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云南频道 >> 联谊活动 >> 详细
联谊活动

为何版纳难相忘,只因梦中总有你

--记30年多年后的相聚
2011年12月18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贺建编辑:哈荑点击数:374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近一个月来,30多年前和我们共同工作和生活在云南西双版纳州勐养农场学校的几位昆明、四川、湖南籍的老教师来到上海,他们中有几位是我们离开农场整整30多年后没有见过面的,这次相聚上海,但大家一见如故,仿佛彼此分开只是昨日之事。

    勐养农场学校座落于勐养坝子场部和一分场场部之间,她是一所集小学、初中和高中于一体的场一级学校,教师来源可谓五湖四海,云南昆明知青是学校的元老,他们在上世纪60年代初便首先来到边疆组建了学校,以后陆续有北京、四川、湖南、广西和海南等地知青,包括我们上海知青补充进了学校任教,上海知青最多时有将近20名,一分场十队的翟妙红、朱文在1972、73年就调到了学校,是上海知青中最早到学校当老师的。在学校的那几年,校长人选几经任换,但教务长始终是由东北来的军人家属马凤鸣担任,大家对她的敬业和执着深感敬佩,对她每天摇着铃喊大家起床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知青喜欢睡懒觉),她如今已80多岁,在玉溪定居安享晚年。这次来上海的是昆明知青万若玲、周爱鱼和艾祖英、四川知青任秀清和湖南的匡华老师,他们都已退休,其中万老师、任老师都已年过七十,但都精神颇佳。10月22日晚上,上海当时在勐养农场学校任教的知青与他们相聚于"音乐之声",相见之时,大家握手拥抱,感慨万千,回忆起在版纳共同生活工作的经历都有说不完的话语。



 
30多年后的相见,喜悦、陌生又熟悉,一下子叫不上姓名啦!



   后排左起:朱文、方震华、徐申淼、庄逸民、高炜、薛才德、杨传信、翟妙红
             前排左起:贺建、孙爱珍、李卓民、万若玲、马友芬、周爱鱼、艾祖英、任秀清、夏春明

    老教师是我们的良师益友。上海知青绝大部分是69届初中生,只具有读完小学的文化水平,调到学校任教自己努力学习钻研是一方面,重要的是当年那些先我们进校的老教师的榜样是功不可没的,在工作上他们言传身教,毫无私心地教给我们如何当好老师、管好学生的"秘诀",比如如何对付调皮捣蛋的?作文课如何上?书法课如何上?大家会经常在一起切磋交流。在生活上尽他们所能照顾我们,当时他们都已成家,当他们家里有好吃的,就会把单身的知青邀去,许多知青老师经常端着一碗饭就到他们家里蹭菜吃了,既是仅有一些咸菜、萝卜条,他们也会倾其所有,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这是何等宝贵!今天请吃的一桌丰盛的菜肴是抵不过当时一碟能下饭的咸菜和萝卜条的价值的。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的勐养农场学校由于新老知青的敬业、付出,辛勤的耕耘换来丰收的喜悦,恢复高考的头几年我们学校的教育质量和高考录取率均名列西双版纳州前茅,为此州教育主管部门特地奖励了我们学校30万元,后来就用这钱盖了新校舍。

    万老师是教数学、化学的老师,1977年恢复高考大家复习迎考,她帮助大家复习化学,她的本事是用了一个星期时间辅导化学,参加高考的竟然可以很自信地敢去考化学了。她本人得过昆明市跳远第三名,还是个文艺积极分子,负责学校的体操组排练。了不起的是在那样的边疆山沟学校里我们每年会举办运动会,运动会的团体操由她与另几位老师负责策划、编排和排练,敢说现在上海也没有一所学校能排练出如此出色的团体操,可惜当时没有录像甚至连一张照片也没有保存下来。

 


 
在东海大桥上翩翩起舞的万老师,完全不像个年届70的人啊!


 

 
 
能歌善舞的老师们被壮观的东海大桥感动不由翩翩起舞
昆明的老师们如今自编自舞健身养体


 
看到大海喜上眉梢

    西双版纳是一片原始森林,当时也是一块文化的沙漠,但在我们学校来之各地的知青老师倾其所能举办各类文艺、文体活动,如每年的运动会除了各年级各项集体、个人的比赛项目,还有师生组的,即高中班同学与老师的比赛组,说起来高中生其实比我们小不了几岁。就我这个不爱运动的"惰性元素"也被赶鸭子上架安排参加乒乓球比赛、400米接力赛和篮球赛等,文艺节目演唱长征组歌、跳大头娃娃舞--我爱北京天安门。最好笑的是刚到学校时周爱鱼老师安排的早锻炼,是红缨枪操练,并且请出生于军队教官的徐国璟老师作为指导老师。每次师生间的、与附近连队和驻军的篮球比赛,我们都会带上小凳子到现场既做观众又做啦啦队。

    共同的工作生活,使知青之间由同事发展为夫妻,值得一提的是昆明知青夏春明和上海知青孙爱珍结为连理,后一起招聘到广州东莞任教,退休后落户上海,夏老师以云南身份的便利在大宁国际茶城开了一个茶店,取名"云南西双版纳勐养国艳茶厂",他专门直销每年回到勐养亲自收购的勐养产的茶叶。他的名片背后印着:"茶为国饮,普洱争艳",让人们:品陈茶、喝熟茶、藏生茶。退休后开茶馆,喝茶、品茶、以茶会友,还真是一个安逸的选择。也许是老师出身的经商者,在茶城三百余家店中有4家被评为文明经营者,夏老师是其中之一!

 

 
坐在茶具前的即夏春明老师


 
在三百多家店中脱颖而出,中间的那块奖牌为证

    如今的知青一代皆已到了退休阶段,退休后如何生活过?周爱鱼老师说她每周三与同学、朋友在黑龙潭谈天说地,享受绿色氧吧,每人自带饭菜;周四带孙女,享受天伦之乐。每周有2天机动,其他都会有开心的安排。我在这里用昆明老师们自编的一段顺口溜与大家共勉:好好地活,好好地乐,退休工资拿得着:不要攀,不要比,不要自己气自己。会云南话的请用云南话试着念,还真朗朗上口呢。这个话,不仅有利于你的身心健康,还有利于社会和谐、国泰民安呢。

    上山下乡运动无论从其起点还是结果人们都认为是一场利多弊少甚至根本无利可言的折腾。然而有一点是无容置疑的,这场运动造就了城市人与当地人的被互相认识,城市人与另一城市人乃至几个城市人的被互相认识,知青间的大融合、知青与当地人的大融合,这样规模和范围所产生的情结和融合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否则所有当时发配去的黑龙江、云南等等地方对绝大部分人来说也就是书本上的地理概念。而且,还有随之产生的远隔千山万水、互不相识的人们之间的友情、亲情、恋情和爱情,整整影响了两代、三代人,而这场运动的功过是非更是尚难盖棺论定。

    明末张岱《西湖梦寻》自序有言:"阔别西湖二十八载,然西湖无日不在吾梦中,而梦中之西湖,实未尝一日别吾也。"现不妨套用一下:"阔别版纳三十余载,然版纳无日不在吾梦中,而梦中之版纳,实未尝一日别吾也。"

 

 
从昆明来到黄浦江畔


 
浦江游览


 
洋山深水港码头吸引了大家的眼球

  童心未泯


 
当年勐养农场一、二、五分场学校的部分老师欢聚于东海之滨


 
边吃边摘不也乐乎


 
 
现在在湖南长沙生活的匡华老师(左)


 
城隍庙九曲桥前


 
夏春明(前排左一)、孙爱珍(后排右三)夫妇在家中招待远道来的客人

 
夏春明一家为客人饯行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1-12-18 23:20:44 评论:想当年,我们被安排当老师的时候,其实真是一些刚小学毕业的学生(六九届初中生)。但就是这些老教师教会了我们怎样生活,怎样教学,怎样为人师表!她们的敬业精神深深地影响了我,激励着我始终在教书育人的道路上充满热情地一步步前行,直至退休!感谢她们,祝她们幸福快乐!健康长寿!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公正 哈荑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