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云南频道 >> 生活印象 >> 详细
生活印象

我的奶奶——藤本芳野

(四)
2015年08月06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作者:诸炳兴 口述:李惠情编辑:哈荑点击数:83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日本奶奶与爷爷挥手告别,那是一个多么艰难的动作,却要表现的淋漓尽致。在离别时演绎了这幕悲情剧,又把微笑留给对方,转身的泪水却留给了自己。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海上颠簸,轮船终于停泊在黄浦江边的码头,爸爸毕竟才是五岁孩子,他看着黄浦江上来回穿梭的渡船,听着那回荡在浦江上深沉悠扬的汽笛声;眼前江岸上汽车、卡车、黄包车、大板车,穿来穿去;背着行李,提着箱子,身穿长衫的男女老少,密密麻麻;沿江上万的“萝夫”、“扛夫”黑压压的一大片,扛着货,像蚂蚁搬家一样;真的不得了,可谓壮观。爸爸恐惧地拉着爷爷的衣角,睁大眼睛,看着这人山人海的陌生人,怎么也找不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也许他在寻找自己的妈妈、妹妹、外公、外婆……。沉默了一会,小嘴里支支吾吾与爷爷讲着日语,突然,他一声惊哭,叫喊着:“后细衣哈哈(日语:我要妈妈)……后细衣一模哦多(日语:我要妹妹)……。

  日本位于亚洲东部、太平洋西北部。上海人称日本为东洋,日本人也被称为“东洋人”。爷爷把与东洋人生的儿子带回家的消息,很快传遍方圆几里地。农村人祖祖辈辈出过远门,也没见过东洋人,他们像看“西洋镜”一样,每天有人从很远的村庄赶来,七、八十岁拄着拐杖的老人也都要来看看从日本带来的“小东洋”。当时,还有人说:日本奶奶家的东洋人,不同意我爷爷带我爸爸回来。爷爷把爸爸装在皮箱里偷偷拎回来的。
      
  爷爷带着爸爸乘船回到上海

  爷爷真的把爸爸带回了,实现了诺言,中国奶奶看着这漂亮、机灵的儿子,打心底里高兴。但又胆怯,她想起自己曾生有三个儿子,都在十岁前,接二连三地因病夭折。有人风言风语说她前世作的孽,今生不该有儿子。眼前这个自己让爷爷带回来的亲生儿子,她又不知该怎么来带好这孩子。眼下爸爸与中国奶奶家里人都不熟,语言又不通,爸爸每天不分昼夜的跟着爷爷,一分钟都不能离开。爷爷只能既当爹又当妈,处处关照着心爱的儿子。

  爸爸从日本的城市到上海的农村,好比现在上海城市到外国乡下,这要经过两大跨度,还离开了亲生母亲。也真为难我爸爸了。为了让爸爸能尽快地懂得中国语言,适应上海的生活习惯,爷爷一时无法脱身,没有及时回日本去。他在上海行里工作了一年多。

  爸爸刚到上海,什么都不习惯,他天天吵着要回家,要妈妈,见什么人都要拉住他们吵着、哭着叫喊:“加咦啰(日语:要回家)”。他满屋子的乱跑,哀求能有带他回家的人……。我姑奶奶每次见了我,都会说起我爸爸小时候要回家的事。她们告诉我:“你爸爸亲娘都不在身边,话也听不懂,看了那种可怜相,好罪过哦!每次他哭我们也跟着掉泪……”每次与我提起这事,她们都会忍不住掉泪。

  时过境迁,我也当妈,又当外婆了,至今我想起这些事,眼前总会想象爸爸儿时哭求找妈的镜头,还会情不自禁的泪如雨下。后来,特别是我当知青离开父母去了云南,每每想起爸爸五岁离开母亲的那种感受,真是心如刀割……。那时,我想到此事,就会无缘无故的恨我爷爷,心想爷爷太自私,毫不顾忌女人的心灵深处,将爸爸与日本奶奶骨肉分离。

  中国奶奶为了我爸爸,她也花尽了心血,她以超出一般母亲对孩子的母爱,处处呵护着我爸爸,她把爸爸当作心头之肉,真是“捧在手里怕飞,含在嘴里怕化”。我中国奶奶从不让爸爸受委屈,整天不脱离我爸左右,有时我爸会撕心裂肺地叫着自己的母亲,死命地吵着要找他妈妈,拼命打我中国奶奶。中国奶奶无法与他沟通,只能无奈地抱着爸爸一起痛哭……。

  中国奶奶从没进过学堂,没读过一天书,但她的一切言行中有着中国妇女的美德。我爷爷长年在外,她把这个家调理得井井有条。在我们家族和亲戚中有一定的威望的。左邻右舍都尊敬地称她为“六婶婶”或“六奶奶”(爷爷兄弟姐妹排行老六)。

  我爸爸带回中国后,爷爷给他取了个中国名字叫李远,但奶奶为了尊重、亲近他,一直叫他日本名字“正芳”,从不叫他李远,连那些亲戚也跟着奶奶叫爸爸“正芳”。

  我爷爷家族有兄弟四个,三个都没留下后代,唯有我爷爷从日本带回了我爸爸,爸爸便是李家四房合一子,爸爸的到来,他能给李家传宗接代,光宗耀祖了,爸爸是李家唯一的香火所有,也就成了李家的“希望之星”。全家人无不为此而高兴,他们说中国奶奶为李家做了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也夸日本奶奶为李家作出了无与伦比的奉献。

  这次爷爷在家的一年时间,他做一个决定。要为儿子正芳建一座花园洋房,并选好了地址,画好图纸,临走交待给奶奶,并说下次回来要能住进去。

  爷爷带着儿回到中国,日本奶奶带着女儿还在日本。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一年后,我爸爸慢慢地能适应上海的生活了,爷爷告别中国的家人,又踏上了日本船,这一次去,他又多了一份牵挂。几十年以后,我看到爷爷那时写下的两篇日记:

  “太阳刚刚浮出水面,广阔的海洋泛起波波红光。一会儿,太阳放出金色的光芒,洒满整个船头和海洋。哦!又一天开始了!船正向东方驶去,我站在甲板上,面向前方,从海上吹来的风,吹乱了我的头发,卷起了我的衣角。也吹乱了我旳心灵,卷走了我的思念。我长长地吸了口气,我离亲人越来越近了。那里有我的牵挂和希望。我转身向船后望去,只有那深深海洋翻起层层白色的浪花,除了无边的蓝天和大海。我什么也看不见。在那里也有我的牵挂和希望,我离身后的亲人越来越远了。只有我一路抛下的思念留在那天地间,找风带给我的家乡,我的亲人。”

  “我出来快半个月了,今天的风浪比较大,船摇晃的很历害,所以我没有多大的走动。我翻翻我的箱子,从我上船后,这箱子我沒动过。因为里面装着伤心和难过。一打开箱子就看见一套白水布衣裤(农村的一种土布又称老布)和一双老蓝布鞋。是云珍(中国奶她明知我是不会穿这衣服和鞋子的,但她还放进去了。如果在以前我是不会要的,但这次我沒这样做,这是她的一番心意。我收了她旳衣服和鞋,等于给了她安慰,女人就是这样。还有一条围巾和二双袜子,是正芳娘上次我回家时托我带给云珍的,我没有给,因为云珍用不来东洋货少些啰嗦,我还是不给的好。现也只能随箱带回东洋。”

  爷爷是我真正的启蒙老师,我小时候,经常爬上阁楼翻我爷爷的箱子。被爷爷那漂亮的小楷字和美妙的文章深深地震惊,他写有一手好文章,还有写日记的习惯,我常常看爷爷写的日记,我还会反复地仔细阅读。我有时会引用爷爷的那些好语句来写作文。经常得到老师的表扬我。那只箱子里有很多写过和没写过的宣纸本。没写过的宣纸我常偷偷地拿去学校,分给班上那些没钱买写字本的同学。从那时起,爷爷在我心目中就是至高无上的老师。
      
  我爸爸的小妹妹京子小时候的照片

  爷爷这一去日本又是三年,日本奶奶又生下了我的小姑姑京子。在这三年里,也是我爷爷在事业的鼎盛时期。他在生意上有了一定的基础和影响。所以上海老板把日本这一块全盘托给了他经营。因为老板已在韩国,台湾,宁波,福建等都有他的经营点。此时,爷爷如鱼得水,把在日本的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他把“成家立业”形成一个牢固的关系,因为日本奶奶已成为他生意上的好帮手。他有着更远大的理想和打算。

  爷爷出来又三年了,日本奶奶多次摧他回国看看儿子和房子。爷爷准备带日本奶奶和二个女儿一起回国。但日本奶奶极力支持我爷爷能独立经营,想在生意上能进一步发展作准备,故没与爷爷同行。爷爷临走时,把奶奶娘仨托付给奶奶兄弟照应,並许下承诺;“下次一定带你们去中国和正芳团聚,让你们住住我为正芳造的房孒。”日本奶奶听了打心底里感到欣慰。她相信爷爷许下的这个承诺。心悦诚服地送走了爷爷回国之路。
      
  离别那天,阴雨遮盖了碧海云天.日本奶奶背着小女儿京子牵着大女儿照子,她们与爷爷一起来到码头,又一次为爷爷送行,爷爷凝望着奶奶,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为了甜蜜、纯洁的爱情,那幸福美好的梦境即将来临。忍受暂时痛苦,经受得住这离别。

  天渐渐黑了,天空中没有一颗星,月亮也在躲藏,波涛激起岸边的浪花,无情的轮船吼叫着,笛声悠扬,烟波桨声里沉下爷爷的“诺言”.结成了神圣同盟。在奶奶这泓平静的心湖中,泛起感激的涟漪。为了爱情,擦干眼泪!

  轮船轰轰地离岸了,码头的灯光下,只见照子踮起脚,挥动着小手,用刚学会的中国话,大声叫喊着:“爸爸,我和妈妈会想您的,您一定要早点回来,带我们去看哥哥……”
      
  此刻,天空中突然刻出一道闪电,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伴随着狂风暴雨,从天而来,这雨是那么大,那么猛……。

  请关注近日发表《我的奶奶——藤本芳野(五)》

                                                                  2015年7月12日于上海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公正 哈荑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