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云南频道 >> 南疆岁月 >> 详细
南疆岁月

救命的人参

——我当知青那些事之三十
2015年03月08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诸炳兴编辑:哈荑点击数:62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70年代初,我在西双版纳的一个夹皮沟里当知青。在那物质和文化生活都极度溃泛的日子里,知青们却倚靠精神生活获取些快乐。

  那时,连队里大半老职工是在60年代已来的湖南支边的农民,他们不辞劳苦,艰苦创业,是连队的主要劳动力,他们干着农民的活,拿着国家的工资,已在那里成家立业,培育后代。

  在那枯燥无味的连队生活中,知青们劳累了一天,下班后闲得无聊时,总有人三五成群坐在茅草房前,抽着烟,聊着天,看着満地爬的小孩和与他们相伴的狗群们,只要小孩拉屎就会引来一大群抢吃尿的狗,看着这些令人作呕的场景,还会让知青们说长道短,寻欢作乐。

  日积月累,我们看着一个个孩子逐渐吃奶、学爬、会站、学走、会喊人……,也看着黄狗长大杀了,看着小黑狗又养大,又杀了当酒菜……,然后哪家老婆娘肚子大了,哪个狗怀小狗了,哪家婆娘什么时候要生孩了,哪条狗什么时候该下狗仔了,这些孩子与狗的事也成了知青们"议事日程"的闲聊趣事,也看着那些女人老大、老二、老三的生着孩子。枯燥无味的连队生活让情窦初开的男知青也喜欢偷窥少妇给孩子喂奶的景头。当然,连队的知青们看着孩子与狗相映成趣,从而产生了默化潜移的感情。女人们怀孕生育,也成了知青们热议题材。

  我班里有个叫阿基的湖南老职工,大约比我大八岁,知青刚到连队时,他已有两个儿子。每次山上劳动休息时,他总要与我争论生男好还是生女好。他力举儿子可传代,劳力强,不受欺等等好处,我反驳女儿好,女儿疼父母,不嫌弃父母,等老了可服侍你,嫁个好人家,你烟酒不用愁等等,听我一说,阿基如梦方醒,他说:"你言之成理,生个女儿,等老了有女儿给洗澡服侍,有几个媳妇能给公公洗澡的!"道理就这么简单,我从他喜笑颜开的脸色猜疑,阿基还想要个女儿。不久,阿基老婆又挺胸凸肚了。阿基对我说:"他们说女人怀孕肚子圆的会生女儿,尖的会生儿子,这次老婆的大肚子是圆的。"我问他"你老婆喜欢吃甜还是辣?甜儿辣女。"阿基听我这么一说,他兴奋不已,"噢,她特别想吃辣椒!好财气!(湖南话好运道)那当真是女儿了!"

  日月如梭,阿基老婆的肚子象吹气球似日增夜大,转眼就临生产了,阿基上街买了些红糖、大枣、鸡蛋,还买了两只母鸡。一切准备就序,待等一朝分娩了。

  一天晚饭后,知青们三五成群在闲聊,我从月光下看见球场对面许多人影正向阿基家挪动,只见从窗户看去,阿基家桌上点着一盏灯,挤满了一屋的人,听说阿基家老婆要生了。从昏暗的油灯光隐约看到黑黑的蚊帐内躺着阿基的老婆,阿基在旁边给老婆喂着糖水、鸡蛋,听说是吃了这东西才有力气。这时阿基婆肚子已开始作痛,卫生员偏要她吃,她边吃边吐,那么疼怎么能吃的下去呢。能想象那有多痛苦。

  不多时,只听见有急忙的叫喚声痛彻心扉,山沟里吞噬着恐怖,阿基心中愁肠百结,内心深处渴望孩子平安,虽说没见过女人是怎么生孩子的,但是听说生孩子很痛,那种场面很恐怖。接着阿基婆猛喊疼痛,那叫声叫让看热闹的人都不忍心呆下去了。

  球场上聚集了好多人,听屋里出来的人说是羊水破了,这时,看到卫生员滿头大汗的出来边跑边说:"那个地方流血了!"阿基婆的叫声更变大了,大家说快了快了,可是等了片刻没有动静。又有人从屋里出来说:"产道扩开了,卫生员带上手套,动手为其助产,接着一边说忍着点,一边把整个手都插了进去……",触目惊心,心里直犯恶心。又过了半小时,阵痛的感觉更强烈了,屋外都听到产妇的喘气声和用力的声音,听屋里人在说:"已露出小孩的头顶了,看到黑黑的头发,湿湿的沾满了血……"。本来就这样一鼓作气就可以把孩子生出来的,谁知阿基婆突然不用力了,孩子本来冒出的头一下又随她吸气又缩回去了,把所有人都急的出汗。肯定是没力气了。就这样一来一回大概好几次,小孩就是出不来……。

  阿基在边上急得只跺脚,真的快哭了。卫生员说:"阿基老婆个子矮小,平时身体太虚弱,靠她自身无法生产,最好有人参马上给她咬在嘴里,补点元气,只有这样才有希望!"这话让在场的人惊呆了,在喝"盐巴汤"下饭的连队里,哪里还找得到人参啊?在这性命交关的时刻,在场的人们奔走呼号,一瞬间传遍了整个连队。

  这时,只见阿基急匆匆向我跑来,说是老婆生孩子头岀来身体生不出,马上需要咬人参才能生,他听人说只有我有人参,阿基气喘吁吁的跑来找我,突然他双手合十,在我面前双膝跪地,直叫救命……。

  我真的有人参,是外婆说母亲生了我们六个孩子,身体太虚,买给母亲补补元气吃的,听说这野山参价格昂贵,母亲一直舍不得吃,文化大革命红卫兵抄我家时,母亲把人参缝在枕头里,幸免于难,没被抄走。我报名去云南,母亲听说那里"云南半边天",在很远的边疆,那里生活很艰苦,临别时,母亲把包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一包东西塞在我行李箱的底下,拉我到旁边,贴着耳朵悄悄告诉我:"这是人参,穷人是吃不起的,吃这东西的人现在要说你资产阶级生活的,你去云南路远生活苦,身体吃不消了,吃点补补身,不能多吃,否则会出鼻血的,也千万不要给外人说,这是抄家时我藏起来留下的"。

  听妈说这人参吃不好还会鼻子流血,我一直不敢吃,前次发了几天高烧,身虚体弱,想吃点人参补补元气,曾问过卫生员怎么吃法,所以,只有她知道我有人参。再想想阿基是我班的战士,平时给点酸菜,喝杯酒,互相关系还不错。救人一命,也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如果再拖延时间,阿基老婆的母女生命难保!时不我待,我一把将跪地求情的小个子阿基拖起,一个箭步跨进房间,急忙打开行李箱,从箱底取出母亲给我还原封不动的两根人参,我二话没说提给了阿基,泪流满面的阿基如获至宝,连连点头致谢,只见他手里拿了几张纸币往我衣袋里塞,我重重地打了阿基的肩膀,双手紧紧握了阿基的双手,俩人四只颤抖的手抱在一团,接着,我使劲把阿基推出门外,大声吼道:"你真是憨包(云南话傻瓜),付什么钱啊,快去吧,救命要紧!"此刻阿基连跑带跳比兔子还快,往他家里飞奔……,只见阿基的身后尾随了一堆人群。

  突然,从球场对面的阿基屋內传出了孩子哇哇啼哭声,这哭声划破了夜空,在静静的山沟里回荡,又一个农垦后代诞生了!连队上下奔走相告,阿基如愿以偿,看着白白胖胖的千斤,他张大着嘴,露出了两颗闪着银光的大门牙,不知要说什么,他那让人看不出哭笑的脸上,已挂满了泪水……。

  月亮在乌云的簇拥下出现在了天空。瞬间,黑暗的天空似乎挂上了一盏明亮的灯,给大地披上了一层银纱。金色的云,迷人的月,镶嵌在黑色的天空中,让人心情显得格外舒服。老同志们议论纷纷,"上海知青,情恩似海啊"。

  去年的秋日,我回到当年的故里,山还是那座山,路还是那条路,柔和的凉风从胶林里吹来往日的熟悉,闻到一段沁人心脾的幽香,我站在曾居住过屋前的小溪边,心中如相遨一次酣畅的水流尽致的怒放。我被这一切醉倒了,再次陷入深深地回忆中。缕缕情丝荡然而起,心中感到无限的欣慰和幸福。
     
  去年秋月我(左一)在版纳与原同连队知青同阿基家人一起合影
   
  去年秋月回到知青时的连队我(右)与阿基儿子合影留念

                                           2015年除夕夜于上海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公正 哈荑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