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云南频道 >> 生活印象 >> 详细
生活印象

知青情怀 尽倾桃李

——记云南经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孙澄
2017年10月15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诸炳兴编辑:哈荑点击数:712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2017年的“5.1”前夕,接到朱克家从云南打来电话,告诉我云南上海知青、云南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孙澄,将经上海转机赴加拿大,趁此机会让我们小聚相识。我们于4月19日晚上,借在徐汇区的榕港海鲜大酒楼,召集了几位云南知青为孙澄院长接风洗尘。

  初见孙澄一见如故

  我与孙澄约定见面的那天傍晚,作为东道主,我还提前半小时抵达酒楼。可刚进大堂,迎面过来一男一女两位“眼镜”。在云南知青郑云霞的引见下,我一眼认出了孙澄。他身材匀称,膀大腰挺,像个丰硕的版纳哈尼族冬瓜。他笑脸相迎,和蔼可亲,完全找不到高等学府院长的貌相。我们一见如故,双手紧握。我拥抱着孙澄,他像一棵挺拔的大树,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挺脱的。他结结实实,肌肉发达,铁硬成块,整个就像用上好的绳子打紧的一个结。谁都不信,他看上去比我瘦很多,但与我体重180斤的胖子差不了几斤!

  许久,我们才互相松开了双手,眼前只见他那浓眉下的金边眼镜后面,深藏着一对炯灼的眼睛,那里面饱含着无边的慈爱。他身穿一件有点褪色的淡蓝色条纹衬衣,那个干净利落的平头,给人一种典型的“和事佬”形象。他肩上横搭着一只不显眼的小方包,(这是老出差防盗的习惯)。

  我们一起走进酒店包房,顺着餐桌,我请孙澄入坐主宾位子,理由很简单,我请他,他是客人、贵客,理所当然!他的理由也很硬,谁作东买单,谁坐主宾位子,他答应可坐主宾位子,但一定要让他买单。我俩你推我让了半天,他那浑身的肌肉,我哪是他的对手,弄得我满头大汗,我只能坐上主宾位子。这么一个让位的细节,已让在场人都看到了孙澄,他那朴实无华的貌相,与他那待人接物的真心实意,如此表里如一。不论你从什么角度去观察孙澄,谁都不会相信:他是云南教育界的大佬,他身后有3万学子,也许“貌不惊人”这成语用在孙澄身上,太合适不过了。

  知青孙澄才略过人

  关于孙澄,我曾听过朱克家和几位云南知青朋友介绍过他令人羡慕的教学成就。但很少听到他一路走来,那条艰辛的人生轨迹。我这个人喜欢喝酒,喜欢闲聊,特别是自己不了解的事,最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能与孙澄零距离接触,当然我边喝边聊边问,孙澄也爽快,毫不介意,问啥答啥。

  孙澄才华横溢,我原以为也许出身于书香人家。或者家境不会太差。实际上恰恰相反。1952年11月,他出生在上海一个贫困的工人家庭,父亲只上过三年学,母亲上过4年学,家里根本没有任何藏书。但他从小对知识的渴求,充满了对知识分子崇敬和仰慕,因为他们知道许许多多天文地理的奥秘。他立志将来自己也要成为一名知识分子,要掌握许多天文地理的知识。

  1959年,他上了小学,他是全班最喜欢提问和回答问题的学生,每次考试成绩都名列前茅。可到了三年级,也许正值男孩长身体的阶段,家里太穷,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常常饥肠辘辘,无心上课,结果,学习成绩急剧下滑。最终,到了1963年的冬天,那个特别寒冷的冬季,雨雪交夹,孙澄因为没有一件过冬的棉衣出门,被迫辍学。从那天起,他在门缝里看着上学的同学,从家门口路过,总是悄悄地流泪……。

  那些挨饿受冻的日子,在孙澄幼小的心灵上,刻下了深深地记忆。一直等到第二年,家境稍有好转,父母让他又回到学校,留了一级,重读四年级。

  1966年夏,文革开始,学校停课,孙澄才小学毕业,中学门已打烊。他只能在家呆着,看到有文化的知识分子都受到批斗,在“读书无用论”“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谬论下,孙澄对文化人的敬仰羡慕,依然坚如磐石。他坚信,读书一定会有用!

  那时,学校停课了,家里没书看。书店的书架摆满了“红宝书”。家里又无钱买书,孙澄千方百计,想尽办法去借书阅读,自那开始,他宅在家里,如饥似渴地通读了《水浒传》、《三国演义》、《隋唐演义》、《青春之歌》、《林海雪原》、《红日》、《苦菜花》、《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等几十部历史名著及各种小说。

  1968年4月,孙澄进入位于上海漕河泾地区的一家普通中学——上海市南郊中学。那时在文革之中,语文课主读《毛主席语录》,有时读点《毛主席诗词》,数学课教《农村会计》。英文学了一句“毛主席万岁”,还教了一首“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的英文歌,一直唱到毕业。

  1969年12月,孙澄响应“上山下乡”号召,赴云南省勐腊县水利兵团一团当知青,水利工程完工,水利兵团解散后转入勐腊农场七分场。他在勐腊的8年多的时间里,挖地、砍树、锯板、烧窑,什么事都干过。后因表现好,又有才,调十分场当了宣传干事。他经常回忆那段使他刻骨铭心的知青生涯。

  孙澄是个很内向的青年,他到连队后,总少言寡语,埋头苦干,连队老同志都说他干起活来象头牛,吃起饭来象只虎。那时,每个战士每月虽然有40斤大米,但在那无荤无肉吃的时期,大家饭量大的惊人。孙澄尝到过挨饿的滋味,好心的女知青们见孙澄的定量每月都不够吃,经常不断地给孙澄送去。至今,每次提起连队给他送饭卡的几个女知青,孙澄会感激的热泪盈眶,他说这种知青的情,是永远不会忘的。

  在那艰苦环境里,他还每天坚持下班休息之余,在煤油灯下读书写字,他坚信着总有一天知识能派上用场!
      
  作者为孙澄画像

  1977年恢复高考后,作为一个才小学66届,初中没读过几天的孙澄,却考上了昆明师范学院,当年的入学率只有5%,可见难度之大,不佩服也不行。他如久旱的秧苗,盼来了甘露,他如饥似渴地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省公安厅工作,1年后,他又“意犹未尽”地又报考了硕士研究生,3年后获得硕士学位。1986年以后,在云南师范大学任教,讲授“东南亚史”、“世界近代史”、“世界现代史”、“书法”等课程。

  实现理想创办学校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民营经济蓬勃发展。孙澄开始投身民办教育。1993年初,许多人或另有高就,或知难而退,孙澄则坚持下来,出任云南教育科技培训学校校长。1995年,经云南省教育厅批准,成立云南省经济管理学校,担任校长。该校属中专层次,可以独立颁发国家承认学历的中专文凭。从此,办学规模不断扩大,办学质量不断提高。

  孙澄办学之初,传媒还不发达,资金捉襟见肘,他曾带人起早摸黑,骑着自行车,提着浆糊桶,跑遍了昆明的大街小巷张帖广告。他曾为了解决师生的用水问题,亲自推着装满水管的马车奔波在大坡路上。他还亲自帮助学生搭建高低床。他始终关心师生的生活,经常与食堂协调,要让学生吃饱吃好。孙澄说:目标一定,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这飞跃的时代,教育工作也不例外,他决心用最好的教育质量,来回击那些蔑视“民营学校”的观点。

  1997年,学校租地自建占地达68亩的新校园,一期工程已于1999年9月竣工,建筑面积,2万多平米。成为云南省投资较大、设施较好的民办学校。后来学校又把地买下并不断扩大,到2003年土地已达200多亩。他的奋斗目标是:使云南省经济管理学校在全省数百个社会力量办学单位中,始终保持领先地位。

  他创办的最具规模的云南经济管理学院是云南省民办院校的旗帜,创建了数个第一!该院是第一个聘任专家学者管理学校,名师教授走进教室的民办院校;第一个聘请外藉教师,担任外语学科最多的民办院校;第一个兴建图书馆、计算机实验室的民办院校;第一个修建400半跑道的标准田径场,也是第一个修建室内体育馆的民办学校;第一个学生人数超过10000人的民办学校。

  平时孙澄对植物与花卉颇感兴趣,还深有研究,他精通程度令人咋舌。他在学院里象个绿化工,一有空就去校园里栽树种花,学院里整个校园的绿花,全是他自己规划设计的。他为学院创建绿花美化最美花园式民办校区,出了大力;他还亲自到后勤,抓社会化后勤,把一个民办院校的学生食堂,办得象模象样,实现了制度化管理,办成了民办院校学生食堂中的先进后勤单位。

  2004年,在云南省经济管理学校的基础上,经云南省政府批准,国家教育部备案,申办了专科层次的云南经济管理职业学院,孙澄任董事长、院长。

  2014年5月,经教育部批准,云南经济管理职业学院升格为本科院校,改名云南经济管理学院。

  直至2016年,学校已有两个校区,共占地1300多亩,建筑面积56万余平方米。教学仪器设备总值6000多万元,图书馆藏书150万册,固定资产总值14.46亿元。开设本科专业12个,专科专业59个。有教职工1250人,专任教师980人。

  教真育爱厚德载物

  孙澄创办的云南经济管理学院的教育宗旨为:厚德,尚行。

  “厚德”:即以深厚的德泽育人;语出《周易.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尚行”:“尚”的意思是崇尚,注重;“行”的意思是“实践”,“行为”;“尚行”,即注重实践技能和实际行为的培养;语出北宋.邵雍《皇极经世书.观物篇》:“尚行则笃实之风行焉,尚言则诡谲之风行焉”。

  20多年来,他白手起家,审时度势,实现了从租地办学到自建校舍,从非学历教育到学历教育,从中等职业教育到高等职业教育的跨越式发展;提出了“坚持诚信,对学生负责、对家长负责、对社会负责”的办学理念,使学校成为云南省规模最大、办学特色鲜明、办学水平较高、综合实力较强、教学质量领先、在国内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民办高职院校。2010年,他被授予首届“云南省民办院校优秀校长”称号。他奋斗成功的本身,就是对社会的一大贡献。

  俗话说:男人的成功,有女人的一半。在投身民办教育事业之前,孙澄的夫人杨红卫是一名普通的大学老师。孙澄创办学校初期,她就全身心投入,成为孙澄的得力助手。她先后担任班主任、办公室主任、副校长、副董事长。2004年11月出任董事长,为孙澄分担了筹集资金、对外联络、征地等方面的大量工作。孙澄继续担任校长,把精力集中在教学、基建、绿化等方面。

  2012年,孙澄年满花甲,在他投身民办教育整整20年后,他毅然决定聘请他人担任校长,给自己留下一些时间去“周游列国”,去读书、写字。
      
  现任云南经济管理学院的董事长杨红卫女士

  学养深厚以师为表

  孙澄兴趣广泛,知识面广,学养深厚。但谦虚诚朴,从不张扬,人品极好,对世界史、东南亚史、中国历史文化等均有深入研究;在中国古典文学、建筑学、哲学、植物学等方面亦有广泛的涉猎和研究。他喜欢书法,花了近100万元,收藏著名书法家的书法作品。他的行书写得非常好,他还兼职学院的书法老师。
      
  孙澄的行书作品

  欣赏孙澄的书法,那是一种极美妙的享受。他的每幅书法的字面大小、纵横、向背、偏正、疏密、粗细、浓淡、方圆都点到为止,恰到好处,各字间相对映而呈稳定。每字提笔一气呵成,首尾呼应,字间连贯,如水流疏畅,更如赋予了生命,源远流长。

  他的书法,手法精巧,章法布白,更具匠心。整个字面,浅字粗细,中间飞白频现,带有强烈的流动感,变化起伏于锋杪,抑扬顿挫,提按起伏,满纸云烟,虽寂然无声,却闻音乐的旋律。

  也许是他在版纳8年知青生活的沉淀,对那块土地的亲近感的深刻记忆,在他的书法字里行间,我仿佛看到了亭亭玉立的槟榔树,婀娜多姿的椰子树,还有那成群结队的傣族男女,他们那载歌载舞的欢呼雀跃的景象!使人如临其境,如闻优美的歌声夹带着阵阵象脚鼓的震撼。使人陶冶性情。可以说是书法用墨中的难得佳作。

  现任云南经济管理学院董事长的杨红卫荣获“全国第二届黄炎培职业教育杰出校长奖”后,她感慨地说:在管理中强调得最多的是对学生、对学校的“爱”。“正是因为我和先生都热爱教育,对教育有着深厚的感情,因此‘以爱育人’是我们办学的宗旨,‘用平凡的爱来成就伟大的教育事业’是学院发展的灵魂。”要尽最大的努力创造有利于学生成才,有利于教师成长的教育环境,就必须有“教真育爱”、“以人为本”之心,这种爱心不是溺爱,而是德爱育人,也就是其办学校训“厚德尚行”之爱。孙夫人还告诉我们:她的先生是一位典型的儒雅“学者”,先生“内向收敛”,醉心于钻研学术及教学工作,同时也为学校的硬件环境建设做了很多前瞻性的规划;而她却“外向张扬”,擅长协调、交际及管理,两人互为补充,共同拉着学校向前飞奔。
      
  诸炳兴(本文作者左)孙澄(文中主人公右)合影
      
  云南知青(自左起)修哓林、黄建国、诸炳兴、孙澄、朱晓钟、俞锡泉、郑云霞、姜健身。

  (摄于2017年4月19日上海徐汇榕港海鲜大酒楼)

  以下均为云南经济管理学院校景

  安宁校区全景
      
  安宁校区全景
      
  安宁校区体育馆
      
  海源校区体育馆
      
  知识广场
      
  图书馆
      
  校园夜景
      
  实训楼
      
  校园四季-春
     
  校园四季-夏
     
  校园四季-秋
     
  校园四季-冬
     
  田径运动场
     
  景观池
     
  学生风采
     
  军训风采
     
  学生风采
     
                                                                        2017年9月30日于上海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公正 哈荑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