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云南频道 >> 南疆岁月 >> 详细
南疆岁月

到傣家竹楼过傣年

2015年01月09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周秋月 原景洪农场四分场上海知青编辑:哈荑点击数:581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朋友,你听说过农历清明过后10天过新年的事吗?你一定会说:"你糊涂了吧?"不,没错,我说的是在祖国遥远的边疆西双版纳就是清明过后过新年。傣历是六月里,时间且就新奇,风情就更别致了。76年的傣历年,一家傣族卜涛(老大爷)请指导员去做客,指导员把我一起邀了去,到边疆好几年了,到傣家竹楼过傣年吃年夜饭还是第一次,心里十分高兴,只盼着天快快黑。

  夜色,在沉沉的浓雾中越来越黑,远处的鸟渐渐消融在暮色中。路上,三两个傣家少女正急急的往家挑水,鲜艳的紧身上衣,雍容华贵的丝绒筒裙,雪白的袜子以及秀发上一排茉莉花,在朦胧中一闪一闪的,轻盈苗条的身材更显得阿娜多姿。眼前一排排的竹楼,炊烟袅袅传来一阵阵剁肉的声音,夹杂着一阵阵的欢声笑语。

  我们去的主人家有四口人。卜涛(大爷)咪涛(大娘)龙宰(小伙子)龙因(姑娘),他们的竹楼坐落在一棵大榕树旁边,这棵树七八个人合围差不多,绿荫如盖,底下可以有几百人乘凉。到了竹楼底下,我先凑趣地喊着:"咪涛,客人来啦"。随着声音,咪涛和龙因迎了出来。指导员忙说祝贺的话,可惜我听不太懂。好客的主人满面笑容地把我们迎上了有栏杆装点的凉台,说是等我们一会了。我们坐在矮矮的竹凳子上,龙因给我们端来一钵清凉的泉水,请我们洗手。傣家人生来爱洁净,最喜欢水。在傣家人眼里,水象征着洁净幸福,所以端上晶莹的泉水,是最友好的表示。随后又端上一盘香喷喷,黄酥酥上面涂着红糖糖浆的糯米粑粑。拿来尝尝,嗯:味道又甜又糯。软风徐徐吹来,凉台不远处的鱼塘在柔和的月光的照射下,水波粼粼,非洲鱼不时扑哧扑哧跳出水面,不远处傣家那别致的竹楼,在暮色中,在林木掩映中,只露出高高的人字形的顶儿来。我不禁被这神话般的景色迷住了。我的心好像随着这大榕树屈屈的虬枝飞到了傣家宫殿-----思想的翅膀正在驰骋,龙因来请我们入席了。我好奇地问:"这榕树为什么那么高大?"龙因笑着说:"这是喝天上的龙洒的仙水长大的。"我知道她在哄我,但她马上一本正经的告诉我,关于这棵树有许多美丽的传说。如果你有兴趣,吃完饭,我们站在凉台上,悄悄地,可以在大榕树的浓荫处有看到一对对青年幽会。奥,对了,今天又叫开门节。从今天开始,男女青年可以自由谈恋爱,一直到十月关门节。衷情的男女青年早就迫不及待的等着这一天。一吃完饭就溜了出来。在她家的凉台上观此美景,真是一个极好的去处,我当然欣然同意。

  竹楼的中间放着一张二尺见方的桌子,我们挨着火塘席地而坐,从房梁上吊下来一个架子,上面架着一个锅,火烧的旺旺的,锅里的鱼汤正腾腾冒着热气。上的第一道菜是生拌牛肉,这是傣家招待贵客的食品,用最新鲜的没有洗过的血淋淋的牛肉剁成肉泥,拌上葱,畺,蒜泥,生菜薄荷,糖,盐,酱油,甜酱,辣子,花椒就可以吃了。咪涛直朝我碗里夹,可我实在不会吃这东西,生的血淋淋的,我怕拉肚子。指导员告诉我,你就着包谷酒少吃一点,不然主人会不高兴的。我吃了一小点,,又腥又甜,味道倒还鲜美。咪涛问指导员:这龙因多大岁数了?我听懂了,说:双西双西啦(二十二岁)他们听着我半生不熟的傣话都笑起来了。卜涛又跟指导员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接着又看着我笑。指导员告诉我说,卜涛要你嫁给他们的小伙子呢。席间的人都哈哈大笑,接着指导员马上用汉话说:好,我来做媒。我被他们说的不好意思起来。谈笑间鱼汤端上来了,鱼汤煮的像牛奶一样白,还有牛肉丝,烤鱼干吧,一些素菜还要另加一碟小米辣粉。席间大家兴致勃勃的谈起白天在景洪划龙船,放高升的盛会。龙宰兴致勃勃的跳了一天的象脚舞到现在脚还酸。我怂恿他再跳一遍,他欣然同意了。拿出象脚鼓,背在身上,乘着酒兴,朝左边踢一脚。朝右边踢一脚,翩翩起舞。嘭嘭嘭的鼓声,又加上他们的逗笑取乐,指导员高兴了,随着舞步,腔不正调不圆的唱起了傣家歌曲。看着这场面,我笑得前仰后合。灯光穿过蒸汽曲曲折折地照在我们一个个欢乐的脸。我也背起了象脚鼓蹦跶了几下,那别别扭扭的样子,逗得大家又是比划又是笑。

  一会儿,龙因(她叫依香)邀我到她的闺房去玩,小小的天地,靠竹墙边的地上铺着一条毡子,上面放着两条红底的大花面子的被子,床边的竹墙上挂着他们全家人的照片。,其中还有她男友的照片。她男友在勐海当兵。床头放着一只红漆印花箱子,箱子上面放着梳妆品。傣家姑娘历来注重打扮,历来以美丽苗条著称。依香说,现在我们认识了,以后你经常来玩,我当然答应啦。

  说话间我们来到凉台,由于喝了一点酒,又加上不远处夜来香花的香气阵阵扑鼻,使人醉醉的。远远传来一阵阵短笛的声音,合着少女的对歌声,隐隐约约的,是那样的优美,柔和的月光照在凉台上,一阵轻风吹来,好凉爽舒畅啊!我忽然想起,"别说话,悄悄的。"我说。果然看见浓荫下有一两束手电筒光,那是青年在幽会。此刻他们是最高兴的吧。一会儿,手电筒多一点起来了,摇摇曳曳忽灭忽闪,从浓荫处透出,隐约可以听出几声低低的谈话声和痴痴的笑声。更显得大榕树安谧却又透出生气。

  许久我们告别回家,这时我已学会了一两句祝贺话了。跨下竹楼时,我忙着说了几句,夹生的话语又引得他们笑起来。是啊,今天人人都是欢愉的,个个都是互相祝贺的。我心里也在祝贺傣家,祝贺我们自己,年年安康,岁岁快乐!永远生活在这诗情画意之中。

  睡在床上,脑际还浮现出竹楼作客美好的场面,浓浓的酒兴上来,沉沉的睡去了--

  
                      2015-01-03整理投稿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公正 哈荑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