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云南频道 >> 快乐人生 >> 详细
快乐人生

知青驾车5000里 拜访农场老书记(上)

2013年10月17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诸炳兴编辑:哈荑点击数:211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知青时代距今已四十多年了,尽管知青之路的艰辛无奈,在那个苦不堪言的日子里,有我们永远不能收回的失去,更有永远不会失去的收获。尽管已是遥远的过去,但始终无法释怀。如今,我们当年的知青,早已两鬓染霜,当年的豪情,随着岁月的荡涤,慢慢归于平淡。大多都是带着一份真挚的知青情结,来寻觅过去风风雨雨走过的足迹,也许是步入老年的原因,常常夜不能寐,总缅怀着昔日难舍难忘的农垦情怀、战友情谊……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恰如其分地回味出那艰难的岁月,艰苦的生活,艰辛旅程的那甜酸苦辣。我们早已远离了曾经苦恋的西双版纳这片沃土。但是老农垦精神仍然凝固在知青的心田。至今,在我们云南知青身上时时流露出农垦人那憨厚、朴质、讲义气、论交情、孝长辈、宁吃亏、不畏难、能吃苦,"言必信,行必果"的性格,给我后来的人生路带来了无穷的益处,这些都要感谢农场的众多父老乡亲和领导的谆谆教诲……。
   
  知青时代作者在机关办公时工作照

  "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们永远不能忘怀,在兵团当知青时,是李华棠书记,慧眼识珠,将我和陈明法(油漆工)调到机关和基建队。在那"突出政治""成份论"的年代,将我这"两代黑"的后代,在全营上海知青中第一个调到机关当干部,(事后我才了解到李老那时自已也刚被"解放"重上领导岗位)在那时绝对是魄力十足的。如今虽然分别三十多年,怀念老书记这也就成了我梦寐萦怀的一件心事。
   
  原景洪农场党委副书记李华棠先生

  知青年代历史的车轮已经驶过我们的时代了。幸亏有了网络,有了知青的博客圈子,使当年上山下乡轰轰烈烈的情景一幕幕再现,我仿佛有了归属的感觉。在这虚拟的世界里,时光倒退到我们那个时代,在那一篇篇文章,字里行间,闪烁着青春的激情;一幅幅照片,画里画外,珍藏着灿烂的年华。当年的生活,当年的情感,浮现于眼前。多么的难能可贵啊!我想,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珍惜它?这一切更激发了我对老书记的怀念,怀念不如相见。我力图用心寻找老书记,以此解除几十年的心结。

  一次浏览知青网的机会,我在寻人栏目中,看到了我们原兵团军人教导员寻找上海知青的启事,我意外地联系上了郭教导员,而且我编写了教导员的《我最连心的是知识青年》七篇文章,在《上海知青网》发表了,从郭教导员那里了解到李书记的近况,我心驰神往,从心底升起莫名的执拗,我记下了联系电话,迫不及待地与李书记取得了联系。分别三十多年,在兵团的那些事、那些人,知已的话语,真是一言难尽,我们相约适时去他湖南贵府登门拜访。
   
  1977年李书记在机关开会佈置工作

  这次国庆长假,我与原知青时同连队的陈明法、殷龙约定去安徽、浙江自驾游,可车刚到浙江境内,他俩提议直奔湖南去拜访李老,这突如其来的决定,真让我束手无策,无计可施,我们连上门礼品,更換行装都毫无准备,而且,单程一千多公里,来回二千多公里,我们三个都年过60的人,毕竟精力有限,许多事想要做而心有余力不足了!陈一人独驾能行?一种老知青精神和勇气、对老领导的思念之情,
冲破了畏难情绪,三人一拍即合。于是,我们的车驶向沪昆高速,直驶湖南醴陵……。

  一路上,我沉思默想,回忆着朝思暮想的李书记……。
   
  1971年李老兄妹们的合影

  那是1959年,党中央国务院决定由湖南移民四万农村劳动力到云南西双版纳州及红河州的国营农场种植橡胶。湖南省委、省政府决定由醴陵动员一万名青壮劳动力支援边疆建设,时任公社书记的李华棠积极报名响应号召,带领全公社800多名社员,挥泪告别了家乡父老,奔赴了祖国西南边陲,来到西双版纳景洪农场。他带领工人砍坝、清坝、烧坝、开垦、挖穴、育苗、定植、施肥、锄草、修枝,在汗水,雨水和泪水中,与寒、风、病、虫拼搏,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当经历了无数个漫长的雨季和一个个令人躁动的旱季。特别在大会战的日子里,他带领的农垦职工们总是争先恐后,你追我赶,挥刀扬锄,奋力开荒。多少男职工都是赤裸着上身,穿着裤衩,在如火的烈日下坎竹蓬、刨树根、挖梯田,种植了满山遍地的橡胶林。
   
  十年浩劫"革文化的大命"

  十年浩劫,李老作为当时曼波农场的党委书记,被造反派打成了"走资派""李立三的黑线人物"。白天劳动,晚上批斗,受尽了各种各样的体罚和人格的侮辱,经常被罚跪开批斗会。脖子上挂着用细铁丝拴的二十多斤重写着"打倒李XX"的木板,那时全西双版纳数他和州委书记彭名川及景洪县委何贵等三人被斗得最惨。

  那是一段惨不忍睹永生难忘的日子,但他坚信党、坚信自已,苦尽甘来,曙光乍现。

  1970年,云南省的农场全攺为生产建设兵团,直接由昆明军区管辖、省农垦总局改建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司、政、后的领导全由军队现干部担任。原总局局长江洪洲(老红军)担任副司令员,各地州的农垦分局改为农垦师,原总场改为团,分场改为营,生产队改为连。各级领导干部正职均为军人,原农场各级领导均为副职。李书记被"解放"出来,又走上领导岗位,被上级调到六营任党委副书记兼副营长。
   
  1977年李老在版纳时观赏昙花开放

  李老特别酷爱人才,重视对知青的启用和培养,他上任不久,就大胆地将我这"可教"之子,提干调营机关工作,並常与我促膝谈心,言传身教,在与李老共事的曰子里,使我在人生道路上受到了强烈的熏陶,学到了许多为人处事、工作经验。李老调到景洪农场任党委副书记主管青年工作时,曾提拔过许多知青走上了干部岗位,后来,有些上海知青巳当上市、区、部、局领导,有的当上了单位领导、企业老板,虽然如今功成名就的也趋于退休了;风流倜傥的也儿孙满堂循规蹈矩了;如今只有李老那慈祥的面容还依然如故,我们不得不承认:沒有李老的伯乐,许多人也不至于有今日……。

  我们的车在沪昆高速上向西急驶着,两边的绿叶向车后排列倾退,穿过许多次忽明忽暗的隧道,笫二天中午时光,我们已到达沪昆高速醴陵下匝道,见到了李老女婿驾驶的宝马车迎面驶来。
   
  原景洪农场党委副书记李华棠先生近影(2013年10月3日摄)

  从车前门走出82岁的李老脸色红润,健步走来,他激动万分,"想不到你们真来看我了,我太高兴了……",分别三十多年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久久不愿放松,老人眼里含着泪花,"太开心了,太开心了……",老人重复着这筒单的话语,也许是年迈的原故,老人似乎比我们更怀念着。看着老人我们呆若木鸡,但心在剧烈颤抖,泪水漠糊了视线……。

                                                2013年10月13日"重阳节"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公正 哈荑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