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云南频道 >> 生活印象 >> 详细
生活印象

女儿,你在哪里?(2)

2015年01月31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诸炳兴编辑:楼曙光点击数:375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2013年10月底,应邀在版纳参加万达组织的知青论谈会,有幸与中国作协会副主席叶辛相见,我开门见山的对叶辛说:"叶兄啊,现在'云南知青'与你的《孽债》都划等号了"。真的,只要提到云南知青似乎就与"孽债"两字紧密相连了。人们调侃云南知青仿佛就是"孽债","孽债"也成了云南知青的"代名词"。当然,也让云南知青心感不爽。为此,早就有想写写我们云南知青关于"孽债"的真实故事。

  10月24日下午由万达西双版纳国际度假区在上海中山公园龙之梦万丽大酒店主办的"西双版纳情怀--我们的知青年代"的宴会上,由云南知青李惠情介绍,我见到了僾尼族女儿沙英的亲生母亲上海知青阿凤(化名),我说受许多曾在版纳知青的委托,让我写写你与女儿沙英的母女分离的真实经历,希望她能支持我的工作。与阿凤进行了简单的沟通,她讲述了在云南当知青时,将亲生女儿送给僾尼族的那段真实故事。好在阿凤失散了三十多年的女儿沙英找到了上海的亲生父母,並在上海团聚,圆了梦,了了情。我为他们喜从天降而庆贺。

  于是,我趁在版纳参加万达举办的知青研讨会之际,与景洪市是美协主席李连儒和影协主席朱敏专程赴版纳的勐满农场,采访了上海知青父母亲生女儿沙英。並在《上海知青网》和我的《晚秋子歌》博客上发表了《沙英不是"孽债"》一文(共四章),引起了许多网友的关注,得到了许多知青的好评。

  有位不知名的云南知青,在云南知青的《光华夕阳红》网上看了《沙英不是"孽债"》文章后是这样留言的:

  "我们平常阅读小说或文章时、通常会关注作者是谁、名家是谁、这是因为作者本身的名望与故事的内容、具有震撼性和动人感。而阅《沙英不是"孽债"》文集,我时常有透不出气,感觉氧气被抽空了得难过。《沙英不是"孽债"》文集。虽不是名人作家是一个知青写的纪实文学、而确实像名人作家那样能挖掘生活中的故事,娓娓道来尽吐心声,知青男女人物的命运,曲折,凄美。把四十年前的人物作回原式的描绘得如此逼真催人伤感、作者能真实地用文字表现出来、能够让人觉得文章里的人物对照当年现实知青生活中的经厉。就是这一个人、那一件事情的真实拷版。符合历史真实、就足够了、这很不容易。没有敏慧的观察力、没有身临其境、如果仅凭想象要编讲一个故事,已不足以保持故事内容生动真实性吸引读者。哎!.....荒唐的"上山下乡"运动害苦了我们,就像今天的股票证卷公司,圈了个无形的网套牢了广大散户。那时知青无奈没路可走得出命运的出口。要想出路寻生机,这有夹着尾巴求生存,否则就随便找个理由,害你没商量。回想知青那个年代,无常,无奈和不如意的事情也很多,但也有苦中作乐耐人寻味的有趣开心事。在漫长的岁月如酒发酵后沉淀一样,已酿出点点滴滴耐人寻味的记忆。因为时代久远了,回想起来倒觉得很有意思,也很有趣。我们都退休了,生活压力不太大。多留下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存脑库里记下来多好啊!(谢谢mary-tang辛苦转阅)"。



  知青时代的主人翁奚建秀

  2014年9月初,有位素不相识的原云南的上海女知青, 看了我《沙英不是"孽债"》博文后, 留下这么一段话: 诸老师, 看了你的文章, 想起了自己的女儿, 我已为此事失眠了许久, 我也有一个亲生女儿, 四十年前送给了当地部队医院的解放军, 现在我想托您帮我寻找女儿. 您方便的话我们通个电话行吗?



  回沪后的上海知青奚建秀

  这位叫奚建秀的女知青向我介绍:1970年6月她响应号召,从上海来到西双版纳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二团五营三连。1973年认识了从三营调来连队分到一个班的上海知青何安平(因癌症于2010年12月15日去世)他们朝夕相处,日久天长,后来俩人走到一起,导致了怀孕,在1974年3月21日,产下了女儿。当时兵团对此是非常紧的,也是影响极其严重的事件。后来,何安平受到记大过处份。我还受到劝取退团(实为开除团籍)。在上海的亲人受不了打击, 真是恨铁不成钢. 主要是不想让我留在边疆, 为此母亲突然病倒, 打电报要我立即回沪. 孩子不能带回. 这时, 孩子又太小, 边疆又买不到奶粉,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 正好营部卫生所的王家融(现已退休在勐龙农场医院). 在小勐养部队实习, 医院里有对婚后无子女的医生托他领养小孩, 于是, 通过介绍, 就这样我们把小孩送给了他们. 当时走的太匆忙, 我们也忘了留下通信地址. 只知道领养小孩的母亲名叫许美云. 在小勐养142医院任外科护士长. 年龄30岁左右. 身高170左右. 当时答应我们可随时探望. 而且,我们的女儿送给了亲人解放军,为此, 我们也十万个放心了。


  奚建秀送人的亲生女儿杨静



  奚建秀的孩子送人后养父母家保母抱着女儿合影

  我回上海半年后,回去又到医院,还见到过孩子, 孩子白白胖胖,可爱极了,临别养母还给了几张照片. 听说小孩名叫 "杨静"。 又过了段时间, 我们再次去探望孩子, 此时, 这部队医院已人去楼空, 从此失去了联系,一别至今四十年……"。

  为此,在那个年代无奈的将这"不该出身"的女儿送给了驻地部队的一对军人夫妇。至今已40年了,眼下孩子的母亲已年过60了,也许是自已步入老年行列,总为在那特殊的年代做出的举止而后悔莫及,她想通过我帮忙寻找女儿,有生之年见上孩子一面,以此补缺心中的內疚和已故丈夫的未能如愿的夙愿。

  根据奚建秀的叙述,我趁在西双版纳之际,于2014年9月30日凌晨,在自己《晚秋子歌》博客上写了《女儿,你在哪里?(1)》博文,同时,又将此文在《上海知青网》发表。随之,又将此文章转至中央一台综合频道倪萍主持的《等着我》节目组汤识理总导演。想通过媒体来帮助寻找。

  于是,在中央一台、公安部、志愿者及广大知青的热心人帮助下,根据线索,为上海知青奚建秀夫妇寻找亲身女儿的工作在全国迅速展开。但由于年深月久,部队多次迁移,孩子至今尚未下落。

  根据奚建秀及热心人提供整理如下,望能有更多的知青朋友和热心人士介入此项行列,以盼早日找到这个孩子。

  线索之一:

  由云建兵团一师二团五营营部卫生所的王家融(现在东风农场医院巳退休。)正在西双版纳小勐养解放军142医院实习时,医院里有人托他领养知青孩子,经介绍后,就这样孩子被抱走了。当时怕我伤心,走的匆忙,沒留下任何信息,只知道领养孩子的叫"许美云"是该医院外科护士长,当时年龄在30岁左右,身高大概1、7米左右。

  线索之二:

  许美云和我们说丈夫姓李,但邻居告诉我们说姓杨,孩子可能叫"杨静",又说孩子的养父在河南:甸县。

  线索之三:

  (由原勐混部队上海知青傅耀华提供)老傅,我是1975年6月份调到142医院的,医院78年4月调到北京,目前医院已经撤编不存在了 。知青奚建秀说的事发生在74年以前,142医院"许美云"这个人我没有听说过,原来有个外科护士长叫"许待明"或"徐代明",丈夫是姓杨,但并没有领养小孩,142医院当时分三个医疗所,所领导和院领导在世的不多了,大部分在北京丰台第二干休所养老 。不知奚同学当时是和那个所的外科护士长打的交道 。

  线索之四:

  杨应龙1974年在解放军142野战医院(当时该院任务是为支援老挝国公路建设的军工服务)二所任内科军医,当时内科主任姓刘,我是进修医生,杨军医是直接带我的老师,他为人及待我都很好,工作学习都优秀!(王嘉融提供)



  杨应龙(左),王家融(右)

  线索之五:

  就是142医院二所的杨应龙,男72岁,内科医生,云南滇西临沧人。(因为他和许美云是同事)我讲的名字不一定准确,特别是孩子的名字都是听说的。     在我提供的142医院二所的军医中,兰坤堂军医转业在云南玉溪市汽车总站(他妻子工作的单位)工作,是否请央视的同志委托玉溪电视台记者去采访他一下,了解许美云的下落?(王家融提供)



  1973年底拍摄的合影:解放军142野战医院二所内儿科领导部份军医和生产建设兵团进修学员合影。

  重点介绍:中排左二:刘力虎内科主任(其夫人后排正中,儿科军医),中排左二:兰坤堂军医(后转业在爱人单位云南玉溪市汽车总站工作),后排右一:赵燕清军医(其丈夫刘永发为二所外科军医,夫妻未育,也领养了一个小勐养农场知青生下的男孩) 前排左五:王嘉融学员。其余为多位学员和军医军护,中排右一:教导员。

  此照片中应该有奚建秀女儿杨静的养母许美云,不知谁能认识。

  现将这些线索整理后发表,希望原云南西双版纳东风农场、勐养农场熟悉驻小勐养142野战医院的知青及热心人士,能提供新的线索,以便孩子的母亲早日实现母女相见的夙愿。也为中央一台《等着我》栏目增添更精彩故事情节。


  2015年1月29日于上海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公正 哈荑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