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云南频道 >> 生活印象 >> 详细
生活印象

我的奶奶——藤本芳野

(三)
2015年08月05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作者:诸炳兴 口述:李惠情编辑:哈荑点击数:54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爷爷从上海离家那天,西装革履,头戴礼帽,脖子上搭着奶奶在油灯下熬夜织的白围巾,英俊潇洒。奶奶低着头,紧紧地牵着爷爷的手,流着泪,老实巴交的奶奶不知该讲什么,踏着那条走向城里的乡间老路,路边齐腰高的蚕豆,生机勃勃,层层叠叠。椭圆的蚕豆花,淡紫色花纹,翼瓣边缘显白色,中央有紫色中的黑色花蕊,活脱脱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在静吻着绿叶。奶奶指着路边的蚕豆花,眼望着爷爷说:“侬勿要象叠朵花。”(上海本地语:你不要象这朵花。意为:蚕豆开花黑良心。)爷爷笑着用手捏了下奶奶的鼻子说:“云珍,我勿会额!”(上海本地语:娘子,我不会的)……,一阵笑语打破了沉闷。不自不觉来到村头。握别时,爷爷与奶奶没有浪漫的拥抱,没说珍重,没说再见,就这样,默默地离开了。直到爷爷的身影消失在晨雾之中……。奶奶拖着沉着的脚步,独自转身沿着回家的路走去。想到爷爷何时能归?他是否会归?突然,奶奶感到心里全空了,她失魂落魄的大哭起来,她怕见到路人,向着自已的家飞奔而去……。

  爷爷将心底的一切都揉进今日的分别,他与奶奶以沉默分手。这是一座火山的沉默,它胜过一切话别!让感觉一切在手中轻轻撩过,没多想是否能够成功。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然承诺了,就要兑现。便不再瞻前顾后!

  爷爷回到樱花烂漫的日本,回到美貌的太太身边。一切似乎什么也没发生,儿子正芳欢蹦乱跳,张开小手要抱抱,还奶声奶气用日语喊着“企器、企器……”(日语:爸爸),爷爷完全忘却了路途的疲惫,抱着儿子亲吻着……,此刻,他想起中国奶奶给爸爸做的衣服,他急忙叫太太打开皮箱,拿出了两件中国式的小孩长衫,日本奶奶笑着大叫:“克医来衣代斯!”(日语:很漂亮),她来不及问衣服是谁做的,拿着衣服给儿子往身上穿,我爸爸穿着小长衫,有点行动不便了,眼睁睁看着大家不知所措,这可把全家人笑得前俯后仰,爸爸惊讶的看着周围的大人,不知他们在笑什么?……。此刻,那盛开樱花的藤本家院子里,铺满了欢声笑语,那么甜蜜、幸福!

  随着上海鼎裕行的业务不断扩展,不久,要在韩国设立新的办事处,奉行里的指派,爷爷带着奶奶和爸爸离开了日本奶奶的家,去了上海鼎裕行驻韩国的釜山办事处就任。到釜山后,他们又添了个女儿,叫照子。

  那时爸爸还小,为让日子过得平静些,爷爷不忍伤害日本奶奶的心。在日本奶奶面前,爷爷独自暗暗地放在心底,从不提及中国奶奶要儿子的事。日本奶奶是典型的日本传统顾家的女人。在韩国釜山的那段时间,他们是最幸福,最快乐的。那些水产行里的同事和周围邻居,都很羡慕我爷爷有这么个年轻、漂亮、能干的太太。爷爷精通英、日、韩语,这和日本奶奶的帮助是分不开的。爷爷也教奶奶了解中国文化,教她书法,所以夫妻俩都写有一手好字(原带回国的墨迹文化大革命时被化为灰烬)。

  三年后,也就是我爸爸五岁那年,我爷爷因生意上的事要回国一次。他觉得该是把中国奶奶要把儿子带回国的事告诉她的时候了,爷爷心里忐忑不安,如不带儿子回去,怎么面对中国奶奶,眼前看到太太,儿子和妹妹在一起戏闹的样子,他又不忍心拆开他们母子、兄妹。心中充满矛盾。但想起自己曾对中国奶奶许下的承诺,绝对不能让为他终守空房的中国奶奶失望……。

  那天晚饭后,夜已沉默,爷爷走出沉闷的房间,向海边走去,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一阵微风吹过来,也特别凉爽。听着浪花拍打着海岸的声音,他回忆着发生的一切:所有的事都是因为爱而发生,但始终不能猜透,为何人生淡漠风雨之后,却无所谓拥有萍水相逢?,他眼前两个善良的女人,她们都曾给自己挡住过寒冬,却把温暖保留了下来,自己却要将风霜寂寞留给她们。他回首那海岸两边的爱,她们总在不远地方等着自己……,爷爷思潮起伏,眼里闪着酸楚的泪,海面上荡起层层波纹,他的心事向谁诉说……。

  月亮落进远方的海面,路灯闪着昏暗的光亮,身上带着海风的潮气,他轻轻推门进屋,太太还在灯下看书,儿女们早已熟睡。不知是否大海给了爷爷胆量,整个身子开始颤抖,他深深地猛吸了口气,鼓足勇气说出了想把儿子领回中国的事。爷爷的这个想法,似乎也在奶奶的意料之中,但她没有想到事情会来得这么跄促表态,她哭了。这一夜他们都没有合眼。
      
  日本奶奶送给中国奶奶的化妆箱

  第二天起,奶奶变了,很少说话,整天忙忙碌碌的。她知道儿子与她分开是必然的,他默默地承受着要与儿子分离的痛苦,开始为丈夫和儿子做着回国的准备。她给丈夫和儿子准备的名贵高级的领带,日本和服和上等的西装有好几套,冬天穿的大衣有好几件足足装了几大箱,儿子的衣服可以穿到成年。还有许多我爸喜欢东西,如银子的南瓜状的小壶器,还有书房里画画写字洗笔用的翠玉荷花盆,紫檀木的笔架及文房四宝和漂亮的书镇等,连我爸睡的金黄色的铜床拆散打包。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日本奶奶拿出她请人按照中国式样设计的,并亲手绣成的旗袍,跪在我爷爷跟前交给我爷爷时说”我把儿子和旗袍一起交给你,我儿子也是你们的儿子,儿子好好养,旗袍给姐姐(指中国奶奶)穿,这是我的心意,请姐姐多保重。日本奶奶把送给中国奶奶的旗袍叠好装入一只亲自选购的皮箱里。她无奈地说:“我知道,不是自己的,就不应该要,何必强留你们李家的儿子,应该回到李家,只有回到自己的家,才是你们李家的儿子”。奶奶心里明白,爷爷带爸爸回国后,他们不知何时才能再相会。那天,奶奶还特意让兄妹俩去照了张像。

  爷爷看到了这一切,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和感激。在分手的前天晚上,爷爷请求奶奶为他用古笋再奏一曲《春的樱》,她决然无言,转身,离开,连头都不回。爷爷一手抓住奶奶的手,一把拉到身边,毫无表情的抚摸着奶奶的黑发,奶奶缓缓地转过头来,连一句话都不说。爷爷问奶奶:“你在恨我吗?因为我的隐瞒?”奶奶摇摇头,轻言细语地说:“你是我心中唯一的温暖,你的离开,我难以承受。”说完,一头钻进爷爷的怀中……。

  爷爷脸上流满泪水,但奶奶却哭不出来,因为她的眼泪早已流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爷爷安慰着奶奶:“我一定会来接你去中国的,你放心……。”爷爷重复着这句话,不知已讲了多少遍。
      
  从韩国釜山分手那天,码头上刮着大风,天上飘着小雪,日本奶奶带着姑姑照子和水产行的伙计,他们先上了回日本的轮船。爷爷抱着才五岁的爸爸,奶奶抱着三岁的姑姑,正要分手时,爸爸突然要挣脱爷爷的怀抱,他的小手拼命地抓住奶奶的衣服,哭叫着:“哈哈……哈哈……”(日语:妈妈),他死活要跟奶奶走,照子也哭叫着:“噢泥加……噢泥加”(日语:哥哥),孩子们的惨叫声象针扎着爷爷的心……,这生死离别的悲凉场面,奶奶都不敢抬头再看看,面对已哭成泪人的父子俩,她无能为力……。

  随着一声震天的汽笛拉响,轮船缓缓离开码头,哭声被海浪渐渐淹没,爷爷失魂似的抱着爸爸跑上最高的甲板,看着奶奶那一头秀发被海风吹起,他遥望着自己爱人的那美妙的身影渐渐离去……,爷爷低下头,看着哭累的爸爸躺在怀里,已乖乖地睡着了……。顿时,雪越下越大了,眼前已茫茫一片,海上什么也看不见了……爷爷心里却突然感到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渐远渐去。。
      
  这是我爸爸(右)与姑姑分别时拍的照片

  经过了半个月的旅途颠簸,爷爷带着爸爸回到上海的家。爷爷走后,日本奶奶回到了他父母那里,由她一个人来面对家人。她哭着替我爷爷向她父母赔罪道歉。他们的儿子已被我爷爷带回了中国。那天,奶奶哭了多久,连眼晴都哭红了,眼泪干了,心也碎了。

  其实,她父母早有思想准备,因为他们知道爷爷在中国没有儿子,俩老劝女儿不要太伤心,反而安慰奶奶说,儿子送回去是早晚的事,但希望爷爷能回日本长期定居下来,留在藤本家族里……。

  那天夜晚,藤本家的院子铺满了雪,寒风嗖嗖地穿过落叶的樱枝,屋内暗淡的灯光从窗户泻在雪地,一切都显得有些冷酷、凄凉……。

  请关注近日发表《我的奶奶——藤本芳野(四)》

                                                 2015年7月9日于上海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公正 哈荑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