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云南频道 >> 生活印象 >> 详细
生活印象

我的奶奶——藤本芳野

(九)
2015年08月19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作者:诸炳兴 口述:李惠情编辑:哈荑点击数:74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中日建交   带来福音

  我离开上海去云南当知青的第二年,那是1972年9月29日,中日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结束两国之间的不正常状态,建立了外交关系。中日关系实现邦交正常化。这是中日双方经过几代人辛勤耕耘的结果。中日双方众多政治家及有识之士为此贡献了毕生的经历,成为后世美谈。周恩来生前曾形象的用“饮水不忘掘井人”的古训,赞誊为促进中日友好发展的先驱们。
       
   1972年9月28日,毛泽东、周恩来接见日本首相田中角荣

  1972年9月29日,中日两国政府在北京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宣布即日起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内容包括日方痛感因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反省;中方为中日两国人民友好,放弃对日的战争赔偿要求等。

  自我奶奶一九五三年去世后,爷爷坚守独自生活。他心中只装有日本奶奶,那毕竟是他与日本奶奶在异国他乡共同生活,日久生情,互相找到的知己。直到六六年文革刚开始爷爷去世。爷爷临去世前,把他的一些沒实现的夙愿,一一交代给了爸爸。并把日本奶奶与他的照片,还有两张日本的户藉证明,亲手交给了爸爸,爷爷所做的这一举动,爸爸当然心领神会。

                                            日本来函   公安阻挠

  但是,那时的中国还是在文革中,中日之间关系发展缓慢。直到粉碎“四人帮” ,结束了“文化大革命”这场灾难。1977年8月,在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党中央正式宣布“文化大革命结束。

  一九七六年, 日本驻中国大使馆给我们来函,由于是日文我没能看懂。后由我爱人拿到上海延安西路一家外文翻译社去翻译,意思是让我们去日本领事馆商谈回日本的事。还说明有个水野光次随一个日本某技术代表团在上海和平饭店,水野光次住和平饭店604号房间,等待我们去碰头商谈。我爱人把翻译的信刚拿回来给我爸,还没等我们完全领悟过来,上海市公安局的北蔡派出所就来人把函收走了。事后,我们再也没得到任何回复、说明、交代。

  从此后,我们得知日本亲戚正在联系我们,我们也了解到:如要去日本探望日本两个姑姑,按照日本驻华大使馆要求:申请人必须亲自前来申请签证,并且需要提供在日本全部亲属的材料,否则不予受理。隐瞒或拒绝提供材料者,签证不能批准。还规定:上述全部材料有效期六个月。可是,我们的目本来函都被无故沒收,一切手续都无法办理,想去日本谈何容易。

  当我爸爸得知是两个日本妹妹正在通过大使馆,寻找离散三十多年的爸爸与哥哥后,爸爸把藏在母亲嫁妆箱底的那两张日本户藉证明和爷爷、日本奶奶的照片拿了出来。
      
  爷爷交给爸爸的日本奶奶在日本的户籍复印件(一)
      
  爷爷交给爸爸的日本奶奶在日本的户籍复印件(二)

                                             表妹夫去日本        见到日本亲戚

  1984年,中国政府为了增进中日两国的理解,邀请来自日本政府、政党、青年团体、友好团体、工会以及妇女组织等3千多名日本青年于9月至10月到中国访向,成就了中日史上一次重要的“中日青年友好联欢” 活动。被堪称为中日友好“密月期“。中日双方还共同成立了 “友好21世纪委员会 ”。 日本政府也邀请中国各界团体赴日参观、学习、考察。

  自一九七六年日本大使馆发来寻亲函后,又过了十年,一九八六年,中日友好深入发展,我爱人的表妹夫被派去日本,进行一年的农业考察,我爸爸将爷爷给他留下的爷爷与奶奶、爸爸与妹妹分手时的合影照,我们托他根据奶奶户籍上的地址去寻找日本的两个姑姑。经过表妹夫居住的房东多方打听,找到了我们在京都的大姑姑照子,姑父喜多尾念,住在东京的小姑姑京子,小姑父水野光次,在互相谈话中了解到,十年前来上海和平饭店604号房间,等待我们去碰头商谈的回日本事宜的,那个叫水也光次的日本人,就是我的小姑父。十年后的相见,确实让人格外高兴。可是十年前,两个姑姑来中国联系爷爷与爸爸的满腔热情,早就心存疑虑,也许对在日本的两个姑姑来讲,怎么也想象不到,她们从日本发出的函,会让中国公安的一个小小派出所无理阻拦,让事情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表妹夫把爷爷已在二十年前已去世,中国方面无理收压日本来函的事告诉了两个姑姑,姑姑们听了泪如泉涌。她们带着表妹夫,来到日本奶奶房间,表妹夫看到了日本奶奶给我爷爷和爸爸立的灵位,上面写着:“一九三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日本奶奶给丈夫和儿子立好灵位,不久自己就得了心脏病去世了。日本奶奶的灵位也和他们摆在一起,也许是日本奶奶实现了自己的夙愿:生不同衾死同穴。

  半年后表妹夫回国了,给我们带来了他们的照片,后来我爸爸和大姑父通了几次信,由于文化、语言的不通,等种种原因,时过境迁,又失去了联系。 或许是由于战争和中国接二连三的政治运动,爷爷与目本奶奶失去了联系,造成了俩个姑姑对爷爷没回日本,存在着一定的看法,可能产生了误解他们哪里知道爷爷的坎坷人生和辛酸的命运,也许是永远说不清,道不明了。

                                            清明祭祖      父亲去世

  每逢清明节。我们村里每家每户都要祭扫祖宗,简单地说叫“做清明”,但我们家不同的是,还要单独地多祭一桌,父母说是给爷爷和二个奶奶的。妈妈说:“清明这天,我爷爷会带日本奶奶和中国奶奶一赶回家里来的。”

  一九九七年,清明节来临,我妈妈把祭扫日放在3月30日那天,这天,我早早地来到娘家帮忙,我一进门,妈就说:“今天你爸爸不太舒服,要去医院看病。”我上楼看见爸爸正在穿衣服,呼吸有点忙。我问:“爸怎么样?”他说:“不要紧,老毛病,慢性支气管炎。”我马上让弟弟去叫来了出租车。妈说:“让弟弟妹妹二人陪你爸去医院。你要帮我忙,否则来不及的。”当我帮忙摆上供品,点上香烛,磕过头。在倒酒时,突然心里咯噔一下,好像有什么事情不踏实,我心里忐忑不安。脑子里想起了去医院的父亲,忙丢了手头的活,叫上女儿直奔医院。车路经北蔡安达医院时,远远的看到弟弟在医院门口。我急忙下车,弟弟告诉我爸爸来不及送东方医院了,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

  真是晴天霹雳,我跑到爸爸跟前,无力的跪倒在地,嘴里喊着“爸爸”却怎么也哭不出声来,这时我才看到爸爸安详的躺着,我感到心浮气躁,呼吸困难,这才意识到把我从小抚养大的爸爸真的已经离我而去,刚在还在对我微笑,而现在却撒手而去,不留给我任何回旋的余地,甚至都不让我看他最后一眼。我第一次有心痛得绞到一起的感觉。那天的阳光一直暖洋洋的,而我却浑身打颤,冷的发抖。

  我爬过去抱住他已经冰冷的身体,紧紧地抱着,生怕我一松手他就会消失。我不知道那样的抱了多久,没有人阻止我……。

  在送走父亲的日子里,我流干了眼泪,叫了千万次的爸爸,眼前只剩下爸爸笑眯眯的照片,妈妈伤心欲绝的哭喊:“亲大人呀(指爷爷,奶奶),我和你儿子请您们回来,你们怎么恨心把你们的儿子带走了呀!……”

  难道世上真有那么巧的事,爷爷和日本奶奶来领走他们的儿子?更让我不可理喻的是,3月30日这一天,是我的生日。这也许是天意?!  

  那一刻,我再次流下泪来。父亲曾经告诉过我,我是他和母亲最喜欢的。我想要好好孝顺,但已没有了机会。只能留在了我的记忆中。变故好像就发生在瞬间,让人猝不及防。其实随着时间的洗涤、世事的磨砺,我已经把过往看轻,无论谁对谁错都不重要了。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我现在已经领会到了。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他们带给我现在的幸福。
      
  小姑姑京子(右)与小姑夫(左)水野光次
      
  大姑姑照子(左)与大姑夫喜多尾稔(右)
      
  大姑姑照子(左一)大姑夫喜多尾稔(中)上海表妺夫(左三)。  

  这照片是1986年,上海表妹夫因公赴日本见到姑姑他们的合影。

  请关注近日《我的奶奶——藤本芳野(十)》

                                                   2015年7月31日上海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周公正 哈荑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