱军几位干将,吃苦耐劳,抡起斧子砍坝,拿起锄头挖坑,遇到盘根错节的树桩,咬紧牙关,挥舞锄头,硬是一锄一锄地刨出。汗滴脚下土,湿了干,干了湿!硬是完成45只土坑的艰巨任务!巾帼不让须眉。感动!

  苗圃班长贺元光,将培育成型的小树苗种植到山上的金鸡纳林带里。深情凝视润无声。
  孙来云供照


  为使金鸡纳极早适应山上环境,避免干旱所引发的萎靡,黄秀英和陈世民各自带领的二排、一排以及王沪光、赵发官、贺元光挑水上山浇灌,尤其朱丽娟娇小玲珑的身姿,肩背水桶,咬紧牙关,泪水和着汗水??粘织于心的伤痛,至今回忆起,丽娟仍觉后怕!坡陡路艰,辛勤耕作,当新枝舒展,一场金鸡纳大迁徙的突击战,历时数月,于1972年10月终告完成。

  层层梯田绕山坡,金鸡纳树安扎于梯田沃土。硕叶缀着晶莹的露珠,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曳;我们的青春,在此飞扬!

  晨曦微茫,迎来如缕阳光,暮色黄昏,目送一抹晚霞。

  王沪光,挑水上山,岂管坡陡路艰。漫山梯田,放眼绿意盎然。好珍贵的照片,难忘的那些年。


  站在金鸡纳山坡上,放眼未来,豪情壮志!
  男生登高,女生远眺。谭建中当年写在照片背面的字迹—这雄伟的高山上,有我们亲手栽种定植的金鸡纳树,照下这有意义的景色吧。1973年8月摄于七连公路边。


  1972年6月三排女生合影在梯田大会战的胜利中。冰心玉壶金鸡纳,岁月倩影青山中。
  后排左起1,周小美2,沙萍超3,邹金英4,谭建中5,孙来云
  前排左起1,严云芳2,马伟琴3,王杏芳4,石玲娣拍摄者:陈兴兴


  贺元光、王沪光用手轻轻摩挲着椭圆的绿叶,深情说道:"这就是我们亲手培育的金鸡纳啊!"这一幕款款深情,这情愫呦呦流淌,深山回荡。真应了:一茎一叶总关情,为伊融得人自醉!

  1973年,枝繁叶茂金鸡纳长成了1米5高。旱季灌溉,饱含汗水。知青们挑水上山,瘦弱的肩膀,步步唯艰。梦想着四至六年期的金鸡纳,有朝一日截枝取皮提炼奎宁制药…成就感油然而生!漫山梯田,绿意盎然。我们,与金鸡纳共成长!

  关坪七连的先进生产者上海知青(前排右起1,眭幼美2,周群;末排右1,严国俊)
  参加了《一九七三度一师三团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
  陈世民供照


  卫生员眭幼美自十连调入,工作细致耐心,极好的人缘,对待生病的同志如春风送暖。


  王沪光,工余之乐也涛涛,吉他在手悦声声。拍摄者:陈兴兴


  凤彩认真做好工作。头顶芭蕉脚踏实地,怀揣梦想前行在路上。拍摄者:陈兴兴
  凤彩供照。微信群主,为征集老照片,组织策划,幕后英雄点赞!


  芭蕉树下,兵团战士笑逐颜开。
  边上躺倒的树木晒干后,当作柴火烧。这是知青们抡斧砍坝肩扛,从深山里背出来的。一段时间,无论男女每人隔月要扛300-400斤,才够伙房开销。在到达伙房时,一位女生扛着树干即刻从肩上卸下时,不慎被反弹起的树干砸向了小腿,皮肤翘起鲜血流出,她顿时紧张起来,我赶紧安慰说没事。至今,伤疤难退,视作知青印记吧。当过知青的,谁没有过伤痛呢



  写在照片背后的字句——远处,群山巅连,郁郁苍苍,近处,茂盛的芭蕉树,硕叶遮蔽。这的确是个美丽的地方。看后可不要垂涎欲滴阿。
  摄于七连食堂井边


  溪流穿七连,收工聚集洗衣忙。洗刷了一天的汗渍,倍感轻爽—即使在偏远的边疆,我们依旧保持了上海女生爱干净的习俗。
  李凤彩供照


  流淌的小溪,七连的命脉。也是收工后知青们聚集洗衣服的地方。
  凤彩转发陆爱勤照片于微信群


  清清河水,微波涟漪。收工聚集洗衣忙。前杨慧芬后陆爱勤
  李凤彩转发陆爱勤照片于微信群


  林喧归浣女,萍动下衣净。
  当年写在照片背后的文字—环周群山,怀抱着一潭溪水,青翠幽静,迷人留恋。


  伴随金鸡纳栽培的成功,赢得了领导的信任。当上级选派一名知青作为勐养农场关坪分场(时为三团四营)代表参加景洪农垦分局(时为兵团一师师部)知青宣讲团赴上海作宣传动员时,不期然幸运降临于我。

  在知青们期盼目光的护送下,我登上了山间小道上北去的吉普车。那一刻,我的眼眶湿润了,百感交集,如入梦境,多少话语从心灵深处向外奔涌!我发自肺腑地感谢大家,感谢班长,感谢这团结、友善、战斗的集体,感谢领导的信任,感谢生活给予的厚爱!由此我由衷赞美那些默默无闻的辛勤开拓者与耕耘者!

  当我站在讲台上,向全区知青家长汇报兵团生活的感受时,眼前总会浮现出一张张熟悉亲切的笑脸,胸中涌动的是边疆如火如荼的战斗生活!四个月的时光,虽身居上海的锦江饭店,但对边疆那片神圣沃土的感念却如斯依然。一俟完成任务,便踏上了归程。

  云南兵团知青汇报团景洪勐养农场(原一师三团)汇报团途经南京合影留念。前排右起1,勐养农场一营知青代表2,勐养农场副场长裴启德3,勐养农场三营上海知青代表;后右起1,关坪一队原四营一连连长2,勐养农场(原三团)参谋长3,关坪(原四营)知青代表建中

  影中人裴启德副场长已作古。现役军人早在1974年离开兵团,难以再见。当年的上海知青,你们都好吗?尽在无言。


  1970年10月云南知青汇报团入住锦江饭店。距离第一次离沪赴滇仅四月,假"云南知青汇报团"之机重返上海喜不自禁!


  汇报团成员交流学习。左起1、2,兄弟团现役军人领导;左3,关坪知青代表谭建中;左4,勐养农场银河分场(三团一营)知青代表1970年10月摄于上海锦江饭店。摄者:勐养农场参谋长


  1970年10月,汇报团在沪期间学习交流心得体会。关坪知青谭建中与勐养银河(三团一营)上海知青代表。1970年10月上海锦江饭店。摄者:勐养农场参谋长


  闲暇时光
  照片26,闲暇时光左起1、3,兄弟团领导(现役军人)左起2,勐养农场银河分场(三团一营)知青代表,后立,谭建中。1970年10月摄于上海锦江饭店。摄者:勐养农场参谋长


  云南兵团知青汇报团一师参谋长。
  1970年10月——12月云南兵团知青汇报团在沪交流期间,参谋长对知青的关心溢于言表。我的发言也曾受到他的赞许和鼓励,使身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所谓家庭出身不好的子女,在“文革”中的统称)倍受鼓舞。1974年邂逅于勐养农场(一师三团)召开的“批林批孔”大会期间。暮色中的挥手作别及日后的书信,如落英缤纷,化作了晚霞舒卷的云彩,感叹着世间的美好。


  勐养农场副场长裴启德1970年11月在全区知青家长的汇报会上慷慨激昂的讲话,赢得了家长的放心。他常以亲历的战争向我们讲述那段历史,对知青关怀有加。前几年曾与他通过话,遗憾不久作别人世。他的音容笑貌,风趣幽默,富有磁性的话语宛如在耳。


  云南兵团上海知青汇报工作完成后,勐养关坪知青谭建中与勐养一营知青代表(左1)与招募的新兵们一起,乘坐知青专列告别上海。
  1971年1月3日摄于上海北站。摄者:勐养农场参谋长。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74年初版纳遭遇百年未遇的特大霜冻,击倒了一片片金鸡纳,萎靡直至伤殒。当年末,上级领导下达旨令挂起免战牌,关坪七连整体迁往勐龙东风农场三分场……此为金鸡纳停种说之一;二技术资金说;金鸡纳树皮提炼需要技术支持和资金扶持;三金鸡纳在越战后期所产生的耐药性或许是导致停产的直接原因。

  据公开资料显示,时年被列为国家军事机密的"5.23"抗疟新药青蒿素首屈一指,70年代中期已由屠呦呦发掘成功。直到1979年才见诸于报端。

  此情可待成回想,惟念当初已怅惘。

  纵使贫瘠的岁月,依然遮掩不了年轻悦动的心!
  朱丽娟供照于七连群


  貌美知性的朱丽娟,坐在时任男友后为先生驾驶的大卡车上,笑意盈盈,英姿焕发!
  朱丽娟供照于七连群


  天空未显印痕,鸟儿却已飞翔。
  岁月荏苒。世事沧桑。徘徊于心种植金鸡纳的往事,终究成为历史并载入属于我们的青春史册!

  开启那尘封既往,涌动着青春血脉。
  浸润在光影流年,回首间恬静淡然。

  衷心感谢上海知青研究史《知青老照片——上海知青在云南》的组织策划。
  因为有了您们——辛勤的编委们:方显旧照新活力,人生历练得延伸。相信,这无疑将是知青和下一代的宝贵财富。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公正 哈荑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